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诸天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六章 六年匆过、曹操携天子的心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呼——

    时光匆匆,六年之后。

    在许都城外,一处满目落白的山林中,一阵寒风吹拂,******的雪花亦从天空飘落。

    此时随着一阵‘哧哧’的踏雪声。

    赵舟在山林中行过一路淹没脚踝的积雪,于一颗大树之下,不惧严寒,脱下了身上的服饰,又拿出一个小木桶,舀出了一勺散发着苦腥味的黑色药膏,涂抹在了身体之上。

    而这黑乎乎的药膏也正是典韦的前秦药方。

    在六年前全部解析,赵舟也已经使用了六年。

    六年来,本来缓慢增长的身体抬举力量又猛然上涨了一大截,一直从一千一百斤,涨到了一千七百斤!

    暗劲爆发,已经有五千斤左右力道,足足两吨半的力气!在现实世界内已经可以举起一辆轿车掷出最少丈远!

    有如此力气,也是赵舟真没想到的。

    “这虎骨药方果然神奇,直接强化了骨髓与骨头密度,让我还未踏入化劲,就开始造血换髓,打下了不少基础,也不知道等化劲之后,真开始练髓的时候,骨骼又会怎样变化....”

    赵舟思索着,等‘虎骨膏药’抹均匀。

    顿时药膏被寒冬内被冷风一吹,清清凉凉,却又有一丝药物灼热的感觉在皮肤上蔓延,就像是伤口上抹酒精一样,先一凉,再一热。

    ‘嗡嗡咕咕’等到赵舟趴在雪地上扫除积雪,成虎戏盘卧发出‘虎豹雷音’的时候,这种感觉又全部变为了灼热感。

    只是,这种灼热感也不是他皮肤上的,而是药物通过皮肤毛孔,渗透在了血肉内的骨头里面。

    若用显微镜去看,也能看到赵舟一个个骨髓细胞,正在渐渐与这些药物益菌融合,饱和到了一定的程度,又分出了一个小小的骨髓细胞,如此反复。

    灼热感也是因为细胞的大量吞噬、***而来的。

    也随着几息的骨头灼热感消失。

    赵舟虽然看不到,但也能感觉到一阵酥酥麻麻,好似早晨起来伸懒腰一样,一股懒懒洋洋的感觉就充满了他全身上下,这是骨髓细胞吞噬完药物益菌以后,正在一边造血、换血,一边增长他的骨质强度。

    也是因为换血的缘故,血液流动自身,使得他的皮肉筋骨,包括身体内脏都在逐渐强化。

    只是增加内脏的强化效果,远没有增加筋骨硬度,导致增加力气那么显著。

    尤其,这药方用了六年,效果也逐渐减弱。

    这种懒洋洋非常享受的感觉只持续了一两分钟,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赵舟皮肤上的药膏也好似被风吹干了一般,一揭,成***掉落。

    “虎骨药膏用了六年,药效也没有原来长久。我记得第一次使用,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可是持续了两三个小时,力量直接增加了两三斤左右,并且洗澡的时候一搓,还能搓下一层灰....”

    灰,倒不是赵舟多年不洗澡形成,而是,虎骨药物换出来的血液,以及淘汰下来的细胞,成死皮灰的形式,从每个毛孔溢出一点点,肉眼是看不见的,但是一天下来,还是能搓出一些。

    但是如今这种灰是越来越少,基本上赵舟不用洗澡也不会存在,都随着他平日的排泄散尽。

    可此时。

    才服完药膏的赵舟身上一层药腥味,有些难闻。

    他抖落了身体上的虎骨药膏以后,就收了木桶衣服,望向了林外的河流,同时双腿成弓,一前一后,龙形身法展开,又有虎豹雷音震荡骨骼,力求把药效全部吸收,不浪费一分一毫。

    嗒嗒——

    一路疾驰。

    等到了河边,赵舟突然身子一顿,双脚蓄力向河中心一跃,瞬间跳过了十几米远的距离,‘咔嚓’一声,落地破开了两三寸厚的冰面,又‘噗通’闷响落进水中,潜入河底开始闭气练习肺叶的‘张合’。

