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52章 扇子-帽子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52章 扇子-帽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唐烧香继续北上。

    白衣人老大已经再次下令,一大批白衣人朝着唐烧香追杀了上去。

    此刻的唐烧香,一拍储物袋,一把折扇飞逸而出,抓握在了手中,径直削向白衣人而去。

    这折扇此刻划出道道犀利的光刃,交织成网,朝着白衣人笼罩而去。

    那贴着掌心旋转的折扇,从白衣人面部上侧呼啦啦,极旋切削,吓得白衣人紧忙仰身避闪。

    唐烧香贴在掌面上,呼啦啦极旋的折扇,转而一削,却是从紧急侧闪的白衣人耳畔,化作一抹犀利的光痕,呼啸而去。

    白衣人的面色,已经渐显惨白。

    此刻唐烧香右手五指再次一拨。

    躺在掌上呼啦啦极旋的折扇,一削而去,却是化作一抹纤细光刃,从骇然失色紧急侧闪的白衣人左耳畔,呼啸而去。

    白衣人接连趔趄几步。

    唐烧香纵身一跃,落在了同时飞掷而出的草帽上。

    那草帽原本平稳飞行,旋转速度并不快,落在其上后的他,身形劲猛旋动,脚掌贴着帽子,也是一阵尽速旋动,帽檐边缘切削出一抹犀利的芒刃,扩散而去。

    白衣人此刻也是从储物袋内拍出一把折扇,学着唐烧香的样子,折扇贴在掌心,呼啦啦一阵极旋之末,一削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侧脸一闪,那削来的扇芒,从其面前呼啸而去。

    白衣人收住扇子,转向一削而来。

    唐烧香面色微微一变,再次侧脸一闪,那呼啸而来的光刃,从其右侧耳畔,一削而去。凌厉的破风声响,十分急促而具有压迫力,听得人血压陡升。

    但好歹是避开了白衣人的一次次袭击。

    此刻的唐烧香,稍微缓过神来后,掌上的扇子,呼啦啦极旋,却是从白衣人面前一削而去。

    唰!

    折扇化作一抹纤细芒刃,从白衣人眼前,一抹而去。

    呼啦啦……

    伴着凌厉的破风声响,唐烧香掌上极旋的扇子,此刻从白衣人面前,化作一抹纤细的光痕,一削而去。

    白衣人侧脸急闪之。

    唐烧香手中的折扇,再次呼啸而出,却依然是贴着掌面一通旋扫,化作一抹光刃,从白衣人左耳畔,一削而去。

    十分凌厉的扇芒,此刻在虚空中交织穿梭,如同骤风急雨,逼迫的白衣人此刻呼吸都是一滞。

    唐烧香手中的折扇,依然在呼啦啦旋切,化作一抹抹犀利的光刃,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破风声响,毫无章法地从白衣人的视野前各个方向,穿插穿梭,简直没有留下丝毫的破绽。

    白衣人此刻只顾得上避闪,根本毫无招架与反扑之力。

    而唐烧香的身形,和旋动的扇子,依然在视野内各个角落飞旋切削,幻闪不定,笼罩了他的视野几乎各个角落。

    *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侧闪之末,一掌轰出。

    唐烧香侧身一闪。

    然后便是从储物袋内拍出一口棺材。

    双掌贴在棺材底上,猛地运转吸掌。

    此刻那棺材便是取代了手掌的功能,从那棺材槽内,催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白衣人一下子便是被吸入了棺材。

    唐烧香继续北行,一名白衣人冲杀而来。

    唐烧香跃身而起,身形横躺于空,飞旋而动,绕体运转的真气,此刻划出一道动态运转的螺旋轨迹,掌击而出间,螺旋掌气,弹射而去、

    倏地一下。

    虽说是螺旋形的掌气,但冲射而出的速度,却是惊人。

    唐烧香继续接连发掌,一道沿着螺旋形轨迹运转的掌气,体量越来越大,旋动间,如同一个钻头。

    倏地一下。

    就在唐烧香掌击而出的瞬间,这螺旋形的掌气,以迅雷之速,划破长空,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轰向白衣人而去。

