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24章 遁地化形-碎刀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4章 遁地化形-碎刀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二人的倒旋式绞杀腿,就这么冲撞在了一起。

    却是在最后一刻,唐烧香突然加速旋动,呼啸一声,飞旋而上。

    白衣人此刻拿出了***式勇气,却是直接从唐烧香身下冲了过去,最后狠狠撞击在沙丘之上。整个人都是陷了进去。

    唐烧香此刻转身便是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君主气势。

    君主气势遁入沙丘中,整个沙丘此刻都是化作球形体,滚动了起来。

    在唐烧香君主气势的所用下,泥球便是朝着悬崖方向,飞滚而去。

    半空中,白衣人身形倒悬,双腿朝天绞杀而出,却是瞬间骇然失色,以因为泥球已经冲出很远,下侧便是悬崖。

    啊!

    白衣人惊恐地一声惨叫,便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但这泥球最后在君主气势的作用下,偏转了一个弧度,贴着深渊的侧壁,一直滚动而下,一直加速滚动了万余米,速度达到极致,最后撞进沼泽中,被一条鳄鱼吃了。

    ***白衣人此刻都是吓得骇然失色,转身逃亡。

    唐烧香没有追去,而是立刻后侧。

    白衣人此刻追杀了回来。

    唐烧香冷笑一声,在其中一名白衣人追上来是,减速冲向一面悬崖。然后沿着悬崖,走壁而上。

    这名白衣人也是走壁直上,手执五尺长刃,一边追赶一边刺向唐烧香。

    快要追到悬崖之巅时,唐烧香一脚踏入悬崖壁,另一条腿,翻身一扫,扫在白衣人身上。

    嘭的一声。

    白衣人被扫得倒射直下,极速坠落。

    唐烧香走壁而下,半途中身形化作一梭箭光,冲向坠落而下的白衣人,接连几脚,连环暴踹,重重落在白衣人身上。

    就这么着,白衣人以极高的下坠速度,重重坠落在地,轰的一声,身形没入地下,鼻子眼睛都没了,连得棺材都不用买了。

    远处,一名白衣人满面杀意的盯着唐烧香,手中的大刀,挥舞了两下,从那高山之巅,轻飘飘地飞掠而来,当空狂舞大刀,催生出一阵阵旋风,一阵阵由旋绕的锋芒催生而出的旋风,将得整个人笼罩在这一阵阵旋风之内。

    远远看上去,白衣人如同身在一个由千百道煞白刀锋织成的防护网之内。

    只要有人一撞上这个防护网,整个人都会被绞杀而死。

    见此一幕,唐烧香也不由得啧啧称叹。

    白衣人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度亢奋状态,双眼泛起丝丝血红杀意,整个人仗着刀芒风暴的防护,不顾一切地冲向唐烧香。

    此刻的唐烧香,目光泛起丝丝寒意,手中的大刀,朝着身外也是一阵狂舞,劈出的道道锋芒,很快充斥各个死角,织成一片,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防御网。

    刀芒啸啸,凌厉非常。

    唐烧香忽然一声大喝,最后一刀重击,将得整个由刀芒织成的防御网,都击了出去。

    刀芒织成的防御网,在冲向白衣人而去期间,仍然保持着球形。

    最终相互冲撞在一起,轰的一声,白衣人的防御性刀芒风暴,被唐烧香的攻击性刀芒风暴,彻底绞碎,稀里哗啦,无数的残碎刀刃,在空中激射。

    最终,这名白衣人便是在这次冲动行动之中,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而唐烧香依然悬浮在身后百余米开外的虚空,见此一幕,不禁摇了摇头。

    在白衣人老大的喝令下,一名白衣人冲了出来。

    这名白衣人扬起大刀,身形当空飞滚,整个大刀便是随着飞滚的身形,旋转飞扫。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朝着自己飞滚而来的白衣人,眼神一凝。

    立刻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一只墨笔朝着大刀刀刃上一点,点出一团真气墨汁。

    随即一股强大的君主气势彰显而出,遁入大刀,大刀属性当即改变。

    在那真气墨汁内蕴含的法则之下,大刀突然开裂,出现了一个符纹,这符纹蔓延至大刀各处,忽而便是裂开成无数刀形的纹路。

    仔细一瞧,仿佛是因为这些刀形纹路相互咬合,这才组合成了唐烧香手中这把大刀。

    此刻的唐烧香,心念意愿,清晰地在眼瞳内勾勒而出。

    在他眼瞳内的大刀,此刻沿着蜂窝状的刀形纹路开裂,最终便是化作无数的小刀,形成了刀刃风暴,席卷而起。

    心念意愿,此刻借助于君主气势,立刻化为现实。

    唐烧香手中的大刀一抖,心念一动间,借助于君主气势,大刀便是沿着纹路支离破碎一般的分解开来,分解成了千百把小刀,形成一股刀刃风暴,朝着飞撞向自己而来的白衣人,反扑而去。

