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六章 如梦似幻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六章 如梦似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少女从深层次的昏迷中,渐渐恢复清醒时,对昏迷前发生的种种,基本处于没有记忆的状况,而看着眼前天宽地阔的奇妙世界,闪烁千亿光华的奇妙装构体,正不住变动形状,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一间大屋,辽阔至没有边际的大房子。

    ……我、我一定是在作梦吧。这梦真的好奇怪。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屋子?遮天蔽日,无边无际,辽阔得……仿佛可以容纳整个星河,人于其中,渺如沧海一粟,小若微尘。这样的房子,究竟要什么样的雄伟巨人,才会以之为屋?难道神话传说中能够只手撑天,甚至破开混沌。分隔天地的巨人真的存在?

    而组成大屋的千亿彩星,不住闪烁着点点光辉,每一刻都在发生奇异的变化,时而组成一副无比繁复的图形,看得人头晕眼花,却又本能地感觉到,这些图形类似道纹,当中蕴含着某些深层次的法则,应该是天地法理的具现,引人追寻,却难以把握其中真意。

    如此瑰丽的场景,又怎会存在于现实?只有是在梦境里头,才说得过去,自己应当是正在一场奇幻的梦境中。

    ……只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梦?

    龙灵儿意识朦胧,先是在奇幻的景象中沉醉,跟着脑里冒出了这个念头,开始思索。随着这一下动念,记忆中本模糊而残缺的画面,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飞速闪过,昏迷前所经历的那一战,点点滴滴,全在脑海中涌现。

    刹那,龙灵儿双眼圆睁,原本半昏半醒的意识,一下整个醒来,跟着一股股强烈的情感拍涌胸口,完全恢复的记忆,让她高度激动。

    先前应当是和冰心姐姐联手,在对抗心魔阁的诡异神尸,此战之险,堪为自己生平之最。以前自己在阁中,总和燕无双对练,对方打起来常常留不住手,力道根本没轻没重,动不动就随手一击却把自己打出百丈,或是打出去连着撞穿几座山头,要不是自己身具太阳龙战体,早就被活活她打死了。

    但也因为是在这样高强度的对练下成长,一路走来,根本就是伤了又好,好了再战,战了又伤,而最终成长起来的自己,战力因此也远超同辈,自己对此从未后悔,甚至还颇为自豪,觉得这样的对练都撑了下来,将来即使面对天阶者,自己也无所畏惧。

    可如今,自己明白了,燕无双在对练中或许真是没有留手,但这绝不代表她有全力出手,或是认真出手了,特别是,她绝没有带着杀意出手,这就是关键性差别!

    那具神尸,出手时带着绝对杀意,那是对一切生者无差别的痛恨,所以自己遇上的不是可能致命的对练,是一场绝对要命的搏杀!

    一瞬间,除了惊愕之外,自己还醒悟到,自己这辈子经历的战斗还太少,特别是很少遇到生死搏杀,这其中有些体验不是寻常对练能得到,哪怕是再高风险的锻炼也不成,就必须是生死搏杀,才能学到那些东西。

    不管怎么说,既然自己选择上了战场,最终却表现出学艺不精,那死就是活该,输了得认,自己没有任何一点不服,也不会为此激动,但那场战斗最后的意外,却令自己回想起来,坐立难安。

    冰心小姐姐,她先前明明可以逃走的,当时明明都说好了生死各安天命,她也已经全身而退,脱离战场了,却为了救援自己而专程折返,自己与她相识未久,并没有多少交情可言,她愿意为自己做到这一步,可以说是义气深重的壮烈之举了。

    就冲着这份肝胆义气,自己就该与她生死与共,除非她脱险,否则自己绝不能走,哪怕是舍弃自己性命不顾,也该先保证她的安好。也幸好,在危急之时,冰心小姐姐身上闪烁红光,似乎是有某种救命后手,自己当时看到,颇松了口气,因为冰心小姐姐若能平安离开,自己纵死也能安心。

    但……事情却不知怎么,接下来开始荒腔走板了。

    冰心小姐姐发动的后手,没有把她传送走,却是落到自己头上,只把自己给传送出去,这是她舍己为人,拚着一己牺牲,也要把战友给救出去?司马家人,果然义薄云天!

