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44章 突生异变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4章 突生异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刻的狂龙,毫不犹豫地便是朝着这些蒙面人,开刀了。  

    同时间,南胤孓美也是动用了她的暗器。

    随着一梭血齿飞镖,自这些蒙面人身后飞射而来,这些人瞬间便是一命呜呼了!

    杀得累了,二人跃上那高达百余米的大斗佛,再次精神疲倦地睡去了。

    梦境,再次打开!

    狂龙的灵魂,刚抵达大斗佛台基,突生异变。

    “不好,有人来了!”

    狂龙立刻跃上了高达百米的大斗佛!

    *

    寺庙所在的这尊巨大的摩天石碑外,闯入一人。

    *

    暗藏在大斗佛耳廓内的狂龙,心下蓦地一震:第四修真界***竟然来到了第一修真界!

    再仔细一瞧,门口还立着两位,神色冷肃,严阵以待。

    听声音,屋内陌生人的年龄在二十来岁左右。

    声势中蕴含的一股内劲,通过狂龙脸庞上端的龙被放大无数倍,他惊讶得出:对方的实力高达驭气境八阶,再精进一层便是驭气境巅峰级别的格斗士。

    十字大裂谷将整个大6一分为四,西南大6域为第一修真界,西北大6域为第二修真界,东北大6域为第三修真界,东南大6域为第四修真界。中心有个独立的子大6,叫做“莽荒子大6”。

    第四修真界整体实力远在前三大修真界之上,但远逊于莽荒子大6。前三者根本不敢招惹后者。狂龙心下明白,他目前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与前者对抗,唯一的底气便是他有生命之石(奇石),以及生命之石提供的高活跃度元气。但空有底气,没有过硬的实力,也是不行。

    ……

    “这是在我的寺内,你给我滚出去!”老行者貌似忍耐了很久,怒斥道。

    “他妈的。竟敢逼我动手!”一道沉闷的掌击声传出,陌生人朝着“老”行者的背部了一掌。

    狂龙震怒,拳头朝斗佛石壁上砸了一下,未料,大大小小的石块剥离石壁,轰然间砸向地面。

    “怎么回事?”茅屋内的人暴步而出,问门外的武卫道。“上面好像有动静!”一名武卫答。“你上去看看!”交代完后,从屋内行出的陌生人再次回屋。

    站在茅屋门外的那两名武卫,相视一眼。其中一名足掌轻踏地面,便是几乎直立着身躯朝着大斗佛顶端驭气飘飞而上。

    狂龙攀附在大斗佛头部一侧,隐隐瞧见了对方斗袍上的标识:一团冰蓝色火焰,六个对称方位各有着一团火焰,其中一团为彤红色,其余五团为灰白色,标证他的实力为驭气境,而彤红色火焰又释放出三圈火芒,表明具体实力为驭气境三阶。但他来自第四修真界,所修***多为玄衍级中高阶及以上,越阶挑战第一修真界高他一阶的修士绝对不成问题。

    飘落到大斗佛肩膀上后,这名武卫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便是神色诧异,他感应到了什么,还是那抹气息,自大斗佛左耳内逸散而出。

    疑惑间,他循着气息,钻入大斗佛耳内,现一个极小的孔,透过孔洞,惊讶现,大斗佛体内,以某个点为中心旋绕着一片蔚蓝的气息。

    “传承珠!是传承珠!”武卫激动的四肢颤抖,低声喃喃:我若是得到了这颗传承珠,还用得着屈尊他人足下嘛,啊?哈哈哈哈。

    “上面倒底是什么情况?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狂龙正欲出动,突然间,斗佛基座下,茅屋前的另一名武卫仰头喝喊道。声音蕴含着一股气势逼压而至。

    “哦,没什么情况!”钻入大斗佛耳内的这名武卫,慌急之下应了一句,用石块将洞眼堵住,匆匆驭气飘飞而下。

    回归自己的岗位,这名武卫镇定了一会儿心绪,然后小心翼翼地朝另一位细声问道:“兄弟,把你身上的那颗……尸解丹借我一用怎么样?”“不行!”另一名很干脆地回绝道。

    就在两名侍卫私谈间,一名摩天门传令***进入寺内,朝两名武卫恭敬一拜,道:“摩天门大长老回府,有请三位前去做客!”

