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9章 大坐-飞旋式扫腿-走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就在这一霎,唐烧香听到一阵厮杀声传来。

    循声一望,几名虚张声势的白衣人,正从身后杀来。

    一个个凶神恶煞,想威胁唐烧香,让它从心理上产生畏惧的心理。

    此刻的唐烧香,面对这些白衣人的恐吓,摇了摇头。

    然后便是一个暴步,身形如箭冲射入去,倏地一下,便是冲射到了一名白衣人跟前。

    没想到,这名白衣人将大刀朝着地上一扎,刀尖朝上猛地一挑。

    轰隆!

    伴着一声惊雷声响,刀芒瞬间便是破空而上,将得虚空都是撕裂了开来。

    唐烧香立刻一个后空翻避开了这一劫,然后直接一掌拍向地面,紧而一把抓去,将得抖动而起的地皮,瞬间一把抓起,随着身形一个扫荡,扫出一抹犀利的芒刃,破空而去。

    唰的一声。

    那地皮如同一柄犀利的芒刃,朝着一名白衣人横削而去。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失去了意识,因为刀芒已经将其拦腰劈成了两半。

    此刻的唐烧香随后便是一个箭冲,倏地一下,冲射至一名白衣人跟前,侧身一个翻旋式扫腿,右腿随着侧翻滚动而起的身形扫荡而出,狠狠地抹在了白衣人的脸上。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被抹得鲜血淋漓,失去了生机。

    这时,一名白衣***喝一声,手执长柄弯弧刀一刀劈下,破空而下一道犀利的刀芒。

    唐烧香提刀格挡了一下。

    刀芒劈在刀刃上,反弹了回去。

    白衣人立刻一个暴步,跃身而起,旋动的身形,侧向落下。

    落地便是劈出一刀,刀芒破空朝着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立刻便是暴步一闪,侧身飞旋而起,当空劈出一刀,破空而去。

    白衣人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便是被劈成了两段。

    白衣人此刻收刀了,朝着唐烧香隔空一拳,轰杀而来。

    唐烧香也是隔空回了一拳,相互对轰在一起,引发雷霆般一声轰鸣,虚空剧烈扭曲,空间震动开始。

    强大的冲击波,辐散开来,如同一道道波浪,涌动而去。

    白衣人一个个皆是失去了平衡,如同置身于海浪中一般,根本难以稳住身形。

    唐烧香立刻便是趁势发动了新一波攻势,猛地出拳,雨点般砸向地面,砸得地面起伏抖动而起,如同波浪般层层叠叠荡漾而去。

    在这一波攻势之下,白衣人再次失去了平衡,无法稳住身形,或者仰面栽倒,颇为狼狈。

    唐烧香此刻跃身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飞滚而下,猛地坐在了白衣人的胸口上。

    噗!

    这一坐,坐得白衣人当即口喷鲜血,失去了意识。

    ***白衣人此刻一起冲了过来。

    唐烧香立刻侧身几个空翻,身形如同飞滚的车轮,哗啦啦,带着劲风呼啸,飞滚向白衣人而去。

    眨眼间便是飞滚至白衣人跟前,猛地便是一个螺旋飞升式扫腿,右腿一阵绞杀,扫在白衣人的脸上。

    有几名白衣人当即被抽得仰翻***,倒地不省人事。

    一名白衣***声一喝,不要命地冲了上来。

    唐烧香眼神一厉,飞旋而起间,狂扫的右腿,呼啸而出,迅猛异常。

    呜啦呜啦呜啦!

    在这一招之下,白衣人再次被扫得仰面栽倒,当即口喷鲜血,倒地不省人事。

    在白衣人老大的喝令下,***白衣人立马扑了上来。

    此刻的唐烧香,侧身一个影移,用肩膀直接冲撞向一名白衣人而去。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被唐烧香的肩膀顶得直接暴飞而去。

    唐烧香紧接着一个飞旋扫腿,当空狂扫,迅猛异常。

    那些冲到跟前的白衣人,被扫腿催生出的狂风直接掀翻了去。

    一名白衣人此刻也是一声咤喝,连带一个扫荡腿,凌厉扫荡,狂猛异常。

    随即便是扫到了唐烧香跟前,猛地一记勾拳,朝天勾出,勾出一道狂风。

    狂风扫腿!

    此刻的唐烧香都在暗自惊讶于白衣人的这一招数,居然使出了跟自己一样套路的扫荡腿,实在是令人佩服。

    此刻的唐烧香直接便是斜刺里冲天而起,半空便是身形斜躺,右腿打开一阵绞杀,呜啦呜啦呜啦!

