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25章 多武魂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25章 多武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霎那间,唐烧香便是作出了反应,因为他身上穿有一袭龙形能量罩衣,故而没有一般人那般恐惧。? ? 

    因为遇到这样的突情况,最为关键的是要冷静,不然就会因为心慌神乱,被对手一刀斩杀。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一闪,那黑衣蒙面人的达到,便是从他的身子一侧,猛地砍了下来。

    随后一刻,唐烧香便是主动地出了一脚,只见他,突然一个后空翻,暴甩而上的双腿,当即便是轰的一声,猛地爆铲在了黑衣蒙面人的脸上,这是一个重量级倒挂,在这一挂之下,黑衣蒙面人身形,当即便是被挂得倒飞上天,消失在了视野中。

    然而,就在此刻一霎,只见到,一条长鞭末尾带着一个倒钩,突然破虚而来,朝着唐烧香猛地刺来。

    此刻一瞬,唐烧香身形一闪,这长鞭便是从其身子一侧,镖飞了过去,几乎是擦着唐烧香的身体。

    “不错,身手不赖!”此刻的唐烧香,对黑衣蒙面人刚才这一招,确实由衷的佩服,因为、对方居然会在身体被踹得倒飞而去时,便是同时主动出了攻击,这种魄力,绝对不是每个人能够拥有的。

    见到唐烧香避开了自己的这一击,这黑衣蒙面人,当即便是双臂一游,紧而浑身一震,立刻,一道混黄的光芒流转而出,待得连续流转而出九道混黄光芒时,便是见到,突然有个一个巨大的蟾蜍,从这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或者说,这混黄的光芒中心,蹦跳而出。

    这***武魂,降落在地上,咕咕叫着,突然间便是朝着唐烧香猛地吐出了一根长长的舌头,十分的迅快。

    见此一幕,唐烧香的面色都变了,幸亏他身上穿有龙形能量罩衣,不然,一定会高度紧张继而被对方趁着慌乱卷噬进入口中。

    正是因为有着龙形能量罩衣,故而,此刻的唐烧香即便是身处极度危险的困境中,也是没有心慌意乱,此刻的他,就在这***武魂,突然间朝着他猛地吐出长舌头的霎那,便是暴步而起。

    但这***武魂,竟然此刻朝着爆而上的唐烧香吐出了第二条舌头,此刻的唐烧香,便是当空就惊了。

    “妈的,有了这个可怕的家伙,如果换做是我,估计都不用出门害怕了。”此刻的唐烧香在心头戏谑的喃喃道。

    但他仅仅只是戏谑,他知道,自己并非对这***武魂,感到畏惧,相反,他只是觉得这***武魂,是自己的对手,对方有资格跟自己交手。此刻的唐烧香,便是没有丝毫的自傲,相反,对这***武魂,抱以极高的期待并且打算跟对方真***实弹的干一场。

    果不其然,这***武魂便是朝着唐烧香动了猛攻,只见到这***武魂,不断地张着大嘴,朝着唐烧香吐出那巨长的舌头。

    此刻的唐烧香,知道这***武魂最是厉害的便是它的舌头,便是决定一刀将其斩掉,让对方以后连饭都吃不了。念及至此,唐烧香的身形,当即就动了。只见到他,突然便是适力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便是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大刀,朝着这***武魂突然射来的舌头便是一刀。

    嘶啦~

    立刻,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在寒光铮亮的刀锋下,炸响而起。

    宏大的刀芒,宛如平空一记闪电,瞬间便是照亮了整个苍穹,渲染了整片虚空,朝着这***武魂的舌头,撕裂而去。

    在这一刀之下,这***武魂的舌头,当即便是被一刀斩成了两段,另一段便是紧急缩进了***武魂的嘴里。

    此刻这黑衣蒙面人,因为***武魂的舌头被斩断,也是感到了一股钻心疼痛,捂着自己的嘴巴,如同自己的舌头被斩断了一般。

    “哈哈哈,你还有什么本事,赶紧使出来吧。”此刻的唐烧香,真没想到,自己刚才的这一刀,竟是如此的凌厉,竟然比这***武魂的舌头还快,故而此刻的他,精神大好,才对这黑衣蒙面人出了轻蔑之言。

