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诸天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三章 剑丸飞剑!养生绝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呼呼——

    清晨的凉风吹来,鸟儿鸣叫,路旁树枝摇摆,青草斜弯,一副悠然画境。

    在距离村镇百里外的一条官道上,赵舟也是一边习练形意桩子,一边步行向着徐州东海郡走去。

    “仲景先生所言的东海,泛指的地方太大了,还是先去此州的东海郡看看,问问有没有人知道东海小岛....”

    ‘嗒嗒嗒....‘咕噜噜....’的响声。

    赵舟自从离开村镇以后,每日行走途中都是一边练着钓蟾劲,震动五脏六腑。一边两只手都分别平掂着一杆百余斤黝黑发亮的长***,端练着形意桩架子。

    这倒不是他如今想要练***法、剑法,而是想用这些沉重兵器,锻炼自身的劲力。

    “从笑傲得来的那两杆兵器,在这四年中被小沛铁匠锤炼一番,镀上几层铁水,已经到了一百一十余斤,重量刚好,正能让我如今练劲使用。”

    赵舟平举着双***,双脚一前一后,弓步上前,配上端得笔直的双***,样子成一个‘大字’。

    只是衣袖宽大,下落四五寸有余。

    再加上他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响声,若是外人离得远看见了,还以为是一只成了精的老鹰,正在展开双翅于地面行走,寻找食物。

    “形意形意,讲究的就是打出形,掌握意。如今端***练劲,摸清楚长***攻敌的门道,一拳打出去就像是一杆长***一样,把人捅个通透....”

    赵舟上半身子不动,迈着弓步一会轻巧落踏,一会重重踏于地面,胳膊伸展笔直,手中握着的百余劲长***尽量让它不动分毫。

    这样非常吃力气,也很容易达到锻炼的最大化。

    以赵舟千斤的抬举力量,锻炼了一会,肚子就饿了,胳膊也酸了,便收起了长***,去森林中猎些野物,水果。

    再走走太极桩子,缓缓劲,接着再端***,也悠然自得。

    但看起来是劳逸结合,可他赶路与平常休息的时候,也无时无刻都在摆着桩架子,浑然已经把练武融入了日常生活,举止动作。

    就连睡觉的时候,他有时也会因为‘细胞记忆’,像是常人肌肉伸缩下意识迈步走路一样,不知不觉中用钓蟾劲打几下‘呼噜’。

    “前面那座城池,应该就是东海郡了。”

    赵舟又架了一会***架子,吃完了一个像苹果又不知道是不是苹果的果子以后,此时站在官道一处的小山坡上,也看到了一里之外正有一座县城。

    县城后面几里远,就是一望无际的海河。

    此时他远离了充满花草香味的森林,站在这处高高的小坡上时,就好似能闻到腥咸的海风吹来,看到海鸟尽飞,渔船点星,壮阔波澜。

    只是,赵舟看到已临河海的一瞬间,却不是称赞大好河山,而是心中下意识想到的就是各种练武的方法。

    “这海河广阔,水中的压力比村镇内的河道还高,应该是一个练武的好地方....”

    他思索着念头泛起,也没有去前方城镇休息,而是左脚前弓倾,右脚半蹲向后,踏着形意十二形中的龙形身法,‘嗒嗒嗒’脚步一起一落,就是纵移十余米,身影似蛇般左右纵移,向着五六里外的河海边奔去。

    可惜他不是笔直向前。

    而是一边躲避一些突出的石块,一边左一步,右一步,十米的路程,硬是被他左右摇摆着走成二十米、三十米,成‘Z’形斜着赶路。

    这也是怎么费事怎么来,怎么费劲怎么练。

    只因为赵舟想要每日在睡觉之前把身体练到疲惫,方能达到练劲的最大化,也能更好的打磨自身劲力,以及加深细胞对***的记忆。

    “形意拳法,如今我已经练成了龙虎熊鹰四形,其中龙形身法为最,在战场上尤为重要,当多多练习。”

