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世界旅行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三章 称兄道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傅剑寒见楚其琛坚持,而且自己也心痒痒的,犹豫了一下还是翻开书籍细看。

    里面的内容的确是一套剑法,一共三式,跟小说中的招数名一模一样,分别是刺肩式、耳光式以及去剑式,还详细描绘各招式的变招,不知道是哪位剑法高手所遗留的,让从未看过武功秘籍的他如痴如醉,还以手代剑的演示其中招数起来。

    他之前用的剑法是从一本兵书上领悟出来的,名曰东鳞西爪剑,听名字就知道是左一式又一招拼凑而成,还部分结合他人所用招式,完全不成章法,但已经足以让他在江湖中行走了,可见其在这方面悟性之高。

    而现在,他完全将心神沉浸于剑法之中,对着秘籍演练个两三遍便已经不需要对着了,直接将书一放,拔出背后的铁剑练习。

    一时间,剑光闪烁,狭小的庙宇内满是他舞剑的身影,卷起的阵阵灰尘让楚其琛都不禁眯起眼来。

    过了好一会,傅剑寒才停下来,满脸兴奋的对这楚其琛说道:“楚兄,这门剑法当***当高明,实在让我大开眼界。”

    说到这,他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只是学了你一门剑法,我......我却无以为报,请受剑寒一拜。”

    他突然弯腰下拜,却被楚其琛一手把住,略带无言的说道:“拜***嘛,我又还没死,我这是当你是兄弟才给你练的,怎么会介意呢。”

    傅剑寒闻言,顿时感动不已。

    江湖人中视武功秘籍为身家性命,即使是师徒兄弟也等闲不轻易传授,哪像楚其琛那样刚认识不过一天就大方送人,足称胸襟广阔。

    “这......这样的话,楚兄以后就是我大哥了,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礼。”傅剑寒想到这,连忙拱手向他行礼,楚其琛也没阻挡,坦然承受了。

    “好、好、好,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们以后兄弟相称了。”楚其琛满怀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轻易就落到碗里来。

    对于这个主线任务,他也是有一定考虑的。

    要是时间线更早一点的话,加入酆都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说是邪派,但里面的一帮人也不是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人,只是看起来有点形态各异而已,其实还是打着除暴安良的旗号行事.

    如果酆都之主阎王没落败,到最后反而是他们夺得天下,到时候他舒舒服服混一个护国公位置也不错。

    但从任务上看来,阎王已经被大BOSS控制住了,现在加入进去也只是充当炮灰而已。

    自个单打独斗,恐怕到时间结束都没法取得一个好得成就,那就得拉拢一些无门无派的青年俊杰来组成队伍或者门派,到时候才有话语权。

    而傅剑寒则是他一个首要目标,毕竟他无论在前传还是本传都可以冠以一个天才之名,而且为人义气当先,豪气大方,虽然单纯了点,但也不失一个好帮手。

    而且刚好自己撞上门来,哪里还有不抓住机会将他绑在自己身上的可能。

    要是***人,他才没那么放心刚见面就送武功呢。

    “大哥比我年长,叫我剑寒就好了。”

    “话说起来,你现在多大。”

    “小弟年方十六,刚刚及冠成年。”傅剑寒略带不好意思的说道,让楚其琛一阵无语。

    ***,那你怎么还长得那么嫩。

    “行吧,既然叫我一声大哥,怎么也要送点见面礼给你。”楚其琛解下背上其中一把长剑递给他:“来,我看你手上那把铁剑质量也不怎么好,这是我以前游历时获得的百炼钢剑,足以称得上吹毛断发,配上你的剑法刚好,来试试。”

    “不......好吧,多谢大哥。”傅剑寒正想拒绝,但看到他不容置疑的眼神,顿时将话吞回去,连忙双手接过来。

    这是一把以永乐剑为原型的明代剑,整体以玄色为主色调,点缀着些许暗色黄铜剑饰,连鞘长约为一米,在楚其琛要求下,除鞘加重到2.2公斤。

    剑柄为黑牛角夹黄铜圈所制,握起来手感十足。

    而这还只是他库存中的中下等兵器,更高级的他还没敢拿出来用。

    傅剑寒“噌”的一声拔出剑来,明亮的剑身遍布花纹,开锋的刃口寒光闪烁,让人毫不怀疑其锋利程度。

    持剑往庙中的破旧木板挥去,宛如切豆腐一样轻而易举的将其切成两半,让傅剑寒暗暗心惊。

    “大哥,这把剑实在是太好了,我都有点舍不得用了。”将长剑插回鞘中,傅剑寒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说道,这对他来说简直如同传说中的神兵利器。

    “说什么傻话,兵器不能用来杀人防身,还不如拿来当烧火棍。”楚其琛瞥了还在傻笑的傅剑寒,不由得无奈的说道:“好了,时间不早,趁今天双喜临门,去找家菜馆客栈吃顿好的,剑寒你是本地人,应该知道哪家最地道吧。”

    “说到吃的,当然要选河洛客栈,这可是洛阳城里面最出名的。”

    “那还等什么,快点带路去吧,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逛了一下午,那点豆浆包子早消化掉了,两人连忙往城中的客栈赶去,快到黄昏才到达。

    而这客栈显然也是相当出名的,大堂内早已经人头涌涌,大多数是些江湖豪客光顾。

    幸好他俩还来得早点,不然位置都没有了。

    坐下后,连忙让店小二上些拿手菜来,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酒水。

    这次喝的是西凤酒,亦称秦酒,产于陕西凤翔县,属中国四大名酒之一,始于殷商,盛宇唐宋,共有三千多年历史。

    等菜酒水上来后,傅剑寒连忙给两人杯中倒入酒水,一股浓香喷涌而出,真不愧有‘开坛香十里,隔壁醉三家’的美誉。

    “大哥,小弟先干为敬。”

    “好,干了。”

    俗话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两人都不是不能喝酒,自然一杯干了。

    这清澈的酒水入口,清雅而不淡薄,浓郁而不酽腻,酸、甜、苦、辣、香,诸味谐调,又不出头,与今早上喝得杜康酒截然不同。

    三巡过后,两人也慢下来,仔细品尝放在他们面前的佳肴。

    放在他们面前的菜肴不少,其中最出彩的是酒煎黄河鲤鱼以及道口烧鸡。

    鲤鱼酒香浓郁,味道鲜美;烧鸡型、色、味俱绝,而且火候到家,香酥熟烂,实在让人停不住口。
游戏世界旅行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