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50章 脚下水膜如刃-大气如刃归鞘-八泥人配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唐烧香北行没多远,那些白衣人便是已经冲了上来。

    此刻的唐烧香,从储物袋内拍出一把折扇,啪的一声,打开,身形一跃而起,轻盈地飘飞升空,绕着一颗大树旋飞,划过道道螺旋线轨迹。

    然后顺风一扇,削向杀上来的白衣人。

    白衣人的一只手臂,当即被削断。

    唐烧香身形轻盈如燕,朝着远处,驭气飘飞而去。

    进入一个白雪皑皑的世界,漫山遍野,都是覆盖着厚厚一层积雪。银装素裹一片,看起来是那么的纯洁。

    唐烧香踏着积雪而行,脚底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白衣人也追了上来。

    手执长柄弯弧刀,已经追杀到了唐烧香身后

    唐烧香猛地一个躺地滚,身形直接向后滚翻而去。白衣人信手一刀劈下,却是被唐烧香截住了双臂。

    唐烧香双腿朝天猛地一旋,那双脚绞杀出的芒刃,犀利如同飞盘在极速旋动,边缘已经吞吐出了一层淡淡的火焰、

    唐烧香此刻身形一个倒冲,脑袋朝下,双腿朝上,身形飞旋,倒冲而上。

    嗖嗖嗖!

    旋动的倒立身形,倒冲而上的同时,唐烧香双臂随着身形旋动,双掌指尖更是催生了一股股风卷、

    那风卷此刻直接席卷而去。

    白衣人陷入高速旋动的气流之中,当即便是失去了平衡。

    唐烧香身形倒转,脑袋朝上,这个时候,身形便是飞旋落下,落到白衣人眼前时,打开右腿,扫荡而出。

    呜啦呜啦呜啦!

    扫荡的双腿趾尖末梢,气流呜呜流动,十分的迅猛。

    白衣人此刻再次冲来,因为他并没有被唐烧香的气流伤到。

    唐烧香则是身心影退而去。身前拖出道道残影,如影随形,一直连绵的拖行了数十米。

    白衣人此刻见状,愣了愣,身形一闪,便是如同光电,瞬间跨越百十米虚空,闪至白衣人身前,猛地便是落下

    唐烧香此刻便是直接在那白衣人后退的霎那,一记勾拳,狂风呼啸,那拳芒此刻都是凝成了实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指关节上套着护甲的巨大铁拳。

    那铁拳指关节铮铮作响,就像是磨动的齿轮般,听上去令人心惊胆寒,毛骨悚然。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身心不由自主的后退而去。

    唐烧香此刻身形随着拳头,猛地一个翻转,拳头砸向白衣人脑袋而去。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惨叫一声,便是双脚下陷,彻底消失在了拳头之下。

    唐烧香继续北行,此刻白衣人居然从泥洞下一冲而起

    唐烧香此刻身形猛地一个飞滚,那飞滚的身形,呜呜作响,十分的迅猛,凌厉如同弯刀在旋动,听得人毛骨悚然。

    白衣人此刻一记勾拳,瞬间体内元气释放,那拳芒速速幻化成形,赫然有着几分龙的形态,直至飘渺如烟,如真似幻,给人一种难以捕捉的缥缈感。

    唐烧香不屑地冷哼一声。

    身形翻飞间,右腿翻身一扫,啪的一声,抽在了白衣人那拳芒之上。

    那拳芒刚刚幻化成龙形,便是被唐烧香的这一拳,给轰碎了。

    白衣人勃然大怒。立刻便是猛地一拳,再次轰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身形一闪,如风飘动,一下子便是闪离了百十米,降落在百十米开外,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只玉箫、

    然后吹起了,悠扬婉转的曲谱顿时化作一个个音符,在虚空中尽情地跳跃,眼前的虚空如同一口清澈的小溪,那漫天跳动的音符,如同那蝌蚪一般,绕体而行,围绕着唐烧香尽情的盘旋

    白衣人见唐烧香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吹箫,明显的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于是冲了上去。

    唐烧香此刻玉箫在握,白衣人冲到跟前时,玉箫贴着掌心,呼啦啦极旋之末,捅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身形一闪,打算截住唐烧香的手臂。

