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二章 意外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二章 意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可现在柳*却告知,心月龟是魔主一系的,入侵的魔族是疯嚣之主一系,而两人都晓得,魔界中“混乱”与“秽”两大系统,从来都不算和睦,相互鄙夷与敌视,为什么魔主一系的心月龟,会把死曜牵线给疯嚣之主进行合作?

    两人都是当代邪魔,对勾心斗角的手段并不陌生,短暂一愣之后,随即恍然,这分明就是借刀杀人的毒计。

    抢先对始界动手,这是很犯诸天忌讳的行为,这一点死曜已经知晓,魔主一脉对始界有所图谋,却不当这个犯禁的出头鸟,而是穿针引线,把死曜这个始界的突破口,送到疯嚣之主一系的手里,那边一向没耐心、无视规则,看到诱饵只会立刻下口,担了首先打破规则的众怒犯。

    而透过死曜,早就知晓疯嚣之主一系种种行动的魔主一脉,自然能抢先一步做好准备,见缝落子,用最小的代价,在最关键的时候干预,得到最多的好处。

    在这整个过程中,受到众怒责难的,自然是疯嚣之主一系,在战场上损兵折将的,也是疯嚣之主一系,魔主一系完全扮演了混水摸鱼、渔翁得利的脚色,手段高明,深谋远虑,可谓是最大赢家。至于死曜……就是魔主这边用来引诱疯嚣之主一系上勾的饵。

    奎木狼、参水猿想清楚其中关键后,不免遍体生寒,既为邪魔,当然知道诱饵这种东西,一旦利用价值尽了,后头会是什么结果。

    况且,疯嚣之主一系,最是崇尚本能与混乱,是那种受到了打击,绝对要加倍报复的习性,丝毫不顾忌报复的代价,而魔主一脉或许不在乎,自己几个凡人,如何承受得起疯嚣一系的滔天之怒?

    ……后头想要活命,自然只能加深与魔主一系的合作,或者……就此臣服!

    参水猿与奎木狼对看一眼,感受到的寒意,比先前忧虑亢金龙之死时更甚,这下子自己是真正上了贼船,魔族诱人堕落、哄人上船的手段,委实防不胜防,己方已经步步为营,事事小心,却仍掉进大坑而不能自拔。

    叹了口气,奎木狼冷然道:“只要有好处,卖与哪家都是一样,所以那边希望我们接下来怎么配合?”

    柳*笑道:“碎星团虽然这次侥幸一胜,但他们很快就要面临一个大问题,尚盖勇的人化,是他们的重中之重,此人在这一战中表现的威能,潜患太大,我们必须要将他铲除……不惜一切代价。”

    汉水四镇的一场激斗,是尚盖勇独自挡住了降临的欲魔分身,与***三处的战场不同,当尚盖勇汇集了众生之力,以人道之主的形象现身时,人道之力带来的种种不合情理的力量,让他几乎是压着那名大能分身在打,可谓游刃有余。

    魔族大能层次的精神压制,遇上人道之主的力量,几乎全被化解,尚盖勇不但自己没事,还能够分出力量,庇护住底下万民,这是温去病、韦士笔等人都做不到,甚至联手起来也做不到的奇迹,此事一出,各方都为之震动,真正见识到了人道之主的无上威能。

    奎木狼、参水猿分别都有各自的情报管道,对那一战的情形有所了解,所受的震惊很是不小,只不过因为亢金龙在大战中身亡,死曜如今大难临头,才没有心情去仔细分析,现在听柳*特别点明,登时心中有数。

    “……人道之主,庇护人族,所以如今成了想要入侵始界的魔族的眼中钉?”

    参水猿干笑两声,一身肥肉抖动,听得出话语中的些许无奈,“我们现在要帮着魔族,砍倒人族的擎天大柱,这也算反得彻底了。”

    奎木狼眼中闪过一道厉色,狠声道:“事已至此,我们的确回不了头了,只要给的好处够多,我们也无所忌惮了,但想要我们帮忙做事,魔界那边必须先拿出诚意来,否则一拍两散,我们就算如今上了贼船,也不是任由他们搓圆捏扁的。”

    既为邪魔,就比谁都清楚弱肉强食的那一套,如果因为不得不站在同艘船上,就事事妥协,想要靠此乞求平安,那最后的下场,肯定是被别人啃到连骨头都不剩。反而表现的硬气一些,藉机提升自我,保持有利用价值,能够一直平安,这条路不好走,却是唯一的生路。

