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武者诸天 > 第十章 药毒尽去!

武者诸天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药毒尽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赵兄这里是小沛,再往前面,就是我说的那座小镇!”

    文士也许是心中紧张,一路上话不停歇。

    但到了小沛县城的城门前以后,他语气犹似释怀、放松,遥指着五里之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到一座模糊的山影道:“咱们也别在小沛休息耽搁了,早些出发吧。”

    “好。”

    赵舟一路上回答的也不外乎是‘好、行’几字,除了路经城池、休息住店聊天,***时间很少言语,都在琢磨着架势打法,没有放松一刻。

    尤其,他赶路、走动的时候都是在移动身体,继而也开始锻炼腿上的劲力。

    不然,他总不能每次拼斗都在原地不动,借力打力,万一对手身法好,不硬拼,出什么暗器刀***,死的不一定是谁。

    所以顺势而为,定然还要学会进步连***段,增加拳术变化。

    于是。

    此时两人离开小沛,朝着远方‘山影’走去的路途中。

    这位文士又看到赵舟走路的架势变奇怪,一会‘啪嗒啪嗒’如笨熊左右晃着身子走一样,一脚沉重,土路上片些浮尘荡起。

    一脚轻盈踏步,落地无声,如蜻蜓点水。

    外人看去,怪异无比。

    而这些桩子招式,以及步伐变化,是赵舟从拳经中的太极桩内搬练出来的。

    弓蹬步、开立步与太极架子一同练,他边走边‘虚打’,一是可以打磨脚力,增加腿上的劲道,二是,到时拳出架招、脚随跟进,增加应敌招数。

    但这些打法步法,杨露禅就没有教赵舟。

    有道是教拳不教步,教步打师傅。

    拳法随步法变化,步法也随拳法变化,两样齐备,拳脚相连,那学到的拳,就是自己的拳。

    当你拳法套路多了,师傅摸不清你的门路,也就不会再以自己的拳法套路去指点。

    可实际上,杨露禅不是教完了没东西教赵舟,而是真的没时间教,赵舟就‘回省探亲’了。

    “杨前辈还不知道我这一回省城,一下子回到了千百年前的‘灵气时代’。说不定下次回去,就算没有到化劲,也会给杨前辈一个惊喜....”

    赵舟一边迈着步子,一边想着杨露禅到时候惊叹自己‘力大无穷’的震惊神态,一时心中走神,‘啪嗒’一脚落空,差一点跳到了雨水坑里。从而心神端正,不作它想。

    “赵兄估计是习武之人!我说他怎么一路上都不着急....”文士看到赵舟练腿劲的时候,也是一路上见惯了,见怪不怪,以为这是什么武功练法,也没有瞎打听什么。

    但偶尔他心血来潮,好奇了,也会照着样子学一学,可惜他不懂其中奥秘,学了片刻,除了累以外,什么都没学到,也没请教赵舟什么。

    毕竟道路不同,他是读书人,学的是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当中除了骑马、射箭、剑术是为强身,其中可没有杀人练拳一说。

    而一路走过。

    五里路程说不近不近,说远不远。

    当大日悬空,正午时分,两人从小沛出发,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也终于来到了‘山影’这边。

    这个山影,也其实是一座小山峰,其下半里之外,正有一座阵阵炊烟升起的小镇。

    再离得近了。

    赵舟就看到村镇中皆是往的来农夫,在树下乘凉的老者,或是在村落中嬉耍的孩童。

    只是。

    赵舟打量一番,又看到小镇再远一些,发现村镇隔着两里路程,便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按说,里面豺狼虎豹应有尽有,村镇居民应该不会在此地定居,不然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此地离山野太近,村中居民看似不曾习武,是否有些不妥?”

    来到村镇前。

    赵舟就收起了拳架子,看到居民们掂拿锄头、或是百十斤水桶的力气是有,可筋骨伸展随意,不像是习武之人,很难应对那些天性猎杀的野兽。

    “赵兄,这你就有所不知。”

    文士听到询问,侃侃而谈,示意赵舟边走边说。

    “此镇虽边靠山野,但镇外泥土松软,林前也有一条河道,可以灌溉农田。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当下,这里可谓是得天之独厚,不仅农田丰收,还有水中鱼儿可捕。村镇内的村民怎能轻易割舍离去?”

    他说着,摇头晃脑,如数家珍,好似对此地非常了解,“尤其小沛的武人、猎手,也会来此地林中经常打猎,日落夜宿小镇,或是定居于此,安家立业,清剿附近林中豺狼,镇中倒是也安稳了一些。又怎会离开于此?”

    “原来这般。”赵舟听他说话的功夫,也看到此时中午造饭饮食,正有一两名拎着野兔、野鸡的壮汉,背着弓、刀、从林中走出,向着村内而来,知道文士所言非虚。

    “此外。”

    文士还有话要讲,遥指半里外的大山,“此地被险峰遮掩,黄巾贼子除非绕山林中,从另一端攻来。否则徐州不破,小沛安然,此镇也可万无一失。于此,此镇除了未有被群山环绕,鸟语花香,能否称得上是世外桃源?”

