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749章 梦醒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9章 梦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但很快,就在唐烧香(狂龙),快要进入禁地时,突然间便是出现了异样的一幕。() | (八)

    在这个禁地所在区域之外,也就是药王管辖区外,也是有着一个门派,是摩天门在本地的一个分支。

    此刻有摩天门***已经现了唐烧香(狂龙)二人的闯入,便是将三人给请了进来。

    他们斩杀了几名蒙面人,而这些蒙面人威胁摩天石碑下的许志仙,而许志仙是摩天石碑的拥有者,即后者是他的财产,而他们摩天门对许志仙有着保护的义务。

    但这些蒙面人来自北方冰凰族盟,故而也是不便于亲自出面干预,唐(狂龙)将他们斩杀,无疑是帮了摩天门一个大忙。

    ……

    摩天门。

    就在唐(狂龙)二人被请进一座大殿厢房后,一名老者行了进来。

    “你们居无定所,四处飘零,总不是个办法。而且缺乏安全保障,我建议你就在摩天门辖地范围内安定下来。”刚坐定,老者便略表关切道。话到一半,指着面积宽阔的第三防御区说,“摩天门第五分门地处山域,这儿的土地价值都不高,所以,你{尽可以}放心地在附近或就在摩天门辖地内安顿下来,至于住所,你不用操心,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喜欢的内在布局或是外在风格即可。”语顿,老者从袍袖中抽出一卷图纸,递给唐烧香(狂龙)并解释道,“具体规划与户型图,我们已经设计好,你可以从中任选一样。”言毕,老者随意地指向其中一个户型图,介绍道,“喏,这便是密室,紧急避难密室,内有暗道通往外界,绝对隐蔽!……你从中任挑选一个吧。”

    唐烧香(狂龙)随意而又仔细地看了一眼,脸上浮出一抹淡笑,以狂龙特有的傲然姿态和说话语气道:“这些都不符合我个人的品味,我更倾向于不受人约束的风格,包括居所位置。”

    “狂龙的意思是?”

    “我更希望在第三防御区以外的山岗,譬如一公里之外的那个水潭位置,建一座隐秘而稳固的居所,不求有多豪华有多大,……能将整个水潭容纳其中即可。”

    老者蓦地一怔,脸上浮出一抹诧鄂,略显激动地快捋着胡须道:“一公里之外的那个水潭,非风水宝地,相反,是凶煞之气***的地方,连摩天门长老都命丧于此,建议另选一处比较踏实!”

    “谢谢长老的建议,可我狂龙并不太在乎这些。——而且,我希望建得越深幽越庄肃越好。”

    捋着胡须稍许沉思,老者爽然点头道:“好。……最好将居所的名字也一并想好,如此建出的房子才与名字隐义更贴近。”言毕,老者用眼神朝贴身男***示意了一下。

    在摩天门,任何一栋建筑名,都包含‘摩天’二字,这样便起到一种告示乃至警示作用,***任何人不得随意乱闯。

    男***一直在暗中仔细观察着唐烧香(狂龙),装作是在观花赏景,沿着八角凉亭扶栏已经绕到了唐烧香(狂龙)身后。当老者用眼神多次示意他时,方才回过神来,却是脸色有些难堪,事先准备好的名字竟忘了。便有些自乱阵脚,将事前被他们二人同时否决的名字“摩天狂龙居”不经意地说了出来。但立刻意识到不妙,赶紧改口道:“不不,此名字不妥,太张扬,容易误解为‘摩天门欲以狂者自居’,故而应当改改,干脆就叫‘摩天玄龙居’吧?”

    唐烧香(狂龙)不置可否,虽说名字颇具悼念意义,但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男***又想起“摩天双龙居”,但同样是被事先否决了的名字。而事先定好的名字却是一时半会儿怎么也想不起来。

    见对方神色如此不自然,唐烧香(狂龙)的脑海里闪过一抹灵光,缓缓立起身来,单手负于背后,平心静气地道:“干脆,将第三个字改为吸引的‘引’字吧。”

    如此,摩天狂龙居便成了“摩天引龙居”,吸引龙栖息的意思。原本是一个极为贴切的好名字,然而,老者和贴身***事先定好的名字跟此名大为不同,甚至暗含对摩天门的预言和诅咒。一气之下,男***突然翻脸,露出本性的一面,拍着石桌吼也似地叱喝道:“狂龙,少在老子面前装蒜,实话告诉你,即便是摩天门狂龙派系***,也没人敢单以一个‘龙’字自居,依我看,应该再改一改,干脆在你头上再戴一顶帽子,将‘龙’改为‘宠’,就叫“摩天引宠居”,哈哈哈哈哈哈!”