    白衣人飞滚的身形,主要依靠随着身形旋动的大刀,劈出的一环凌厉的刀芒,对对手形成震慑力。

    而唐烧香此刻一把大刀化作无数小刀,又化作了小刀风暴,对白衣人也是构成了致命威胁。

    相互冲撞在一起的霎那,白衣人根本毫无反手之力,一下子便是陷入唐烧香的小刀风暴之中,被绞杀的血肉模糊,最终一命呜呼了。

    又一道白影,此刻飞旋而来,穿在身上的白袍,随着飞旋的身形,扫荡而出,宛如一柄锋锐的白刃。

    唐烧香一个箭冲步伐,闪退而去,脚踏悬崖壁,回转身形连带一个箭冲,倏地一下,冲射至白衣人跟前,旋动的身形,猛地翻身一脚,重重撞击在白衣人的胸口之上,将其直接一脚踹得飞射而去。

    唐烧香随后一个连环式抱膝飞滚,结合闪电式迅移术,瞬间飞滚至又一名白衣人跟前。

    抱膝飞滚的身形,冲撞在白衣人的胸口上,贴着其胸口直接飞滚而上。

    呼啸一声。

    唐烧香抱膝飞滚而上百余米,白衣人则是被撞得当空一个趔趄,仰面朝天,失去了平衡。

    唐烧香凌空出拳猛砸而下,方圆百米内的流云,瞬即在拳头之下十余米云集,凝成实质,化作一只巨大的冰化拳,轰的一声,重重地轰在白衣人的脑袋上。

    在这一拳之下,白衣人当空爆射直下,唐烧香随即隔空连发几掌,掌气透穿虚空,在白衣人头顶上空咫尺处,凝成掌形实质,最终一掌猛地轰击而下,冰化巨掌重重地拍在白衣人的头顶。

    轰的一声。

    白衣人当即脑袋碎裂,失去了生机。

    唐烧香继续北上,一群不死心的白衣人,再次反扑而来,真的就像是一群狼,当见到对手离开时,就会绝对对方害怕了。

    唐烧香慢步而行,当一名白衣人冲到跟前时,立刻便是翻身扫出一脚,腿芒当空流转,宛如一名犀利的白月。

    唰的一下。

    便是抹在了这名白衣人的脖子上。

    这名白衣人尚未反应过来,便是倒在了地上。

    唐烧香随后便是冲向一名支援而来的白衣人而去,冲到对方跟前,便是劈出一刀,霎那间大刀开裂,形成无数蜂窝状的裂纹,这些裂纹像是一把把独立的小刀,在唐烧香挥刀斩出的霎那,无数小刀呼啸而去,结成一股风暴,冲击向白衣人而去。

    这名白衣人当即右脚一踏,身心陷入地下,随后化作了一根泥柱子,拔地而起。

    这根泥土柱子,当空飞旋扫荡,扫出一道道圆润的光环,劈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立刻仰面几个空翻,空翻而去,落地后右脚也是一踏,同时间一股强大的君主气势彰显而出遁入土下。

    借助于这股君主气势,土下的唐烧香,暴冲直上,突破而出的霎那,借助于君主气势却是化作了一只泥土形化的苍鹰。

    苍蝇振动着翅膀,一翅冲天。凌空俯冲直下,一把鹰爪,疯狂挥舞间,催生出一股股细小的风卷,无数的风卷密密麻麻充斥整个虚空,相互碰撞引发一声大爆炸。

    爆炸中心,一根风柱,拔地而起,飞升直上百余米。

    白衣人陷入风柱之中,当即被卷得飞身上天。

    此刻的唐烧香早已经在空中静候多时了,在白衣人被席卷上天后,立刻出刀,将其一刀劈成两半,从空中爆射开去。

    白衣人老大见状一愣,立刻面无表情地打了个手势,又一名白衣人硬着头皮冲了上来。

    空中的唐烧香,见到冲上来的白衣人,当空便是化作一抹箭光,朝着飞冲直上的白衣人脑袋,冲射直下,破开白衣人的身躯,射入地下。

    借助于君主气势,入地后的唐烧香,破土而出间,立刻化作了一头泥土形化的猛虎,惟妙惟肖,宛如一尊猛虎泥雕一般,轮廓分明。

    这猛虎一声咆哮,迈开大步,跃身而起,凌空飞扑而下。

    白衣人知道那猛虎体内藏着唐烧香,立刻一刀劈来。

    唐烧香却早已冲了出去,但那泥化猛虎,还在冲向白衣人。

    白衣人的刀芒,劈裂了猛虎,但同时间唐烧香的身形,也已经绕到白衣人身后,在白衣人刀落的霎那,翻身一脚。

    此刻白衣人的重心随着斩下的大刀,极速降低,被唐烧香在身后这么一踹,当即被踹得飞滚了大半圈,脑袋重重地撞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手中的大刀也脱离掌心,掉在了地上。

