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五章 太折腾了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五章 太折腾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内天地的种种变化,只有司徒小书自己知道,但下方数十万群众能看见的,就是这点点明*火,围绕着司徒小书旋动,更渐渐凝为一件长袍,贴服身体,若隐若现,其中似乎蕴藏无尽玄妙,知晓盟主大有所得。

    仁之大道,交汇众生之力,专属异象:仁者之风!

    光袍摆荡,如风摇动,司徒小书顿觉通体舒泰,先前的伤患尽消,原本左掌断指的痛处更生出一股微微的麻痒感,低头一瞥,只见原本掉落在下方木台上的断指,募地消失不见,跟着重续掌上,血肉瞬间长合,只在原先的断裂处,留下两圈红痕,像是戴着两个赤红色的指环。

    这个意外的惊喜,更是把司徒小书震得不轻,怎么都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自己先前以无比决心斩下的两指,是为了向人展现自己的意志,是为了给钱都群众一个交代,也为了给自己一个决心,刀出不归,既然斩了,就没想过还能续上,不然这种伤势,若是有心,也不难治好。

    刀剑双绝,双手齐施,是自己接触太一后,秘密暗藏的底牌,为此没少下苦功,而左手少了两根指头后,这张底牌就算不作废,也算是残了大半,付出的牺牲不可谓不大,却作梦都想不到,这样还能直接被大道异象续上……这般乃是苍天和万众见证自己的决心,补回自己的牺牲的赠礼,自己自然无需再刻意不受。

    司徒小书此时又惊又喜,低头俯看着底下的千万群众,生出从此要与他们福祸共度的感动,而她的神情,也透过屏幕,传送到温去病等人的眼中。

    想要用术法近距离摄影窥看天阶者,不是那么容易,大部分的术法都会直接失效,但这边有三名天阶者联合,个个实力都高过她,自然不是问题。

    “……仁之大道,终有初成。”温去病声带感慨,却斜眼看向一旁的武苍霓,有点似笑非笑的揶揄。

    司徒小书能这么快就确认自身道路,借助仁道和众生之力,登天证道,半是自身努力,半是机缘巧合,出于天授,而属于机缘的成分中,武苍霓的赠起码占了一半。

    若没有武苍霓先前掩耳盗铃般的持仁刀之诫的修行,司徒小书就算所行所为皆贴合仁之大道,但想借此登天证道,一切都要从头做起,没有十年八年,肯定碰不到边。而武苍霓先前的仁道修练,看似不过白费功夫一场,纯属闹剧一场,后头破碎的驺牙刀倘若落在别人手里,也是***一件,全然无用,可唯独在司徒小书的手上,却是适得其主。

    一旦遇对了人,***立刻就由腐朽化神奇,而传刀之举,却合舍己为人,薪尽火传之理,正是仁之大道表现,并非寻常传功,而是武苍霓传递的仁道种子,在司徒小书手上萌芽,并得到合适的养分滋养,迅速成长茁壮,如今已经成为一株擎天大木。

    整个过程,并不在任何人算计内,几个当事人都不曾想到能有今日的结果,但若要说只是机缘巧合,冥冥中又似乎有一股天意存在,让累积的因果,在这一刻汇集成就。

    作为这一切的缘起之人,武苍霓回首追忆,想着这些年的种种***折腾,着实感叹,对温去病的调笑特别有感,但沉吟半晌,最终还是一声苦笑,“太折腾了,耗不起,羡慕不来。”

    换了别人,未必能懂武苍霓的这声叹息何来,但温去病、韦士笔却立刻点头。

    早年碎星团中虽然并无天阶,但经手给盟友制造出来的天阶那么多,若说大家对此全无讨论,那就真是傻了,武苍霓后头选择掩耳盗铃来修练仁之大道,虽然成了碎星团的一桩笑谈,可在最初研究的时候,大家对仁之大道这条特殊的道路都有过分析。

    仁、勇、杀戮、破灭……这些虚幻大道,比水、火、地、风这些基础元素之道更虚渺难测,崎岖难行,而仁之大道,又比杀戮、破灭之类更加难以掌握,甚至不是努力求之,就能贴近的。

    修练仁道,最是讲究自然、不刻意,一旦刻意而为,就落了下乘,大道难成。即使是大能万古,想要依靠算计传递仁道,也通常机关算尽却无所得。武苍霓当初修练仁刀不成,偶然碎刀,交付温去病托于有缘,这些都是偶然之举,传给司徒小书后,托付得人,这才最终急速有所成就,一切都属无心。

