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武者诸天 > 第七十四章 南北拳师

武者诸天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四章 南北拳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也在赵舟思索着,又与众人一阵闲聊。

    时间一到了七点,诸位师傅回到了自己位置上,宫羽田也是站起身子,来到了台子正中,向着四周望来的拳师们一礼,在金楼内安静下来之后,也开始说起了正事。

    “今日请诸位师傅过来,除了是聊天叙旧以外,也是想让一些苦学多年的拳师,交流一下拳术....”

    宫羽田说了个开头,又讲了一些仁义情理,不外乎就是大家相互认识一番,帮一些名声不显的拳师们宣传一下名声,也就是俗话说的‘帮人宣传,再抱团拉拢,最后国术界团结一致’的意思。

    这交流会的章程赵舟亦是早就知道,可也坐正了身子,以表敬意,听得入神。

    不过。

    宫羽田的这套说辞落,却说到了那些三四层当中名气不高的师傅们心坎里,让他们纷纷叫好,非常感激宫羽田帮他们宣传自己的‘小拳种’,也即是如今名声不显的拳术。

    可能不能成,会不会扬名,这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诸位师傅,谁愿在这台子上走一走,就亮下本事,拿出点真东西。”宫羽田说完了场面话,也没有当这‘擂主’,反而是叫上一名***来到台上,演了一套八卦,算是打了个头彩。

    “好!”众人也给面子,看都没看,就是拍手叫好。

    末了,等这位***打完一套。

    二层当中,平常有摩擦的两位拳师,趁着这南北拳师齐聚,也一同走上了台子,向着四周一抱拳,又相互一礼。

    “周师傅,咱们两家也是互有踢馆,伤了不少***。不如咱们当***的,就当为***出头,今个就在这台上走走?”

    “正有此意。”

    两人这一番化解恩怨的比拳,也算是接下了那位八卦***的场面,更是宣传了一下自己的拳术。

    只是,输的人,面子上估摸着不会太好看。

    宫羽田见到,也没有阻拦,但也站在两人中间一抱拳,“两位师傅,点到为止。”

    言落。

    宫羽田就下了台子,两位师傅也是互道一声请,就搭手在了一处,也没用上劲力,单单推演招式拼比。

    也能看出他们虽然有仇,可都是武人,又同样为人师表,还是拳来拳往之间为对面留了点面子,输了也不会太难看。

    “为人师,当尊武德,以武教人,以德服心。”赵舟也是看着这两位暗劲高手比划,感觉这***时期的武人,更多的是把这道义刻在了骨子里。

    而在这两位师傅比划的时候,金楼里面的诸位师傅、豪客们,也在相互谈论,或是也有一些来师傅、豪客们,专门走桌溜达、与赵舟敬了几杯酒。

    赵舟也是该喝茶敬酒,没有怠慢众人。

    不过,这些师傅们,酒也没有多喝,敬完就走,都在准备着等会和诸位朋友们的‘搭手交流’。

    只是,一些单纯过来见礼游玩、没比武意思的拳师们。他们先前见到赵舟一上来就送宝甲、古董的阔气,加上宫羽田如此帮赵舟说话,却基本上都以为赵舟是宫家的‘大财主’,这酒肯定要多喝上一些,才算是表现了自己诚意。

    到时候,那灵兽肉也好去讨要。

    “说不定就是这赵师傅..赵老板,家底子厚,组了一支***手大队,去扫了一片深山老林,才有了这么多灵兽肉....”

    很多拳师转着小心思,瞧见了赵舟气度不凡,一身练功服锦绣,觉得赵舟这一身派头,更像是哪家商行的‘大老板’。

    自己八、九成是猜对了。

    尤其赵舟无门无派,宫羽田也不知道赵舟学的哪种拳法套路,更没法仔细介绍,更重要的是,赵舟也没去那台子上比划,也不由得他们自己填上了那一二。

    “赵师傅,这酒您请。***了!”

