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13 打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3 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是药谷诸位大师联合议定的一道禁令!”

    黑铡公听后,大惊,不想位于修真界的两大门派,已经走到了决裂边缘。?  迟疑间,黑塔托再次朝下界震声喝问道:“唐烧香,你刚才喝住老夫是何意?”

    唐烧香一次次与死神插肩而过,内心逐渐变得坚强。更何况,先前若不是黑吒莲及时出手,他的命早就没了,故而怀着极大的感激之情,克服寒气带来的严重不适,勉力张嘴,嘴唇忒忒抖道:“黑吒莲……救了我的命……我不能无动于衷……我愿意替她受罪!”

    “哈哈哈哈哈,就你现在的情况,不必替她受罪,我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日。”说完,目光转向黑铡天,表情阴晦地道,“大哥,你最好赶紧找两个人将此人抬出去,免得他死在本丹院,到时候不好收场!”稍顿,言词隐晦、一字一顿地道:“大哥,别怪二弟说话太直,这都是诸位长老,联合议定的禁令!”

    黑铡公表情更显惊诧,捋着胡须沉思一阵,意味深长地点了一下头。

    “小女失手杀了勿刹马,十一生肖属盟及其直系斗院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我特地令长子黑吒风替小女前去赔罪,是死是活任由处置,大哥不必交涉。”说完,黑塔托朝身后一名黑铡风,这班人马才渐渐没入密云之中……

    黑铡公并没有立刻令人将唐烧香抬走,而是打算等他状态有所好转后再说。他们目前所在的四合型院子是分配给莫老的私院,一般药师都会拖家带口,只不过莫老只有爷孙二人,但按规格依旧给他们分配了一座大院。

    黑铡公令两名杂役***在院内生了一炉火,然后将唐烧香搀扶过去。他的寒毒已经浸入丹田,中毒太深,没法根除,只有看他自身的造化。不过,唐烧香能明显感觉到丹田那团神秘气旋在“破冰”运转,并且,手指在尽力掐着一道印结……

    莫老急着照顾孙女,偶尔跑来看一眼,但见他情况有所好转,便将精力全放在莫天诗身上,运气替其疗伤。两名照看他的杂役***,因得知两大门派已经决裂,在他人唆使下,提前离去。

    一晃便到了晚上,整个丹院长老,除了黑铡天之外,都在紧急开会,讨论关于两大门派决裂之事,并决定将中寒毒的唐烧香尽早抬出去。至于黑铡天,开会期间突然得知纳气法瓶气纳瓶不见了,便命令***四处搜查。

    最终搜查到莫老的私宅,不见瓶子的踪影,便有几名***来到唐烧香跟前,用担架将他抬了出去,然后租了一辆驼马兽拉篷车,命车夫将其送至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

    河谷桥西,晚上热闹不减,人流如织,灯火辉煌、古桥运河,生意红火……

    唐烧香四肢僵屈地倒在车厢内,随着马车时急时缓的节奏来回颠簸着,不过,他的双手十指已经能够勉强掐出一道印结,丹海那团神秘气旋在加运转,并将寒气化归己有。

    “申公妮儿,申公玉、婵,你们起这么早啊,都在干嘛呐?……”突然间,一声招呼传来。循声望去,一袭华美精致的粉红宫装瞬息夺走了她们三人的眼球。三人均是一惊:申公媚。衣装跟她们三人简直有着云泥之别。

    申公妮儿赶紧解除气势墙,在申公媚抵达之前,匆匆向申公玉交代道:“我和婵妹要赶往修真界报道,你取代嫦厢月位置争取早日拜入大唐东游门1,并且完成盟主交派的那项使命2。记住,1为重,2为当下最迫切,同时不要忘了,我们还有两大盟友:‘十一生肖属盟’和‘十二派盟’。”

    申公婵也特别交代道:“成为修士后,便不能在凡俗界打杀了,这项使命全靠你了!”