    此刻的白衣人,浑身一震,背后的气息此刻充分激发,几近沸腾,那沸腾的气息此刻在背后幻化成若隐若现的蜈蚣。

    借助于君主气势,那蜈蚣陡变巨大。

    丹田外的真气,瞬即吸入,通过体腔的转化,化作一股喷雾,喷射而出。

    这雾瘴中有毒。

    唐烧香手一挥,催生出强大的风压,将得气息给扫得烟消云散。

    白衣人此刻浑身再次一震,背后瘴雾涌出。

    双臂游动间,瘴雾此刻幻化成了猛虎,弥漫而起的气息,让得那猛虎的身形也是越来越大。

    弥漫膨胀而起的气息,始终处于法则之力的控制之下。

    原本幻化多端,没有特定形态的气息,此刻在弥漫的同时,始终保持着猛虎的形状,以至于当得那气息充斥了方圆百余米的整个虚空,都是保持着猛虎的形态未变。

    唐烧香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顶草帽,抓握在手中。

    翻身飞旋间,手中的草帽,随身扫荡,如掷飞盘。

    草帽倒是没有掷出,而是掷出了道道草帽形的芒刃。

    草帽形的气势,如同飞旋的刀刃,当空劲猛旋动,在各个角落回旋飚飞。

    咻咻咻……

    在白衣人身躯周围竟然飞旋着多达十道草帽形气势,来回穿梭,将得白衣人给包围其中。

    最终,这些草帽气势,戴在了十个泥人头上。

    草帽气势完全遮挡了泥人的面目,根本分辨不清这草帽下面的人究竟是谁。

    而且,这泥人抬着一顶轿子。

    轿子里坐着一人。

    白衣人见得这阵势,也是一愣。

    那泥人此刻纷纷将得头上的帽子,给摘下,然后朝着白衣人飞掷而去、

    嘤嘤嘤嘤……

    那些帽子当空飞旋间,发出嘤嘤声。

    白衣人见状,接连闪避。

    最终,那些帽子(都是气势),都是回到了唐烧香手上的草帽内。

    所有气势都是收归草帽。

    唐烧香此刻轻笑一声,再次摘掉帽子,如同掷铁饼般,朝着白衣人飞掷而去。

    从草帽内,再次飚飞出十道帽子形状的气势。

    朝着白衣人飞旋切削而去。

    这些帽子形状的气势,此刻以迅光之速,反复切削白衣人,发出凌厉的破风声响。

    白衣人接连闪避,却是没能最终避开这帽子阵法。

    这些帽子形状的气势,此刻当空流转一阵后,再次回归唐烧香手中的帽子内。

    唐烧香此刻如法炮制,再次掷出了帽子。

    那帽子此刻划出道道圆弧形光刃,凝成实质,跟草帽一个形状。

    气势破空间,发出犀利的破风声响,

    唐烧香就用这草帽,扫出的一道道凌厉的气势,将得白衣人给削死了。

    远处,白衣人老大见状,勃然大怒。

    他真想亲自冲上去,将唐烧香杀死。

    但一番权衡后,最后还是选择了让那些已经拿了赏金的手下去办,

    于是,又有一批白衣人冲杀而来。

    唐烧香此刻再次施展出同一门武技,抓握着草帽,跃身不断翻转间,扫出一道道草帽形状的气势。

    这些草帽形状的气势,在白衣人周围来回穿梭。

    最终,其中一道气势,从白衣人身上一削而过。

    当即将得这名白衣人给削死了。

    又一名白衣人悄然偷袭而来,手中的大刀,此刻在地上投下了道道影子,每道影子此刻都是凝成了实质。

    相当于在一圈凝成实质的大刀间,插着一把大刀。

    白衣人此刻一拔那中间的大刀。影子此刻跟着晃动,那凝成实质的大刀,实质以真刀的刀尖为中心,极速流转旋动,就像是星辰的卫星般。

    那些凝成实质的大刀,以刀尖为中心,流转间,便是催生出了道道风压,将得真刀承托而去。

    真刀此刻化作一道流光,飙射向唐烧香而去。

    刀尖处的凝成实质的刀芒,流转间发出尖锐的破风声响。

    唐烧香此刻见好就收,在砸了白衣人几拳后,退闪几步,

    这名白衣人没死,立刻冲了上来,而且,这次白衣人也是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顶帽子。

    抓握在手,掌心中的帽子,随着他右手的挥舞,削出一道道凌厉的光痕,那光痕犀利无比,带着尖锐的破风声响,从各个方向削向唐烧香。

    唐烧香此刻面色一变

    没想到这白衣人也有这一手,立刻他便是一拍储物袋,一把抓握住了飞逸而出的一顶帽子。

    那帽子抓握在手,顺风而削,逆风而上,东西南北,上下左右,划下一道道纤削的残痕,那残痕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从白衣人面前一道道划过。

