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51章 涡核鞭子-连绵掌-三崩点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白衣人被轰得倒飞而去。

    唐烧香一个箭步,在白衣人起身的霎那,一个八极崩,霎那间崩出三个身形,分别从白衣人面前和头顶一掠而过。

    在白衣人面前的身相,此刻猛然出拳,与白衣人一只手臂对轰在了一起。

    在白衣人头顶的身相也是与白衣人对轰在了一起。

    然,此刻唐烧香第三道身相,已经落在了白衣人身后,翻身一脚,将其扫得倒飞而去。

    白衣人没死,倒飞而去时,调转身形,接连出掌,轰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在对方一掌轰向自己而来的霎那,崩出八个身相,被一掌轰碎的是其中一个身相,唐烧香的真身已经闪至白衣人头顶上空

    白衣人此刻身形飞旋,双脚脚掌随身形飞旋。如同螺旋钻头,飞钻而下

    唐烧香轰在白衣人脑袋上,这身形飞旋的白衣人,顿时便真的如同一个钻头,钻入地面。连脑袋都是完全没入地下。

    又一名白衣人,身形飞旋,双脚脚掌如钻头,凌空飞钻而下。

    钻向唐烧香脑袋

    唐烧香的八个身相,模模糊糊与真身混为一体,此刻爆炸性八方崩飞而去,落在八个方位上、

    身相为掩护,阵中并非唐烧香真身,而是他的一个身相,真身就在八分方阵点上,此刻白衣人凌空飞钻向阵中身相的头顶,将其钻得爆碎。

    唐烧香真身,及其它七个身相,同时仰面躺下如同瞬间失去生气,栽倒死去了般。

    白衣人以为杀死了唐烧香的真身,举臂仰天大笑。

    轰!

    其中一个身相,爆碎,化作乌有。

    又一个身形,爆碎,化为乌有。

    ……

    白衣人更加自信自己已经灭掉了唐烧香。

    却不料,就在他再次振臂高呼,仰天大笑间,唐烧香右臂微微一震,膨鼓的袍袖内,飙射出一把折扇。

    当即飞旋扫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满色一变。

    那扇子迎风而开,扫荡出的旋光凝成实质,如同一道巨大的煞白刀芒在流转,由于是实质化,完全看不见扇芒下侧。

    此刻的唐烧香,佝偻着腰,背贴着扫旋的扇子,身形如飞盘,飞旋扫荡。

    与打开的折扇,同步飞旋扫荡,扫出上下两轮光刃,白衣人只避开了上侧的扇芒,却未料到被掩护在下的唐烧香那飞旋扫荡而出的双腿。

    啪啪啪啪……

    在唐烧香的扫腿之下,白衣人当即便是被扫得接连后退,最后被唐烧香翻身一脚,踹得倒飞而去。

    白衣人没死,大喝间又冲杀了上来。

    唐烧香身形向后一闪,立刻便是再次冲杀了上去

    猛地打开了折扇,迎风打开了折扇,折扇边缘锋锐如同一把利刃,削向白衣人手腕而去。

    白衣人此刻紧忙一缩手,便是直接一刀,削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再次打开这扇,且贴在掌上呼啦啦一通旋转。

    绽开的芒刃犀利无匹,削向白衣人而去。

    芒刃对轰在一起,轰然爆碎。

    唐烧香此刻直接便是身形一跃,手中的折扇再次贴在掌上呼啦啦一通旋转。猛地迎风打开,削向白衣人手腕而去。

    白衣人侧闪急闪,避开了唐烧香一次又一次攻击。

    唐烧香袍袖一挥,足尖一点,轻盈的身形,飞飘而起。

    绕树飞旋,手中已经打开的折扇被耍得呼呼作响,如同一把小小刀,朝着各个方向一阵劈削。

    一抹抹的芒刃,在他身前绽放开来,形成一道屏障,让得白衣人此刻都是不敢近身。

    白衣人此刻也是从储物袋内拍出了一把折扇,然后一阵切削,十分凌厉的芒刃,交织而出,在虚空中绽放开来。

    唰唰唰……

    不得不说,白衣人的扇子手法是相当的熟练。

    此刻的唐烧香跟白衣人过了几招后,也是不禁惊讶万分。

    白衣人的身形也是轻盈飘渺,步伐十分的轻快,衣袍随风飘荡,猎猎作响。

    唐烧香落地后,身形一跃,轻盈如燕,朝着一颗大树之巅,飘飞而去。

    白衣人追杀了上来。

    唐烧香此刻站在树巅之上,当白衣人冲来时,猛地便是一记扫腿。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一命呜呼了。

