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95章 残忍的魔咒风穴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95章 残忍的魔咒风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情癫大圣和两件宝器已经不知所踪,唐烧香担心待在雪谷不安全,和嫦厢月朝王宫行去,因为王宫保护在晶石源镭射防护罩体内。? ?? 此时正值午夜,天色漆黑一片,只有镭射防护罩体出的幽蓝色光芒直冲云霄。

    魔咒风穴断掉一只手臂,对于王宫大臣们来说,是一件值得庆贺或令人解气的事,因为魔咒风穴背叛了帝国,归顺了所谓的冰封万里帝国,还霸占了他们仅存的领土,怀着对唐烧香由衷的感激之情,大臣们纷纷出门接迎。

    天色太黑,胤无忌无处可投,怀着对青衫女子的思念,他最终下了山。脚下这条山脉叫“山支脉”,向东延伸至河谷,而河谷东岸是租界,穿越天幕传送阵,便可达犬戎丞国。

    …………

    在申公妮儿【魔咒风穴和申公无极的三妹】的搀扶下,魔咒风穴抵达北面的一座雪峰之巅,来到晶石源镭射防护罩体保护下的建筑群内。在多名下属与侍者的簇拥下,进入一间厢房,然后将四面的门窗紧闭,屋内不透进一丝光线,黑乎乎的一片。

    斥退所有人并向心腹交代一句后,他独自一人,盘膝坐在地上的一条方形席垫上,吞吃一颗增气丹后,运功疗养了一会儿,开始静静等待着什么。

    半个多小时后,厢房大门缓缓滑开,一名身材强壮,胳臂结实的佣兵小团长,进入房内。朝魔咒风穴点头哈腰地道:“大人,唤末将前来所为何事?”

    魔咒风穴将目光转向席垫边侧的一张桌子,亲自为他斟了一杯酒,然后运转修为将酒杯连带酒水运送至佣兵小团长眼下。

    佣兵小团长受宠若惊,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运转修为将酒杯送回。连赞几句“好酒”后,静待魔咒风穴回复他刚才的疑问。

    “我想借你左臂一用,如何?”

    “啊!”佣兵小团长吓得两腿直哆嗦,稍作权衡,转身朝门外逃去。

    魔咒风穴朝他挥动了一下指头,一股冰卷风夹杂着极阴寒气将其右半侧躯体瞬息冻僵,接着将夹在指间的酒杯朝他脑袋甩祭而去,只闻得轰然一声爆响,佣兵小团长脑袋被炸得西瓜碎,红的白的溅了一地,一股血气柱冲天而起,溅射到了天花板上。剩下的那大半个残躯,伸长左臂朝前连连挥舞,貌似想抓住什么,但脚下却在大步趔趄着,没几下便倒下了。

    魔咒风穴运转修为,外放出一股威压作用在抽搐中的残躯上,使其站立了起来,然后连续掐动了几下指头,令得从壶嘴中喷射而出的酒水,当空化作一道凌厉的水刃,斩断残躯的左胳膊。

    大门外的两名侍卫,顿时吓得浑身冷汗直冒。

    将死者的胳臂接在己身上后,魔咒风穴从容地喝令侍卫进门清理尸体。又自斟自饮了几杯后,带着一抹醉意,拿着杯子,转身朝厢房的北门行去。北门是石壁门,门内连着一个寒气腾腾的大堂,纵深很大,四周墙壁都是石灰白,寒气在地表雪铺了一层。大堂中央摆着一只丹鼎,鼎内红彤彤的一片。大堂深处靠墙连着一个九层台阶的平台,平台上摆放着一把阔气的长方宝座。宝座上“正襟危坐”着一个浓郁的云气团。

    从云气团内传出一道妖邪的声音:“怎么样,唐烧香除掉了没有啊?”

    “没有!”魔咒风穴往嘴里倒了一口酒,不假思索道。稍顿,带着一抹失意补充道,“不仅没杀死他,还失去了一件宝器,毁掉了玄冰罩衣,断了一只胳臂。”

    “断了一只胳臂!”云气团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用他那妖邪的声音追问道,“哪一只?左臂还是右臂?”

