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49章 时空帆武魂-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49章 时空帆武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这名白衣人当即就死了。

    唐烧香心念一动,白衣人身下的泥土,裹着白衣人的身躯,化形成了一把泥剑。

    这泥剑因此拥有了真气储存。

    唐烧香握着这泥剑的巨大握柄,心念一动间,借助于君主气势,泥剑里面的真气便是被吸收进入丹田。

    充分利用白衣人的尸体后,唐烧香继续北上

    就在这时,一名白衣人出现在了身后。

    这名白衣人双臂一游,背后便是凭空浮现几道浑黄光芒,光芒中央,一个四四方方如同棉毯的存在,浮现而去。

    那四四方方之物,正是一个武魂。

    在这奇特的武魂上,布满了纵横交织的纹路,看起来就像是几组横竖交叉的线条。

    白衣人一声大喝,释放出武魂。

    这四四方方的宛如一片白布的存在,便是当空飘飞而下,飞到了白衣人的脚下。

    白衣人脚踏着这方布,方布上那纵横交错的线条,就如同地球仪上的经线纬线一般,而这个武魂,就是所谓的“经纬渡”武魂,摆渡的渡,或者“经纬乾坤”武魂。它是一类传送武魂。

    人踏在经纬线上面,当经纬线移动时,脚下的所谓“地层”,也会以相应速度飘动,而且速度奇快。

    地层之上,前进一小步,地层飘飞数以千万米。

    此时此刻,白衣人踩踏在经纬渡武魂上,向着唐烧香方向,慢走了几步。

    立刻,他脚下的地层,便是化作流光,倏地一下,飘闪而去,一下子便是飘闪了百余米。蹿到了唐烧香身后。

    速度快到以前见过的巨鹰武魂等等,都是难以望其项背。

    此刻的唐烧香,愣了一下。目光一扫,看到又一名白衣人,现身了。

    这名白衣人,自称刚才那人的兄弟,此刻放出威胁的话来,背对着唐烧香的霎那,手中的长刀,龙飞蛇舞间,在虚空中刻了几个真气字:“你应懂得,跟我作对,失败的后果!”

    那威胁之声,十分沉重,带着十足的压迫力,心态稍微差点,估计都承受不住。

    唐烧香此刻不屑地冷声一笑。

    那白衣人此刻便是勃然大怒,依然背对着唐烧香的他,浑身一震,背心流转出道道浑黄光芒。

    那光芒之中,便是有着一片白练,徐徐浮沉而起。

    漂浮到浑黄光芒上空时,那白练的尺寸已经千百倍变大,赫然便是一片三十丈见方的白色匹练。

    那匹练微微波动,就像是一面白布在风中微微起伏。

    这匹练之上,同样有着纵横交织成方格状的线条。

    那线条也是流动的,随着落在其上的白衣人行进的步伐,线条向前流转,白练也是同步流转。

    每前行一小步,那白练却是已经破空闪出百余米。

    “你那是什么武魂?”心怀好奇的唐烧香,凝视着白衣人头顶的方练,此刻问道。

    ↓成实质,化作了一个字形的螺旋绞杀刃。

    那绞杀刃,朝着幽灵目光锁定方向,飞旋而出。

    唐烧香暴步腾空,冲射直上,就像是一梭箭光,十分的凌厉迅猛。

    腾至半空中的唐烧香,猛地一挥刀,刀芒劈空,发出闪电般犀利的存在。

    咔嚓一声。

    灭掉这幽灵武魂后,唐烧香便是将得目标锁定了那白衣人。

    此刻的白衣人吓得骇然失色,转身便是逃遁而去。

    唐烧香大刀轰在地上,地皮撕裂,地缝蔓延至白衣人身后的脚下,那地缝之中隐隐有着一道凝成透明实质的虚空,赫然便是一把凝成实质的刀鞘。

    随着唐烧香一声大喝,一拔刀,从地缝之中,便是催生出了无数的孔洞。

    “老子一直将斩穹刀藏在地上,就是为了避免伤及无辜。而且时刻在我的脚下,我才会感到踏实。”唐烧香此言一出,作势一把,地缝之下,吸力暴涨,将得地缝两侧的白衣人,直接给吸了下去。却不是坠落在刀鞘上,而是坠下了刀鞘两侧的缝隙。

    又一名白衣人,此刻身形闪现而出,却是闪降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然后便是猛发一掌。

    掌心穴旋涡般运转的真气,此刻迅变巨大,赫然便是一道带着极强吞吸之力的星璇状的掌气。

    那旋涡状的掌气,被轰击而出的霎那,迅变巨大,吞吸力惊人,竟然让得唐烧香都是面色一惊。

    唐烧香此刻面色一凝,猛地便是一掌,轰击而出的一道掌气,此刻掌纹清晰可辨,破空而去的霎那,掌纹随着掌气的迅变巨大,裂开成一道鸿沟,那白衣人一下子如同坠落鸿沟般,便是迎面撞入了掌纹之中。