    三名来自第四修真界的***,这才随着摩天门传令***离开雷峰寺。“许志仙他……没事吧?”半道上,传令***试着问道。“放心,死不了!”中间那名第四修真界***慵懒地道。

    ……

    三人走后,疑惑间,狂龙再次进入大斗佛左耳。这一次惊讶更甚,不由得暗叹:传承珠,居然现了一颗传承珠。

    传承珠早已被外人现,先下手为强!游移片刻,狂龙朝着细小的孔洞轰去一拳,顿时破开一个大洞。逸散出的气息便是更加浓烈。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钻进去,除了安全因素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即便得到传承珠,以他目前的经脉强韧度,也受不了过大的内劲冲击。

    强行稳住激动的心绪,狂龙闭目沉思一阵,然后钻出耳道,自大斗佛肩膀脚踏虚空而下。落地时的这点冲击力,对于修士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他已经是驭气境四阶修为的修士。

    下地后,他先是来到躺在黑暗一隅的女孓士跟前查看了一眼,近距离感应到她体内的元力波动越来越强烈。由于刚才一切来得太突然,所以女孓士还未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接着他顺道察看了一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驼马兽,而后朝茅屋走去,现“老”行者躺在地上,满脸是血,饭菜撒得到处都是。

    狂龙将“老”行者扶起,为他传输了一些真气。片刻后,行者居然醒来,缓缓扭过头来瞅了一眼,气若游丝地道:“是你。”他与狂龙第一次相见是小真人现世的那一天。在去往摩天门做客的途中,狂龙受小真人之托转交给他一个包裹。

    狂龙点了下头,现他眼眶里满是泪,便疑惑道:“你看上去很伤心。”

    行者摇头叹息,内心似乎有太多无奈与忧伤。

    “前辈究竟经历过什么不如意的事,为什么会落魄成现在这个样子?”

    行者表情木然地叹了口气,自责道:“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陷入了对往‘世’的沉亿中,最终一错再错!”沉吟片晌,怀着一丝期望道,“上次托你送包裹给我的那位小真人,现在在哪里?我可不可以见她一面?她究竟长啥样?是不是很漂亮?很可爱?”

    “这还用说!她早已走了。你整天待在屋里,即便机会近在身边,也把握不了。”

    行者黯然神伤,不禁抽泣了起来。片刻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去哪了?我可不可以,前去见她一面?”

    “见她一面?!你跟她是什么关系?……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谁还愿意见你。”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行者欲言又止,心有万言似乎又一时难以说清,“我跟她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可是……”稍顿,行者继续道,“你还记得,上次她托你转交给我的那个包裹吗?”

    “当然记得,里面都有些什么,可否说来听听?”狂龙顿时来了兴致。不过,很快取消了这个念头,罢了一下手,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还是来日再谈吧。……敢问前辈,您的尊姓大名?”

    老者瞥了狂龙一眼,略感失落道:“请不要叫我前辈,我的年龄,其实比你大不了多少。……我叫许志仙。”

    狂龙浑身蓦地一震,不禁暗自念叨:许志仙,此名字,怎听上去如此耳熟?仔细地辨认了一番,觉得与脑海中的那个人的形象相差甚远,连连否定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现在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怎么可能会是……而且,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我是被一条蛇吓死的。我给她喝了雄黄酒,没想到……”许志仙黯然神伤,欲言又止,“后来生的事,根本与我无关,与我无关!……从小真人给我的包裹里,我才知道,他们都已经***成了真人,包括那名跟我同名同姓,夺走我躯体的男人!而我……”许志仙拳打着脑袋,痛彻心扉道,“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既然不甘心,那就干脆振作起来,一同加入修真界,一道***,说不定,来日我们也能***成真人。然后,为过去遭受的屈辱讨个公道。好了好了,不说了,赶紧跟我走,到摩天门讨点东西吃去,想必你一定饿了。”

    “我不饿。你给我的真气,让我第一次不觉得饿。而且,也不觉得累。”

    “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依然建议你暂时到摩天门避一避,免得他们逼着你做不愿做的事。

    “不行,他们答应过摩天门长老,不会伤害我的!”

