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30章 狂暴斩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30章 狂暴斩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毋庸置疑,对方这次又挂了。  

    唐烧香没顾不得去了解对方死了没有,收刀转身而去。

    就在这时,以大树为中心的虚空,突然间震荡起来,一道道元力波动辐散而出,宛如水面波纹,层层叠叠荡漾开去。

    唐烧香立马背贴着大树,屏住呼吸,一边绕树而行,眼观八方,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动静。

    突然间,身后大树的背侧,随着一道破风声响,平空闪现一道人影,而且也是背贴树杆,绕树而行。

    令唐烧香措手不及的是,这突然闪现的身形,由于不知道他的存在,对方快移动的身形,此刻已经与自己撞在了一起。

    唐烧香眼神一凝,浑身一震,毫无迟疑,本能地一掌拍去。

    对方也是一惊,条件反射似的出了一掌,同时间一声大喝,与唐烧香的这一掌对轰而来。

    “轰!”

    伴着一团火焰,和元力波动辐散而出,以及一道沉闷的元力暴响,在二人掌间引起。

    突生异变,此刻二人的身形,立马各自倒飞开去。

    最终,唐烧香落在了屋顶上,并无大碍。而对方也差不多,虽是落到了三十米开外的一棵树冠上,却无挂彩。

    轮月高悬,二人遥遥对望,均处于夜色笼罩中。

    ……

    “你是谁?”

    树冠之上,只见这一身黑衣者,猛然一震,问道。

    以双方的修为,此刻均是站不到对方便宜,而且,无论是耳力还是目力,都十分敏锐,毫不逊色对方。

    足以探听到三十米开外,甚至更远,人的说话声,即便是在朦胧环境下,也足以辨清对方的容貌。

    “莫少风!”

    当辨认出对方身份的霎那,唐烧香心头一凝,亦是一惊。

    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新进“十大天才入门***”排名第八的莫少风。、

    此刻的他,穿着一袭精致的白袍,浑身战意十足,目光犀利如剑,直视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万万没想到,此刻莫少风,竟然也来追杀自己,而且,也以一种神秘的方式,抵达了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这个偏僻的地方,而这所谓的神秘方式,正是指某个神秘阵法。。

    不过,此刻的唐烧香,着一身黑衣,已经将身份,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刚才的这一掌,虽是迅猛,却是在漆黑而宁寂的夜晚,不够洪大。

    当然,还是惊醒了直系外院,熟睡中的一人,此人不是别人,而是跟着她闺蜜一起入睡的杨二姐。

    杨二姐乃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唐烧香的姐。

    杨二姐仗着近日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平日里还是有些胆小,但此刻胆量大了一些。

    听到外面的动响,此刻的她,小心翼翼地推开厢房大门,循着声音,顺着门缝往外瞅了一眼。

    没有现异常动静后,此刻的她,又转身回到了卧榻,呼呼睡了起来。

    ……

    “你又是谁?”唐烧香心头一凝,故意装作不认识对方道。

    “哈哈哈哈,要死之人,何必多废话,也不配知道我的名字!”莫少风面色冷厉,阴笑一番,杀气腾腾道。

    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内禁绝打斗,轻则挑断手脚筋,重则处死甚至更严重,故而莫少风不想留活口,

