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09章 混战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9章 混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唐烧香果真是反应迅,经验丰富,因为,他早就有着这样的作战经验。 

    他已经跟黑衣蒙面人,白衣蒙面人有过太多的交手。知道他们的这些套路。

    而现在的唐烧香,拥有者巨大的优势,因为现在的他,根本不是在与人搏命,而是在享受,因为现在的他,根本不是这些黑衣蒙面人和白衣蒙面人所能够相比的。

    只见到,就在白衣蒙面人朝着他飞刺而来的霎那,唐烧香的身形便是动了。

    免去了转身这一耗时的动作,此刻的他,直接一个前空翻,身形翻起的霎那,双腿倒钩而上,猛地便是踹在了白衣蒙面人的下巴。

    噗的一声,白衣蒙面人便是当空吐出一大口鲜血。

    连得他的牙齿,此刻都崩掉了几颗。

    然而,此刻的唐烧香,依然没有罢手,而是猛地一记直拳轰去,虚空为之一震,出闷鼓一般的声响。

    在唐烧香的这一拳之下,白衣蒙面人的面部,当即萎缩了下去,满口白牙,此刻被一拳轰了个精光。

    白衣蒙面人的身形,更是以疾快的度,倒射而去,当空血洒,看上去十分的血腥。

    杀掉白衣蒙面人后,确切地说,将白衣蒙面人击败后,唐烧香依然是背对着白衣蒙面人这个方向,连头都没有转过来,便是朝着前方,径直行了去。

    那白衣蒙面人不甘心失败,因为失败是要受到严厉处罚的,此刻的他,其实有些打急眼了,见到唐烧香离去,便是以为对方已经怕了。

    想到自己有这么多兄弟助阵,此刻的白衣蒙面人,觉得羞愧不已,忍着满嘴的痛苦,便是朝着唐烧香的背影,飞冲而去,此刻的他,身形飞驰度也是十分的迅快,宛如一梭箭光,咻的一声,便是飞射到了唐烧香身后,势必要哦从唐烧香的背后直接一穿而过。

    此刻的一瞬,唐烧香的心头一凝,他不得不承认,这白衣蒙面人刚才是藏拙了,将自己的实力给隐藏起来了,因而,他便是侧身一闪,没有使用那华丽丽的招式。

    自然,这白衣蒙面人并没有伤到唐烧香,然而,却是由于太过心急,撞上了前面的一块岩石。

    但闻轰的一声,整块巨大的岩石,都被这飞驰而去的白衣蒙面人给撞了个粉碎。

    此刻那些躲在暗处观察的白衣蒙面人,都是暗自一惊,暗暗觉得遗憾可惜,因为如果唐烧香反应慢半拍,就会被白衣蒙面人给顶死,并且将会炸成碎片。

    唐烧香见到顶得巨石都炸裂的白衣蒙面人,心头也是捏了一把冷汗,深吸一口气后,自嘲似的道:“厉害,崇拜你!”

    随即,便是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宅方向行去了。

    此刻的他,还是觉得一个人有些无聊,便是朝着唐黧儿的院宅方向行去。

    这古镇,西侧是女儿居住的区域,就相当于四合院的西厢房,东区是供男***居住的地区。

    终于是见到了唐黧儿的院宅,此刻,里面貌似没有人。

    “有些饿了,自己做点饭吃。”唐烧香暗咽了一口唾沫,当他的目光落到伙房那些美味佳肴时,便是行动了。

    烧水期间,唐烧香便是钻入一间厢房,眯着眼半睡而去。

    ……

    当然,那些一直追杀他的黑衣蒙面人和白衣蒙面人是不可能放过他的,此刻都悄然跟了过来。

    就在这时,唐烧香最近***的***,此刻强力运转,就在他躺卧的时候。

    只见到,在伙房,那被唐烧香暗中藏匿的紫金玄铁棍,此刻便是感应到了来自主子的元力波动,此刻生了奇异的变化。

    就在三名黑衣蒙面人中的一名,闯入打算向着锅内投毒时,一个毛茸茸的家伙,从那紫金玄铁棍内,闪了出来。

    忽而,又消失不见。

    猿面古人闪入紫金色玄铁棍,运转修为朝黑衣人动了猛烈攻击。黑衣人施展浑身解数予以抵挡,却依然***的阵脚大乱、节节败退,直至***到烧饭用的灶上,玄铁棍当空一棒朝黑衣人脑袋砸下。

