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40章 传承珠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0章 传承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唐烧香没有迟疑,立刻一拍储物袋,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传送经书。??  

    打开的霎那,一股煞白的光华,迎面喷散而出,瞬间便是将唐烧香给笼罩。

    同时间,一道螺旋光圈,伴着浮光喷而出的霎那,从书页内弹射而出,便是将其身体给圈了起来。

    然后便是朝着唐烧香脑海里所想象的地方,弹射而去,消失在了茫茫苍穹之中。

    *

    为了避开可以遁地而行的胤土孙,唐烧香当即指掐印结,化作第二身相——狂龙。

    回到了那块摩天石碑里面的那个破败的寺庙内。

    在那齐天大斗佛的基座上,盘膝而坐。

    *

    此刻,在这一片昏暗的空间内,还有一人,便是南胤孓美。

    *

    此刻的狂龙,在那大斗佛的耳朵内,现一物,是一颗传承珠。

    透过耳洞,可见到,那传承珠,就在大佛的肚子里。只需爬入,就可取得。

    他无法摆脱传承珠对他的***,不过,他不打算侵吞,毕竟是许志仙的私家财产。而是先守住洞口,或直接将破洞封堵住。然而,南胤孓美也时刻惦记着同一件事情。见狂龙上了基座,她便从车驾内飞掠而出,截住狂龙的去路,然后瞪眼轻喝道:“你想干什么?”

    “上去看看。我正愁没人作陪,现在正好,多个人不会寂寞。”狂龙抬头看了看斗佛肩膀。而后暴步腾冲而起,当空施展“龙旋吸”,将这股气势斜向上对准石壁上某一凸起的部位,附带几个走崖式轮盘翻,转瞬间便是翻跃至高达百米的大斗佛左肩。

    南胤孓美紧随其后,但显得很吃力。

    二人再次躺进耳内,均是心事重重以至于交流不多。伴随无聊而来的便是精神困倦。跟许志仙一样,陡然袭来的困倦,令二人很快入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除了传承珠以外,狂龙心下还惦记着另一件事,那就是小真人托他转送给许志仙的包裹。

    梦境中。

    三人再次相聚在一起,节点恰好生在狂龙轻拍许志仙肩膀之后。

    狂龙拍着许志仙的肩膀感慨了一番,而后便是转移谈论焦点,引到小真人给许志仙的那个包裹上:“志仙,上次小真人托我转交给你的包裹里面,究竟都有些什么?”

    “两幅画,一只木鱼,一件衣服,一根生锈的玄(黑重)铁。”

    “如果方便的话,拿出来瞧一眼如何?”

    许志仙略有顾忌地点了一下头,来到茅屋,拿出包裹,然后一层层地打开,依次露出两副肖像画、木鱼、一袭精美的白袍和生锈的玄黑重铁,其中后二者加了禁制。两幅画均被布帛包裹,原本也有禁制,但被许志仙一碰,禁制竟然自动解除。

    狂龙意欲打出画来欣赏一番,却是被许志仙拒绝:“这两幅画都是我亲笔所画,如今她们将画退还给了我,意欲跟我一刀两断。我誓,在我***成真人之前,绝不再打开这两幅画。”

    “画中之人可是你前世遇见的那两个她,一青一白?”狂龙试着问道。

    “不错,她们很美,真的很美,以至于我只要打开一看,满脑子里装得都是她们的身影,所以,我才决定再也不看这两幅画。”许志仙黯然神伤道。

    狂龙正感扫兴,突然间听到南胤孓美的尖叫声,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同时瞥见她猝然间将手臂缩回的闪影。看时,南胤孓美正捂着一只手掌怔,脚前是那只跌落的金木鱼。

    许志仙顿感惊慌失措,匆匆安慰了孓美几句,便是赶紧将金木鱼拾起,然后一边小心擦拭,一边暗自喃喃道:小真人赠送的礼物,不能随便让它掉在地上的。

    “你刚才怎么了?”狂龙惊诧道。

    南胤孓美摇了摇头,故意掩饰脸上的惶恐,装作什么事情都没生过的样子。

    狂龙疑惑不解,伸手朝正在擦拭中的金木鱼碰触了一下,不料,一股无形的气势,化作一道粗大的蜿蜒行进的青色威能,顺着狂龙的手指钻入他的体内‖时间,他感觉丹海内的那根柱状紫金气旋越来越活跃,威能越来越高,令得丹田如炼丹炉一般灼热。恍惚间,他试着施展“二分分元气”将气旋从左右掌分离出来,却是事与愿违,气旋并不听他的号令,而是顺着左耳内唯一的这道虚空孔洞,跃然而出。