    话落,他笑了笑,不等赵舟回答,便引路而走,向着一处草木搭置的大院子走去。

    “确实好地方....”赵舟听完文士讲解,眼中一亮觉得这确实是一个练武的好地方,也继而跟着文士去往前方院落,看看怎么落户在这。

    “我那好友是此镇长者,掌管村中大小事务,如需安住于此,还需拜访一二。不然若谁人都可落户,此镇早已乱了套。”文士小声说着,等走到门前,让院落外站着的一位壮汉通报院落主人一声。

    不过十来息时间。

    随着那位壮汉进屋,院落主人未见着,一声大笑先声传来。

    “王其、王伯为,你可是让我等的好久!我还以为你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再过两日,我还准备让我这些好儿郎去接你一番!”

    话落。

    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大步而出,上前就抱着了文士,两人又是大笑一番,高谈几年不见,云云安好之类。

    “李兄!”

    也是叙旧完了,带赵舟来的文士,也就是姓王、字为伯为的青年,对着老者抱手一礼,向着赵舟介绍一遍。

    又是相互见礼。

    等这些琐事完了。

    老者也为赵舟安排了一处房屋,备上了一些草垫桌椅,文士则是住在了老者的大院落。

    事落。

    老者又邀请赵舟两人吃饭,赵舟推辞不过,相聚小酌几杯。

    时间也来到下午三四点左右。

    “这住的地方也找好了,剩下的就是练武一事了。”

    赵舟饭饱喝足,在村镇内溜达着步子,一边练劲,一边看看来往的小商贩们都卖的什么东西。

    还真别说。

    等他转到了大山处的另一个村镇出口,大致一眼望去,村外还真有不少上了年份的灵芝、人参,以及其它药物,都是农夫、或者猎户们刚从山里挖出来的。

    “十年的野山参,谁家染风寒了,先生说了,可以驱寒。我原来就喝过,可管用了!”其中一位商贩是位村中猎户,背着大弓,腰间挎着一把染血长刀,但脸上却憨厚模样,看似这颗人参不像杀人越货,而是真的挖来的。

    尤其人参在三国时期,也不算珍贵药品。它也是随着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载,才被后世渐渐引为好药,开始大肆挖掘,当做礼品相送。

    只是如今为汉末,这人参根本没有名气,也就没多少人会用。

    猎户也没准备卖钱,而是打猎途中见其眼熟,想起此物在村中大夫的指点下曾经服用过,知道能治风寒,便顺手挖出,准备送于村中需要之人,熬驱寒汤喝。

    “这山参果然好品!”

    赵舟一眼瞧去,也看到这颗十年人参,根根饱满,体肥圆润,比起晚清那时候的十年‘瘦小’人参,那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位....”

    也是赵舟动了买下的心思,正准备问问价的时候,突然肺中一痒,嗓子一干,继而停下了脚步,向着老者给自己安排的屋中快速走去。

    踏踏——

    等到了屋中。

    赵舟伸手‘咔嚓’关上了房门,沉腰扎马,似‘拙’般的低喝一声,猛地咳出了一丝带有药味的浅白色痰液。

    这倒不是他被老者两人在饭菜里下了毒。

    而是此方世界,氧气含量高,空气湿润,赵舟在此世界练拳生活,就如生活在大山之中,天天泡温泉一样,浑身上下的毛孔肌肉,无时无刻都在被‘灵气’冲刷着,再驱除原先世界的‘毒素’。

    这就与现实世界的一些大老板一样,为什么争着抢着想要去空气清新的乡下生活,就是想要调养自己的身体,好再做享受。

    毕竟,吸进去的氧气质量高,蕴含氧气的血液也相皆着被‘同化’、或者说是被‘净化’一遍。

    血液再通过心脏流动全身,冲刷的又是脑心肝脾肺肾,这些掌管全身的器官组织。

    导致了赵舟如似冬蛇蜕皮,血肉皮肺胃肝,就像是“翻新”了一样,毒素在不停的排出。

    只是,七日来,他浑身上下没有出什么小说中的‘污垢’,反而排泄数次,咳出肺痰数余,这皆是被呼吸道与血液、脾肾肠清除而出的药毒残留,或是长久积累下来的‘血毒’。

    如今。

    这七日过后,他感觉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像是他小时候上学时期回到家丢下沉重的书包一样,浑身放松无比,都快‘飘’起来了,力气也涨了一些。

    “要是在这个世界待上几年,估计真有千斤力气,更不要说各种药品加持....只是今日时间晚了,等到明日再看看山中有何药草,或者就在附近村民手中买上一些....看看有没有十年往上的药品....”

    赵舟心中期待,打扫了屋中痰液,也不愿浪费时间,又在屋内摆开了拳脚架子,推手扎步,开始磨练劲力。
武者诸天》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