    从掌心穴轰出的真气,此刻顺着掌纹释放而出,变得火红一片,如同火山岩浆流淌的沟渠。

    将得白衣人一下子烧死了。

    唐烧香继续北上。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对面隐隐约约浮现出一扇门。若隐若现。

    在那扇门的周围,浮现着一个巨大的光环。

    很显然,那门扇是泛义阵法法则运转的结果。

    当唐烧香身躯触及那门扇的霎那,便是见到光环骤然一闪,门扇一下子化作了爆雾。触地升腾而起。

    紧接着便是见到十名白衣人,突然破雾而出。手握长柄弯弧刀,身形化虚,影移而行,冲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猛然一个闪身,便是避开了。

    那些白衣人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再次冲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直接出拳,拳如电闪,连绵的拳芒相互叠加,力量叠加,变成了一只模糊的凝成实质的拳头。

    那拳头破空轰向白衣人而去。

    拳芒破空而去间,拖出长长一道影子,那影子圆润且凝成了实质,最终便是发现,那拳头居然隐隐幻化,有着几分龙头之形。

    他似无似有的龙头,张开了大嘴,咬向白衣人而去、

    当拳芒轰击在白衣人身上的那一刻,即是龙头张嘴吞食了白衣人的时刻。

    龙头吞没白衣人后,猛然一声爆炸。

    轰的一声。

    白衣人便是灰飞烟灭了。

    唐烧香此刻目光一扫,发现一名白衣人正偷偷从背后刺杀而来。

    唐烧香此刻身形一个飞旋,右腿扫荡而出,脚尖扫荡而出,满腿纤尘都是暴散开来。

    轰!

    这一记扫腿,响亮地甩在白衣人的脸上。

    唐烧香此刻都是暗自窃笑。

    白衣人勃然大怒,挥刀冲杀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便是猛地双手合十,同时两手各探出两根指头,并拢一起的霎那,口里念叨有词。

    然后身形化为乌有,只留下一团白雾。

    唐烧香凭空出现在了白衣人跟前,双臂虚抱而出,一下子便是将其钳制在双臂内,双双化作一束光芒,暴冲上天,当空转体,凌空爆砸而下。

    轰的一声。

    白衣人脑袋着地,便是被活活砸死了,脖子都折断了,那个惨象,不忍目睹。

    唐烧香随后便是身形一跃,当空身形一个飞旋,化作一梭箭光,倏地一下,便是冲射而去,消失在了茫茫虚空中。

    白衣人老大见状,认定唐烧香这次是害怕了,一个手势。

    唐烧香此刻落在千余米开外的一个地方,一脚扫在二十余开外一堆泥上,那堆泥此刻轰然爆碎,化作泥浪滔天。

    那滔天的泥浪,铺天盖地,笼罩而下。

    泥雨淅淅沥沥,降落而下。

    此刻的白衣人老大,袍袖一挥。

    伴着一声狂风呼啸,一股气势,贴地席卷而去。

    满地的泥雨都是席卷而起,在虚空中形成了一堵宛如屏障般的泥墙。

    唐烧香随后一掌轰在那泥墙屏障之上

    泥土屏障此刻浮凸出一只掌印。

    周围的泥雨此刻都是朝着掌印簇拥而开,瞬间一只由泥土形化的巨掌,便是凝成了实质。

    然后轰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一愣,身形一闪,那泥土形化的拳头,与其擦身而过。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一掌,轰在那淅淅沥沥的泥雨之上,那交织的泥雨宛如屏障,被掌气轻微一触,瞬间向着触点位置凝聚而来,凝成一只宽厚的手掌。

    那手掌一声呼啸,破空轰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老大见此一幕,面色一变,身形向后接连退闪几步。

    一名白衣人此刻得到老大的命令,冲到了跟前。

    唐烧香一记扫堂腿,一脚翻身扫腿,脚尖划在那满地的泥雨之上,泥雨飞溅而起,形成匹练般的一道薄薄的屏障。

    唐烧香随即一掌,掌气呼啸而出,触及那屏障的霎那,便是浮凸而出一只掌印。

    掌印周围的泥雨集结而来,化形成一只千百倍变大的泥土掌印。

    这只厚实的掌印,径直轰向那冲杀上来的白衣人而去。

    这名白衣人,当即被轰得倒飞而去,满嘴都是一层泥。

    唐烧香趁热打铁,再次一拳轰出,那拳芒冲向那泥浪屏障而去。

    泥浪屏障此刻都是浮凸而起,如同撞击在一面软布料上一把,整个屏障都是如同一块布帛直接将拳芒包裹,凝成了一只刚硬的泥土巨拳,指关节浮凸,狰狞无比。

    白衣人老大见此一幕,恼怒不已,再次一声令下,无数白衣人追杀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