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10章 地皮-天蟹座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0章 地皮-天蟹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在这一脚之下,白衣人当即一命呜呼了。

    此刻的唐烧香接着在身上几处穴府上连续几点,七道气势暴冲上天,倏地一下,化作光柱冲到了虚空数百千米高处。

    那七道气势冲到同一高度,气势收缩成团,化作七颗星辰一般的存在。

    接着一闪,蕴含其中的君主气势彰显而出,让得七道收缩成团的气势,连成一个整体。

    借助于君主气势,这连成一个整体的星辰,就像是一个星座。

    这就是所谓的星座之魂。

    看似一只螃蟹。

    权且称之为天蟹座。

    这个天蟹座,看起来像极一只巨大的螃蟹。

    这是星座之魂,因此这只螃蟹最终便是,动了起来。朝着下界飞去。

    飞到了唐烧香跟前。

    此刻的唐烧香,朝着白衣人方向手一挥,喝道:“将他们统统消灭。”

    巨大的螃蟹立刻行动,冲向了对面的白衣人而去。

    倏地一下,便是冲到了这名白衣人跟前,手中的鳌钳猛地便是朝着白衣人的脖子夹去。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失去了生机,而且是身首异处。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白衣人冲了过来,立刻指示螃蟹,朝着***白衣人冲去。

    螃蟹不负所托,将这些白衣人一个个都是夹成了两段。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一声喝令:“撤!”

    这只螃蟹顿时便是撤退,此刻的唐烧香,直接跃上了螃蟹的背部,然后便是身心与螃蟹合一,操控这螃蟹朝着白衣人发动疯狂攻击。

    此刻的唐烧香,眼瞳内,出现了双视野一个清晰,一个模糊如同被覆盖了一般。

    此刻的唐烧香,站在螃蟹背上,伸出右臂,做了一个夹人的动作。

    那螃蟹跟唐烧香同心同神同魂,但不同躯体,他们二者其实从某个角度上说,可以看作是同一个。

    此刻的白衣人,见状,面色大变。

    立刻后撤。

    此刻的唐烧香,也是后撤。

    白衣人终于由后撤变成了进攻。

    此刻的唐烧香,终于又见到白衣人上当了。

    这白衣人直接遁地而来。

    唐烧香身形一顿,在白衣人从地下破土而出,暴冲而上的霎那,翻身就是一踹,重重落在白衣人的胸口上。这名白衣人闷哼一声,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便是被唐烧香踹得暴飞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立刻便是冲向那倒飞而去的白衣人,接连几个狂风抱拳,轰得虚空都是嗡鸣不觉,起伏浪涌,剧烈扭曲。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落地的霎那,猛地一挥手,那满地的沙子,此刻都是大规模移向白衣人,瞬间将来不及起身的白衣人活埋。

    白衣人当即就一命呜呼了。

    此刻的唐烧香,继续北上。唐烧香继续一挥手,那满地的泥土,都是堆成一个山丘朝着白衣人移动而去。

    倏地一下。

    这一堆泥土便是一滑而去,贴着地面撞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后退的时候,不小心倒地,便是瞬间被泥土给活埋。

    唐烧香继续北上,一名白衣人冲了上来,此刻的唐烧香,立刻便是浑身一股强大的君主气势爆发而出,便是遁入地下,满地的泥土此刻都是化作了一股风暴,绕着身躯旋转起来。

    那泥土此刻如同一个光环,绕着唐烧香旋转。

    就在白衣人冲到跟前时,唐烧香心念一动,光环运行速度陡然增加,化作了一抹犀利的光刃,狠狠劈向白衣人。

    唰的一下。

    在这一劈下,这白衣人胸口当空被一刀划了一道口子。

    这名白衣人最终也是一命呜呼了。

    此刻的唐烧香,在***白衣人一窝蜂冲上来时,立刻便是一个翻身,右腿翻身的霎那,扫荡而出,狠狠扫在白衣人脸上。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被扫得倒飞而去。