    在这狂猛绞杀之下,白衣人面色一变。落地便是向后紧急撤退。

    唐烧香的身形,随着右腿的持续扫荡,直接扫向白衣人而来,然后便是猛地一个空翻,仰面落下,双腿双甩而上,钩在了白衣人的下巴上。

    啪的一下。

    在这一招数之下,白衣人当即便是被一脚钩得仰面朝天,当空***,栽倒在地。

    唐烧香此刻直接冲到这名白衣人跟前,猛地出拳,当胸砸下,砸在白衣人左侧胸口上,砸得他***不止,当即失去了生机。

    唐烧香随后补了一脚,踹在白衣人的侧腰上,将其踹得飞滚而起,当空旋动,呼啸而去。

    唐烧香随后又从储物袋内拍出一根棍子,呜呜一阵耍动,贴着背脊一阵狂扫,从肘弯穿插而出,绕着腰部一阵扫荡,扫荡而出一道道凌厉的棍芒。

    最后将得高速扫荡的棍子,当空一抛,任期自由旋动,借助于君主气势,朝着白衣人飞旋而去。

    白衣人此刻面色大骇,立刻转身就逃,

    但那高速旋动的棍子,在君主气势的作用下,一下子便是扫到了这些白衣人身后,啪的一下,一棍子轰在一名白衣人的后脑勺上,将这名白衣人当即一棍子击晕。

    一名白衣人冲来,唐烧香凌空飞扑而下,周围大气收敛于全身冰化成一尊重达一吨的冰雕,四肢张开泰山压顶一般,压在白衣人的脑袋上。

    轰的一声。

    当即压得白衣人脑浆迸溅,失去了生机。

    白衣人老大看不下去了,一声令下。

    几名伪装成草皮,或者地皮的白衣人,冲天而起,冲向唐烧香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在一名白衣人冲到跟前一丈开外时,迎面对冲而去,瞬间冲至白衣人跟前,朝着白衣人膝盖猛地踹出几脚,啪啪啪,伴着清脆的碰撞声响。

    白衣人当即跪地,倒滑而去。

    这名白衣人没死,起身后便是直接削出一刀,隔着很远的距离削出了一刀。

    此刻的唐烧香也削出一刀。

    破空的刀芒,宛如一道月牙,流转而来,反射出煞白的寒光。

    白衣人用手臂遮挡眼睛的霎那,流转的月牙状刀芒,啪的一声,劈在他手臂上,当即将其手臂劈了下来。

    唐烧香随后便是翻身一刀,也是一削而出,凌厉非常,不断流转。

    白衣人见状吓得面容失色,立刻便是一步踏空,走壁而上,整个人踏着崖壁,三步并作两步,便是走到了悬崖之巅。

    唐烧香见之,啧啧称奇,干嘛不直接飞上去,非得这么麻烦!

    此刻的唐烧香,也是跨前一步。

    踏空而起,走壁而上,最后还在陡峭的悬崖上,做了几个前空翻,闪电式前空翻,呼啦啦,三个空翻下来,便已经翻到了悬崖之巅。

    白衣人此刻直接一刀刺下,朝着唐烧香脑门刺来。

    此刻一霎,唐烧香掌心微微虚握,掌心凝于掌心穴,凝成实质,比寒铁还坚硬,迎着白衣人这一刀,直接顶了上去。

    白衣人的刀刃,卷曲弯折,哗啦一声,报复性反弹,一削而出。

    结果,白衣人的脑袋被自己的大刀的刀刃,给削了一大块,鲜血直流,疼得白衣人一阵惨叫。

    一名白衣人偷袭而来,唐烧香猛地一拳,轰在白衣人的刀尖上,竟然将对方的刀尖给轰弯了。

    然后便是猛地一个倒挂,挂在白衣人的下巴上。

    白衣人当即便是被挂的暴冲上天。

    唐烧香随后便是直接一刀,劈向那暴冲上天的白衣人,刀芒破空如同流星坠入大气层,瞬间释放出耀目的光滑,一掠而去,划下一道亮丽的光痕。

    最终便是落在了白衣人的身上。

    这名白衣人最终便是被劈成了两半。

    唐烧香随后便是一刀,看向那悬崖,那悬崖此刻便是断裂,直接坍塌,朝着几名冲来的白衣人砸下最终借助了道路。

    白衣人直接飞冲直上,从坍塌的岩石上面一掠而上。

    唐烧香此刻飞冲而起,斜刺里一冲上天,抵达白衣人跟前,直接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往地面狠砸而下。

