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武者诸天 > 第七章 杀了干净

武者诸天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杀了干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哈哈!小事,赵师傅客气了!”馆主看到赵舟同意,也是心下一喜,一边递过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名片,一边邀请赵舟下了楼。

    沙——

    也在两人下楼的时候,那名拿着车钥匙的带路***,也提前两人快跑出来,把一辆黑亮崭新的奔驰车停在了武馆楼前。

    “赵师傅,请!”馆主也是好人做到底,还帮赵舟拉开了车门,面子上只要是能做的活,全都做完了,让人无法挑剔什么。

    “好车就是做的舒服。”

    赵舟在馆主的高规格待遇下,坐在后排座椅上,感受着软皮座椅的舒适,也是暗赞一声。

    这倒不是说馆主会做人。

    而是总算知道了这位馆主为什么赚钱了以后,放弃了累死累活的练武一事,换成了贪福享受。

    “这么舒服的生活,出门有小车坐着,平日在办公室待着,换成是谁,也不愿天天在练功场内锤着沙袋玩。”赵舟拍了拍柔软的座椅,算是琢磨明白了。

    “走,去麦荣恩师傅那边的别墅。”馆主帮赵舟关了车门,则是坐在了副驾驶上,赫然把赵舟当成了老板,自己成了引路的,想要用这种糖衣炮弹的形式,让赵舟喜欢上自己的武馆,并且留在这里。

    “是,师傅!”

    带路***也是心灵通透,手脚麻利的把空调打开,温度调到适中。

    顿时,阵阵凉风吹来,可是比窗外刮来的热风享受。

    ‘滴滴’车子也打着闪灯缓缓汇入了车流,向着麦荣恩,也就是南拳王的别墅行去。

    “赵师傅,听您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一路上。

    馆主也是没话找话,天南地北的谈了一个遍,想要拉深两人关系。

    “嗯。”赵舟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点头,浑然把馆主的废话当成了车载广播听,对他的高规格待遇无动于衷。

    只是,过了一会,他听到了系统提示‘药效消失’的时候,却用宽大衣袖遮掩着从系统取出强身丹。

    在外人看来,就好像赵舟从衣袖内拿出来了一个瓷瓶一样。

    随后,赵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当着前座的两人打开了瓷瓶塞子,倒出了一枚强身丹,填入了口中。

    “强身丹?”副驾驶位上的馆主眼角一撇,瞧见这‘强身丹’三字,倒是更加好奇这位赵师傅的来历。

    “这是什么?难道是师门的不传之秘?或者赵师傅因为这种药丸,才能力气那么大?”

    馆主心中疑惑着,也没有开口询问。怕两人刚认识就问这么隐秘的问题,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继而也就当做什么没看到一样,接着扯天南地北的趣事。

    也在馆主唠唠叨叨废话的时候。

    经过了一路行驶,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车辆也来到了一处偏近郊外的地方。

    赵舟朝着四周望去,看到这里是一***别墅区,在这条公路两边被菱形围栏包拢着。

    隔着围栏看去,也可以看到里面的别墅楼旁的地面上、或是草坪上尽是一些高档轿车,更不要说还有什么地下车库里面看不到的豪车。

    看这架势,能住在这片别墅区里的人估计都是非富即贵。

    “我找洪拳大师,麦荣恩,麦师傅。”等馆主让***把车开到了门卫处,也习以为常的摇下车窗,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好,稍等。”门卫拿起***,拨通,听到里面传出‘让他进来’的话语,也示意同伴放行。

    等他们又行驶了一段距离,来到别墅区比较靠边角的位置时,这位洪拳大师,麦荣恩也打开了别墅院门,望向了下车的馆主道:“李馆主,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话语虽然是客气的。

    但麦荣恩眼中却有些阴沉,说话的时候也完全没有笑意。

    “荣师傅!”馆主好似习惯了麦荣恩的样子,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介绍同样下车的赵舟道:“这位是赵舟,赵师傅。我今日听赵师傅待师传信,也不敢耽搁,就随赵师傅一同过来了。”

    “哦?待师传信?”麦荣恩好奇,望向了赵舟,眼色好似有些戒备,也没先问送信的事情,反而先询问道:“我看你有些陌生,未曾见过,不知道你师傅是何人?”