    唐烧香站在地上,双腿叉开,身形猛地旋动,叉开的双腿如同运转的圆规,贴地划了一个圆圈。

    立刻从圆圈的凹槽内,喷吐而起一堵薄薄的圆柱形柱墙,宛如一个封闭的屏障,阻隔在唐烧香跟前。

    那柱状泥墙,此刻贴地滑行而去,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朝着白衣人冲撞而去。

    白衣人面色一变,立刻几个后空翻,闪出数十米。

    但那泥墙加速冲撞而来,到了最后,一声爆炸响起,唐烧香执刀前指,刺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一脸惊恐之色。

    唐烧香一声大喝,飞冲的身形,化作无数模糊的虚影,层层叠叠影冲而去,绕着白衣人盘旋了几圈,层层叠叠的腿影,直踹白衣人而来。

    白衣人根本没有看清唐烧香的招式,无数道腿影落在他胸口上,将其踹得骨骼散了架。

    就在这时,一名白衣人破土而出,一刀向上刺去,刺向唐烧香下巴而来。

    唐烧香身形略微一转,错开白衣人的刀锋,顺势打开右腿,翻身一记狂扫。

    嘭的一声。

    伴着一声沉闷轰响,白衣人当即被一脚扫得暴飞而去。

    唐烧香此刻侧身一跃,当空张开双臂,侧身空翻,呼啦啦,宛如一个飞滚的车轮,呼啸一下,消失在了白衣人视野尽头。

    忽而又飞滚了回来,笼罩白衣人视野的霎那,唐烧香侧空翻的身形,猛地展开四肢,当空扫荡,绽开一轮轮煞白的光刃。

    稀里哗啦!

    无数光刃,切西瓜一般,系数落在白衣人的浑身上下。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被绞杀得身首不全,彻底失去了生机。

    唐烧香随即转身北上。

    背后立刻袭来一股狂风,一名白衣人自狂风中影冲而出,刷的一下,冲射至唐烧香身后不远处。

    然后纵身一跃,大刀高举过头,就要当空斩下。

    然而就在这一霎那,唐烧香转身飞冲直上,一把掐住了白衣人的脖子,朝着地面砸去。

    白衣人高速坠落,被唐烧香再次一把掐住脖子,右腿高高抬起,将白衣人高举过头,然后朝着地面狠狠砸下。

    轰的一声。

    白衣人的脑袋,狠狠砸向地面,伴着一声轰鸣,当即失去了生机。

    唐烧香随即翻身扫出一抹纤细的光刃,迅猛扩散开来,形成一道宏大的光刃。

    啪的一声。

    刀芒直接譬入白衣人的身体,将其拦腰斩成了两段,先后爆炸。

    白衣人老大坐不住了,立刻咬牙打了一个手势,又一批白衣人冲杀而出。

    唐烧香身形飞旋遁地,破土而出的霎那,化作一根旋动的泥化钻头。

    然后突然将目标对准了冲上来的白衣人,倏地一下,便是冲射至一名白衣人的身后,在这名白衣人转身间,唐烧香冲了出来,翻身扫出一脚。

    一抹纤削的光刃,迅猛扩散而开,当空流转,十分凌厉。

    啪的一下。

    这抹犀利的腿芒,将得这名白衣人给劈成了两段。

    唐烧香接着几个仰面空翻,双腿不断顺势倒甩而上,带起一抹抹光弧般的腿芒,抹在这些白衣人的身上。

    数名白衣人立刻失去了反抗力。

    剩下的白衣人继续冲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掌击而出一只气化掌,迅变巨大,连得经脉和穴府都是看得一清二楚。

    唐烧香闪入巨掌内的穴脉之中,沿着弯曲的穴脉,穿梭到了巨掌五指之上。

    旋飞而下,落在指头之巅。

    一名白衣人一跃而起,当空一刀,劈向巨掌而来。

    唐烧香双臂一游,作势一个吹火掌。脚下的巨掌立刻催生出一股强大的风压,冲向白衣人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