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54章 三道影子-腿芒纤尘-幻火元阵-烟纱似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然而,就在这时,唐烧香身形动了。

    唰的一下。

    身形飞旋而至,右腿扫荡而出,犀利的腿芒,当空一划,如同一道模糊的光幕,削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如同不倒翁一般,身形作势平躺而下,却是在背部触及地面的霎那,猛地旋动,十分迅猛。

    唐烧香此刻向后几个后空翻,霍霍霍三下,便是空翻飞出了百余米远。

    此刻的他,随即便是分离出来几个影子,那影子同步而动,与其并肩影动,此刻倏地一下,便是冲到了白衣人跟前。

    唐烧香及其三道模糊的影子,此刻都是齐齐影移而至,抵达了白衣人跟前。

    然后又齐齐一跃,当空一个滚翻,翻身一记扫腿,腿芒犀利,如云如雾,扫荡出了模糊的幻化腿影,激荡出满腿纤尘,如同光雾漫散而开。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作势躺倒,背脊触地前的霎那,一掌轰出,虚空嗡鸣间,化作层层叠叠的元力波动,四下扩散开去。

    此刻的唐烧香,迎着白衣人的这一掌,猛地一拳,轰击而去。

    拳掌相击,此刻引发惊天元力暴响。

    唐烧香被反弹了回去,白衣人也是接连趔趄几步。

    此刻的唐烧香,猛地并指一点,闪崩指,一道指气,瞬间破空而出,

    吱的一声。

    十分迅猛的指气,破开长空,瞬间冲射而出,轰击在白衣人的掌上。

    轰的一声。

    这一招下来,白衣人当即便是被轰得右掌爆碎,栽倒在地,痛苦异常。

    唐烧香身形一翻,化作一梭箭光,急冲而去。

    这个时间,唐烧香发现,一队白衣人,已经冲向他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一拍储物袋,一口棺材飚飞而出、

    唐烧香此刻身形一跃,当空侧翻而下,落在那飙射而出的棺材顶盖之上,以迅雷之速,飙射而去。

    白衣人此刻都是齐齐仰面一翻。

    唐烧香操控着棺材,从白衣人头顶一掠而过,

    但刚刚一掠而过。

    队尾一名白衣人便是快到出鞘,唰的一下,便是劈出一抹犀利的刀芒。

    那刀芒直劈向唐烧香脚下的棺材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已经操控棺材转过身来。

    刀芒劈来时,他猛地纵身而起,同时脚尖一踹,踹在那棺材盖之上。

    棺材箱此刻却是继续悬浮于空,被唐烧香操控于脚下。

    唐烧香此刻直接操控着棺材厢,冲向白衣人而去

    这些白衣人,此刻都是齐齐面色一变

    一名白衣人,一刀劈来。

    竟然将得瞬间从唐烧香脚下飙射而出的棺材,给劈成了两截。但瞬间合拢的棺材箱,再次**控于唐烧香脚下。

    由于棺材箱左右分离,此刻的唐烧香双叉开牢牢锁住向着两侧分开的棺材箱。

    双腿向内猛地一合,分离而开的棺材箱,合为一体。

    此刻依然**控于唐烧香脚下。

    唐烧香此刻终于一脚踢在一名白衣人的脑袋上,将其踢晕的霎那,棺材箱罩下,将其罩进了棺材箱。

    唐烧香轻盈落地,翻身一脚,踹向已经罩住白衣人的棺材箱。

    ***白衣人,勃然大怒,齐齐冲杀而来。

    唐烧香此刻大步一踏,强制性干扰白衣人周遭的法则运行,这一把踏下,浑身山岳般的气势,通过法则的瞬间放大,作用在白衣人身上。

    落地的霎那,一名白衣人周遭法则崩溃,身形表面凭空浮现一个光茧。

    那光茧将白衣人笼罩,瞬间这白衣人身形***缩小,被唐烧香一脚给活活踏死。

    其它白衣人一窝蜂冲杀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抽出一根鞭子,那鞭子在快速挥舞间,力量凝聚,幻化变形,速度越快,幻化越快,越是逼真。