    等到了河岸边。

    将近六里路程被赵舟用十五、六里跑完以后,他才在一处大树边停下步法,呼了一口长气,抖抖有些酸意手脚,深呼吸开始用钓蟾劲边休息,边***一番,震荡缓解肺腑疲劳。

    与此同时,强身丹的药力也在发效,短短三五分钟就修复了他筋骨皮肉的疲劳感。

    “这我跑了大约十六里路程,只是筋骨有些酸意,按照这样的体质,我能连跑三十里路程左右才会力竭。可是呼吸有点跟不上,五、六里以后劲力不全,无法全力奔跑,速度渐渐下降,这肺腑供氧就是个问题....”

    赵舟思索着,望向了三百米外左右的海岸,“但左慈的肺腑之法要是获得,并且真能把肺腑强化到一定的程度,那么我将来对敌长时间打斗,或是十里全力追杀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琢磨着,过了一刻钟以后,自身状态巅峰,也走出大树遮掩,来到了海岸边,想要问问岸边的渔夫,或者闲来垂钓的村民,谁知道蓬莱小岛在哪。

    可刚来到这里。

    赵舟站在岸边,就看到附近的垂钓村民中,正有一位面朝大海的老者,一手持杆,闭目养神,呼吸间胸膛起伏一寸,好似大海里成了精的妖怪,正在岸边吞吐日月精华,非常奇异,和周围村民格格不入,但又融入其中。

    要不是赵舟习武将近五个年头,也不容易发现这奇怪一幕。

    “这是呼吸之法?”

    之前这位老者背对着赵舟,赵舟未来到海岸之前,也没有正眼瞧见。

    但是如今他看到了,并且悄悄观察了几息,突然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测。

    “呼吸之法定然是绝对的,不然单凭着平常呼吸,根本不可能让胸膛起伏这么大,毕竟肺部旁边还有一层胸骨挡着,坚硬非常,靠肺腑之肉怎能轻易撑起....但就不知道此老者就是左慈?还是认识左慈的人....”

    赵舟也算是好奇。

    他盘算着,想着问谁不是问,就来到老者三丈之外,等了几息,见到老者停下‘***’朝着自己望来,才拱手一笑道:“这位老丈,可知蓬莱小岛?”

    “哦?蓬莱小岛?”老者反问一声,也放下鱼竿,起身站起,朝着赵舟打量一眼,同是拱手问道:“此岛在海外百里,路途遥远,不知先生寻此岛何为?”

    老者一身洗得泛白袍衣,面目慈孝,一副邻家老爷爷模样。

    可他言道询问时音如闷响,好似打呼噜一般,非常奇怪。

    若是别人听到,只是以为感冒带有鼻音。

    但是听到赵舟耳中就像是春雷炸响,肺腑强悍可见一斑。

    “这肺腑都快练成沙场上的牛皮战鼓了!”

    赵舟心中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此人是个高手!

    只是,他紧随其后看到这位慈祥老者,露出的双手松弛无力,不像是练武之人,身边也放着一个像是药箱一样的东西,露出几株才摘草药,正准备等海风吹干。

    “这里是东海,他也知道蓬莱小岛,并且也通医术,难道他就是仲景先生曾言的左慈道人....”

    赵舟看到这些,也是心中疑惑片许,也不遮掩,直接询问道:“老丈可是左慈道人?”

    说着,赵舟也为了避免误会,一只手从衣袖内拿出一份张仲景的书信,另一只手以防万一,托在书信下面,在宽大的衣袖内捏了一个熊形炮拳,向着老者走去。

    毕竟三国演义里面,左慈可是一位练气士,这样小心也不足为过。

    “要是出什么状况,系统准备随时把我传送到其它世界。”

    赵舟脸色不变,暗地里对系统下了一番命令。

    但不到万不得已,他真的很想得到这部练肺腑之法,不想轻易离开。

    而这位老者,也正是左慈,是一位隐于山野的炼丹术士。

    只是他并不会什么神通术法,懂得只有一些炼丹炼药之法。

    同样,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神仙,有的只是懂得长寿养生之人。

    “老道正是左慈。”