    唐烧香右臂快速一收,便是收了回去,然后猛地便是一记勾腿,勾起了一抹残痕。

    那残痕,随着唐烧香空翻而起、仰面下落的身形,向上一抹而起,如同倒灌上天的一抹犀利闪电

    那闪电丝丝缕缕的,如同电浆一般,看似柔和实质犀利如同刀刃破空。

    白衣人不偏不倚地恰好撞在了电浆之上,面上***辣一阵疼痛,用手一抹,发现面部已经印上了一个疤痕。

    白衣人勃然大怒,冲杀向唐烧香的速度,又上升了一级,一拳轰杀,那拳芒顷刻间堵住了一片虚空。

    笔直的虚空上,方圆十余丈范围内,如同一个天坑,却是被白衣人的拳头堵得死死的。

    拳头前的虚空,瞬间凝成了半实质,像是一个囊袋。

    那拳头,就像是这个囊袋的塞子。

    此刻的唐烧香,身处白衣人的气势笼罩之下,如同坠入这囊袋,白衣人的拳头已经封住了这囊袋的开口。

    现在,借助于时空法则,囊袋内的时空竟然瞬间如同凝固。

    里面的一切,都是失去了生机般,里面的时空已经停止了流动。

    所以,唐烧香无法动弹了。

    而白衣人的拳头却是在砸向他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突然如同梦中苏醒般,暴步间,脚下轰隆作响,雷弧盘旋,十分狂暴。

    载着唐烧香冲出了这时空休眠区。

    避开了这一劫。此刻的唐烧香,心有余悸道:“差点死在它的拳头之下了,真是命大。”

    白衣人此刻勃然大怒,一拳再次轰杀而去、

    借助于君主气势,拳芒辐散区域,时空尽皆冻结,那拳芒辐散区域恰是一个椭球形状,如同一个囊袋,

    拳头如同瓶塞,此刻堵住了囊袋。

    “囊袋”内的时空,在袋口被拳头堵塞的霎那,中止流动。

    里面的一切,因此停止了发展。

    唐烧香此刻也是翻身一拳,拳芒破空,辐散开来,辐散区域如同一个葫芦形状的酒瓶。

    拳头恰似那酒瓶的瓶塞。

    瓶子内的时空,停止了流转。里面的万物瞬间静止。

    白衣人深陷其中,身形瞬间静止。

    唐烧香这一拳,却是正好轰杀在白衣人的头顶上,轰得一声,白衣人的脑袋都是被一拳轰暴。

    “看你还敢不敢跟我玩时空休眠术。”唐烧香***咧嘴笑道。

    此刻的唐烧香,转身离开,钻进一个山洞内,开始***吸掌

    这一次,他要在此基础上,***一门,奇特的刀法。

    他要将这吸掌发扬光大,要基于它创造出一套实用的新的招式。

    吸掌不可能仅仅局限于这一种套路,它还有充分可以挖掘的潜力。

    一念至此,唐烧香立刻投入了***中。以前都是必须手掌摊开才能运转吸掌。

    但现在他要慢慢握拢手中,能够在抓取一物的情况下,还能运转这套武技。

    他先是抓住一件大物,一个巨大的石球,能够运转吸掌。

    然后将石球体积缩小,依然能够催生出吸力。

    石球体积越来越小,最后便是抓住刀鞘开始***,终于,自刀鞘内部,催生出了强大吸力。

    唐烧香将刀鞘对准满地的泥土,心念一动间运转吸掌。

    那满地的泥土,此刻化作一缕枯黄的光气,咻地一下,便是被刀鞘给吸了进去。

    然后便是幻化成了一柄泥刀。

    那泥刀的硬度很大,跟玄铁精钢相差无几。

    这个时候,唐烧香将刀鞘端口对准了十余米外的一座假山

    心念一动间,施展吹火掌,一股巨大的风压,作用在那刀鞘中的泥刀上,那泥刀顿时被吐了出去。便是化作了一道光电般的残影,冲射而出。刺向白衣人而去。

    噗!

    白衣人的胸口被刀尖刺入,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周围是寒气森森。

    白衣人没死再次冲来。

    唐烧香挥刀,身形旋动间,绕着腰部一阵飞旋。

    那刀芒此刻凝结成了寒雾,都是都是在扩散之间,冰化成了霜雾。

    一道霜雾扩散开来。

    让得刀芒更加煞白犀利,而且有着极低的温度。劈中白衣人的霎那,那瞬间吸收了大量寒气的刀芒,都是直接将得白衣人给冻住了。

    白衣人此刻浑身一震,那满身的碎冰,便是爆碎溅射开来。

    唐烧香翻身又是一拳,瞬间吸收周围的寒气,凝成冰霜的拳芒,此刻轰在白衣人身上的霎那,便是将得白衣人再次冻僵。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转身北行。