    “我看你真是迂腐,换做我,宁肯相信眼前的现实,绝不相信任何人的承诺!……总之,你暂时不要待在这里面了。”说完,狂龙便将许志仙从茅屋里拽了出来,然后藏在一处漆黑而隐秘的角落。“你,你这是想干嘛?”许志仙不解地急问道。

    纠结间,外面传来人说话的声音,声音中蕴含着一定的元力波动,被龙感应到,狂龙的额头隐隐有一种凉风拂面的感觉。

    ……

    “你说得那宝贝在什么地方?”

    “就在前面,就在前面。”

    说话的正是先前那两名侍卫。带头的便是那名现传承珠的侍卫,他引领着同伴朝大斗佛基座侧身一跃而上。此刻,狂龙再次借用龙旋吸攀附至大斗佛背部偏阴暗的一角落。藏在一块快要剥落的石块后。

    两名侍卫脚踏地面,驭气轻然飘飞而上,飞至七八十米高时,其中一名侍卫心口突感不适,浑身酸软无力,仔细回忆片刻,抬头朝带他来此的那名侍卫瞪眼道:“你是不是……在酒里……下了毒?”说话间,一只手攀附在石壁上,另一只手运气排毒。

    “哈哈。哈哈哈哈。”现传承珠的这名侍卫,突地阴笑两声,紧接着便是从怀里摸出一颗丹药,吞下后,翻鼓着眼珠怒喝道,“老子用五颗聚元丹换你一颗尸解丹,你竟然不削一顾,完全是瞧不起老子!老子今天就印证给你看,老子丹药的威力!》》》》》》》》》》》》!”

    嘶喝间,这名侍卫将真气打入石壁表层以下,立刻大斗佛石壁上便是隆起一道管状“石脉”,石脉朝着运气排毒的那名侍卫爆欺近。

    “血解元阵”火元阵!

    石脉,瞬息抵达对方所攀附的石壁表层区,元阵之力集中爆前的霎那,一道道火红色的环纹自石壁某一点扩散开去,威能猝然爆时,“朝天”(垂直石壁方向;与地面平行)喷射而出一道管状火焰,焰火柱“高”达数十米,其内蕴含着极高的威能。

    短短十数妙,大斗佛石躯上下便已经留下了数道管状“石脉”,内径大到足以容纳一个小孩爬行通过。

    被攻击的侍卫拼死闪避,避开了数个火元阵的攻击,最后负毒从数十米高的大斗佛石壁上跳下。

    而追杀他的侍卫则是驭气疾飞而下,堵住了出口,沉声阴笑:“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我的丹药效果还不错吧!我再问你一次,尸解丹借还是不借?”

    “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休想得到!”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侍卫怒喝一声,右臂当空游动之末,将一股强大的元气打入地下。立刻,地表便是隆起一道管状“地脉”,瞬息遁土抵达中毒侍卫脚下。

    “血吸元阵”火元阵!

    元阵之力爆前的一瞬,从地表之下扩散而出一道道火红色环纹,猝然爆时,一道道逆向气势催生而出,将中毒侍卫体内的火属性血气抽吸掉大半,伴随一阵“噼里啪啦”的爆脉声,穴府破开,经脉尽断。登时,便见他瘫倒在地,肢体剧烈抽搐,口吐白沫,白眼上翻,完全失去了反抗力。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尸解丹究竟借还是不借?”

    中毒侍卫已经衰弱的不能说话,嘴里的白泡越吐越多。将死之前,对方在他身上搜了一阵,没有现尸解丹,恼怒间,朝他大吼一声:“尸解丹到底在哪里?”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