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世界旅行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天各一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桀桀,阁下高义,在下却不能领这份情,完不成任务只有死!日后自有***兄弟来取阁下性命,自己珍重吧!”

    黑衣人喘着粗气说完这番话,嘴角便流下漆黑的污血,一下子倒在地上四肢乱颤,不多时便双眼翻白死去,竟然是服毒自尽了!

    “哎~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憾甚!”姜望看着倒地的黑衣人,呆了一下,而后不禁长叹一声,沉默片刻才向几人拱手道谢:“狂生姜望,多谢几位救命之恩,不知尊姓大名?如果机会,定当请各位到洛阳城中一趟设宴道谢。”

    “贱名何足道哉,举手之劳,无需挂齿,足下请自便,我等尚要处理痕迹,以免引火上身!”楚其琛拱手行礼后指了指地面上的尸骸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在下先行告退,万望海涵。”姜望眼见对面之人急着处理手尾,也识相的赶紧离开。

    “绘儿,人都要走了,不来送一下吗?”楚其琛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对着马车内呼喊一声。

    不一会,楚绘才从马车上下来,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怅然一声叹息,空手低声吟唱。

    良友远别离,

    各在天一方。

    山海隔中州,

    相去悠且长。

    嘉会难再遇,

    欢乐殊未央。

    愿君崇令德,

    随时爱景光。

    “楚大哥,就这样子吧,不然见面之后离别更为不易,只是真替他的安危着急。

    哼,言而有信是为诚,还能指挥东厂中人行事,想必定是那位六王爷诚王了,没想到他声誉甚佳,也会行此下作之事。”一曲吟罢,楚绘眉头略皱的说道。

    “绘儿,万事不可能单信眼前所见所闻,你就不觉着这里面疑点重重吗?依我看反倒像是栽赃嫁祸。”楚其琛略带无语,没想到这小妞看着挺聪慧的,这事情上反而糊涂了。

    “楚大哥你说的是?”楚绘闻言若有所思,回忆刚刚的情景对话,果然期间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没错,其一,对方虽然黑巾蒙面,但身上却是穿戴东厂厂卫服饰,实在有点欲盖弥彰。

    其二,这几人当刺客,却一直迟迟未肯动手,反而含糊不清的交待杀姜公子的原因,以致其猜测为诚王所为,如此刺杀行径实在有违常理,颇有点向诚王泼脏水的意思。

    其三,姜公子虽然当年名噪一时,引起诸多士子慷慨爱国之心,但江山代有人才出,几年过去早已云淡风轻,无足轻重,荒山野岭中,杀了也没什么用处,还不如当年辞官时直接寻机击杀,即使妾身有三头六臂也保护不了他许久周全,何必等现在。

    其四,刺杀失败,放他一马反而服毒***,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一活生生的人,好像本来就是充当死士,想要激起姜公子义愤一般。

    这些种种疑点,实在让妾身有点想不明白。”

    “呵呵,既然皇上昏庸,底下的王侯贤明,诚王为了自保,当然少不了向自己泼脏水,利用的便是姜公子这狂生的义愤之心,所以说,这的确是栽赃嫁祸,不过嫁祸的是诚王自己而已。”楚其琛眼见她这么快就找到这些疑点来,不禁微笑着点了点头。

    “听大哥如此分析,这一切也说得通了,那么以后姜公子应该是没什么危险了。”楚绘闻言也不禁舒了一口气。

    “大哥,楚姐姐,你们这样绕来绕去,说得我都有点糊涂了。”将飞刀收回来的傅剑寒站立一旁听他们分析,感觉云里雾去的,实在有点脑筋疼。

    “呵呵,你啊!少喝点酒,多读点书,好好跟你楚姐姐学习,好歹是当年探花。”楚其琛略带无奈的扶额,想起本传中,他在少年英雄大会上***是直接趴下睡觉,这家伙要是嗜酒如命能改成嗜书如命,以他的天赋绝对早成诗仙李白了。

    “不喝酒还怎么读书~”傅剑寒嘴里嘀咕两声,见到楚其琛脸色不善,干笑两声连忙赶回后面车上。

    无语的摇摇头,将几具尸体收起,确认没什么遗漏了,才继续驱赶马车上路。

    众人一路上餐风饮露,为了避免无所不入的乞丐探子发现异常,沿途城镇都是一穿而过,并不作停留,反正空间内还有备好的大把粮食和饮水,晚上也只是在郊外丛林中搭建帐篷扎营过夜。

    只是偶尔有些***做些剪径勾当,一个照面便充当楚其琛的刀下亡魂,多时也就只有十来个身上带些粗浅武艺的强盗拦路截劫,但面对这方众人一顿强弓硬弩加飞镖飞刀,没两下就全部报销了。

    而且幸好天公作美,一路上都没下雨,在不停赶路下,几天后便已经到达离弦剑山庄不远处了。

    就在众人准备穿过一处山谷时,旁边丛林中突然传来女子的惊叫声,仔细倾听,似乎是在呼喊救命!

    “楚大哥!”楚绘以及史燕一把跃向前来,见他点了点头,一起连忙运起轻功往林中疾驰而去,留下剑寒三人留守车上。

    楚其琛原本也不会轻功,只是路途上凭借楚绘手书的《灵飞经》以及其讲解修习,没想到竟然轻而易举的入门了,想来也有《易筋洗髓功》洗毛伐髓效果以及他本身速度属性不低的缘故。

    当然,这功力还是比不上楚绘多年修习,但已经让她暗暗羡慕,平时除了照顾小孩,也是埋头***易筋洗髓经中的静功。

    其实并不止她是如此,就连傅剑寒、史燕以及薇洛、温蒂都是以这一神功为第一修行法门,只是后两女因为对经脉穴道之类的不太熟悉,才迟迟还没能领悟技能信息,不过正好有一贴心大姐姐辅导,倒也没掉太远。

    话说回来,三人遁入林中,沿着地图所指方向急奔,人如离弦之箭,瞬息之间一起一落便是数丈之远,不过一弹指时间便赶到声源地,便看到一只丈高的大黑熊四足着地,追着一个身着蓝色红裙的女子狂奔。

    楚其琛见状飞刀在手,眼神一凝,瞬息间浑身精、气、神集中于手上。

    一阵银光闪过,飞刀脱手而出,再看时已经径直从熊眼穿脑而过,一直射穿其身后一颗粗壮大树才钉在树身上,依然入木三分。

    而黑熊顿时仿若失去浑身力气,一声不吭的往前摔在地上,依靠惯性往前滑动数米才停下来。

    “呼~”楚其琛停下来轻呼一口气,刚刚他用的正是小李飞刀中的【出刀】秘技,需要集中浑身精力,也是唯一与原名有所关联的招数,即便是他也没法连续发出,不过威力也是相当之强,这还真多得于等级不低的投射武器掌握技能,不然也没法这么快掌握。
游戏世界旅行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