    申公玉郑重地点了一下头,横睨唐烧香的刹那,两眼透出坚毅的寒光。

    申公妮儿和申公婵互视了一眼,会意地点了一下头后,施展“驭气飞行术”,逆着旭光投射方向,朝着东方的天际,翩然掠飞而上。旭日如血,投影在桃树和地面上的那两道疾飞的躯影,愈拉愈长,愈化愈淡……

    目送二人离去后,申公玉略感失落,趁申公媚抵达跟前之前,幽步行于唐烧香身后,横眉冷目,沉声威吓道:“敢动我们申家女人,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只要你敢踏出斗院,就算你是个男人!”说话时,一股极阴寒的气势加在唐烧香身上,令得他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申公媚脚踏枝叶树冠,轻灵飘飞而来。落于申公玉跟前,先是赞叹了一番她的身材和衣装,紧接着惊问道:“小妮儿和婵姐,干嘛走得这么匆忙?”

    申公玉反赞申公媚几句后,眸光躲闪道:“她们要赶往修真界报道,所以……”

    “……难怪,走吧,到我家做客去,我爹娘都已经备好了一桌酒菜等着你呢。另外,我娘正准备给你介绍个好婆家呢~。”申公媚神秘兮兮地道。眸光灵动间,不经意间扫到嫦厢月坐靠在一颗仙寿桃树下,倒塌的小屋将其身子遮挡了大半半天也不动一下,任凋谢的粉红,纷飞而下,轻袭着她的脸颊,拍打着她的娇躯上下……

    “嗨,厢月姑娘。”申公媚远远地招呼了她几声,不见她回应,疑惑之下,闪着快捷的碎步来到她跟前,见她七窍残留着血污,顿时大惊:“……哎呀,厢月姑娘,你怎么回事,怎会伤成这样?”

    “她没事,只是生了点意外。”申公玉将目光偏移至倒塌的小屋上。

    申公媚更是惊惑,低声呢喃道:“厢月姑娘怎么会……会在唐烧香的小屋内?”再回想起半月前的传闻:唐烧香跟嫦厢月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嫦厢月被血骨爪抓伤的那次。唐烧香妄想用嘴替嫦厢月除毒,反倒被嫦厢月算计。

    这座倒塌的小屋乃是分配给唐烧香的,自然,她又将目光转向了同样受伤不轻的唐烧香。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修长的***不由得夹紧,肢体微蹲,涂着***红指甲油的葱嫩玉指,遮挡在张大的檀口前,呢喃道:“会不会,他们俩……震动太大,把小屋给震塌了?……哦,实在是太强大了!”申公媚的双腿猛地夹紧了一下,娇躯缓缓立起,表情,依然是一副不可思议之状。

    半晌后,她方才记起,有话需要向唐烧香交代。“烧香,恭喜你,又成为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了,还荣获一颗近古级九品衍结珠,……但我没想到你今天会回来,所以给你保管起来了。我今天有事,来不及取给你。待回来,你自个儿到我那去拿……”,申公媚眼眸微不可查地闪过一抹狡黠,然后向申公玉匆匆递眼色,用臂弯推搡着将她赶上了路。

    申公玉得知唐烧香又恢复了身份,且得到了师门的***传承后,不由得一震,更加怨责嫦厢月错过了前期这么一个大好机会,没有趁早杀了唐烧香。愤懑之下,摘下一颗仙寿桃,朝背对着她的嫦厢月仍将过去,砸在她头上出“嗵”的一声响,果肉碎溅了一地。嫦厢月依然一动不动,在申公媚惊愕的目光下,申公玉再次摘下一颗更大的果子。“简直跟一根废木料似的,一点用都没有。”叱骂间,运力朝嫦厢月脑袋狠砸而去……

    一道高轮旋的玄黑气势,如一道暗黑幽邃的虚空涡旋,呼啸着流转而至,半空一只手伸出,一把截住砸向嫦厢月后脑勺的桃果。待玄黑气势落地,从浓郁的玄黑气息内,隐隐透出一张集阴柔与暗邪于一体的俊美面孔来,他面带一抹阴邪的微笑,将桃果在掌上抛掷着……

    “哎呀,是他,他居然来了!”惊愕之余,申公媚用肘弯连连碰撞申公玉,并作提醒道,“快看,我娘给你介绍的帅伙,名叫‘蚩步云’,来自‘(古)东游门’直系斗院。”