    麦荣恩询问的时候语气谨慎,紧盯着赵舟的一举一动,结合着先前的阴沉脸色,看上去他就有点不对劲。

    但事实上,他确实也有点不对劲。

    因为他原先虽然是一位拳术大师,可如今他却是以贩卖***为生。在剧情里他也是在警局内留有案底,可惜证据不足,警方一直没有把他抓获,至今让他逍遥法外。

    今日,他也正是准备做一笔交易,才会被封于修在半路拦截击毙。

    可此时。

    他正准备开车出门交易的时候,赵舟等人却突然来访,以他小心的心思,也不怪他想先询问赵舟一下身份。想探探赵舟的根底,是不是条子,或者是“竞争对手”。

    “这人穿着练功服,并且料子不像是普通货,说不定真是老友***?”他心思缜密,紧盯着赵舟的一举一动,总觉得两人来的有点太巧。

    而赵舟却不知道麦荣恩身份。

    毕竟关于麦荣恩的这段身份介绍在电影里也是一段插话,不注意就过去了。

    反而,他如今看到这位麦荣恩精气神充足,眼露‘精光’的样子,却觉得他手脚功夫未曾落下,脸上便也带了一些笑意。

    “我师从....”

    但也正在赵舟准备编个理由一边让麦荣恩留在这里,勾引封于修,一边准备保护他的时候,系统也突然提示。

    【麦荣恩:身份毒贩】

    毒贩?

    赵舟听到提示后一顿,他虽然只是普通人,不懂什么大义,可也知道这样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了干净。既然见到了,那说什么也都不能放走,更别谈保护一事。

    然而,他望向了紧盯着自己的麦荣恩,想了想,还是把刚才想说的话说了出来,算是对武者的尊重。

    “我师从杨露禅,杨前辈。”

    赵舟说完,脸上笑意尽去,也不想找什么理由留下麦荣恩了,准备打死他以后,等着封于修前来。

    并且这也并不算说谎,他的功夫确实是杨露禅教的。

    “杨露禅?”

    只是麦荣恩思索了一下,看到赵舟平静的表情,觉得这人好像认真的以后,却突然气笑道:“你耍我不成?杨露禅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死了!”

    他说着,轻哼一声,琢磨了一下,好似赶赵舟走一般,又望向了馆主道:“李馆主,你是不是被这小子骗了?”

    “杨露禅?”馆主也是一懵,要不是赵舟身手那么好,他还真觉得赵舟是骗他的。

    只是他亲眼瞧见了赵舟打爆沙袋的经过,此时再看到麦荣恩有点恼怒的样子,就帮赵舟辩解道:“赵师傅身手非常好,说不定杨露禅也是同名同姓的一位老拳师。”

    而赵舟听到麦荣恩语气不敬,也不做什么匡扶正义,杀尽毒贩的的场面话了,直接言明道:“听闻麦师傅拳法高明,可否请教?”

    “哦?比试?”麦荣恩大笑一声,看在馆主的份上,也不愿多说,更是晚上有生意,直接向着自己的跑车走去,“李馆主,恕我麦荣恩有事不能奉陪,请便!”

    说完,麦荣恩拉着脸就走到了自己的跑车边,准备摆脱这位有点不对劲的“熟人***”。

    啪踏——

    只是,赵舟见到麦荣恩要走,一瞬间脚底发力,越过麦荣恩,站在了车子旁边拱手道:“请教!”

    “果然是来找事的!”麦荣恩看到赵舟的架势,哼笑一声,也不言语,拉开了拳架子,对准了赵舟的头颅,一式洪拳豹形,弓步抡臂,抬手就打。

    看其麦荣恩身强体壮,这一胳膊砸下来,足有二百斤力道的样子,就如拿着锤子砸一样,若是砸到了脑袋上,任谁挨上去,就是一个轻微脑震荡。

    嗒——

    赵舟见其攻势,抱拳姿势一散,骤然蓄力,胳膊如铁鞭般朝上一架。

    ‘啪嗒’一声,骨肉碰撞。

    以赵舟推磨两月,加上强身丹的服用下,胳膊上的皮肉筋骨好似钢筋盘扎,坚硬非常,刹一接触,麦荣恩胳膊一疼,就像是有人拿着针管在他的骨髓里搅动一般,疼的钻心。

    并且,麦荣恩练武多年,受伤的胳膊一动,就觉察到自己的一节尺骨被身前这人给硬生生的架断了!