    白衣人此刻直接以极快的速度,被砸向地面,落地如同一枚钉子般,狠狠顶进了泥土内。

    唐烧香随后便是一记扫腿,扫出一抹亮丽的光刃,当空流转,如同一道月牙儿。

    白衣人提刀格挡,那月牙状刀刃冲击在刀刃上,立刻迸溅出一簇耀目的火星,发出当的一声响。

    唐烧香此刻身形躺地,双腿朝天打开,一阵绞杀,同时间飞旋而去,旋到白衣人跟前,猛地便是一记扫腿,横扫而出,扫出一记犀利的腿芒。

    白衣人身形暴冲上天,试图避开唐烧香的攻势。

    唐烧香则是在白衣人暴冲上天的时候,直接一步踏空,身形斜刺里飞冲而上,冲到白衣人跟前后,立刻便是一个倒挂,

    白衣人被挂得仰面栽倒在地。唐烧香已经冲了过来,猛地便是一坐,直接坐在白衣人的身上。

    白衣人当即口喷鲜血。

    但又有几名白衣人赶来支援。

    唐烧香随即便是身形一旋,飞旋而起,右腿打开,迅猛扫荡。

    无数月牙状的芒刃,当空流转,飞旋而去。

    噼里啪啦!

    伴着一阵真气***声响,芒刃击在白衣人的刀刃上,激荡出一簇耀目的火花。

    唐烧香随后便是一个箭冲步伐,斜刺里一冲而上,擦着一名紧急仰翻避让的白衣人的脖子,一掠而上。

    白衣人顺势一个后空翻,试图避开唐烧香的攻击。

    唐烧香擦着白衣人的脖子一掠而上的同时,五指如爪一钩,钩住白衣人的鼻孔就是一划。

    结果可想而知,白衣人的鼻子被硬生生地钩了下来,血流满面。

    唐烧香落地便是一记翻身扫腿,狂扫而出,迅猛异常,催生出风暴,凌厉如同刀削一般。

    在这一强大的攻势之下,白衣人当即便是失去了意识。

    就在这时,一声咆哮传来,一头魔兽噌的一声,暴步而来,落在唐烧香跟前就是一拳。

    唐烧香直接一脚反踹而出,狠狠地踹在魔兽的拳头上。

    魔兽吃痛,拳头收缩了回来。

    唐烧香此刻贴地一记狂扫,将得地面的灰尘都是扫得爆射而出,化作一层灰色的尘埃云,溅射开去。

    魔兽身形较大,没能避开唐烧香的这一脚,唐烧香趁着魔兽身形趔趄的霎那,直接便是冲上去,踹在魔兽的胸口上,将其踹得仰面栽倒在地。唐烧香随后便是翻身一拳,砸在魔兽的脚掌上。

    魔兽惨叫一声立刻缩回了脚掌,然后便是朝着唐烧香当头一拳,狠狠砸下。

    唐烧香身形一退,魔兽扑了个空。

    紧接着,唐烧香暴冲而起,当空一个空翻,双腿暴甩而上,狠狠甩在魔兽的下巴上,接着便是落在魔兽的肩膀上,朝其耳朵一阵狠踹。

    魔兽惨叫连连。

    就在这时,一名白衣人手执大刀杀了过来,唐烧香身形一闪,避开的同时,魔兽已经被白衣人的刀芒,给劈成了两半。

    唐烧香身形落地,一闪而去,身形如风,倏地一下,刮到了白衣人的跟前,紧接着便是一记横扫,扫得尘土飞扬,爆射而起。

    白衣人身形一跃,凌空出刀,一刀斩下。

    唐烧香则是提刀格挡,顺势反击,上挑一刀,刀尖走出一道犀利的轨迹,划下一道亮丽的光痕。

    白衣人此刻面色大变,紧急提刀格挡。

    唐烧香趁势再出一刀,扫荡而起,扫出一道圆润的刀锋轨迹,豁亮煞白,直晃人眼。

    白衣人此刻面露骇然失色,直接便是惊退几步,身形闪烁而去,消失在了唐烧香眼前。

    唐烧香此刻朝着白衣人身形闪退的方式,砍出一刀,刀芒触地爆炸而起,泥土爆射冲天,延绵而去。

    最终,这名白衣人便是在唐烧香的刀芒之下,一命呜呼了。

    千里追踪刀法!

    唐烧香身形一个旋动,腰际的大刀,陡然脱离松开的手,飞射而去,目标直指那转身逃遁的白衣人而去。

    这名白衣人逃遁了百余米,却是在转入一个拐角时,被飞射而来的大刀,一刀给戳死了。

    唐烧香随即收刀,朝着另一名白衣人追杀而去,追杀到半路上,一跃而起,当空出刀,凌空斩下,犀利非常,如同电光闪烁。

    又一名白衣人此刻失去了生机,唐烧香立刻将矛头对准了又一名偷袭而来的白衣人,一刀斩下,破空而去,如同闪电降落在这名白衣人的头顶上,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