    也到了这个时候,他才顺便通过盘打拳法,利用河流冲袭,洗涮着身子。

    十来分钟过去,赵舟吐了一会泡泡,才又出了水中,穿上了衣饰,打了几套拳法,招招都是暗劲勃发!风声阵阵,轻飘的雪花受拳风影响都带到了丈远开外,或是直接崩碎开来。

    一直等到筋疲力竭的时候,赵舟才站了一个太极桩子,缓慢推手,开始恢复劲力,盘算着这六年来的所得,加深自己的拳法印象。

    “这六年来,形意十二行,除了龙虎熊鹰四形,我也学得了象、马、鼍、燕、蛇,并且在战场上磨练五年,加深了不少印象,称得上为学会了。”

    在这六年中,于前五年,赵舟也上过不少次战阵,跟着将士们冲入敌阵,或是战前与敌将单对单。

    这些敌将知晓赵舟的名气,也是抱着‘想成为英雄,就从另一位英雄身上踏过’的想法,与赵舟阵前斗将。

    可惜,五年当中数十位抱着这样想法的将领无一成功,全部死在了赵舟的拳下。

    赵舟无敌于天下的名望,也是越传越广,就连平常百姓虽然没见过赵舟的样子,也都知道‘赵武极’三字。

    这也导致了与曹操对峙的势力,只要知晓赵舟随军出征,那么从来都不斗将,直接率领将士们冲锋。

    但是曹操势力越来越大,黄巾军与周围小势力以后,也尽数击溃,或者投靠于他。

    时间一长。

    赵舟看到无人可练,也于一年前,随便找了个‘监督建造皇宫’的理由,对曹操说了一番,先离开了军队,回到了许都。

    汉献帝也同样被曹操迎到了这里。

    吕布虽然死了,但是历史没有多大的变故,董卓还是被王允等人蛊惑的自己将士所斩。

    随后,就是乱乱乱。

    汉献帝也是寻求避祸,看到曹操来洛阳相迎,又知晓赵舟的名气,武力,便心甘情愿的跟着曹操来到了许都。

    一直到如今。

    一九六年,十二月冬。

    许都皇宫早已建成,曹操也为当朝司空,就差挟天子以令诸侯!

    赵舟亦被汉献帝封为武侯,镇守许都!可持剑出入皇宫,入朝不拜!

    按理来说,赵舟与曹操如此威势,早可挟天子以令诸侯!

    只是,曹操却担忧赵舟心向汉室,不敢去说,怕赵舟得知自己所想后不喜,便一直作罢。

    要知道,六年来很多跟随曹操的将士,谋士,很多都是慕名赵舟的威名而来。

    曹操也是非常尊敬赵舟,更非常感恩,当成了自家人,不想因为这件的事情,导致了自己与赵舟之间产生什么隔阂。

    但事实上,赵舟一直想让曹操以令诸侯,可是看到曹操对天子这么恭敬,也就没有开口,怕曹操真的变心,想要匡扶汉室。

    也是曹操这段时间一直征战,赵舟也是静心练武,没有多余的时间找他详谈。

    携天子的事情就这么一直拖着。

    赵舟是无忧无虑,这一年来练练武,或者偶尔和典韦等人打打猎,亦或是帮郭嘉、戏忠,也就是戏志才看看病,也得自在。

    “郭嘉与戏忠的病情已经渐渐稳定,曹操如今谋士有他二人为计,就差攻打袁绍,夺下整个中原....”

    河流边,赵舟思索着六年来的过往,觉察劲力恢复,又准备纵身跳入河中接着闭气。

    可也是这个时候,随着一阵踏踏的马蹄声,映着视线模糊的大雪,正有一骑纵马而来。

    “先生!先生!”

    伴随着大喊,听着声音像是曹仁。

    赵舟也停下了动作,转身朝着那边望去。

    同样,曹仁这六年来像是传令兵一样,每次有什么大事,都是他跑腿过来通知赵舟。

    此时,他也是边骑着骏马,脸色着急,看到河边正有一个人影准备往河中走去的时候,连忙大喊道:“先生等等!先缓一缓,我有大事要言!”