    这黑衣蒙面人闻得唐烧香的讽刺之言,大为恼怒,立刻便是见到他身形急退而去,同时间,从手中便是飞射而来三路飞旋镖,这三路回旋镖,便是如同一把叉子一般,朝着唐烧香叉来。

    此刻的唐烧香,在心头不得不佩服这黑衣蒙面人的身手,因为他居然在身形暴退而去的同时,再次朝着唐烧香出了猛烈的攻势。

    “你是我所有见过的对手中,手段最多的。”此刻的唐烧香,朝着这黑衣蒙面人肯定地道。

    “哈哈哈,你忒妈终于是害怕了吧。”此刻的黑衣蒙面人,本来是他自己遭到了对方的重击,却是此刻反而对唐烧香出了耻笑,因为他已经被唐烧香打得有些惨了,连得自信心都快没有了,现在终于是听到了对手对自己的夸赞,他便是误以为是对方害怕了。

    然而,此刻的黑衣蒙面人却是没有先前那般嚣张了,不过,此刻他在心头还是心想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很有手段,故而,我会让你真正的见识到我的厉害。”

    此言一出,这黑衣蒙面人便是突然从高空闪降而下,然后便是突然双臂劲势一游,继而浑身一震,立刻,一道混黄的光芒,从他的头顶便是浮现而出,从他头顶三尺处的虚空,浮现而出。

    立刻,便是同时有着一道道的元力波动,随同这混黄的光芒,从他的头顶三尺处的虚空,辐散而出,待得连续浮现出九道混黄的光芒时,只见到,一匹马,居然就这么从他的武魂空间,内跑了出来。

    这黑衣蒙面人当即便是跨上了马,然后手里挥舞着鞭子状的东西,一阵晃动将得虚空抽的唿唿怪啸,便是朝着唐烧香杀了过来。

    此刻的唐烧香便是眼神一凝,他万没想到,这黑衣蒙面人居然还有一个武魂,而且是白马武魂,这白马武魂驮着这黑衣蒙面人,一阵风似的,便是从唐烧香的身体一侧,飞奔而过。

    此刻的唐烧香,不得不感叹,这黑衣蒙面人果真是天才,居然觉醒出了如此多的武魂,而且这些武魂,看上去都很不错。

    不过,唐烧香很快便是想到了武魂的租借,因为武魂是可以租借的,只要是这武魂听从人的命令,便是可以对新的主子,十分服从,因为武魂就是灵魂一般的存在,十分的有灵性

    此刻的唐烧香,立马便是身形一闪,就在这黑衣蒙面人骑着高头大马,晃动着手中的鞭子朝着他剿杀而来时,此刻的他,便是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只见它,猛然一个暴步,身形当即便是翻飞而上,朝着天上暴冲而去

    随后,他便是暗中操控着鸳鸯绣花鞋,朝着这茫茫的天际,飞行而去,由于度控制的很好,此刻的他,便是让得这白马追上自己,并且让得双方能保持一个安全距离,终于这白马武魂奔跑不动,忽然便是停了下来。

    这黑衣蒙面人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了,此刻的他,便是当即假装撤走。

    当然,唐烧香是不打算强行挽留的,因为对方急着杀他,为了得到高额赏金,而如果唐烧香跑了,这比巨款便是相当于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白白的溜掉。

    所以此刻的唐烧香便是没有追去。终于那黑衣蒙面人停了下来,然后,便是再次打开了他的武魂空间、

    这黑衣蒙面人比起***人的最大优势,便是已经开辟出了一个武魂空间,在这武魂空间内,只要这空间足够大,便是可以存储许多的武魂。

    也就是说,人的武魂不是唯一的,确切地说,每个人可以有多个武魂,这些武魂有些是自己***出来的,而有的武魂,则是可以租借别人的,当然是要付租金的。

    此刻的唐烧香,当即便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猜测到对方很有可能会再次打开武魂空间。

