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15章 斩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5章 斩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唐烧香自然是全力而撤,因为他知道,这菊应兰,多半是在故意***,是专门无事找事来的。?  ? 

    见到唐烧香逃遁,那菊应兰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立刻便是挥动着手中的鞭子,追了去。

    唐烧香则是一边撤,一边回头看,渐渐地,便是没了菊应兰的踪影。

    此刻的唐烧香,已经进入了一片茂密的果木林内,就在他暗自疑惑时,从一颗粗大的果木后面,飙射而出一支飞镖,唐烧香反应够快,当即身形一闪,那飞镖便是扎在了果树上。

    轰的一声,伴着一团暴雾升腾而起,只见到,从这暴雾中,便是冲出了一人。

    “奇怪,这被飞镖射中的果树,竟然突然不见了,相反,从这暴雾中冲杀而出一名黑衣蒙面人来!”此刻的唐烧香,一脸震惊道。、

    但想想也不觉得奇怪,在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内,有着许多外门合作***,这些***从其它门派派遣而来,在直系斗院***,他们是交换***,就像申公无极等人一样,是两大门派间的一种合作。、

    要知道,大唐东游门跟北荒冰凰族盟可没有恩怨关系,只是一种正常的合作。、

    前者乃是无尽通天大6第一大豪门势力(由于当前依然还处于过去的时空中,大唐东游门的排名便是暂时还没有被北荒冰凰族盟取代)。

    在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内部,不难看到来自北荒冰凰族盟的外派***。

    而这些黑衣蒙面人背后的主子,便是极有可能也是在大唐东游门。

    “唐烧香,想不到终于等到你回来了,现在就让你死在自己家门口。”威喝间,这黑衣蒙面人的大刀,已经削出了一道弧形刃光,朝着唐烧香的下盘,猛地劈来。

    同时间,这黑衣蒙面人倒地就势一滚,便是滚翻至了唐烧香的脚下,然后猛地一刀朝上劈去,势必要将唐烧香对半劈成两半。

    此刻的唐烧香,其实根本就没有把这些黑衣蒙面人放在眼里,因为他经历过了太多的挫折,太多的厮杀,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面对这些黑衣蒙面人的追杀,早已经不觉得恐怖,而是把它当成了享受。

    只见到,唐烧香脚尖在地上猛地一钩,钩起一股泥土,射向黑衣蒙面人眼睛而去。

    “忒妈的,你竟然使用下三滥的招式,难怪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的人包括你的养父及其儿女,都骂你是下三滥,果真名副其实。”黑衣蒙面人骂道。

    唐烧香闻言,道:“你偷袭我,用暗器伤我,难道不算是下三滥么,对付你这种卑鄙小人,就应当以毒攻毒。”

    黑衣蒙面人闻言,勃然大怒,再次滚地而起,同时间,在他滚地而起的霎那,手中的长柄弯弧刀,已经朝着唐烧香的下盘,猛地劈了一刀。

    唐烧香身形一纵,便是避开了黑衣蒙面人的这一刀,在这黑衣蒙面人看来,自己的这一刀,一定能将唐烧香的双腿给劈成两截,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唐烧香手脚麻利地避开了他的这一刀。

    看上去似乎很悬,实际上是无惊无险。

    唐烧香身形纵起后,顺带便是采下一颗果子,朝着黑衣蒙面人面部狠狠砸去。

    啪的一下,黑衣蒙面人身形立刻便是被砸了个趔趄。

    此刻的唐烧香,一拍储物袋,便是意欲从中拔出一把刀来,但那黑衣蒙面人貌似意识到了什么,突然间身形一闪,便是凭空消失不见了,随即便是见到,他居然霍地一下,凭空出现在了唐烧香的身后,手中的长柄弯弧刀,便是直接朝着唐烧香的后背猛刺而来。