    几名白衣人淌水而来。脚下的水,可是借助于君主气势,让自然界的云雾瞬间在脚下凝结形成的。

    这些白衣人此刻都是踏空而行,在他们的脚下,便是凝成液态的水液。

    白衣人此刻冲到唐烧香身后十余米时,猛地仰面一番,空翻间,脚下的流水此刻贴着脚掌化作薄薄一层水膜,如同纤薄的刀片,削向唐烧香而去。

    随着白衣人接连交替出脚,脚下的水膜接连化作薄薄的冰层,削向唐烧香而去。

    咻咻咻……

    那破风声响,凌厉如同连弩,听得人心惊胆战。

    此刻的唐烧香,侧身急闪之末,第二灵魂释放,闪遁入地,化作七八个泥人破地而出。

    然后,唐烧香就地飞旋而起,右腿狂扫而出,却是由八个泥人配合着完成。

    八个泥人,每个泥人的生命周期,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八个泥人相加,刚好可以完成一个动作,

    八个泥人,身形相继翻转间,配合完成了一个扫腿的动作。

    八个泥人,如同八道残影,此刻都是打开右腿,一扫而出。

    八道腿影,连绵而动,并不是位于同一个空间,却是完成了一套扫腿的动作。

    那腿芒因此也是由八道更加纤细的腿芒组合而成。

    组合成的宏大腿芒,远观像一道完整不可分隔的腿芒。近看却是由无数纤细的腿芒组合而成的。

    白衣人当即便是吓跑了。

    但很快又影移而回,翻身一拳,那身形此刻都是直接抽离,留下了一个泥土躯体,很显然,那泥土躯体是刚刚裹上的。

    那泥土躯体也是瞬间翻身出拳,整个泥土形化之躯,都是直接涌向了拳头,层层包裹拳头,贡献出整个躯体化作一只超级巨拳,

    轰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双膝一弯,身形仰躺而下,背部触及地面前的霎那,身形一个旋动,如同旋动的飞盘般,四肢随着惯性展开,一阵旋扫。

    十分的凌厉。

    白衣人当即便是被打趴下了。

    唐烧香此刻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只玉箫。

    玉箫贴着掌面呼啦啦一通旋转。

    然后猛地便是拽握在手,冲着白衣人的面部,一刺而去。

    唰的一下。

    由于速度太快,整个手臂连通玉箫,都是化作了一梭急火,刺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的面门当即被戳穿了一个破洞。

    此刻的唐烧香,继续北上,手中的长箫,此刻贴着掌面呼啦啦极旋间,划过虚空吞吐火焰,唿唿运转间化作一道实心光环,凌厉旋转,飞削而去。

    一名偷袭而来的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转身便走

    唐烧香此刻一个吸掌,掌面此刻都是催生出了巨大的吸力,将得周围的大气都是吸来。

    以掌心为中心,旋绕成一道半径迅变巨大的螺旋气流,那气流薄薄的一层,旋动间,如同一抹光刃,削断虚空都是呼呼作响。

    唿的一声。直接吞吐出了一层火焰。

    白衣人眼瞳骤然一缩。

    唐烧香此刻翻身一拳,拳芒呼啸而下,周围大气倒灌而来,瞬间包裹拳芒,化作一梭混沌拳光,闪电般破空而下。

    如同一发炮弹,射向白衣人。

    轰的一声。

    拳芒落地,瞬间爆炸,白衣人被气浪掀飞,那气浪借助于君主气势,瞬即凝固成薄薄的一层,如同一层凝成实质的波浪。

    唐烧香此刻心念一动,那凝成波浪实质的气浪,此刻在君主气势的作用下,化作了一块起伏抖动的透明匹练,可硬可软,被唐烧香一把便是拽握在手中。

    翻身甩出,那匹练如同快速旋动的衣袍,一扫而去,扫出犀利的残刃。抹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面色大骇。

    转身间,被唐烧香一脚,轰在鼻梁上,顿时便是仰面栽倒,贴地倒滑而去间,唐烧香冲上来,一脚踹在其双腿间,将其直接踹得数度晕厥。

    唐烧香随后又是猛地一拳,翻身砸下,砸向白衣人的腿下。

    拳芒爆开,蕴含其中的光气,此刻流转开来,当空划过一抹残痕。

    刷的一下。

    便是劈在白衣人的脸上。

    唐烧香随后便是猛地出拳,拳芒迅变巨大凝成实质,如同一只巨锤,轰向白衣人面门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