    “他是练硬气功的?!”知道硬拼讨不了好,他也放弃了洪拳的势大力沉,退后两步,脚步一措,脚尖一钻,勾起草坪上的泥土,扬起飞出,出了一个‘扬沙’的阴招。

    ‘呼’赵舟左手衣袖一摆,袖子上泥土不沾,暗地里右手在衣袍内叼了一个白蛇吐信的样式,移到胸前七寸处,蓄足了劲,就等着麦荣恩趁机攻来,将计就计,捣碎他的胸骨。

    只是他没想到,麦荣恩看到自己拂袖遮拦泥土的时候,却抱着疼痛难忍的胳膊,转身就向着屋内跑去。

    “他想拿***?”赵舟略一思索,想到麦荣恩胳膊已经被他打断,唯一能翻盘的机会,也只有***械。

    于是。

    他想归想,脚步不停,也向别墅屋内冲去。

    “赵师傅!”馆主与带路***看到两人瞬间打起来,一跑,一追的时候,也是疑惑、心焦,不知道这好端端的是为什么。

    但也为了防止两人不论谁打伤谁了,自己都讨不了好,便也紧跟赵舟冲进了别墅内。

    他们还不知道刚才那一击,麦荣恩的胳膊其实就已经断了。

    “朋友,咱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下***?!”

    馆主二人刚进了别墅屋子,就听到了麦荣恩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书房传来。

    等他们下一息走进客厅,也看到站在书房屋内疼得哆嗦的麦荣恩,以及刚到书房门口的赵舟。

    “麦师傅,您的胳膊怎么了?”馆主看到麦荣恩有点疯狂的表情,又见到赵舟还准备下死手的样子,心中一惊,就知道这事不好圆了,自己带这位赵师傅来此地,也好似做了一件大错事。

    赵舟则是没有说话,刚来到书房门口,就又朝着麦荣恩冲去,对他的求饶、询问,熟视无睹,当做没有听到。

    “好机会!”

    但是麦荣恩看到两人赶来,却他们以为能干扰到赵舟时,却猛地弯腰,没有受伤的手从茶几下面抽出了一把***械,准备上膛打死赵舟。

    噗通——

    但下一瞬间,赵舟单手一撑越过沙发,落地一脚,踢开百十斤重的钢化茶几,撞了麦荣恩一下,让他身子一踉跄,上膛的动作一顿。

    赵舟也快走几步,单手成爪发劲,“咔嚓”一声,扭断了麦荣恩的手腕,宽大的袖子再一绞,这一股扭劲下,麦荣恩手指被***扳机硬生生扭断,手中的***械也被赵舟的衣袖给撇到了地上。

    随后,断了手的麦荣恩还没来得及痛苦嘶嚎,赵舟动作不停,沉肩垂肘,两臂一挽,双手化拳前抻,一式最早接触的双峰贯耳,猛然拍在了麦荣恩两侧的太阳穴上。

    啪——

    先是一声皮肉脆响,随后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麦荣恩两侧太阳穴同时受赵舟的双拳巨力打击,头骨猛然扭曲变形,眼眶、耳朵充血,如眼泪一般留了下来,眼珠也猛然一瞪,好似要蹦出来一样,双手无力下垂,瞬间没了声息。

    啪踏——

    他的尸体顺着茶几倒地,发出一声闷响。

    “赵....这....”馆主两人看到赵舟徒手把人的头颅打扭曲以后,头皮一炸,心中恐怖难言,向着书房赶的脚步一顿,拔腿就想离开这里。

    “别动。”

    也是这个时候,赵舟捡起地上没上膛的***械,望着僵硬转身两人道:“馆主,还有这位朋友,我的信已经送到了。多谢两位。”

    他抖了抖衣袖,把几滴没有渗入布料的血液抖掉了后,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寸步不离的对准两人道:“我赵舟也不说什么麦荣恩贩毒,他拿着***先指着我,我打死他也是逼不得已的话。”

    赵舟顿了顿,看到两人又是害怕,又是望着麦荣恩尸体想要呕吐的表情,也没有过要杀死对自己“指路之恩”“恭敬有加”的二人动手,那样和忘恩负义没什么两样。

    可是放他们离去,有可能会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只能把他们变向的留在这里,等这个世界的事情结束,再放走他们。

    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把你们手机拿出来,门锁好。”

    赵舟以防万一,还是吓唬了他们一下,***指着他们,好似随时会‘开***’,“明天早上之前你们就能离去,想报警,想干什么,你们随意。可要是非要现在离开,也别怪我赵舟。”

    “赵师傅....”馆主想说什么,但是望着黑漆漆的***口,虽然明知道***没上膛,不然麦荣恩早就开火。

    然而,他们怕的不是***,怕的是赵舟刚才活生生***的手段。

    所以,他们看到赵舟望来,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行动表示,哆嗦着把手机扔到地面上,又移动艰难的脚步到了客厅门口,在屋内把房门关严。

    啪踏——

    也是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噗通、噗通”先后两声,馆主与带路学员也瘫坐到了地上,看到赵舟真没有杀他们的意思,也不由感叹今天发生的一切大起大落,实在是离奇的不可思议。
武者诸天》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