    申公玉眼眸微微亮起间,低声喃喃着两个人的名字:“蚩步云,尤步风。……。蚩步云,尤步风。……”“他们这个门派和斗院,究竟是干什么的?怎么感觉,邪里邪气的。”申公玉不无疑惑道。

    “你管它是干什么的。只要男人有实力有魄力,有本事有前途,懂得心疼你就行了。你看他,多俊朗的一张脸,时不我待失不再来,你可要好好把握哦。”申公媚连连称赞道。

    “可是……”申公玉觉得此人邪气太盛,未置可否。

    “哎呀,别犹犹豫豫的了,赶紧打声招呼去。”申公媚一边小声提醒,一边拉着申公玉朝蚩步云走去。

    蚩步云用眼角余光勾了嫦厢月一眼,然后一边抛掷着桃果,一边满脸自信地原地等待申公玉自个儿投入怀抱。申公玉走到二人之间的一半止步,蚩步云这才浑身一股风地影移至申公玉跟前,玄黑的气息吹得申公玉双环髻松脱,乌溜的瀑卷动着垂落,散乱地披在肩背前后,同时闻得一根金簪坠地的轻微声响。

    蚩步云逆向运转元气,同时摊开右掌朝金簪作吸抓状,随着一股逆向威压迅猛产生,并迅猛作用在坠地的金簪上,看时,一道金色流光闪将而上,瞬息贴在了他的掌心上。

    蚩步云斜着脑袋,睁大着贪婪的眼眸,暧昧地凝视着申公玉,而后将金簪放在嘴前亲了一口,嘴角绽出一抹诡笑,很自信地帮申公玉插在了头上。然后目光灼热地盯着申公玉愣的眼神。

    “走吧,咱们一起走吧,我娘正等着呢。”申公媚小声提醒蚩步云和独自愣的申公玉道。

    申公玉这才恍然清醒过来,愕然地连连点头,匆匆将眸光收回,然后挽着申公媚的臂弯转身就走。蚩步云回头瞅了嫦厢月一眼,进而眷恋不舍的收回视线,盯着眼下两只抖耸着的香臀,蠕动着柔舌,舔舐着嘴唇,紧随二人离去。

    衍结珠,乃是由传承珠衍结而成,虽然质量没法跟后者相比,但对于凡天境以下的***来说完全够用。近古级九品衍结珠,内含“凡天境九阶”传承,得到此珠,将极大的加快***度。需知,越是接近高修为阶段,实力越难突破。

    场上便只剩下唐烧香和嫦厢月。唐烧香长舒一口气后,微闭着眼,脑海里反复回荡着申公玉先前的恐吓:……只要你敢踏出斗院,就算你是个男人!”

    斗院是一定要出的,因为他体内的神秘元气已经枯竭。在没有衍结珠的情况下,只有这种元气能助他早日取得突破,普通聚气散和增气散是替代不了的。他迫切希望前往七八公里外的天泉,从”奇石”内获取元气。

    申公媚四人离开后,现场便只剩下唐烧香和嫦厢月二人。对于嫦厢月的遭遇,唐烧香其实并没有义务给予她同情,因为不杀她已经触及他的仁道底线了。

    “老婆……厢月姑娘……我先出去一趟,万一回不来,你代我领取这颗衍结珠……”唐烧香一脸认真地道。

    听到“衍结珠”三字,嫦厢月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亮,更加巴不得唐烧香早死。不过,她也明白,倘若唐烧香真死了,也没机会“抢”到那颗衍结珠,因为衍结珠在申公媚手中,此女的亲爹申公,乃龙城帝国辅国公。

    唐烧香没有更好的告别之词,寻思了一遍,随手在仙寿桃树上摘了三颗桃,塞给嫦厢月后,匆匆离去。

    来到东植园南门前那条繁华的内销型商业街,唐烧香花费数万元晶币,购买了两颗高品质的聚气散和增气散吞下,又购买了数颗“玄火暴体”后,朝斗院北侧的枫树林方向奔去。

    聚气散和增气散是有效的,依然能够助他施展“极影浑形”,但效果远远赶不上”奇石”内部的神秘元气,前者好比经过水分稀释后的精华,纯度还有很大的待提升空间。好在,他只需要保证七八公里路段间的安全即可。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