    唐烧香(狂龙)(狂龙)大怒,将手中的图卷朝着对方面部一扔,……

    男***急忙伸手挥挡,不料,图卷后一道疾影暴冲而至,图卷破时被斜刺里一脚踢中胸口并倒飞而去,撞破护栏栽倒在地面的积水中。

    狂龙冷“横”一声间背过身去,不愿正面与之相对。

    男***气急败坏,怒嚎间一跃而起,与唐烧香(狂龙)(狂龙)在廊亭内展开厮杀,老者并没有出手干预。因为他顾忌一样东西——唐烧香(狂龙)身上的那件“云霓风云裳”。

    这件特制的衣袍,代表着特定的身份。

    “住手!”老者用气势喝退二人。唐烧香(狂龙)趁势而逃。

    “师傅,为什么要放他走?!”男***怒气难消,咆问道。

    “师傅说过放他走了吗,他已经被我布下的移动法阵吸了进去。待审问清楚后再处置不迟!”老者捋着胡须,不紧不慢道。起身时,袍袖朝着二三十余米开外的一座观石方向一甩,引的剧烈元力暴,凑巧与雷暴生时刻重合。

    轰隆!啊!躲在观石后偷听的一个人影,捂着眼睛出凄厉惨叫,然后暴步逃回自己的寓所。

    ……

    唐烧香(狂龙)在奔逃的过程中,被老者的移动法阵吸入一间冰室,其内温度最低可达零下一百多摄氏度,即便现在也达到了零下五六十度,而且温度在持续降低。这是摩天门(第五界域分门)温度最低的冰室。由于摩天门***大都***火属性真气或极阳真气,故而,极低的温度对他们来说是一大克星。

    老者只是临时掌事的代长老,临时掌管摩天门一切,包括冰室。鉴于狂龙对摩天门有恩,轻易杀不得,是以他打算在摩天门***长老回来之前审。

    值得一提的是,唐烧香(狂龙)之所以成为奇冰云(绝双蝶)所在神秘门派追杀的目标,乃是因为他具有***对方门派绝技——极阴寒气的特殊本事。而这样的本事,除了本门***,确切地说,是极少数本门嫡传***之外,无人具备。

    冰室石门敞开,浓烈寒气侵噬肌骨。老者和男***身着单衣,从容不迫地行入。但在距离唐烧香(狂龙)十余米位置停下。

    唐烧香(狂龙)的后背——隔着一层极薄的白袍——被蜡白色墙体上的极阴寒气给牢牢黏住,稍一挣扎,便有可能将整个背部肌肤给撕扯下来。头和衣袍均凝固成或细或薄的冰棱,只需用棍子轻敲一下,便会碎裂。

    “狂龙,待在这里面还挺舒服吧,我知道,这点温度对你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老者捋着胡须说道。

    唐烧香(狂龙)心下蓦地一震,微微抬起头来,沉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者没有回答,而是将袍袖一挥,一股气势抽打在唐烧香(狂龙)身上,登时便在他胸口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色印痕。

    “你身上的那件袍子,是从何而来?”老者抖了抖手臂,露出被袍袖遮住的手,并用温和而轻缓的语气问道。言词间,自体内爆出一股令人倍感压抑的气势。

    “我自己的。”稍许迟疑,唐烧香(狂龙)随口道。

    老者再次袍袖一挥,狠狠地抽打在唐烧香(狂龙)身上,抽得他昏阙了过去。老者朝身边的男***递了个眼色,便见他(男***)右手五指掐出一道奇异的印结,两指指尖缓缓叩拢间,冰室内的浓烈寒气便是朝着指间涌聚而去,眨眼间凝结而成一颗冰棱,其表层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冰蓝色气息。朝着唐烧香(狂龙)胸口弹射而去时,在空中划出一道微弱的冰蓝色光迹。