    唐烧香朝着地面猛地发了一掌,同时间浑身一股强大的君主气势爆发而出,遁入那泥土之中。

    立刻便是有一堆泥土,贴着地面滑行间,冒着火花,朝着白衣人冲去。

    白衣人眼神大骇,立刻便是暴冲而起。

    没想到却是中计了。

    唐烧香在白衣人暴冲而起,身在半空中时,立刻便是一个箭冲步伐,飞冲到白衣人跟前,猛地便是身形蜷缩,劲猛滚翻间,冲撞在白衣人身上。

    白衣人不仅被重重地撞了那么一下,而且唐烧香滚动的身形,也是给了白衣人一个巨大的冲击。

    白衣人身形向后接连趔趄,唐烧香直接便是猛地一拳砸向地面。大地起伏抖动而起,立刻便是化作一道扭曲的时空波纹,辐散开去。

    呼啦一下。

    这道扭曲的空间涟漪,便是瞬息间扩散了千百米,冲击在白衣人身上,将其直接冲得倒飞而上,当空失去了意识。

    此刻的唐烧香,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只墨笔,朝着地面猛地一甩,甩出一滴墨汁,然后便是心念开动。

    那墨汁便是在地上画了起来,最终化作了一个光圈,咕咕沸腾,周围的虚空都是剧烈扭曲膨胀起来。

    那白衣人此刻遁土而来,却是在触及这光圈的霎那,原本只有一丈不到的距离,却是瞬间被拉开了百余米。

    原来,唐烧香的这一招,是利用文道法则将空间给变大了,因此那空间便是瞬间拉大了二人间的距离,就如同九天银河,阻隔了牛郎织女之间的距离一般。

    此刻的唐烧香,立刻便是冲向一头雾水的这名白衣人而去。

    一下子便是冲到他的跟前,右腿猛地扫荡而出,扫出了一轮轮犀利的芒刃。此刻的唐烧香,单腿随着身形向后空翻的霎那猛地倒钩而上。

    顿时一抹犀利的腿芒,流转而上,流转到了白衣人脸上,啪的一下,便是将其劈成了两半。

    此刻的唐烧香,在另一名白衣人赶来支援时,立刻便是猛地空翻飞滚而上,在那半空中,猛地一拳,轰击而下,狠狠砸向地面。

    地面顿时轰的一声,掀起一股泥浪。

    此刻的唐烧香,在这名白衣人身形向后趔趄的霎那,单手支撑着身躯,身形猛地扫动,呜啦呜啦呜啦。狂暴扫荡的身形,此刻将得空气都是搅得呜呜怪啸。

    十分迅猛的腿芒,此刻在那虚空中绽放而出,化作了一抹抹犀利的腿芒,绽放而出,狠狠地便是劈在了白衣人的身上。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猛地暴冲而上,在那虚空中,身形直接暴冲直下,如同一根长矛,发出凌厉的破风声响。

    在这一个回合之下,这白衣人当即便是吓得屁滚尿流。

    立刻便是转身朝着远处,逃遁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直接在那白衣人转身逃遁的时候,猛地便是贴地暴踹,一个呼吸之间,暴踹***百下,将得地面的沙子,泥土都是铲得暴溅而去。

    十分的狂暴。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一个翻身,连带一个盘旋,身形如同一个螺旋桨叶片叶片一般,伴着凌厉的破风声响,便是朝着白衣人后背绞杀而去。

    此刻的白衣人,立刻便是遁土而入,霍地一下,便是失去了踪影。

    然后便是见到那地面凸隆而起,朝着唐烧香方向迅猛开进,十分的狂暴。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不断凸隆而起,朝着自己开进的土地,立刻便是一个仰面,翻身落下。

    在那白衣人破土而出的霎那,便是一个狂暴的扫腿,疯狂的扫荡而出。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冲向自己而来时,立刻便是侧身接连几个侧翻。

    哗啦啦!

    眨眼间,便是侧翻飞出哦百余米。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继续冲来时,立刻便是猛地隔空一掌,轰向白衣人而去。

    虚空此刻剧烈抖动,掀起了一波波的涟漪,如同水面波纹一般,层层叠叠扩散开去。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转身逃遁时,立刻便是一个暴步,身形化作了一抹犀利的芒刃,直接冲向那白衣人而去。

    在冲到白衣人跟前时,翻身就是一脚,朝天踹出,踹向白衣人的下巴上。

    这一脚,狠狠地轰击在白衣人的下巴上。白衣人当即便是直接身形倒飞而去,一下子便是飞出了百余米远。

    此刻的唐烧香,在白衣人倒飞而去时,猛地双臂一游,紧而朝着白衣人猛地掌击而去。

    “大海无量!”