    部分师傅们想到这里,也是在那两位拳师比划完了以后,相互来到了楼下,和赵舟道了一声,便一大碗酒咕噜下去,也没让赵舟多喝。

    一些三四层内过得不如意的江湖豪客们,见到赵舟望来,更是拿着大碗酒水,自己干了。

    同样,不止是他们误会,在座的诸位拳师,也都感觉赵舟没有功夫在身,更像是宫家请来的财主。

    说不定,就是专门提供‘灵兽肉’的大商人。

    特别是在座的诸位拳师也都是武人,需要的,缺的,也肯定是关于武的东西,这肯定要好好结交。

    “这样的人物肯定要好好结交一番才是,不为别的,也得为口‘肉’吃....”众人心思都差不多,就差把赵师傅换成‘赵老板’。

    这也是赵舟此时抱圆了丹劲,除非有意让别人觉察,或是道家开了‘法眼’的高手在这,不然,谁也不知道赵舟是武者,还是大老板。

    不过,赵舟则是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他在和这些拳师敬酒的时候,却是通过他们的一举一动,筋骨伸张、气血浓厚,在揣摩着他们的劲力。

    “这方世界的拳师,仅我之见。只有那位孙连山师傅堪堪称得上是见神不坏,力有万斤,爆发力道有四万顶头,差不多是二十吨左右。而这些丹劲拳师,爆发力气也就万斤撑死。”

    赵舟观察了一会,又看到了台子上有两位丹劲高手比划的时候,却发现丹劲高手,力气也有高有低。

    其中高的,比如那宫羽田,有药方子支持,加上家境雄厚,力气远远超于***丹劲拳师,抬举力量差不多有五六千斤。

    而平常的丹劲拳师,若是没有大量的资源温养气血,抬举力气也就千斤上下,爆发也不到两三吨。

    “能看出来,这练武之人还是要多吃。像宫师傅这样富裕的,气血就旺,劲力就大。同样,在这方养气血的世界,也是谁的气血高,拳法妙,哪怕没有抱丹,见神,也有可能一拳打死‘佛陀神仙’。”

    赵舟琢磨了一下,结合了自己的想法,也知道这些师傅们为何想要结交于自己。

    不外乎是这‘灵兽肉’对于这些武者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关系到了自身气血关键,肯定想找一位‘大财主’支持自己练武。

    那时,没有了灵兽肉的‘后顾之忧’,他们才算是真正的‘练血练劲’。

    “看来,这灵兽肉的价值挺高,完全可以换来不少好东西。”

    赵舟思索几息,心里也想明白了,其实也不用招揽什么武者,完全可以自己‘养’一批武人,这总比招揽的要好。

    而除了赵舟这边热热闹闹,说着南北趣事。

    台子上的拳师也是走了几批,又上了一批。

    如今,正有两位像是少林寺的高手,一人持木***、一人持木棍,正在演练着少林寺的拳术。

    ***饭桌席上的师傅们瞧见了,听到这‘呼呼’的破风声,也是聊着台上的两位少林师傅。

    “净能大师,那使长***的是净空大师吧?”在一层靠内的位置,一位化劲拳师点评一句,又向着他旁边位置上的少林高僧道:“可那位使棍的师傅是谁,他的棍法有些不行啊。”

    “李师傅,这还不行?我那师弟侯杰已经齐眉棍的横劲给练出来了。”这位少林高僧净能大师,也正是台上净空与侯杰的师兄。

    不过,他看到李师傅打趣的目光,又听到李师傅的话语,就知道自己这位俗世朋友是挑刺,也打了一声佛号,辩解道:“李师傅,你不会拿侯杰师弟与刚刚那位上台演练六点半棍的陈识师傅比吧?若是想比,我这位侯杰师弟练武太短,还真的差上不少,比不得陈识师傅。”

    “不对,不对。”

    净能大师话落,李师傅也还没说话,同桌又一位丹劲大拳师倒是多言了一句,“不止是侯杰师傅棍法不圆,那净空师傅的***法也欠点火候。”

    这位丹劲师傅言语有点不好听,也是这一桌上的几人都是朋友,偶尔说一些拆台面的话,净能大师身为佛家高人,也没什么生气。

    但是,这位丹劲师傅说着,末了却又加了一句道:“我这倒不是净空师傅的***法不行。是***年认识一位姓沙的师傅,他那一手断魂***那才叫绝了!可惜,那位师傅没开武馆,也没收徒弟,反而开了餐馆,可惜,可惜了....”

    “那..这位沙师傅是弃武了....”净能大师听闻,也叹了一声佛号,没有再言。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想要上台盘演招式的拳师都走上一遍以后。

    时间也走到了晚上十点左右。

    基本上是吃完一顿饭,就该散场了。

    可也是这个时候,赵舟这一桌上的宫羽田突然走上台子中央,向着对侧桌椅上的叶问抱拳道:“叶师傅,可否上台一叙?”