    冰棱透穿唐烧香(狂龙)的身体,喷射出一股血柱,男***当即一惊,目视老者道:“师傅,他的血液毫无凝固迹象,跟我们体内的元气属性类似,会不会……他真是……风云裳的主人。”

    老者不露声色,但心底明白,无论狂龙(唐烧香(狂龙))是谁,鉴于他对摩天门有恩,以自己代长老的身份,暂时还伤他不得。沉思半晌,老者声音沉缓但威压不减,道:“狂龙,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免得遭罪。”稍作沉吟,老者旁敲侧击道,“你深更半夜……来摩天门的目的是什么?”

    “看望一个人。我救了她的命,自然难以{忘怀}。”

    “那除此之外呢?”老者对他的这个回答似乎根本不感兴趣,继续探问道。

    “没其它目的。”

    老者隐约其辞,稍作暗示道:“你认识唐烧香(狂龙)这个人么?——他是三长老的养子,他的养父被人杀了,居然不回来看一眼,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不孝子,待他回来,我非得亲手打死他不可。”

    唐烧香(狂龙)(狂龙)心下蓦地一震,从对方乎寻常的抗寒能力、***,和暗示性语气,大概已经料定,他们跟奇冰云和“魔咒风穴”是一伙的。不由得回想起数日前他在奇石内偷听到的一切。

    “我来此有两大目的。”内心斗争一番,唐烧香(狂龙)试探着答道。

    “哪两大目的?”老者稍显急切道。

    “一是,跟摩天门***切磋,以印证我狂龙的实力——不比摩天门***差!其二,正是跟三长老的养子有关,他爹欠了我一大笔债,至今未还,还躲着不肯见债主,故而特来找他儿子算账。”

    老者脸上当即微不可查地露出了一抹笑容。除了“同路人”,绝对不会有外人知道这两大目的。但他依然尽力掩饰着,装作替唐烧香(狂龙)向债主连声道歉,并运转***,解除对唐烧香(狂龙)的寒气禁制。然后热情地招待他回屋里坐。由于唐烧香(狂龙)先后受箭伤和男***的寒冰攻击,故而伤势较重。老者便拿来丹药替其疗伤。

    “狂龙,你先好好修养,我这就派工匠为你建造住宅,名字就按您的意思,叫‘摩天引龙居’,这个名字,确实恰当的无可挑剔。以至于我那不争气的徒儿,因太羡妒您的才华,一时冲动出言冒犯。嗯……若是长老半途回来……问起你身上的伤……”

    “放心,我不会为难自己人的。”

    老者大喜,临走前令男***好生招待。

    ……

    “代长老,不好了,一名***半夜梦游不小心被误伤,伤势很严重!”

    “带***看看!”在***的带领下,代长老进入休养殿监病楼内的一间病房。{斥退}左右后,从袍袖内取出一颗碧光璀璨的珠子。

    ……

    老者走后,男***连连赔罪。唐烧香(狂龙)浑身湿透,略感饥饿,男***便召唤仆役给唐烧香(狂龙)***,准备好酒好菜招待。

    冰属性体质与酒相克。唐烧香(狂龙)也不希望身边有人作陪。以自己有伤为由,将本属于自己的几杯酒,悉数劝给了男***。男***心中有愧,也很后怕,不假思索便一饮而尽。

    两三杯下肚,男***便醉得不辨东西,五六杯下肚,醉得不省人事,稀里糊涂地道出了心中的苦闷:“不瞒你说,狂龙上人,形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自从前些日子摩天门出了个小真人,名声大噪,大小门派***纷纷请求拜入摩天门。现在,敢跟摩天门作对的势力没几个。除了我们——”

    “二位上人请用茶。”两道声调一致且略显莽撞的断喝,分别从厢房南北两侧传来。看时,一把打开的折扇,朝着唐烧香(狂龙)迎面盖将而来。

    “千里回波功”-分声术!唐烧香(狂龙)暗吃一惊。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