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武者诸天 > 第四十八章 第一种武器!

武者诸天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八章 第一种武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呼呼——

    随着一阵微风吹袭,空气中带有丝丝寒意。

    自于那日一年后。

    十一月、冬至。一日清晨。

    太阳刚露了点白,早晨六点整分,在杨氏的一处小院内,‘咯吱’一声房门打开。

    屋中的赵舟脚步一迈,跨越了十多米的距离站于院子当中后,把手里的收音机往地上一放,顿时手脚起落,合着‘话说....’的阵阵评书声,从太极推拿,十二形意、八极重手、一直打到八卦游身连环。

    也伴随着‘嗒嗒’的轻微脚步声,赵舟推演的招式就像如今的评书叙述一般,慢慢悠悠,不快不急,未加一丝劲力,好似小人书里面的图画一样标准。

    末了。

    赵舟练完了这三十年来主修的拳法,听闻评书讲道:‘两军对阵、武将拼杀’,手上招式才又猛地一变、大开大合,同时院落内‘呼呼’的阵阵劲风声,把半年来得到的各门派拳法套路一一并走,全部刷上了一遍。

    而赵舟自从那日年关过去。

    这时间又过去了将近十个月。

    各个掌门的***套路,在年关的来日清晨、随着一声声‘新年快乐’、也基本上都要了一遍。

    同样,这些拳师们也都没有藏私。

    因为年关那晚、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赵舟一招打死了抱丹的大拳师。

    所以,他们不管为‘命’、还是为利,也都想和‘见神不坏、天下第一’的赵舟搭上关系。

    继而、他们新年那天满满的大红包一收,全部给赵舟复印了一本自己拳派的招式图录,或是在这大半年内又登杨氏大门,亲自打练了一番,再顺便吃顿饭,套个近乎。

    尤其,那东瀛人的事情,国内众拳师再搭几把力气,也没嘭出什么浪花。生死状一签,这走的可是正规程序,打官司杨氏律师又是专业团队,三两句随便一扯,事情就这么捋过去了,死了白死。

    而这百十部拳法套路。

    赵舟在这半年来全部熟悉了一遍,到了今日,已经记忆深刻,信手拈来。

    但又可谓一日不练一日功,百日不练一场空。

    赵舟深谙其理。

    他在武道一途上也是履薄冰、战战兢兢,每日早晨起来,都要刷上几遍三十年来学会的招式,一直到劲力消散,内丹气血散发到四肢百脉,才会暗道今日的拳脚早课结束,可以换成五脏六腑的抱丹***。

    同样。

    赵舟这次打磨拳法、刷练招式劲力,也一直从早上六点天蒙蒙亮,打到了上午十点多钟,才‘啪嗒’招式一收,忽的长呼了一口气,浑身气劲消散,化成一阵白雾飘散了三四米。

    “抱丹以后,体力果然充沛。若是只用本身的抬举力气,需要四个多小时的时间,我才会打完全身的劲力。但这四个小时之内,也够我把一百六十三种拳法套路打上整整两遍、还要多余。”

    赵舟心思瞬过,静立不动,归纳刚刚一些没有按压住的气血,让它们再次形成一个‘丹’形,换成抱丹内修之法。

    也等到了七八分钟过去。

    赵舟彻底归纳气血之后,院落外的几名***看到赵舟示意自己等人进来,也拿着白馒头、咸菜、肉汤,齐刷刷的走到了院中。

    紧随其后,再后面跟来的两名***,也把桌子一架,饭菜一摆。还有的***跑到空地上把收音机电池抠出,从自身口袋内拿出两节新电池按上,把又传出‘锵锵’戏曲的收音机放在了赵舟的桌子上。

    一时间这看上去,赵舟就和古时的地主一般,是挺享受的。

    而又在他想来,该享受是该享受,该一步一个脚印,就一步一个脚印,两者并不冲突。

    “一会把杨隆唤来。”