    唐烧香继续北行的途中,再次遭遇了白衣人。

    这名白衣人见到唐烧香,直接挥刀便砍。

    唐烧香此刻眼眸一闭,蓦然睁开间,心念意愿便是一闪就来。

    在他的眼瞳内,寒光一掠而过,化作一把大刀,流转出眼角的霎那,化形成了实质,赫然便是一把大刀,作势一抓,那大刀便是被抓握在了手中。

    唐烧香随后便是直接翻身一记扫腿,双腿如同组合刀刃,旋杀而出,扫出一道道犀利的旋光。

    白衣人避闪及时,没有中招。

    唐烧香此刻接连出掌,掌风习习,触物便是力量膨胀,一个巨大的风卷,霎时间形成,朝着白衣人贴地席卷而去

    只见到,白衣人脚下的灰尘,此刻都是化作了一道道旋涡,旋动开来,不断逼近白衣人。

    涡旋中心,便是有着一道纵贯天地的纤细气流,这是风卷的力量中心,叫做涡核,只要触及这涡核,就会瞬间被强大的风力,拉扯到九霄云外。

    这一次,唐烧香没有直接动用这涡核去席卷白衣人。而是作势一抓,将这涡核虚抓在了手心,如同一根纤细的鞭子,一根不但扭曲着纤细身躯的鞭子。

    鞭子周围,狂风呼啸,带动外围气流旋绕。

    唐烧香手一扬,将这涡核高高抛起,朝着高空一甩而去。

    唰!

    伴着凌厉的破风声响,这一鞭子下来,虚空都是撕裂,催生出一簇火苗紧紧裹住了鞭子。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

    身形退闪几步,霍地一下,便是后退出数十米。

    然后又霍地一下,冲撞向唐烧香而去。

    在他身后,更是拖出了连绵残影,这些残影运掌间,重重叠叠掌气,连绵呼啸而出,仿佛无穷无尽,随着右手当空一划,划出一道大半径圆弧轨迹,最终收敛于右掌。

    掌击而出的霎那,这些手掌残影,沿着线性轨迹,***林弹雨般,连绵轰击而下。

    唐烧香立刻侧闪而去。

    身形如箭,倏地一下,便是闪出了数十米。

    白衣***为光火,立刻再发一掌,掌气如龙,拖出的重重叠叠虚影,当空一阵盘旋,浑然游动间,破风声响如龙龙唳,呼啸间,扑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立刻便是暴步冲天而去。

    落地后,一拍储物袋,探手一挥间,抓住了飞逸而出的一把弯弓。

    搭弓拉箭,那弓箭却是在拉弓的瞬间,借助于君主气势,由自然真气瞬间凝成的结果。

    箭长一尺,手腕粗细,松开弓弦的霎那,伴着震颤之音,长箭离弦飙射而去。

    在飞射过程中,长箭唿的一声,便是吞吐出了薄薄一层火焰。

    整把长箭,变成了一支烈焰吞吐的火箭。

    长箭破空,破风声响犀利尖锐,听得人耳朵微颤,迅速逼近之压迫感,让得人毛骨悚然。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立刻蹲低而走,如同一个小矮人,屈膝下蹲交替前行。

    这一箭,还真是没有射中白衣人。

    从其脑袋顶上呼啸而过,但吞吐出的火焰,却是将其头发烧焦了,发出一股难闻的焦糊味。

    唐烧香此刻再次弯弓,拉弓的瞬间,周遭大气簇拥而至凝成实质,最终化作了一支长箭,搭在了长弓上。

    手一松,长箭吞吐着薄薄一层火焰,朝着白衣人呼啸而去。

    白衣人此刻纵身一跃,身形接连翻转间,猛地轰出一拳。

    硕大的拳芒,凝成了实质,足足有十颗脑袋大,五个浮凸的铮铮关节,如同那机械齿轮,嚓嚓作响,发出关节错动声响,

    唐烧香见此一幕,也是眼神一凝。

    在白衣人轰杀而来的同时,也是一拳轰杀而出,对轰而出。

    轰!

    元力暴响,瞬间席卷而出,摧毁方圆十余米,掀起一道巨大的冲击波,连得地皮都是如同波浪,起伏抖动起来。

    虚空涟漪更是十分活跃,一层叠一层,向着外围迅猛扩散而去。

    眨眼间,一片火光自爆炸中心,辐散而出,蔓延至百余米不止。

    这个时候,白衣人佝偻着身子小跑几步,忽而便是从袖口***出一件奇形怪状的武器。

    那武器有着四个宛如獠牙的尖齿,就像是四芒星镖,足足有十几个巴掌大小。

    侧面系着一根长长的铁链,末端抓握在白衣人的手上。

    白衣人忽而便是祭出了这武器,手中的铁链此刻一窜而出。

    唐烧香身形一闪。

    那铁链缠在了一棵树上,一下子便是缠在了上面。

    白衣人拉扯间,唐烧香一个飞踹,斜刺里飞踹而出。

    层层叠叠的腿影,同时飞踹而出,发出尖锐的破风声响。

    噗!