    魔咒风穴充耳不闻似的没说话,自顾往嘴里又倒了一口酒,然后将酒杯随地一扔,死寂的大堂内顿时回荡起瓷器碎裂之声。

    云气团内的人顿时将拳头捏得咯咯直响。“连区区一个斗院***,都对付不了,要你,还有何用?”威喝间,从云气团内探出一只手,隔着二十余米距离,朝魔咒风穴面部猛力一吸。

    “哥!”突然间,石壁门被推开,申公妮儿闯了进来,朝云气团喊了一声。接着道,“哥,他可是你的一个成功实体化的气势,若是毁了,恐怕前三个月的闭关就白费了。”

    “天底下,只有一个魔咒风穴,一个申公戬!有我,就不能有他!”

    申公妮儿劝说道:“可是,他实体化很成功,有血有肉,模样俊朗得很,我很喜欢,做我哥哥正合适。不像你,长得丑八怪,我都不敢靠近。”

    “那就更不能要他!丑,反而能助***大事。我才是真正的魔咒风穴,我的任何一套气势,都不能像我一样多情,都不能越我,都必须处于我的控制之下,生死,都由我来决定!”云气团,即真正的魔咒风穴,一边威喝,一边走下台阶,邪气逼人地朝自己的实体化气势靠近。

    就在双方相距十余米时,突然间,二人均是化作一道流光,朝斜刺里暴冲而上的对方掌击而去,只见得轰然一声巨响,四掌相对的霎那,二人均是倒翻而去。脚刚一触地,便是继续化作流光朝对方冲杀而去。眨眼间斗了数个回合,眨眼间,二人均化作流光同时落地,背对背,意味着决斗结束。

    再一看,魔咒风穴的掌面朝上、抓握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心脏还在怦怦跳动,血浆顺着指缝粘粘地往下流淌,端的是极端血腥。

    申公妮儿吓得花容失色,连连退步,摇着头,不敢相信地道:“不,不!哥,你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魔咒风穴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却是,突然间,他意识到了什么,表情蓦地闪过一丝惊恐:他的实体化气势,乃是由凝聚了大量元气的人形气势精炼而成,浑身是元气,甚至可以在实体和气势间自由转换,即便是没有心脏,也照样能活!

    当他猛然意识到这一点时,身后袭来一抹旋斩而上的流光。那是他的实体化气势飞来的一脚,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背上并连着一个倒挂(倒踢),妄想将他的上半个躯体对半剖开。魔咒风穴的反应也算是极快,中了他一脚,但避开了倒踢而来的凌厉芒刃。

    不过,魔咒风穴中的这一脚也不轻,甚至是致命的,被踢得倒飞而去,重重地撞在墙上,鲜血飞溅而出,最后落在长方宝座上。

    实体化气势紧而动了第二***击,朝落在长方宝座上的魔咒风穴掌击而去。

    魔咒风穴硬接了他这一掌,顿时,四掌稳稳地吸在了一起,双方体内的能量均朝着对方体内涌去。

    申公妮儿见不妙,本能地要救她的真哥哥,即魔咒风穴。虽说,他的实体化气势俊朗无比,也很讨她喜欢,但毕竟不等同于真身。她指掐印结,从体内外放出一套完整的气势,即人形气势,印结转换间,人形气势二次衍化,化形成一柄利剑,进而朝魔咒风穴的实体化气势后背闪刺而去。

    利刃穿膛而过,魔咒风穴的实体化气势浑身猛地一抽,表情闪过一抹痛苦。魔咒风穴趁势一掌将实体化气势震得倒飞而去。不料,实体化气势也衍化成一柄利剑,当空转过(剑)身来,朝魔咒风穴闪刺而去。

    “噗!”利剑穿膛而过,魔咒风穴喷出一口鲜血。利剑复原为实体化气势,转身朝魔咒风穴手一挥,一股冰卷风夹带着极阴寒气,将魔咒风穴冰封住。冰封体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冰山。

    “啊,哥!”申公妮儿惶然失色,惊叫道。

    实体化气势,指掐印结,将外放出的一股气势化形为一堵气势墙,阻挡在申公妮儿跟前。“大妹,不要惊慌,他死不了的,顶多只是身体无法动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稍作沉默,实体化气势心有不甘地道:“因为,哥不甘心,哥不甘心连一个斗院***都对付不了,是他让我失去了一只手臂,失去了一件玄冰罩衣,失去了一件宝器。我一定要先杀死他,一定要杀死他!然后,再把他放出来。”

    “你不是我哥,你不像我真哥哥,我顶多把你当作他的气势,你替代不了他的!”