    赵舟看到桌椅摆齐,也往小板凳上一坐,开始吃着今日的早饭。

    不一会。

    也随着***领命去寻杨隆,赵舟几个馒头一吃,肉汤一喝,杨隆也从院外走进。

    “师爷,您有什么事吗?”他在这几年过去,也与几月前踏入化劲,开始传授徒弟,很少在跟着赵舟身后转悠。

    毕竟他年龄也不小了,也该为杨氏分担一点贡献。

    同样、这也是赵舟让他去的,让他在教他人的途中,自己也琢磨琢磨学着。

    “黑子昨天打来***,说是有事。”赵舟见到杨隆走进院内,也接过旁边***递过来的一碗药汤饮尽,继而接着道:“一会你准备一下,咱们今天出去一趟。”

    黑子昨天和赵舟打***,说在旁边的邻省那里‘做拍卖生意’的时候,在当地的地头蛇那里见到了一颗三百年以上的人参,继而想买下来,送给赵舟。

    但又怕被自己不识货,就提前打个***,看看让杨氏派过去一位懂行的***。

    赵舟听闻,也是怕黑子被骗,同样也是闲着没事,就准备亲自去邻省那里转转。

    同样,他出远门前,肯定要找个司机,也习惯性的带着杨隆,觉得杨隆办事利索,不需要多费口舌。

    “好叻!”杨隆听到赵舟吩咐,也没多问,因为他也是早就想出去转转,天天在杨氏大院都快闷出病了。

    而也随着赵舟略一收拾。

    两人就去往了村外停车棚那边,取了一辆车子,驶过了田地两边的土路,上了高速,就向着旁边的省份方向行去。

    也‘嗡嗡’呼呼的车窗外风声响起。

    这百十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赵舟在车内一边抱着丹劲,听着评书戏曲,下午在服务区一吃饭,在约莫着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将近七个小时过去,车子也下了高速,出了收费站口。

    到了这里,车子也没停下,更没有通知黑子。

    杨隆又在往前开上几公里,路过了半开半关的商铺街道以后,行驶在了一片郊区工厂。

    而这里像是一片工业区、加商业区的混合区域。

    宽敞、能并排来往四辆卡车的道路上,两侧厂房百余,不仅有加工***木材、钢材,还有维修贩卖汽车的名牌店。

    店门口旁边还有不少小吃摊,此时接近晚上六点,不少下班的工厂职员正在吃着晚饭,或是加班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好做伙计。

    “赵爷!”黑子也许是真闲的没事,正在带着三四名一看就不像是好人的手下,分别靠在马路边上的一辆车子前方抽烟。

    尤其黑子这次是外省拍卖,怕吃黑吃,致使他带来的这一批手下都是真正的亲信,眼神中透出一股狠辣,警惕四周。再加上他这大嗓门一吆喝,让附近的行人眉头一皱,下意识的避开了一些。

    不过,这些手下却没在意,反而是在悠闲的抽着烟,可是空出来的一只手一直虚掩着厚实衣服内的***械,保证随时开***射击。

    “你都不怕被***给抓进去。”杨隆听到黑子这一嗓子,也把车子从道路上驶移,停在路口的台阶上,从车档那里拿出了一盒名贵香烟,准备散给了黑子等人。

    “这不是等赵爷嘛!”黑子看到车子刚一停,也麻溜的上前帮赵舟打开车门。他的手下也是把赵舟这边围得圆拢,像是保护什么秘密人物一样。

    赵舟见得这个情况,也是从车上走下,拍了拍激动的黑子肩膀,示意他有心了,让这几名兄弟不用这么大阵势。

    “来来,哥几个。”杨隆也许和黑子这类的人接触多了,说话有点纨绔,一点都不像是化劲的大拳师,已经迈入了宗师行列。

    “多谢赵爷、杨少!”

    这几位手下看到杨隆下车散烟,脸上狠辣表情一变,也是弯腰接过,各种吹捧不断。

    赵舟则是望向黑子,又望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家工厂,“你说的那个三百年人参卖家,就是在这里?”