    看得人触目惊心,直至唐烧香最后将那帽子戴在头上。

    这个时候,已经被削得受了伤的白衣人,再次摘掉头上的帽子,化帽为刀,冲到唐烧香身后的霎那,斜刺里一削,犀利的芒刃此刻一劈而上。

    幸好唐烧香早就料到白衣人会心有不甘来偷袭。

    就在白衣人冲来时,身形一翻转,手中的帽子从腰部起始斜刺里朝上,划出一抹近似螺旋形轨迹的光刃。

    那光刃此刻残留出长长一道流痕,显得十分的耀目。

    在唐烧香第二扇,如刀削向白衣人而去时,前一招留下的残痕,都尚未消失,可见速度之快。

    面见唐烧香凌厉挥动削劈的草帽,白衣人此刻的阵脚略显凌乱。

    此刻的他,也是手上抓握着草帽。那草帽此刻斜刺里朝着各个方向,削出一抹抹犀利的残痕,看上去显得十分的凌厉,划过虚空时留下的流痕,久久不灭。

    最后数百道流痕交织在一起,混合在一起,煞白而耀目,将得方圆一片虚空都是渲染得煞白一片,还有些刺眼。

    咻咻咻……

    一顶草帽,划破白衣人面前的虚空,如同一颗流星,绕着他的脑袋一掠而过,最终重新消失在太空,又回到了创始主手中一般。

    那飞削而出的草帽,最终在绕着白衣人的脑袋一削而去后,便是重新抓握在了唐烧香手中。

    整个过程,持续时间短,看得人惊心动魄。

    此刻的白衣人,后退几步后,便是掷出了帽子,那帽子当空飞旋,沿着一道道斜线轨迹,划出道道穿插交织的流痕,如同极速坠地的流星,不禁在虚空中留下了璀璨的一抹光华,而且也留下了一段急促而尖锐的破风声响。

    宛如流星在最后陨灭前,发出的最后一声挣扎与怒吼般。

    此刻的唐烧香见此一幕,也是一惊。

    接连后退几步,避开了白衣人那横削竖劈斜砍上挑的道道凌厉的光刃,最后,唐烧香再次一把摘掉头上的草帽。抓握在手,朝着疯狂进攻的白衣人,面前与浑身上下,一阵看似毫无章法的切削,一道道凌厉的光痕织结成网,笼罩在白衣人身前上下。

    嗖嗖嗖……

    凌厉的光刃,穿梭交织,幻闪不定,看得人或许还感受不到他的巨大威胁,但身临其境的白衣人,此刻早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阵脚几乎已经陷入了混乱。

    白衣人趔趄中,紧急后撤几步,大喝间,双臂甩摆随着翻转的身形,划出一圈圈的芒刃。

    唐烧香眼神一厉,手中的草帽,呼啦啦,极旋间削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闪避及时,没有伤着。

    此刻的他,打算借钱购买有费的法则。

    他也是通过传令金箭才获悉的,在这片地方,有有偿的法则,也就是前辈们将法则封装在特定的一个区域内,在这个区域内有特殊法则,可以付费触发。

    白衣人此刻从前袋内拍出百枚宝晶币,屈指轻弹间,晶币破空而上,化作了一抹流光,凭空消失。

    随后,晶币消失处的虚空,此刻扩散出道道涟漪。

    忽而便是从中飞蹿而下,一字排开的***雨,那***雨纵向破空而下,划出一道笔直的破空轨迹。

    唐烧香此刻也是面色一凝。仰面空翻间,第二灵魂凝成实质滞留在了虚空,面对白衣人发射而开的***雨,他的第二灵魂奋勇在前,双腿接连扫踢,将得白衣人的***雨,给扫得改道飙射而去。

    咻咻咻……

    白衣人面色大骇,没想到唐烧香的第二灵魂,如此的强悍,

    此刻的他,再次朝着唐烧香飞射出了无数的飞镖雨,那飞镖雨也是花钱买的。

    此刻的唐烧香,见此一幕,眼瞳内立刻便是复制出了这些飞镖雨。

    迎着白衣人的飞镖雨,稀里哗啦地便是飙射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只需保证与白衣人相距足够近就行,他手上即便不拿任何武器,只需要手无寸铁的欺近白衣人。从眼角掠出的气势,便是能够借助于君主气势,凝成实质,化作一把把***,划过长长一条笔直的光痕,迎面飙射向白衣人的***雨。

    稀里哗啦。

    这一阵***雨下来,直接与白衣人的***雨对轰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道白雾,腾升而起,随风烟消云散。

    白衣人再次挥扇,那扇芒此刻都是化作了***一般的存在。直射向唐烧香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