    果不其然,这黑衣蒙面人便是隔着遥远的距离,当着唐烧香的面,再次打开了武魂空间。

    只见到,这黑衣蒙面人,忽然便是双臂劲势一游,继而浑身一震,立刻便是有着一道混黄的光芒,浮现而出,同时间,他的头顶三尺处的虚空,剧烈震荡起来,宛如水面波纹一般,层层叠叠荡漾开来。

    同时间。一道道的元力波动,便是自那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浩浩荡荡扩散开来。

    不一会人,便是见到一把飞剑,从这混黄的光芒中心,也就是这剧烈震荡的虚空中心,呼啸而出,朝着唐烧香,飞刺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亲眼目睹这黑衣蒙面人祭出了飞剑武魂,真的是大开眼界。

    “妈的,居然还有武魂,是该说你厉害呢,还是说你厉害呢?”此刻的唐烧香,承认自己对这黑衣蒙面人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忽而,这飞剑武魂,便是从他的耳畔呼啸而过,惊得唐烧香一身冷汗。

    当然,由于有龙形能量罩衣加身,此刻的他,对于这飞剑武魂,是丝毫的不恐惧,反而对方对唐烧香的实力根本不了解,以为自己的这些武魂中,总有一个可以对付唐烧香。

    然而,很快,这黑衣蒙面人便是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因为这唐烧香在面对自己的飞剑时,竟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要知道,他的飞剑武魂的度可是很快的,而这唐烧香居然临危不乱,可以这么说,如果有旁人在场,一定会出如此惊叹,第一个惊叹,那便是这黑衣蒙面人居然拥有如此多的武魂,第二个惊叹,便是无论这黑衣蒙面人如何的朝着唐烧香动攻击,唐烧香都是临危不乱,而且,还逼迫的对方接连爆出了自己的底牌,而反观唐烧香到现在为止,貌似除了那鸳鸯绣花鞋之外,没有暴露出自己的丝毫的老底。

    真是难以想象,如果将老底都打光了,会是什么样子。

    此刻的唐烧香,面对朝着自己飞刺而来的长剑武魂,却是是丝毫没有一点慌乱,就在这长剑武魂从自己身侧一掠而过的霎那,便是猛地一个滚地翻,起身之末,当即便是一拳,轰在这长剑武魂上,咔嚓一声,在这一拳之下,这长剑武魂当即如同玻璃一般,一下子便是裂开了然后从空中爆炸,化作一个个碎片,四下爆射开来。

    此刻的唐烧香,便是立刻作出了回应,然后朝着这黑衣蒙面人反扑而去。

    只见他,操控这脚下的鸳鸯绣花鞋,便是呼啸一声,抵达了这黑衣蒙面人的身后,然后猛地一脚,便是朝着这黑衣蒙面人的脑袋,暴踹而去。

    在这一脚之下。蒙面人的脑袋,当即便是轰得一声,引起了一道元力暴响,随即见到他的身形便是爆射而去。

    而唐烧香依然是不善罢甘休,便是追着这倒射而去的黑衣蒙面人的身形,当空接连出脚,朝着这黑衣蒙面人倒飞的身形,连环爆踹而去。

    从低空一直暴踹到高空,直到这黑衣蒙面人的身形消失在那茫茫的云雾内、

    此刻的唐烧香,依然是没有停手,先前是对方尽情地耍了他一阵,现在是他耍对方。

    故而就在这黑衣蒙面人身形爆射而上的时候,唐烧香便是追了上去,接连踩踏虚空,便是朝着这身形爆射上天的黑衣蒙面人,便是朝着他的裆部,狠狠地便是暴踹了一脚。

    这黑衣蒙面人,当即便是闷哼了一声,身形再次朝着高空爆射而上了百余米。

    然而,此刻的唐烧香已经下定决定,既然是自己动手了,那么就要尽情地下手,让自己好好享受一把将对手打得崩溃的爽***觉。

    结果也是正如唐烧香所料,这黑衣蒙面人身形在被不断朝着天上爆踹而上时,终于是感到了极大的恐惧,竟然朝着唐烧香接连的求饶起来:“求你放我一马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然而,唐烧香不是傻子,谁说当一个人在陷入绝望时所说的话是真的,屁,只有当对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即便是求饶也不可能挽回时,才有可能是自内心的……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