    “不是。”黑子摇了摇头,有点打着哈哈道:“赵爷,我是来您的,他那个地方有点偏,是一家废旧汽车车辆回收厂,因为‘框框’的声音太大,非常扰民,搬离了这片工业区,建在了更远的郊外,地形很杂,怕杨少不知道路。”

    “恩。”赵舟听闻,又回到车上了,也示意杨隆上车,“你前面带路,早点把事办了,晚上一块吃个饭。”

    “好嘞赵爷!”黑子听到赵舟要请他吃饭,忽的咧嘴一笑,露出了几颗大金牙,也招呼着让自己的手下,上了那辆快报废的破桑塔纳带路。

    随后,又是‘呼呼’的一路行驶。

    出了工业区,行了一段不太好走的土路,在晚上大约七点出头的时候,赵舟这边的前后两辆车子,也来到一处大郊外的废品收购公司。

    同时,也随着赵舟来到这里,各种大型机械的轰鸣声,钢铁被挤压敲击的‘咯吱’‘哐当、哐当’的巨响声也随之而来。

    赵舟朝窗外看去,也看到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全是露天形式的大院,数万平方的面积,划出几个区域,有的是塑料、瓶子。有的是铝合金瓶罐,亦或是破电视家具。

    ‘滴滴’的鸣笛声,黑子来到大院子门口,车子也没停,和值班人员打了声招呼,两辆车子又进了院内,路过了这些瓶罐电视区域,来到了数百辆破旧汽车堆放的大后院。

    而这里面积约有数千平方,四周都是堆放的车辆,仅留出了一个宽约六米的道路口,让送废弃车辆的大货车通行。

    这个时候‘哐当、哐当’的声音也越来越响,赵舟从这处道路口进入,来到约莫百平方的空地上,也看到边角四周都有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称呼的机械设备,正在敲砸着一些车辆。

    旁边还有几位大冬天光着膀子的壮汉,肌肉扎实,拿着一些撬棍、螺丝刀,把车轱辘、发动机等等乱七八糟的玩意一拆,再用让操作机械的人敲砸。

    也等敲砸完后,汽车成了一块铁饼,操作人员就又用吊车放在了院外的一辆大卡车上,估计又不知道送到哪里***利用。

    “李老板,来生意了!”黑子来到这里,因为‘哐当哐当’的声音太响,也是扯着嗓子吆喝了一声。

    正拆东西的几位大汉听闻、亦是手中动作一停,瞅了黑子一眼,也没吭气,但也让其中一人去往废旧汽车堆后面的简易办公室,把他们的头头喊来。

    咔嚓——

    赵舟这个时候也打开车门,从车中走出,倒不是想接什么李老板,而是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这位朋友。”赵舟走到一处像是工作站的小棚子底下,对着一位正在电焊什么小物件的青年询问一番,又指了指横挂在两辆废旧汽车上的‘大弓’道:“你这弓我能看下吗?”

    废旧汽车上挂着的弓箭,说是大弓,是因为此弓乌黑漆漆的,却又带又一点灰色,周身应该是铸铁复合金材料制成,弓长一米四左右。

    除了中心拿捏、搭箭的位置,上下两段的弓身都是大腿粗细,缓缓成月牙状。

    更特别的是弓弦也有两个大拇指粗细宽度,不像是用牛筋制成,反倒是一种尼龙绳的复合材料,最少千万丝制成、上面反射金属复合纤维的光泽,看上去非常‘割手’。

    “哦?这弓?”

    听到赵舟询问,这位青年也放下了一个什么模型,望了赵舟一眼,以为是他哥的客人,继而想了想,又指着弓道:“这是我用废旧汽车的发动机铸铁材料,让我哥找人融了融,我自己打了个磨子,整到出来的。弓弦也是我自己制作的,但是制作出来以后,别说拉开弦了,这弓都有六百多斤重,拿起来都是问题。只能当成观赏品。”

    青年也许是看到有人欣赏自己的作品,顿时说道个不绝,并且还从小铁柜子里拿出很多奇奇怪怪的小物件,想让赵舟都瞧一瞧。

    而也是这个时候,那为李老板从后院走了出来,好似刚睡醒一样打着哈欠,问着旁边的传话小弟,“那谁又来了?”