    话音一落,莫少风突然张嘴,从中吐出一条血红色的、无限伸长的“舌头”,朝着唐烧香破空而来,度奇快,唰唰作响,直接穿越虚空,迅猛抵达了唐烧香面前。

    不经意间,便是被缠住,但立马抽身逃脱。

    有过被莫少风的舌头缠住脖子的危险经历后,此刻的唐烧香,就对莫少风格外小心。

    不过,当时的唐烧香,还是一把挥去,成功抓住了莫少风的舌头,顺势一拧,并且紧急偏头避开了舌头的直接攻击。

    但那舌头仿佛有弹性,冲射劲头十足,可以无限延伸,蔓延绵软,才让当时的唐烧香,陷入一种绝境。

    那是莫少风的劲风狂草武魂。

    此刻的唐烧香,意识到莫少风的第七片“劲风狂草”武魂的叶子,战斗力必然更猛,更加迅快,故而在其张嘴的霎那,猛地一闪。

    莫少风位于树冠上,居高临下,信心十足,最终,他的舌头,忽而一声,径直射向屋后的一座假山。

    “轰”的一声,伴着巨响,假山坍塌轰隆作响。

    这次,较大的动静再次惊醒了杨二姐,暗自咒骂一声,她蹑手蹑脚地来到窗棂前,四下一望,顺着打开的一道窗缝,往里一看,再次咒骂,什么都没现。

    于是,再次回屋闷头就睡。

    此刻的唐烧香,为了避免伤及杨二姐,以及私产遭到破坏,决定转移,于是飘落到了树冠上,与莫少风相隔三四十余米。

    ……

    唐烧香外披斗篷,内配一袭夜行衣,与环境融合,身份不易辨认。

    不过,莫少风誓,一定杀掉对手。

    当然,导致莫少风内心严重失衡,决心斩杀唐烧香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月光传送宝镜。

    唐烧香丹田内有能量光团(月光传送宝镜所化),是人人遇见都要追杀的对象,毫不夸张地说,天下所有人都想得到月光传送宝镜。

    在莫少风眼里,唐烧香只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普通入门***,是一个***,资质一般,即便得到月光传送宝镜,将来也没无成为天圣境、天尊境强者的可能,更别说天帝境了。

    莫少风相信,凭自己的天赋和资质,如果能得到月光传送宝镜,迟早有一天,会***成道天境、甚至更高诸如天帝境强者。

    月光传送宝镜落入***手中,就是暴殄天物。

    不配落在唐烧香手上。是修真界的极大损失,这样的***,人人得而诛之!

    月光传送宝镜、战败的耻辱,女人。

    三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导致莫少风内心彻底扭曲。

    此刻的他,决定无论对方是谁,都要斩草除根。

    当然,此刻的他,最希望对方就是唐烧香。

    他除了要杀唐烧香外,还想做一件事。

    即跟唐伟龙的准小舅——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同一个想法,如果杀不了唐烧香,就拿他身边的人开刀。

    唐烧香身边只有杨二姐一个,自然而然成了莫少风的理想报复对象。

    而且,莫少风曾经请求直系外院小师娘帮忙办一件事,此事很是让他上心,那就是当自己杀掉唐烧香后,给自己和杨二姐牵线搭桥,并且还预付了百万元晶石作为酬谢。

    当时,直系外院小师娘答应了他,而且许诺让杨二姐做他的小妾,将正妻之位,留出来。

    但到目前为止,他都没实现这个心愿,却没能杀掉唐烧香,反而损失不小。

    莫少风的“劲风狂草”武魂的七片叶子中,最终是有五片被唐烧香斩灭,所以对唐烧香恨之入骨。

    “唐伟龙的准小舅!”

    此刻的唐烧香,面色微微一变。

    立马回想起在修真界曹家镇所见到的三人,打头者便是此人。

    他们均身着名贵的衣袍,十分显眼,修为也很强,***两人是其私家佣兵。

    其中一名私家佣兵,已经被唐烧香斩杀,另一名被莫少风的武魂,像是舌头的叶子,吸干了体液成了一具枯尸。

    只不过,唐烧香没有见到莫少风斩杀私家佣兵时的场景。

    “他怎么会来此?”唐烧香在心头嘀咕了一声,但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对方是想加害于杨二姐。

    杨二姐是何人?

    就是外人口中的“唐烧香的小奶娘”。

    杨二姐的亲母是唐烧香的奶娘,都是租界的人,而杨二姐本人育饱满,又对唐烧香的知遇之恩没齿不忘,但过去对他不好,现在,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故而被同龄人视作唐烧香的未来伴侣。

    唐烧香斩杀了唐伟龙的两个胞弟,及其准小舅的一名私家佣兵,自然知道是惹火烧身,对方肯定会想方设法报复,甚至不惜采取卑劣手段。

    而且,从唐伟龙准小舅的穿着可知,对方一定出自名门世家。

    出身如此高贵之人,怎能容忍像唐烧香这样来自凡俗界,出身贫贱的人,践踏自己的尊严!