    “请。”叶问一身书卷气,听闻了宫羽田的邀请,二话不说就来到了台子上。

    只是,赵舟在叶问起身的时候就打量了他一番,发现叶问只是化劲拳师,若是他与宫羽田搭手,基本上不是一个等级的。

    “这位叶师傅气血虽然雄厚,却没有抱成丹劲,劲力拧不成一股。若是交手,在气力上肯定会落下风。”赵舟盘算了一下,发现叶问的胜算不足一成。

    而宫羽田让叶问上台,其实没有想动上拳脚。

    他反而知道叶问如今卡在化劲,只是差上一个信念就能圆着丹劲,不由得想帮叶问一把。

    “观自己,是明劲、暗劲、化劲。而当观了天地,圆了自己的信念,才是丹劲....”

    宫羽田思索着,此番邀请叶问上台,也是想让叶问从‘观自己’的化劲,把眼光提到‘观天地’的丹劲,算是提携晚辈,为国术界再添一位丹劲高手。

    当然,这前提也得是叶问能悟得通。

    “就以拳术南北之分,让叶师傅想一想,看他是在乎自己的拳派,还是在乎整个国术兴旺。”

    宫羽田盘算落下,也拿了一张圆饼,伸到了叶问身前几寸道:“叶师傅,你是南方拳师,我为北方拳师。咱们各自代表南北两派,比划一番,看看你能不能掰开我手中的饼。”

    金楼内坐着的拳师们,基本上都站为了两派,东南方向是南边众拳师,西北则是北方拳师。虽然大家都算是朋友,可也都是下意识而为,就连台上演练,也没有南北两方的人一同搭手,害怕自己输了,丢了自己派系的面子。

    而宫羽田也是以南北之分,想要考研一下如今代表南方派系叶问会不会掰开这个饼。

    尤其这饼非常脆弱,普通人都能掰断。

    更别说他还塞到了叶问的手里。

    只要叶问稍微一用劲,这饼就断了,那也是南北派术不相上下,谁都有面子。

    但饼碎了,也是叶问还只在乎自身拳术休养,拳派之争,始终在‘观自己’的境界。

    “叶师傅,把那饼掰了,别让宫师傅看轻了咱们南方拳术!”金楼内也响起了吆喝声,感觉宫师傅用一个破饼来说事,有点看轻他们南方派系。

    “这饼,应该是不能掰....”几位丹劲高手则是看懂了什么,但也闭目养神,不言不语。

    而叶问也是扫视了一圈,正准备断了这块饼的时候,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思一正,反而捧手一礼道:“宫师傅,您这个饼,我不能掰。掰了,就是我叶问自己承认了国内分了南北拳派。”

    叶问说着,朝着四周安静下来的众人一捧手道:“而在我叶问看来,拳有南北,国无南北。华夏拳师皆为国人,又何分南北。”

    “好!叶师傅说的好!”几位丹劲拳师称赞,也有不少陷入沉思。

    “叶师傅,请。”宫羽田也是赞了一声,把饼递到了叶问手中以后,打量了他一番,又回到了赵舟这桌。

    而赵舟的观察下,叶问也是悟了这个理以后,他浑身的气血突然流速加快,一瞬间圆了精神,抱了丹劲。

    就像是道家的顿悟一般,非常神奇!

    “这就是此方世界的抱丹?倒是更像是一种精神凝聚,大势磅礴。若是他们放在古时,就如一身‘浩然正气’的先贤,也难怪这些大拳师可以鬼怪不侵,精神如圣,气血如龙,称为一代宗师。”

    赵舟思索了一下,也算是亲眼见证了这个世界是如何抱丹。不过,他丹劲已成,这个倒是没什么学的,只能算是开阔了一下视野,更深刻的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体系。

    但是赵舟又一想,却也推演出来了这种‘大势’的用处。

    “以这鬼怪世界而言,若是我以三国的大势加持,岂不是我气血也可以震慑妖魔?就如那青虹剑一般,带有龙气。”

    赵舟思索着,突然感觉自己的鲜血若是用来温养兵器,会不会有什么斩妖除魔的作用。

    或是直接可以把长弓等武器淬炼成‘法器’,养出一件属于自己的‘本命法宝’。

    
武者诸天》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