    话落,曹仁一溜烟的直径而来。

    不仅于此,这次的事情好似非常重要,曹仁刚到到这里,同时又随着一阵马蹄声,曹操与典韦也赶了过来。

    “先生!”曹操刚一来就是一声似叹似呼的大悲,跳下了马匹,踉跄在雪中走了两步,在如今映着大雪,就好像有什么冤屈一样,想要县老爷主持公道。

    “孟德你这是为何?”赵舟看到曹操这幅样子,又见到典韦下马以后突然愣住的表情,也是来了好奇。

    而曹操听到赵舟询问,脸色更是一悲,诉苦般的向着赵舟道:“先生,这一年来我曹操征战州野,为大汉立下了不少功劳,这是我曹操该做的,不该邀功!可是,将士们功劳需要上报,封职。汉献帝总归龙岁太少,平日来根本处理不了这些奏折。让将士们不少寒心!”

    曹操说到这里,又悄悄的抬起头,看到赵舟没有生气,继而心下定了几分心神,接着道:“这几日我曹操安稳完了军心以后,特意前来想问下先生,咱们是否能为圣上找些能人志士,帮衬圣上一二....”

    曹操的心思其实很简单,话语也很明白。

    他今日特地赶来的意思,就是想知道自己这番有‘挟持天子’的想法,自己的这位先生没有厌恶的意思。

    “若是为了那无用的皇帝,让我与先生有了间隙,那皇帝就算是死上千次也不足已....”曹操半眯着双眼,就怕赵舟听闻他如此明目张胆的想要干涉皇室,惹得赵舟生气。

    如果真闹成那样,他曹操根本不会迎圣上,反而会找人于路途中加害。

    毕竟,如今的皇帝只是一个大汉的象征,比起如今乱世之中赵舟的声望,那就差的太远了。

    实力那就更不用说。为了一个虚名的皇帝太不值。

    同样,曹操对汉献帝也有些看不起,他也想的很明白,忠汉室,说的不是效忠一个无用的人,而是这大汉天下!

    但事已至此,皇帝都迎回来了,曹操也是心中苦忧,总不能再费手脚杀了吧,这样明眼人就能看出是他曹操捣鬼。

    继而,他说到‘为圣上帮衬一二’时,意思很明显,不能杀,那就挟持。

    他说到这里,也没有接着说下去,反而向着赵舟拱手一礼,想知道自己先生的意思。

    若是赵舟不同意,曹操还是接着侍奉汉献帝,当一辈子所谓的‘忠汉之臣’,反正又不影响他开阔疆土。

    “我当成什么事,还以为孟德又娶了一门亲事。”

    而赵舟如今看到曹操说开了,倒是一笑,也没有遮掩什么,但也没有说什么。

    不过,曹操见到赵舟这番神态,也不用赵舟说,他心下就知晓了全部。

    “先生是同意了....”曹操心中思索着,对着赵舟一礼,“那我明日便找些文采卓越之人,入宫辅佐圣上!”

    他说着,紧了紧了衣服,扫了一下身上的雪花,却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对着赵舟道:“先生,等雪化了,大军准备去往宛城,收拢那里的大汉疆土,为圣上再添子民!”

    曹操话落,向着许都方向一拜。

    等礼节过后,他却又小声的对赵舟道:“先生你曾让我多加留意各地勇武之人,这次我也打听到了宛城那里有位名将唤作张绣,称为北地***王!不知,先生这次是否随大军出征宛城,还是镇守许都?”

    赵舟要跟他出征,曹操心里是一百个开心,感觉自身安危无忧。将士们看到赵舟,也是士气大振,感觉此战必胜!

    但赵舟留守许都,曹操出征的时候更是心里踏实,知道后方无忧。将士们也是沉心杀敌,不做它想。

    可谓,赵舟不管是出征,还是镇守,都是曹军的基石!

    “张绣?”而赵舟听闻此人名字,又望了正在雪地里包雪球的典韦后,心中一思,向着曹操点头道:“我亦听闻此人***法高绝,早就想请教一二,分出生死高下。”
武者诸天》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