    唐烧香顺时而动,用两根指头便是夹住了刀背,竟然让得这黑衣蒙面人全力无法将其拔出。

    “哈哈哈哈,就你这点本事,也想杀我,也太小看我来吧?”此刻的唐烧香,一边用指头夹着黑衣蒙面人的长柄弯弧刀,一边讥笑道。

    就在这黑衣蒙面热无计可施的霎那,唐烧香翻身便是将刀刃朝着黑衣蒙面人脖子上一架,顺势一抹,顿时,那黑衣蒙面人的脖子,便是喷射而出一股鲜血。

    这鲜血足足喷出了十几丈高,很显然,这黑衣蒙面人此时此刻已经运转了一种修为,全身的真气都在狂暴涌动,现在这真气便是从血液中释放而出,将得他全身的血液,也是一块儿泄放了出来。

    黑衣蒙面人顿时惊恐绝望,捂着自己的脖子感到十分的痛苦,此时此刻,他才感到后悔,十分的后悔,因为,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北荒冰凰族盟会***大量的刺客,去刺杀一位在他看来,不过是区区一名的凡俗界低等人族***。

    原来,这唐烧香并不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手无缚鸡之力,或者根本没有多强的实战力,而实际上,对方拥有远同龄人的实战经历,故而在与同龄人交战时,能够进退有余,从容不迫。

    然而,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为时已晚,因为他的血液和全身的真气,都在这一霎,也就是在他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人生作赌注的最后一刻,流淌干净了。

    死前的最后一刻,他的眼瞳是睁着的,里面充斥这懊悔的泪水,但没人会同情人,因为如果他不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将不会认识到,自己做得一切是多么的愚蠢。

    杀掉这黑衣蒙面人后,唐烧香转身边走。

    “但愿你的血液,能够成为浇灌这些果木的上好养料,这样一来,待得它成熟时,我一定要吃上一颗。”

    唐烧香一边撤离,一边喃喃道。

    中途,他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奇迹还真是出现了,原本那正常生长的果树,此刻竟然无端地便是长高了许多,而且,那原本并没有完全熟透的果子,此刻竟然差不多已经提前熟透了,比周围其它的果子,都要成熟。

    怀着一抹好奇,唐烧香便是转身来到了这突然成熟的果子前,采了一颗,便是放进嘴里,啃咬了一口。

    很,很不错,味道轻甜,吃起来令人回味无穷。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想起了刚才被放血的黑衣蒙面人,作为修真界***,体内流淌的血液中,比普通人蕴含有更多的真气,要催熟这些果子,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实际上,在这个大6,果子的成熟期普遍都很短,利用的便是这种常人难以收集到的精气。

    有了这些高精纯度的精气,这些果子的育度,自然要将普通果树快得多。

    然而,就在唐烧香美滋滋地啃吃着手中的果子时,身后突然一声怒喝,让得唐烧香浑身一惊:“唐烧香,你竟然敢回来,还吃了我兄弟的血液浇灌的果子,这一次,我也要用你体内的血液,来”浇灌满园的果子,然后将其采下一口一口的吃掉。

    随着这声威喝,便是有着一道光影,突然间闪了出来。

    此刻的唐烧香,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他并没有看到黑衣蒙面人的真容,相反,只是看到一道影子,此刻那影子,就投射到地上,朝着唐烧香出威喝:“唐烧香,不要以为,你连续击败或者斩杀了北荒冰凰族盟派来的***,就以为天底之下再无人可以对付你,告诉你,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而且是及其愚昧的想法,因为,还有你想象不到的对手存在,而前期针对你的人,或多或少都跟北荒冰凰族盟有些恩怨,所以借你之手将他们一个个斩杀,你不仅没有成功,反问成了北荒冰凰族盟的一颗棋子。”

    唐烧香闻言,不以为然道:“棋子又如何,难不成,别人杀我,我跑或让人家动手不成?”