    柳*摇摇手,笑道:“最基本的利益,当然要守住,身为死曜不讲利益,难道要说道义吗?不过魔界那边现在希望我们协助出力的,也不光是诛杀人道之主的事,还有一件工作,优先级可能还在此事之上,他们也愿意给予重酬,比如……协助你们提前登天。”

    实力增长,是死曜成员的头等大事,特别是登天证道,这是他们当前视若性命的重中之重,但听到这么大的酬劳,两名邪人反倒都没有什么欣喜表情。

    参水猿摇头道:“靠魔族的帮助提前登天证道,就算成功,只怕也是隐患重重,即使不是证的水货天阶,前路尽失,也是从此为他们所掌控,性命一直握在别人手里,就此朝不保夕。”

    奎木狼却是冷哼一声,“魔界一向是损人利己,从来没有亏本买卖,连登天证道之事都能拿出来当报酬,这件任务应该很不好办吧?”

    “……当然是一分风险,一分报酬,但这件事说来却是有点意外……”

    柳*道:“之前因为一个意外事件,我和亢金龙拿下了尴尬的一个人质,正好和先前所得有些关系,想着干脆试着利用她来取得某件神器,这本是我们开头没怎么抱指望的一着闲棋,成与不成,都无关紧要。”

    ……毕竟,想要藉机尝试套取的那件神器,只是有寻到神器波动,确认里头应当有神器,其中具体状况为何,整个说不准,就是最终拿到手了也未必能用,故而犯不着花太大心思去谋取。

    “不过,拿下的那个人质……唉,似乎是个意外之源,与她扯上关系后,意外就特别多,在我们进行计画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大意外。”

    面具底下,柳*的面孔有些扭曲,当初拿下人质,执行临时计划时,实在料不到,一个可有可无的闲棋,会扯出一个比魔族大能入侵还麻烦的问题,让那丫头成了一个烫手山芋,自己这边接也不是,抛也不行。

    “那件神器被封闭在一个特殊空间内,无法直接取出,贸然硬拿,很可能会启动爆炸,不但毁去神器,还会干掉所有试图开启的入侵者……”

    “这就不对了!”奎木狼闻言不客气道:“神器等同天阶,哪是轻易会被爆炸损毁的?真能炸毁的,还能算是神器?”

    柳*却是摸了摸眉头,一时不言,参水猿则转过头,用一种看***的眼神,斜望向同伴,等了半晌,看他仍没有反应,这才道:“只要所有者狠得下心,在有人入侵时,直接操控神器自爆,玉石俱焚,你的问题就不成问题了。”

    奎木狼当即愣了一下,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个思路,却见参水猿对柳*摇头,“但这种层次的技术问题,你们完全可以和我打声招呼,由我来处理,给我分润些合理好处就够了,和亢金龙有些不够意思。”

    死曜诸邪,平时合作,也讲尊重与默契,除非同志开口要求,否则绝不能私自把手伸到同志碗里夺取利益,亢金龙、柳*负责朱家相关的事务,其中有什么好处入袋,***诸邪都没资格插手,但明明遇到了障碍,同志有能力帮助解决,却不开口,想要独占,这就不太够意思了。

    柳*不由叹道:“这事本来是打算找你帮忙的,但当时钱都中还有种种计划要做,没顾得上。后头因为亢金龙意外得了人质,可以当做钥匙,就先自行尝试开锁,如果还不行,自然会来找你帮忙……当然,如果早知道会有那种意外,肯定一早就拉你在场了。”

    “……怎么?是人质与神器的勾连,出问题了?”听出柳*的口气不对,充满深深的懊恼,参水猿感到其中不妙。

    “亢金龙当时研判,那女孩与目标神器能产生血缘共鸣,可以借此让神器认主,解除前头封禁神器之人设下的陷阱,再取得神器,于是制造了机会,让他们有机会靠近……他的推判正确,当这两者第三次靠近后,发生了共鸣。”

    事情到这里,剩下的本应该顺理成章,就是在两者共鸣之后,藉机取得神器,但如果事情有那么顺利,意外也就不成为意外了,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犹自心有余悸。

    “两点之间生出共鸣,最初还算正常,亢金龙本来想要趁机出手,绕过神器自爆的设置,打开封禁,可是,那股共鸣却一下子加强,从而有了第三点的呼应……”

    “第三点?”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