    不过,自己从来没听说有这种护身宝的,而且,冰心小姐姐那时的眼中,充满错愕与控诉,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背叛者,要说这是舍生取义,其实看起来更像是发生了一次意外事故。

    只要想到小姐姐最后的那错愕的眼神,龙灵儿就坐立难安,恨不得立刻自尽。

    而且在自己被红光裹挟,破空飞遁走的刹那,依稀看到的景象,是小姐姐被神尸抓个正着,恐怖的黑红之气,整个笼罩住整个头部,邪毒侵蚀,这就算不死,也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害。

    无论怎么样,这件事情既因自己而起,自己就有责任,活着见人,死要见尸,自己必须要找到小姐姐,然后,向她或是向司马家谢罪才行。

    心情略为镇定,龙灵儿终于回忆完昏迷前的情景,也厘清楚了自身思绪,但刚才过于激动的心情,牵动伤势,险些就一口血激喷出去,这才发现,自己如今全身都痛得厉害,而残余的记忆也随之接上。

    ……在被传送出去后,自己因为伤重,神智已经不清,后头好像见到了司徒小书,虽不知为何会看到她,不过,应该是她将重伤的自己安置的,但……她是如何安置自己的?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啊?

    心中困惑生出,犹自不解自己如今究竟是梦是醒,龙灵儿却忽然听见一阵清亮琴声,有人在附近抚琴,声如水落银瓶、珠坠玉盘,甚是清脆动听,乐音流泄,自己原本焦躁难耐的心情都和缓几分。

    循声看去,却只见大老远外,突然出现了一座五光十色的琉璃宝台,形如莲花绽放,台上正有一人在端坐抚琴,五指拨弄,神情专注,剑眉朗目,气宇轩昂,正是温去病。

    龙灵儿与这个男人,也算是从小认识到大的旧识,却从来没见过他的这一面,看他全神贯注,弹出一阵一阵激越琴音,虽然自己之前对他全无好感,可此刻仍禁不住眼前一亮。

    “温……”

    一字出口,顿觉周身麻木,气为之竭,龙灵儿这才发现,自己的颈部以下,如今正插满了数以万计的极细光针,密密麻麻,几乎都要看不见底下的皮肉,之前似乎是隐形不见,可当自己想要运劲发力时,这些针就会开始发光,显现出来,更将自己周身的气脉完全封锁,动弹不得,连血脉之力都没法动用。

    ……所以自己这是落在温去病手上?怎么会如此?他为何制住自己,有何企图?但自己应该被司徒小书安置,为何会落入他手,他是如何得手的?

    “哦,醒了?算起来时间刚刚好。”温去病抬头说话,停止了弹琴,起身从琉璃莲台上朝这边走来。

    看着这个男人靠近的身影,龙家的美少女募地双目圆瞪,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温去病虽然正在朝自家这边走过来,但激越动听的琴声却并没有停止,反而持续弹奏,还益发高亢激昂,全没因为他的离开,而有所停顿。

    ……换句话说,这琴声根本不是这个男***出来的,他刚才那么专注的弹琴,还七情上面,随着琴声飞扬而色变,全都只是在装模作样。

    ……这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有人这样的?

    口中无法发音,龙灵儿在心里竭力呼喊,就这么看温去病来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过来,“不好意思,刚刚正在进行一点研究,花了些时间。”

    见到眼前的美少女双目瞪得快要突起,连腮帮子也鼓鼓的,看来是有话想要说,温去病随手一挥,亮起的光针灭了部分,龙灵儿喉间一松,脱口而出,“研究?你到底在研究什么啊?装模作样!”

    “说得对,我就是在研究装模作样,我刚刚在研究,接下来要怎样登场,才***装得最有气势,还不能被人看成是暴发户。”

    温去病得意洋洋道:“知道吗?有道是登场登得好,开打不用跑。我坚信,一个好的登场姿态,可以充分的发挥先声夺人的作用,敌人见了自然心下先怯三分,战斗的时候再表现得狠一点,装腔作势,他心里就又怯了三分,最后拚关键的时候,只要稍微给他造成一点伤,他就想跑了,然后趁他跑的时候就可以猛占便宜,这样很省事啊,不然要是人人都要和我拚到最后一刻,当我真是铁打的啊?”

    这番话,龙灵儿听得瞠目结舌,不敢相信有人连装腔作势,都能掰出一番大道理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过心里仔细咀嚼,觉得好像这话也不是没道理,先声夺人,以势凌人,这些技巧运用得好,确实在战斗中能有事半功倍之效,这不是习武的正理,却是实战的高效法门。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