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九章 砸回来的锅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九章 砸回来的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品出味道,扬了扬眉,“当初根据那个人要求,设计无双战体,初步选择以太阳龙血脉作为基础的,就是我,而后来把那些构想落实,设计出具体方略的,当然也是我,虽然后头我没有机会介入实行,但看燕无双那鸟样,难不成相信是这法门是她设计的?”

    龙灵儿面上死撑着不示弱,但心里却已经把脑袋摇成了波浪鼓。

    熟悉燕无双的人都心中有数,她这个人和“智”一点都沾不上边,凡事都少根筋,更没什么复杂心思,都是那种一条肠子通到底的人,只是认准了某件事,就会一直做下去,坚持到底,打死不退,这是非常恐怖的特质,在武道上也会别有所得,但相对的,她在拿主意这件事情上,非常不行,更别说复杂的创造、设计性工作了。

    在龙灵儿的记忆中,燕无双专门和自己对练,促进自己太阳龙血脉力量的发挥,但关于自己具体的修练,她倒是都严格照着那些书册、文件的指导在进行,甚至有时边与自己对练,还要边跑去翻书,有些读不懂的地方,还是自己讨书来看,然后解释给她听的。

    只凭这一点,要说是燕无双一手设计出太阳龙血脉的修练进程,自己打死也不会相信,后来自己问过数次,想要搞明白这套***方法的来源,但每次她表情都很怪,似乎不太愿意讲,自己立刻意识到,恐怕这话题是碰上了什么禁忌。

    『……我能训练的,差不多已经到极限啦,除非能自行登天证道,呈受得住更强的对练,我才可以加大出力,帮你训练,否则……就是现在这样了。』

    在确认***遇到瓶颈的时候,燕无双这么口气遗憾地说着,因为,不光她是自己的对练,自己同样也是她最好的对练。天斗剑阁之内,再无***天阶,她想要找个人陪练,也是非常为难,平常拿来打自己的手劲,若是打别的地阶,早就十死不生,这也让她非常郁闷。

    『或许……还有个机会,如果有机会遇到山陆陵,而他又肯帮,或许能……』

    燕无双当时忽然冒出的这段感慨,让自己整个人都听呆了,虽然自己身边的每个人,都夸奖自己的战力可比山陆陵,但为什么自己寻求突破,也要去找山陆陵?

    哪怕两人的战斗方式,都是横冲直撞,自己也看过不少山陆陵战斗的录像,从中学习相关的经验,但可自己也一早就决心,不要去走与山陆陵完全相同的路,要同中求异,才能超越,因此双方已有本质性上的差异,山陆陵并没法在这块上指点。

    要说是针对血脉作出指引,那就更不可能了,太阳龙血脉独步诸天,十分稀有,燕无双更确认自己是此界唯一,山陆陵又不是太阳龙,凭什么能指点自己?

    关于这个问题,燕无双的回答很模糊,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听某个人偶然提起过,在这些训练方案作完后,如果还要更进一步,唯有山陆陵能够帮手。

    至于山陆陵为什么能帮手,燕无双显然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偶然想起也始终一头雾水,只把这当成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抛之脑后,直到此时此刻,对着眼前这男人,还有他说的这些话语,某个荒唐的想法,一下闪过心头。

    “你……你就是山陆陵!”

    龙灵儿脱口而出,话出口后,自己都觉得无比荒唐,山陆陵是什么人,自己可是很清楚的,那是昔年大战中的人族战神,自己虽然一路学习他,却很清楚双方之间的距离仍大。

    别看自己现在能与普通天阶交手,甚至全身而退,连天阶者都打不死自己,确实威风八面,但也仅只是如此,要像山陆陵那样,每次战得一身伤,还能屡屡反杀天阶,这种事自己想都不敢想!

    而如果温去病只是个没有背景,来历神秘的人物,或许还有可能确实是山陆陵,然而,普天下虽然没几个人晓得他的过去,唯独是自己,与他从小相识,只要比对山陆陵纵横八方时候,他的当时岁数,就晓得这种事根本就没可能……

    龙家美少女的睫毛眨呀眨,抬起倔强的下巴,“别开玩笑了,山陆陵哪有你长得这么帅!你会是山陆陵?”