    周围的雾气,此刻都是凝成了实质,化作了大水,冲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刚刚落地,便是遭到了巨大的冲击。此刻的唐烧香趁着白衣人尚未稳住身子,立刻便是冲到他跟前,直接翻身一脚,将其轰得倒飞而起。

    唐烧香紧接着便是猛地几个快拳,一阵疯狂的轰击,落在白衣人身上,将其轰得直接***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倒飞而去时,单臂支撑身躯,劲猛宽扫,呜啦呜啦呜啦,身形狂扫而出,十分劲爆,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身形倒飞而去时,呼啦一下,身形直接飞旋而上。

    当空身形如同一个飞镖,狠狠地便是扫在了白衣人的身上。

    这名白衣人当空***,立刻便是打起了退堂鼓,因为他已经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实力和经验十分丰富的唐烧香了。

    唐烧香身形后撤,影移而去。

    一名白衣人此刻便是悄悄地抄后路打算偷袭唐烧香,唐烧香立刻感应到了这名白衣人的存在,直接便是猛地一脚,翻身的霎那扫荡而出,狠狠扫在白衣人的脸上。

    最后落在白衣人的肩膀上。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被唐烧香的这一脚,直接从肩膀劈得跪倒在地

    此刻的唐烧香没有恋战,立刻便是在那白衣人被扫得跪倒在地时,翻身一脚将其踹飞,然后便是后撤。

    几名白衣人此刻一起冲杀而来,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看起来确实十分的吓人。

    此刻的唐烧香,在其中一名白衣人暴飞上天的霎那,也是飞冲而上,当即便是一脚猛踢,狠狠踹在那白衣人的膝盖上,将其当空踹得直接跪倒。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如风,倏地一下,便是直接刮到了白衣人的身后,直接便是翻身一脚,将得被踹得当空跪倒的白衣人,一脚踹得暴飞而去。

    在这一脚之下,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失去了生机。

    唐烧香随即便是直接冲向另一名白衣人而去,这名白衣人也是身形一跃,当空出刀,猛地劈向唐烧香的脑袋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施展出了拿手的招数,立刻便是单手撑住身躯,身形如同飞盘一般,一阵劲猛狂扫,便是扫荡而出,扫在了白衣人的身上。

    在这一阵疯狂的绞杀之下,这一名白衣人当即便是失去了生机。

    此刻的唐烧香,在***白衣人冲向自己而来时,立刻便是猛地一拳,轰在地上,那大地此刻都是直接剧烈起伏抖动而起。

    起伏抖动的大地,此刻便是直接朝着白衣人扩散撞击而去。

    在扩散到白衣人跟前时,那抖动的地皮此刻如同海啸一般,立刻便是猛地朝着白衣人席卷而去。

    这名白衣人此刻面色大变,那剧烈起伏的地皮有着比海啸还要巨大的冲击力和能量。

    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之下,白衣人当空便是被冲得倒飞而去。

    唐烧香紧接着便是直接一拳,重重轰击在地面上,地皮再次剧烈抖动起来,冲击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如同脚踏在波浪之上一般,一下子便是失去了平衡,最终居然被地面吞没,确切的说,是陷入地皮之下。

    此刻的唐烧香正在地皮之下等待着这名白衣人呢。

    就在白衣人身体陷入地皮之下时,立刻便是猛地几个盘旋,身形一阵飞旋,身躯佝偻着,猛地便是扫荡出双腿狠狠地便是抽在那白衣人的身上。

    这白衣人刚刚陷入地下便是被唐烧香抽得倒飞而去,却依然是在地皮之下。

    此刻的唐烧香,在冲向那倒飞而去的白衣人而去时,几名白衣人此刻出现在了地皮之上,猛地便是一到,狠狠地便是刺向那地皮之下的唐烧香的头顶。

    唐烧香身形一闪,避开了白衣人的这一极为狠毒的刺杀,然后便是猛地挥出一刀,朝着地皮上挥出一刀,最终落在了地皮之上的这名白衣人身上,将其直接劈成了两半。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那白衣人(刚才陷入地皮的白衣人)身形飞旋,已经冲出了地皮,且朝着地皮之下的唐烧香,一阵疯狂的挥舞大刀。唐烧香则是接连几个后空翻避开,同时便是直接暴冲而起,冲到了地皮之上当空便是出刀,劈向白衣人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