    他说着,好似又打了一个哈欠。

    不过,也在下一瞬间、他猛地一见到在黑子旁边的杨隆,就忽的精神一震,不等小弟搭话,便小跑过来,赶忙笑着道:“杨少,怎么是您啊!要是我知道黑子哥是跟您的,这钱还要个什么劲啊!”

    李老板说的是人参的事,这东西也是他两个星期时间去东北跑业务,顺便在山中旅游的时候,看到了人参的根须,继而给慢慢挖出来的。

    没想到让人一鉴定,这东西有三百年的年份!

    同样,三四百年份的人,也是现实世界最高的。药材也是有寿命,再多,自己都腐烂到了土里。

    只是。

    赵舟现在已经不在乎什么三百年人参了,反而看上了这张‘大弓’。

    尤其,他又看到众人好像都认识,继而也没什么遮遮掩掩,直接指着车子上挂着的强弓道:“李老板,你令弟已经同意。此弓可否割爱?”

    自己的作品,肯定是需要别人肯定。

    这位青年也是抱着如此心思,和赵舟交谈了一会,就想要把强弓送给赵舟,钱都不想谈,反正都是废铸铁制成,只想赵舟如果帮他,就为他再买点更好的材料,让他更好的发明创造。

    “我哥不给我钱,都是让我捡这些破铜烂铁拼着玩,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发明家....”青年其实也很有理想。

    “好!赵爷喜欢就成!”李老板也是听到杨隆介绍了赵舟以后,更是笑着点头,就差求着把弓送出去,让他弟弟好好学着做生意,别闲的没事做梦了。

    “我这就让人给您送过去。”李老板说着,就让人开车,准备取弓,“这弓六百多斤,有点太沉了。”

    “不用。”

    不过,赵舟听闻李老板这么爽快,就是上前两步,单手一搭,一下便把将近快六百斤重的大弓取到了手里。

    同时,他手掌一拨弓弦,‘呼隆’又是一阵嗡嗡震响,震得弓身微微颤抖,发出一阵好似有人在贴着耳边低吼的声音,让旁边听到的众人非常难受。

    “好弓。”赵舟又猛地一握,弓身不再颤抖,又忽的一拉弓弦,挂了一个满月,又缓缓放回,测试了一下大弓的开合力道。

    “赵师傅好力气!”

    随着一声赞声,旁边的人也是都看呆了,但是称赞了一声,看到赵舟正在兴头上,也不敢打扰,几人一对眼,就到旁边小声交谈去了。

    “这弓最少有八十石,二千四百斤拉力。回去在找人加工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提一些。”赵舟也好似得了一件玩具,或是第一件喜欢的兵器。

    也没管众人,又‘咯吱、咯吱’的拉了几下,感觉弓弦坚韧,不会崩断以后,更是心中一喜,爱不释手。

    “如今。近处、我能拼手脚上的功夫。离的几米,我也有剑丸。亦或再远上百米,我这还有一把杀人用的强弓,可谓远近皆战。哪怕是没有弓箭,不拼拳脚,这六百斤的铸钢砸上去,见神不坏的大拳师,也会被砸个对弯。”

    赵舟反握长弓,单手一挑,‘哗啦’一声炸响,直接把附近的一辆废旧汽车给挑飞了三米多远。又让众人忽的一个激灵,躲得远远的。

    同样,赵舟也不是非常执拗的人,非得拳脚拼杀。如今,有如此好的兵器,定然是喜爱无比。

    就算是这弓也许对赵舟以后来说没有用了。

    可是赵舟只要喜欢了,那么想尽办法,他也会让这把弓跟上他今后的路。
武者诸天》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