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八章 始作俑者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八章 始作俑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这消息传开后不久,***带伤回到了天斗剑阁,对同门的质问,怒斥以对。”

    温去病道:“不久前鹰扬郡里的一战,天斗剑阁和封刀盟一到撞上了当年燕姣然尸身所化的神尸,北斗星主夏冬暝因此阵亡,与役的剑阁好手也都全灭,现在燕无双不在,剑阁内部权力真空,秋艳红想要暂摄掌门,不过因为丑闻缠身,遭到门派里的长老反对激烈。”

    “……夏星主……死了?”

    龙灵儿顾不得再替***辩白,首先就被温去病口中的伤亡消息给惊呆。天斗剑阁,人丁一向不旺,同门间彼此就算不是交情很好,也都混个脸熟,夏冬暝虽然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总是一张臭脸,遇上自己也从来不假辞色,但还是指点过自己剑法,关心过自己的安全,自己知道她其实是个好人,现在……居然死了?

    堂堂北斗星主,剑阁要人,怎会就这样死于非命?还连带死了一群同门,是谁下的毒手?什么人敢这么明目张胆惹上剑阁?

    龙灵儿闻言义愤填膺,连带气血翻涌,当即痛到眼前发黑,如果不是自身气脉被温去病埋的光针锁住,这一下就得重伤,却听温去病不急不徐,道:“而***与长老们冲突时,爆发出天阶之力,她已经秘密证道天阶……”

    “这怎么可能?她……”

    龙灵儿听到这个消息,着实异常错愕,自己***早已经成为半步天阶,照说是登天可期,但因为在九外道大会时遭到亢金龙的重创,如今气血有亏,照说还要再多累积个几年,才能尝试闯阶登天,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快?

    而且,所有天阶证道,都是动静极大,先有雷劫阻道,后有异象纷呈,就算想低调都不可能,要秘密证道,除非有大人物出手帮忙遮掩,但普通人的背后,哪来的足以遮蔽天阶的大人物?要说这是燕无双已经回归,出手遮掩,这种事龙灵儿第一个不信。

    ***的证道天阶,听起来的确内藏诡秘,龙灵儿虽然还是认为这里头可能有了什么误会,***的为人自己最清楚,她绝不可能是个阴谋者,更不会做出残害同门之举,但在如今的情况下和别人争论这个,实在毫无意义,还是得先回去见过***,问个究竟。

    “喂,快放开我,你封着我究竟想要干什么?”

    “……嘿,现在放开,让回剑阁去问***她究竟是不是死曜,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能当自己是***,但我不是啊!”

    温去病冷笑道:“平常呢,要是碰到这样的人,易骗难教,执意要往鬼门关走,我是肯定不会拦着的,一定帮拉开门,放欢天喜地去挖自己的坟,在一边看一场好戏……***活着多余,早死早超生,不过呢……”

    看龙灵儿的小脸,被自己这话气得发白,温去病抓了抓头发,很不愿意开口,却叹道:“只是这一回,就必须要拦着了,如果就这么放去自我伤害,将来我可没有脸去见姊。”

    “……我……姊?”

    龙灵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答,“你果然还和我姐姐有往来,她与你藕断丝连,你们之间……”

    温去病一怔,刚想说自己和龙云儿本就在一起,有什么好藕断丝连的?但一下回神,这才明白丫头是在指龙仙儿,当下表情一垮,真的不想碰这个话题。

    “真是算走运吧,本来照这实力,现在放出去,恐怕活不过这个月……”温去病叹道:“留下来把伤养好,我再帮把血脉力量完全开发,消掉隐患,然后再走吧,那时候就算要想去送死……也未必有几个人收得下了。”

    听温去病狂言,龙灵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胡说什么?我的血脉是……你根本没有资格……”

    太阳龙的血脉,独一无二,即使在天斗剑阁内,除了燕无双本人,也根本没别人知道怎样去*与开发,即便是燕无双本人,也常常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于很多事情一知半解,温去病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发这豪语?龙灵儿甚至觉得,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血脉有什么特殊之处?

    温去病冷眼一瞥,明白少女所想,却根本懒得说话,随手一挥,一本书册,投影出现在龙灵儿面前,只见上头写着“太阳龙补完计画,六月初三”。

    龙灵儿一下双目圆睁,自己曾在燕无双处,看到过类似的一本书册,她那时候边翻著书,边指点自己的修练,这应该是天斗剑阁……不,是燕无双个人的高度机密,这人又怎么会有的?