    假如武苍霓有心传承,直接折刀交给司徒小书,结果就注定是白忙一场。

    司徒小书的断指再续,也是一样,倘若断指时有心后头伺机接续,或是当异相发生时,心中存着侥幸期许之心,就绝不会有断指接续的事发生,甚至日后若是专门去寻接续法门,还会受到大道反噬,偏生这个木头脑袋的少女,就是那么绝,立志那么狠,全然没给自己留一点余地,这才最终得到仁道反馈,有了惊喜。

    现在说起来,这或许能算是段佳话,大家都认为司徒小书所行所为贴合仁道,天助自助,福缘深厚,能够凭此得证大道,远超同辈,可对于重视实战性的碎星团来说,无法算计、无法估计的不稳定力量,根本不能算战力,何况行仁道法门,在残酷的百族大战之中,基本等于找死的同义词。

    “实在是太折腾了……”

    这是武苍霓的感慨,也是温去病、韦士笔的共同想法,虽然在当世同志之中,有一名能够得证“仁之大道”这种高大上的法则,着实值得庆幸,但他们顶多为此鼓掌叫好,压根不羡慕,甚至也不认为后头司徒小书能够帮上多少忙。

    韦士笔道:“仁之大道,属于三十六条先天之道之一,据说证得后能有诸多神异,可谓牛气冲天,但……在实战上并没什么优势,还有到底是能有哪些神异,也都没人知道,甚至诸天万界中,无论仙鬼佛魔妖神,面上都没有此道的传承者,连天阶后的相关***或者传承都少有流传……嗯,真的指望不上啊!”

    温去病缓颊道:“也没那么糟糕,多一个同伴,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同伴里多一个天阶,肯定好过多一个地阶,仁之大道再是战绩不显,也能轻易压服地阶中人。如今小书能够藉机证得天阶,算起来我们已经血赚,现在的她,足以镇住封刀盟和朱氏,鹰扬郡已经稳了。”

    韦士笔斜眼看向温去病,“你就不担心,她证道天阶后,掌握封刀盟和朱氏,又有司徒诲人在背后支持,父女联手,势大难制?”

    “……你如果会担心会发生这种事,现在完全可以冲出去,把司徒诲人宰了啊。”

    温去病坏笑道:“我当时不好直接下手,老尚偏偏又没动手,反正你做惯了黑手,现在直接冲过去,趁着人不注意,一刀把司徒诲人宰了,把锅甩给魔族,就此永绝后患,如何?”

    武苍霓也点头应道,“趁着现在,战争刚刚结束,我们完全可以推诿,说你在江北抗魔的时候,身遭魔染,后头所行所为皆不由自主,杀人是受控于魔族,与你本意无关,乃是魔族最后的挑拨离间之计,顶多关你个一阵子,用不着偿命。反正三郡的魔染高层也都是关着,任谁也不敢说让他们跟你一起死。”

    这个混水摸鱼之计,着实阴损毒辣,还确实很有可行之处,韦士笔闻言不禁苦笑,换了那个人还是团长的时候,真有很大可能就此实行这条毒计,铲除可能的麻烦于未然,或者香雪若在,她可能眼珠一转,背着众人就把事情干了,不是为了抢着背负名,只是单纯为了杀完了后头省心。

    但如今,碎星团却没法这么干,倒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只是单纯权衡利弊后,并没有必要做这一步。

    大局在握,为了强求消弭未来隐患,猛走极端,等若搬石头砸脚,自己找麻烦。当初碎星团之所以后头人人喊打,那个人如此行事,特意给碎星团揽锅,正是一大原因。如今前车之鉴尚在,还按着老套路行事,未免不智。

    鹰扬郡事了,众人各有各忙,得要把碎星团如今大部分兵力从汉水四镇迁出,入驻鹰扬、虎踞两郡,安排到合适的位置,监督和领导原有势力,真正把两郡彻底纳入掌控,各种杂务,足够忙到韦士笔、武苍霓四脚朝天,而尚盖勇还要持续修练,稳固境界,继续压制鬼气,根本无暇协助。

    温去病同样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除了手边的器物修理,魔染者救治等技术研究工作,还要进行第一大队的重组工作,选拔人员,另外也要为了迟早会发生的帝都之战做准备。

    而在这些公务之外,温去病还有另一个属于私务的烫手山芋要处理,那就是之前大战中救回的重伤者,龙灵儿。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