    他听闻赵舟一言道出了自己的姓名,也是心中一紧,一只手偷偷在衣摆内捏了一枚‘毒丹’,以为赵舟是来找他事的。

    毕竟,黄巾军的乱子刚过,他们这些宣传修道法的隐士,日子也确实有点不好过,人人喊打。

    他此时拿出配置的毒散,与赵舟一样,也是为了保命。

    可随后,他看到赵舟手中的书信,手中动作却突然一缓,上前两步,在赵舟警惕的心思下单手接过书信。

    并且,他看到书信落处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属于张仲景的落笔后,也忽的一笑道:“原来是友人!”

    他笑着,另只手也把毒丹又不着痕迹的放入怀中。

    “对,仲景先生让我来的。”赵舟也是笑着散去了拳架子,非宠飞剑’!

    “肺腑能如此强大?”

    赵舟瞧见这一幕,也是心中一震后变得火热,对肺腑***之法更加期待。

    要知道他现在体质远远超过左慈数倍,要是再把肺腑练全,与对手交战,离得近了,说不定真能鼓起一口气能把人的眼睛‘吹瞎’!

    就算没有到达那威力,可肺腑强劲,自身发力与持久也会增加许多!

    “肺部是有很多肺叶组成,要是把这些肺叶都练得坚韧异常,同一时间挤压,说不定真能杀人!”赵舟一时心思活路,感觉此法要是练成,还可以成为自己的***锏。

    “这便是肺腑之法。”

    左慈也是年龄大了,吐了这口‘剑丸’以后,闭目如风箱般喘了几口气,看似有些劳累,休息了一会,又弯腰从药框内拿出了几卷竹简。

    “其实老道的肺腑***之法也是从此卷学来,这是一位好友相赐,他曾也让我传授他人,可惜无人去学。”左慈言道有些伤感,说着就把这些竹简递给赵舟。

    “难道是太平要术?”赵舟猜测着也接过竹简,一瞧,看到每卷分刻着几个名字。

    分别为,虎、鹿、熊、猿、鸟。

    下面还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图形,以及各种解释。

    “这是....”

    赵舟一看,觉得非常熟悉,思索了片刻,发现这分明就是华佗的五禽术!而且还是华佗亲手所书!

    左下角就写着‘华佗赠’。

    并且,五禽戏也确实为主修五脏之法,心肝脾胃肾,面面俱到,可谓最全的国术内修之法!

    “有了五禽戏,那其它钓蟾劲那些单一***的呼吸法,岂不是就不用练了?”

    赵舟眼中泛光,感觉修内的***能简约一些,也能节省自己不少练武的时间,专攻其它国术重手。

    “这部***之法为五禽之术。”

    只是不同于赵舟的激动,左慈却叹息开口,收拾了一下药箱,就对着赵舟拱手道:“可惜,老道在城中宣扬多日,世人不知此法玄妙,反取笑老道样子哗弄,也就无人习得。”

    五禽戏虽然是上品养生之法,但***姿势,确实是模仿动物,样子上就有点不好看。

    尤其汉末,或者说是战乱时期,温饱都是问题,谁人有空去***这些短时间内不能解决温饱的养生***。

    “若是先生闲来无事,可来蓬莱寻我。”左慈拱手落下,走到了自己的小船边,端坐船前,优哉游哉,划船渐渐远离,不多时便消失在了远方海面。

    “多谢左慈道长。”

    赵舟站在岸边,拱手告别。

    等他看到左慈身影消失,琢磨了一会,发现如今自己实力、***、药品全都有了以后,也望向了洛阳的方向。

    “闷头练了四年劲,如今也该去练练手了。”

    赵舟思索片刻,感觉自身实力应该可以保全自己以后,也定下了心思,准备会会天下英豪。
武者诸天》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