    跟着投影里的书册迎风翻开,连里面的内容逐页展开,一字一句,依稀就是自家当初见过的那本书里的内容,甚至……连笔迹都一样,怎么会这样的?

    “……瞧这一副死鱼眼,就晓得这书肯定是偷偷看过了。”温去病抬头看天,沉吟道:“燕无双手上的版本是究竟哪一版?是六月十二的?还是初九的?嗯,应该是六月初九的那版,上次我检查身体的时候,诸般征状很像是六月初九的那版的计划……”

    “检、检查身体?”龙灵儿闻言错愕道:“你什么时候检查过我的身体……”

    “咳!口误,口误,不要在意,上次的意思,就是这两天。”

    温去病一时说错话,此刻赶紧尴尬掩饰,自己上次在晋王府替小丫头检查身体,这事做的光明磊落,没有任何不良成分,但这事若被张扬出去,别人不好说,光是自己团里,阿笔就会趁机黑自己黑到不遗余力,脏水别说用泼的,可能直接就整桶给自己从鼻孔灌下去。

    估计真到了那时候,估计满世界都会开始传龙灵儿被自己弄大了肚子,这丫头看起来傻呼呼的,可能不在乎这些,自己以后却怎么做人啊?这种事情做不过,小心为上。

    温去病一抖手,一个光圈凭空出现,跟着套住龙灵儿的身体,然后从头扫到脚,而虚空中随即浮现一堆数字与符文,亲自展示了一次自己是如何检查身体的。

    “这……这样也行?”龙灵儿见状不免瞠目结舌,天斗剑阁之内,哪有这样的神妙技术?就算是燕无双,看她一向大咧咧的样子,恐怕也没有这样的神通。

    “土包子,这样也吓到?真是没见过世面啊?不过,也是运气好啦,要是换了早些时候,在我还没证天阶三重之前,扫瞄做不到这么细致,更别说早先还是地阶的时候了,那时别说什么检测了,根本是瞎猜,然后装样唬人啊!”

    说到这里,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温去病表情扭曲,一下变得惊恐,失声道:“不好!燕无双手里的该不会是六月十二的第三版吧?”

    看温去病突然的的激烈反应,龙灵儿也跟着紧张起来,下意识问道:“同一天里还有过三版?那……那是怎么回事?”

    “唉,是不知道,那时候在团里和妖魔打仗,日子不好过啊。六月十二那天,上午打兽王,下午打妖王,傍晚还被一堆妖王和兽王围殴,把我当成后娘孩子一样打,好不容易打完回去团里了,本来以为终于能休息了,结果还被团长逼着交报告,那个人把我之前交上去的几个版本,一起扔到我脸上,说他马子对这计划不满意,要我出个新版的……”

    越说越是愤慨,积怨上涌,温去病双目赤红,不自觉地握拳,连声音都带着几分寒意。

    “我回去熬夜整理新版计划的时候,就想啊……去***惯老板,究竟有没有当我们底下的研究员是人啊?老子这次不活了,不干的最大,直接就给你出一份狠的,大家一起同归于尽算了,呜嘿嘿嘿嘿,哇哈哈哈哈,大家一起上路吧……”

    回忆起当初的惨状,七情上头,连声怪笑,温去病笑得有若疯魔,龙灵儿在一旁不知所措,呆看这个男人的诡异表演,温去病笑了半天,才被这道目光惊醒,心头暗叫不好,幸亏这里并没有别人看到,否则自己关起门来,在自家法界内对着一个陌生少女疯笑,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自己形象就太不好了……

    “简单来说,那个版本是我专门做出来毁灭太阳龙的,不是练那个版本吧?算了,问也不会知道***的,但如果真是练的那版本,不可能活到今天的……是我说一堆无聊话了。”

    温去病一通话说完,非常懊恼地抓抓头,龙灵儿也渐渐冷静下来,大致捕捉到温去病的意思,“那个……虽然我不是很懂你都在说些什么,但你该不会是要说……我修练的那些法门,其实是你……创造的?”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龙灵儿特意加重了语气,当中充满了满满的不愿相信。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