    白衣人当即被踹得当空***,捂着胸口栽倒在地。

    唐烧香此刻眼神一凝,眼内寒光一掠,借助于君主气势,掠出眼角的霎那,化形成一把长刀,抓握在了手中,然后朝着白衣人一刀劈去。

    咔嚓!

    刀芒破空,撕裂长空,吞吐出一层薄薄的形如刀鞘的火芒,飞刺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右掌隔空一掌,击在那破空而去的芒刃和形如刀鞘的火芒上。

    倏地一下。

    刀芒和火芒,以迅光之速,迅即划破虚空,冲射而去。

    一下子便是捅进了白衣人的身体内。

    又一名白衣人冲了上来。

    唐烧香右拳向前一挥,左手向后伸展,如同一头翘着尾巴的猛虎。

    就在白衣***喝间杀上来时,唐烧香聚力一拳,轰向虚空,直轰得虚空嗡鸣作响。

    白衣人此刻几个滚地翻,忽而遁入地下。

    唐烧香随即便是猛地一拳,砸向地面。

    地面剧烈起伏抖动,作势一抓,整张地皮都是给抓了起来。

    借助于君主气势,那地皮此刻在唐烧香双掌间一阵糅合后,猛地化作了一头泥龙,咆哮向唐烧香而去。

    白衣人面色大变,挥刀一劈,劈出的刀芒,流转破空。

    唐烧香心念一动,那泥龙此刻当空盘旋一圈,朝着白衣人凌空盘旋而下。

    白衣人此刻接连挥刀,刀芒重重叠叠,连绵无数。

    嗖嗖嗖……

    挥出的连绵重叠的刀芒,当空组合成了一道月牙形的巨大弧线轨迹,当空流转。

    唐烧香此刻也是面色一变。

    然后便是猛地一记勾拳,勾起烈焰如龙,当空咆哮间,浑然游动,凌空飞扑而下。

    白衣人此刻眼瞳骤然一缩。紧急逃遁。

    唐烧香一记直拳,轰得虚空都是扭曲凹陷出了一个长长的涡洞。

    那涡洞一直延绵至白衣人身后。

    最后,轰得一声,拳芒在白衣人的后背上,爆炸而起,将其轰得暴飞而去。

    又一名白衣人此刻晃动着明晃晃的刀刃,直刺向不断后退的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猛地停下了步伐,一拳轰出,轰向白衣人的刀芒。

    拳芒与刀芒空中相遇,双双爆炸化作了一团爆雾,升腾而起。

    唐烧香随即便是小跑几步,冲到白衣人跟前十米时,飞空滚翻而上,从白衣人面前咫尺处,飞滚而起,最后落在白衣人身后。

    并留下了三道残影,三道凝成实质真假难辨的残影。

    一道在白衣人面前咫尺处,一道在白衣人头顶上空咫尺处,一道在白衣人背后咫尺处。

    白衣人本能地挥臂格挡,格挡住了身前和头顶的残影,却是没有防住背后的残影。

    这道残影,速度略快一拍,就在白衣人挥臂格挡前两道残影的霎那,一掌轰出。

    噗!

    白衣人胸口向前一震,捂住胸口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此刻的他,立刻便是转身逃遁而去。身形化虚,如影随形,在身后拖出长长一道模糊的虚影。

    唐烧香再次小跑几步,冲向这名尚未死去的白衣人,瞬间划下三道高度实质化的残影,分别定格在白衣人身前咫尺处、头顶咫尺处,背后咫尺处。

    就在白衣人挥臂格挡前两道残影时,唐烧香的第三道残影,已经点出了剑指。

    啪!

    白衣人的穴府被点中。身形一下子动弹不得。

    唐烧香随即便是翻身一记飞旋式连环扫腿,飞旋升空,连环扫荡,扫出道道螺旋线腿芒残影。

    无数的残影组合成一道螺旋形轨迹,紧紧咬住唐烧香扫荡而出的右腿,忽而便是吞吐出了一层薄薄的火焰。

    白衣人此刻已经失去了反抗力,被唐烧香这一脚,扫得身形飞旋,如同陀螺般,飞旋而去。

    撞在一根柱子上的霎那,被反弹了回来。

    唐烧香此刻直接便是猛地一掌,轰在白衣人的胸口上,直接将其送上了天堂。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