    头痛和极寒的冰禁制,令得他一把抓住紫金柱状气旋,不顾一切地胡乱挥舞,终于,他迎来了一线生机,随着气旋的劲猛舞动,头痛逐渐减轻,然而,他又惊恐的现,气旋中心蕴含着一个管状涡核,从涡核中逸散出一股极寒的气息。这股气息的寒气指数竟然达到了天衍级高阶。而且,整个柱状气旋就是一个禁制。

    天衍级玄冰禁制!——高阶。

    震怒间,狂龙朝着敲击木鱼的许志仙扑去,然而,许志仙的身体却处于幻虚状态,根本伤他不得。不仅如此,整个虚空都处于幻虚状态,银光闪闪的眼睑下,那对惶恐的眼瞳内,便只剩下一根玄黑重铁。铁身上印刻着“焚天之怒”四个鎏金字体。

    焚天之怒的威能十分狂暴,极微量的外放威能便是令得整个虚空,包括人,呈现出幻虚状态。

    狂龙的目光瞬间聚焦在“焚”字上,焚字下面是一个“火”。这个火字竟然陡然间放大,朝着狂龙袭来。

    惶急间,狂龙大喝一声,竟然一个筋斗翻跃而起,当空避开了“火”的攻击。当转过身去,“火”继续朝狂龙急袭而至,度出奇的快。狂龙大惊失色,惶骇间,将手中的那道中空的柱状紫金气旋(禁制)祭出,霎那间,“火”与“玄冰禁制”合而为一,各自的狂暴气息相互中和,威能抵消,虚空状态恢复如初。“焚天之怒”成了一根被彻底禁制的玄黑重铁,静静地躺在包裹内,等待主人取拿。

    木鱼还在敲击,他的头还在痛,***依然无法运转;天衍级玄冰禁制解除,但覆盖在身上的那层浓密的“毛禁制”还在,他的躯体看上去依然像“银丝雪吼”。

    狂龙越来越狂躁,恼怒之下,朝着玄黑重铁“焚天之怒”奔去,然而,这根玄黑重铁不知重达多少公斤,根本搬不动。狂龙大惊失色。

    突然间,木鱼停止了敲击,狂龙大喜,朝着玄黑重铁扑去,然而,令他大失所望的是,还是搬不动。

    当希望成空,木鱼声又起时,狂龙便是被彻底恼怒,朝着许志仙扑去,然而,他竟然惊讶现,许志仙的身体外竟然罩着一道气势,这道气势不知高达几万米。

    “大斗佛,这道无边气势居然是大斗佛!”抬头仰望间,狂龙浑身蓦地一震,心下大骇。同时还现,大斗佛身上影现出两列刀刻文字:孤途漫漫无怨无悔独行天涯路;刀光剑影风花雪月暂存于心中!

    此刻读来,不仅没有丝毫气势。反而让狂龙无地自容。他以“狂者”自居,无所畏忌,不曾想,头顶三尺果真有神灵,他在不经意间,屡次触怒大斗***,先是用刀在大斗佛上刻印文字,接着在威严的寺内卿卿我我,进而又一拳轰破大斗佛的耳朵。

    头痛欲裂,狂龙别无选择,朝大斗佛恭敬一拜,求大佛开恩道:“在下一时性急,{不想}触怒***,望大佛慈悲,网开一面!”

    一觉醒来。

    竟然现南胤孓美不在身边。疑惑间,听到木鱼声响,狂龙浑身蓦地一震,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庞和肌肤,并没有现了类似于“毛禁制”之类的恐怖存在,不禁暗自庆幸:幸亏只是一场梦。

    但木鱼声响搅得他心神不宁,脑海里反复回放着梦中所见之一切。小真人托他转交给许志仙的包裹里究竟有些什么?怀着些许好奇与不安,狂龙钻出耳道,从大斗佛上跳将而下。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