    所以,唐伟龙的准小舅,才想到了***唐烧香的小奶娘,既能满足自己的私欲,还能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心头自然是颇为激动,那就是让唐烧香内心彻底瓦解,彻底崩溃。

    屋顶之上,那名身着华丽,一身世家少爷袍服的少年,即唐伟龙的准小舅,想到即将与美人缠绵,就在今晚,并将其***达到复仇的目的,不由得一阵亢奋。

    此刻的他,已经按捺不住对唐烧香的狠,以及心头的烈火与复仇的**,早早脱下了外袍,表情阴沉的的他,只穿着最后一层单衣,便是急不可耐地加快了步伐,直奔目的地,即西厢房所在。

    按照传统四合院的格局,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的西厢房,是女辈的居所,东厢房是男辈的居所。

    而且,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分配给唐伟龙以及******的住宅,也差不多是这个格局,只不过规模、大小,格局,装饰等有所区别而已。

    屋顶上的这少年,作为唐伟龙——十大天才入门***排名第七的存在——的准小舅,自然有的是机会到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访问,故而对里面的一些建筑物的格局较为熟悉。

    “唐烧香,你杀了我亲家的人,还杀了我的私家佣兵,罪不可恕,这一次,老子要杀了你,让你悔恨终生,哈哈哈哈。”唐伟龙的准小舅小声嘀咕间,不禁出一阵低沉的阴笑。

    此刻的唐烧香,自从修为突破到凡天境九阶后,耳力就得到了极大增强,目力增强,加之双方相距很近,对方的小声嘀咕,清晰地探听到了。

    此刻的他,身在暗处,余光瞟向在低空盘旋的那只大鹤。

    现在的唐烧香,相比以往,目力也大有增强,当见到是一只富含灵性的木鹤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只大鹤,虽是木质的,却比自然界的大鹤灵就得多。

    此刻这只翼展达一丈的木鹤,挥舞着利爪,就在屋顶上盘旋,监视着下界,高叫着,而且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一丝动静,狂暴异常,锐利的目光,紧紧地锁定唐烧香藏身的一棵树冠茂密的大树下。

    即便此刻天色较黑,但丝毫影响不了木鹤的目力。

    只要唐烧香一走出树冠的阴影,立马会被目光敏锐的木鹤察觉,但如果按兵不动,杨二姐恐怕有危险。

    唐烧香立刻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一顶斗篷,匆匆套上后,便是朝着屋顶斜刺里暴冲而上。

    为了不惊动杨二姐,以及保密的需要,唐烧香这才没有直接闯入屋内。

    “唳!”

    几乎就在唐烧香暴冲而上的霎那,警惕性很强的木鹤,便是朝着下界尖啼了一声,同时间俯冲而下。

    此刻,唐伟龙准小舅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自己手上,小心翼翼地掀开屋顶上的一片瓦,以便确定屋内有人,而且是自己要找的。

    当听到木鹤的啼鸣后,他本能地扭头一望,眼瞳骤然一缩。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黑衣人,单膝着地,俯身下蹲,手中的大刀,贴着掌心“呼啦啦”极旋之末,横向一劈。

    伴着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响,刀芒如光电一闪,从刀锋下撕裂而出。

    “啪!”

    唐伟龙准小舅本能地挥臂格挡,但立刻,一道血线印上了他的手腕,并出一声利脆的破皮响。

    “嘶嘶~”

    接着便见,从他的手腕和脖子上,同时喷射而出一片鲜血,因为刀芒在切开他的手腕后,劈在了他的脖子上。

    就这样,唐伟龙准小舅来不及呼叫一声,就稀里糊涂地一命呜呼了。

    此刻一瞬,他还大瞪着眼睛,望着套在黑衣下的人,一脸惊恐,一脸疑惑。

    “怎么会有人知道我的行踪?”

    从刚才这一刀,他已经意识到偷袭自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唐烧香,也就是他眼里的***,***。

    “唳!”

    见到主子死去,俯冲而下的木鹤,出一声悲惨的啼鸣,爪子挥出,誓要替主子报仇。

    唐烧香来不及细想,大刀贴掌“呼啦啦”极旋之末,反手就是一刀。

    伴着犀利的破风声响,一道电光破空而上,朝着俯冲而下的木鹤,撕裂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