    “唔……我也从来没说我自己是山陆陵啊。”

    摸着下巴,温去病闻言还有些吃惊,不解少女是打哪冒出这么个结论的,却歪打正着,九成是有什么人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最后传入她耳中,今朝联想起来。

    本来这倒也没什么,事实***确实太让人难以置信,很多人就算已经隐隐猜到,也因为自己也不愿相信而否定,眼前这个丫头也是那样,但……看她现在一脸嘲讽,明摆着看不起人的模样,温去病忽然生出一丝恶意,邪邪一笑。

    跟着,就在龙灵儿眼前,温去病的身形迅速变化,体格瞬间膨胀上去,转眼之间,就变成一个两米多高,浑身肌肉结实如铁铸,气势雄伟吞天的巨汉,双目如铜铃,俯视下来,不怒而威。

    龙灵儿这一惊非同小可,要不是被光针封住,险些就要跳起来,“你、你真是山陆陵……”

    少女并不笨,只是因为既有定见而阻碍思维,明明猜到了什么,却又自己否认,最终没能想到***,而一得到确切的提示,原本的思维障壁就此被打破,由果推因,很多线索一下就清晰起来,包括温去病与碎星团之间的真正关系,还有他为何后来当了奴隶商人,依靠追捕碎星余孽发家,又为何从一个普通的奴隶商人,短短时间内登临天阶,俯视众生,全都得到解释。

    ……原来,当初他被赶出我们家之后,经历了这么多事。

    发现童年时候的家族故人,竟摇身一变,成为名声赫赫的人族战神,龙灵儿的感觉当真无比复杂,原本对温去病的种种厌恶感,登时消失了大半,只见他身形再变,由巨汉又化回真面目,出口的就是一声冷哼。

    “……我上辈子,一定欠你们龙家很多钱!”

    如果不是上辈子有天大的因果,怎么这辈子,尽是被他们龙家的女人,累得晕头转向,成天不是劳力,就是操心?

    大姊给自己惹的麻烦,至今还没解决,还要担心会不会再扔过来什么新麻烦,自己近来还一直为着二妹的下落而日夕难安,正不知该如何交代,小妹就又砸过来,还得自己来出力医治,自己简直成了龙家的长工。

    正自慨叹,温去病就听龙灵儿一声惊呼,紧张道:“如……如果你真是山陆陵,冰心姊是你的未婚妻,你有责任救她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

    封刀盟世代交替,在很多人的理解中,是早晚会发生,百族大战已经结束多年,司徒诲人似乎依然未从丧偶的阴影中走出,不曾再娶,少盟主司徒小书是唯一的继承人,在武道之路和侠道之路上都走的不错,将来继承封刀盟之主,自然是板上钉钉。

    然而无论是谁都没想过这事会那么早发生的,司徒诲人正在鼎盛之时,又在帝国风雨飘摇之际,登天称尊,成为一代刀皇,***四方,再执掌封刀盟二三十年,不是问题。而相较于司徒无视的开创,司徒诲人的持续开拓,各方原本都对过于刻板,遵守侠道的司徒小书并不看好,觉得假若她成为封刀盟主,恐怕连守成都未必能做到。

    不过,世事的变化,就是这么让人跌破眼镜,百族大战后稳定兴盛的帝国不出十年,又再次风雨飘摇,而封刀盟主交替的时间,却比任何人所料更为早,司徒诲人登天称尊不久,就爆出***养刀法产出心魔,成为一代邪魔亢金龙,暗中掀起腥风血雨,正是如今天下大乱的元凶,自愿退位,原本大地上正道代表的封刀盟转瞬成了一个烂摊子。

    而司徒小书却在接下父亲烂摊子的同时,当众登天成功,晋升为当世有数的天阶者之一,而又恰以仁心掌人道,所证的仁之大道异象纷呈,完美的声光效果与表现,令钱都百姓对她的支持,燃到了顶点,瞬间取代了因失德而黯然下台的父亲,成为众生寄托希望的新英雄。

    对司徒小书来说,这一切并不是自己最初追求的结果,但对碎星团而言,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礼物。

    温去病、韦士笔原来都担心,己方强推司徒小书上位执掌朱家,固然是看重她的血缘与身份,有合理继承法权,算得上己方势力进入鹰扬郡,和原本势力间合适的缓冲,但相对来说,朱家人都是她的亲戚,若接下来心存不满,看不清形势,有可能反而会集体对她阳奉阴违,背后排挤,而以她的个性,未必狠得下心去排除各种障碍,说不得,得要碎星团动手,先替她清理掉几批人。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