    “……我现在这副容貌,不正是你喜欢的吗。哥哥***了这么多年,就是盼望有朝一日,能够换掉那张丑陋的面孔。如果将他毁掉了,只怕,下次***不出这么俊朗的外表了。”

    “不,不,在我心中,真正装得还是我那丑哥哥,他让我感觉真实,而你,让我感觉很虚幻。”

    “……”

    二人争执之际,摆放在大堂中央的那口丹鼎,从鼎口扬起一股紫金粉屑,紫金粉屑化形成一个人的模样,他锦衣华服,气度不凡,约莫三四十来岁,轻抱双拳,朝实体化气势略施一礼,道:“西梁丞王特来致贺:恭喜申公子炼丹取得突破。请代本丞王传达心意,不甚感激!”说完,紫金粉屑人溃散成细末,落入丹鼎。

    不一会儿,鼎底的紫金粉屑,再次尘扬而起,在鼎口上侧化形成另一名锦衣华服,气宇轩昂的人来,也是三四十来岁,轻抱双拳,朝实体化气势略施一礼,道:“段氏丞王特来致贺:恭喜申公子炼丹……”

    此时,实体化气势已经及时运转修为,将身子藏匿在了迷雾之中,让拜见之人无法窥见他的面目。

    紫金粉屑人退去后,66续续又化形成***人模样,总共不下于二十人,均是同样的恭贺之词。这其中,就包括申公玉、申公婵和北荒冰凰族盟各级长老等。

    前前后后耗去了一个多小时,而申公妮儿跟前始终挡着一堵气势墙,能够屏蔽驭气境六阶的声势,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侧生之一切。

    终于,从气势墙另一侧传来他的声音:“今晚之事,拜请大妹守口如瓶。今后,我就是魔咒风穴,我就是申公戬。不然,我会毁掉真身。”说话间,看向被坚冰封住的魔咒风穴。

    “我只想知道,你究竟什么时候放掉我真哥哥?!”

    “唐烧香命丧黄泉之日!”

    申公妮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暴走而去。

    目光从她消失的背影方向撤回,魔咒风穴的实体化气势,面色沉阴,缓步行至掉在地上的他的心脏前,手臂缓缓伸出,掌心朝下轻微地一吸,心脏便是顺着一股淡蓝色气息飞窜而起,落入他的掌心。

    他缓缓伸出舌头,在血淋淋的心脏边缘舔了舔,顿时脸上浮出一抹阴笑,接着,他将整颗心脏吃了下去,进而爆出一长串森然的冷笑。

    随后,他便是在幽冷的大堂内孤寂地观览着。不知何时,丹鼎内的紫金粉屑再次尘扬而起,化形成申公玉的模样,语气分外激动道:“哥,大黑山脉出大事了!有三道流光在大黑山大打出手,将大黑山东西两段长达百万公里的山脉夷为了平地,毁坏了祭月峰上的日晷,天幕传送阵遭到破坏,凡俗界与修真界之间的通道,已经被高达百万米的大山切断了。”

    【实体化气势后续篇章仍称作“魔咒风穴”或申公戬】

    魔咒风穴当即一惊:他的断肢假若已经抵达了修真界的犬戎丞国,再运回来的难度就大了。

    “哥,帝国密探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你还记得嫦厢月的表哥么,曾经的齐天帝国王室后人奇天一燕?他在大黑山地游宫的支持下,在大黑山纵深地带悄悄建立起了自己的政权燕云十六州!打算与双龙帝国抗衡,复辟曾经的齐天帝国。”申公玉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道。

    魔咒风穴再次一惊,他对嫦厢月的爱慕,奇天一燕是知道的,而奇天一燕这个人,胸有大志,喜好结交同道好友,不近女色。而且,二人还是好友。如果天幕传送阵遭破坏,前往修真界必借道大黑山,经过奇天一燕管辖的地盘。

    “不必慌张,即便他们把双龙帝国给灭了,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魔咒风穴道。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