    黑衣人横禁,毕竟唐烧香刚刚受过重伤,再做那事无异于雪上加霜。但他依然十分妒恨唐黧儿跟唐烧香同床,因为做与不做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他强压住心中的妒火潜出主厅大门,敲了敲滑地门,沉声喊了两声唐烧香。

    唐黧儿听出是唐伟虎的声音,本打算前去开门,但想想这样会令唐伟虎伤心欲绝。权衡一番,她赶紧穿上鞋子,从后门溜走了。

    久久不见有人来开门,唐伟虎疑心加重,便滑开滑地门,穿过主厅,径直朝唐烧香的卧房走去。推开门,第一眼不见了唐黧儿的鞋子,他怀疑唐黧儿将其藏了起来或已经悄悄溜走。

    又喊了两声唐烧香,不见幔帐内有动静,他颤抖着手掀开幔帐,见只有唐烧香一个人躺着,且嘴里仿佛是在说着梦话:“黧儿姑娘,黧儿姑娘。”

    唐伟虎顿时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一刀斩掉唐烧香。但这个时候下手显然最愚蠢,因为这等于是帮了七星梁王岛药堂药堂***的大忙。唐烧香死了不说,还会将今晚刺杀唐烧香的责任全推卸在他身上,甚至会助推唐黧儿***答应曹混父子的提亲。除此,他刚才已经暴露了身份,不能在唐黧儿眼皮子底下杀掉唐烧香。

    他感到苦恼异常,因为大好机会就摆在面前,却不能把握。

    他怀着沉痛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唐烧香的院宅。由于亲眼目睹唐黧儿跟唐烧香同床,他的精神受不了这个***,他的院宅已经被紫金色玄铁棍摧毁,便朝其中一名少年的院宅方向行去。这名少年的院宅叫做“天鹤苑”,是根据他的名字命名的,因为这名少年就叫唐天鹤。院宅阔而大,跟唐伟虎的紧而促成鲜明对比。

    夜色沉沉,乌云逐渐吞没星的光辉。偌大的古镇幽森而恐怖,展现出的是无边之空旷,无色之晦暗,无声之寂寥和无情之冷漠。此时刻,唐天鹤和另一少年正在偌大的院子里推盏换杯,一边慢慢品尝,一边等待唐伟虎的到来。

    终于,唐伟虎面如死灰地出现了。愕然间,唐天鹤二人起身相迎。此时刻他们心中已经有了底。简单问了几句无果,便给他斟了一大杯压惊。

    唐伟虎夺过酒壶,将酒杯斟满,猛灌一杯,然后又接连自斟自饮了四五满杯,终于酒壶空空,晃了几下便是一滴酒都不出了。酒性很快作,但他依然强装无事,一把抓住另一壶酒,——唐天鹤二人刚才喝的这一壶。

    唐天鹤见他烂醉如泥,轻轻盖住他的手加以阻拦,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这么香醇的酒,是不能喝得太急的。”

    已进入神志恍惚状态的唐伟虎,仿佛出现了暂时性的意识清醒状态,他浑身猛然一震,抓住酒壶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然后一动不动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伟虎,我看你是喝多了,不如我先搀扶你回屋歇息吧?”唐天鹤道。

    “不,不用。”唐伟虎表情凝滞地摇头道。然后晃晃悠悠地立起身来,手里依然捏拿着空空的杯子。僵立片许,转身朝院门外行去。

    “伟虎,你打算去哪儿,你的院宅已经没了,就住在天鹤这里吧。”另一名少年劝说道。

    唐伟虎无动于衷地摇了摇头,坚持朝院门外行去。沿着一条主巷离开了古镇,来到第三条副主街上,漫无方向的醉行着。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