    影子闻言,大笑间,身影便是借助满地的松软的泥土,塑造出了一具泥土身躯,然后朝着唐烧香步步逼近,道:“我现在是泥土之躯,即便你杀了我,也是徒劳,而我,现在就要杀了你,以便从北荒冰凰族盟那里领到足够多的好处。”

    威喝间,这泥土之躯,便是朝着唐烧香猛地了一拳,雷霆一拳,顿时让得虚空都震颤轰响了起来,出一声闷鼓般的震响。

    见到朝着自己轰来的雷霆一拳,此刻的唐烧香,身形飞纵而其,当空一个筋斗,便是翻到了这泥土之躯的身后,此刻的唐烧香,操控着脚下将自己托起的鸳鸯绣花鞋,以自己的实力,就隐藏在这泥土之躯的身后。

    这泥土之躯,由于是泥土塑造而成,度方面,便是不能太快,所以,当他转身时,也是显得比较缓慢。

    此刻的唐烧香,便是不动声色的在泥土之躯的身后与其周旋。

    泥土之躯通过感应来自唐烧香体内的元力波动,终于是相信唐烧香就在自己身后,就在这时,这黑衣蒙面人突然指掐印结,突然间,便是从他身后的泥土之下,再次爆射而出一道人影,这人影,不是泥土塑造的,而是血肉之躯的,也就是说,此刻的这名藏在暗处的刺客,终于是忍不住亲自现身,要将藏匿在泥土之躯的唐烧香,亲自斩杀。

    然而,这恰恰是中了唐烧香的计,因为此刻的唐烧香,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将这条“真蛇”给斩杀。

    这又是一名黑衣蒙面人,此刻一破土而出,便是挥舞着手中的长柄弯弧刀,朝着隐藏在泥土之躯身后的唐烧香,猛地劈出一刀。

    宏大的刀芒,化作一道寒光,快如闪电,劈向唐烧香而去。

    然而,唐烧香早有准备,就在黑衣蒙面人动手的霎那,便是一个暴步,身形如同炮弹般,便是冲到了这黑衣蒙面人的头顶,随即,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在身形依然还在黑衣蒙面人头顶悬空的霎那,豁然便是一刀。

    立刻,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在寒光铮亮的刀刃下,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宛如凭空一记闪电,瞬间便是映射了整个虚空,照亮了整个苍穹,朝着黑衣蒙面人的脑袋,撕裂而去。

    “啪”的一下。

    立刻,一道血线便是印上了这黑衣蒙面人的脑袋,从他的头顶一贯而下,从挡下破皮而出。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一落地,转身间,见到这黑衣蒙面人身形一动不动,一条纤细且笔直的血线,自其躯体中线一贯而下。

    随即,便是从这条血线内,喷射而出血色雾气。

    随即,黑衣蒙面人的身形便是从中裂开,而黑衣蒙面人此刻还没有死去,在他身形分开的霎那,他的眼珠子还在转动,此刻的他,一脸惶恐,意识到自己的身躯已经被唐烧香的刀芒劈成了两半。

    此刻的他,自然是后悔绝望,并且带着极大的惶恐,要知道,他可是别的门派派来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进修的,可是自己爹娘的骄傲,自己因为一时贪心,答应替北荒冰凰族盟刺杀一名在他看来十分普通的凡俗界人族***,却是没想到,不出三个回合,自己便是惨死在了对方的屠刀下。

    这黑衣蒙面人还很后悔自己的真身不应该出现,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他那样***出影子武魂,如果他坚守不出,那么,无论唐烧香如何寻找他,只怕都寻找不到他的身影,相反,他则可以随时借助松软的泥土,化形***,将唐烧香在对方毫无防备间斩杀。

    可以这么说,如果论修为,唐烧香还真没法跟这名已经***出影子武魂的黑衣蒙面人相比,对方败是败在长时间闭关***,缺乏相应的经验。如果他有唐烧香这么丰富的作战经验,可以这么说,即便是十个唐烧香,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因为既然能够***出影子武魂,就说明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另同龄人难以望其项背的程度。

    但是,一个人,败就败在这里,那就是只看到了自己的优势,看到了自己的长处,却是不知自己的短处究竟在哪里,即便知道自己的短处,却是不知道如何将其有耐心的隐藏起来。

    这名黑衣蒙面人便是如此,由于太过心急,将自己的真身暴露在了唐烧香的眼下,结果酿成了惨祸。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