    唐烧香目光锁定一名白衣人,手一扬。

    这名白衣人骇然失色,转身逃遁而去

    唐烧香一记闪电鞭,那鞭子千百米追踪,瞬间绵延无尽长达无限,绕过一道螺旋形轨迹,缠向飞速逃遁而去的白衣人。

    白衣人在从唐烧香视野前消失的霎那,便是被一根宛如蟒蛇般的长鞭,螺旋环绕住了身形,拉了回来。

    那鞭子迅速收缩,盘旋成为粗壮的辫子,抓握在唐烧香手中。

    那白衣人也是倒飞而来。

    唐烧香再次一挥鞭,鞭如刀芒劈空,唰的一下,光痕残留,久久不散,白衣人的身形瞬间爆炸撕裂开来。

    白衣人老大勃然大怒,一声令下,***白衣人再次冲向唐烧香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一个猛虎摆尾的招数,身形如同猛虎,浑然转身,后面的气流凝成一股,如同猛虎的尾巴,贴地一扫。

    狂暴的尾风,如同一道龙卷,席卷而起。

    此刻的白衣人,面色大变。

    立刻转身撤离而去。

    唐烧香则是猛地一掌,拍向地面霎那,身形飞滚升空,又呼啦啦飞滚而下,一拳砸出一股冲天泥浪,那地下埋葬的一头麒麟的魂魄,此刻都是被轰了出来。

    遁入泥土即幻化成了一头麒麟。

    然后迈开矫健健壮的四肢,朝着白衣人方向猛扑而去。

    白衣人见此一幕,也是吓得面色大变,立刻便是御剑飞行而去,倏地一下,便是冲天而去。

    但很快,他又回旋而来,脚下的长剑,此刻也是绕旋而动,划出道道凌厉的光刃。

    唐烧香立刻便是侧闪而去,猛地几个侧闪翻腾,飞空而起,当空滚翻,浑身吞吐出了一层淡淡的火焰,朝着白衣人冲撞而去。

    白衣人此刻滚地而去,遁地而入,一下子消失在了唐烧香视野前。

    随即便是见到,脚下的地面,此刻出现了大规模起伏的现象。

    那大地此刻朝着唐烧香起伏浪涌而来,席卷而起,如同一堵泥墙,遮天蔽日地席卷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侧闪的同时,双脚不断朝天削出,削出道道凌厉的电浆,一抹冲天,抵达云霄,即化作闪电袭击而下。

    白衣人当即被闪电劈中,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唐烧香趁此机会,立刻便是大步一踏,身形如箭,飞冲而去,倏地一下,便是冲至白衣人跟前,右腿贴地踹出,忽而便是一记扫荡,扫出一道闭合的残痕。

    那残痕所在地面,此刻暴冲而起一堵四面合围的闭合泥浪,就像是一堵围墙般。

    唐烧香此刻整个都是被封闭在了其中。

    忽而一声呼啸,从泥墙内部咆哮而出

    那泥墙瞬即便是被一道身影冲撞得向外凸隆而出,隐隐有着猛虎的形状与轮廓。

    一声咆哮,一头泥虎便是迈开矫健的四肢,狂奔而出。

    那白衣人此刻都是面色一变,当即转身,逃遁而去。

    唐烧香一个箭冲步伐,冲至白衣人跟前,落下瞬间翻身一脚,狂扫而出,激荡出的纤尘,如雾荡出,幻化成猛虎之形,携带着一脚扫荡的力量,扑向那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面色大变,

    此刻,一道身影,落在他跟前,是同道,也是一名白衣人

    两名白衣人,一左一右,冲向唐烧香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眼神一凝,猛地一拳对空轰出,虚空一震,风雪交加,冰雹席卷,朝着白衣人冲击而去。

    白衣人此刻双刀挥舞,对空狂扫,形成一道罡风屏障,屏蔽了一片虚空。

    那爆射而下的冰雹等等,都是被罡风屏障给抵挡在了外面。

    唐烧香随即便是猛地一拳,一记直拳轰出的霎那,释放的力量,瞬间幻化,如同咆哮而出,飞冲向白衣人而去,瞬间将得一名白衣人缠绕,唐烧香身形一翻,一个鳄鱼翻身的招数,这白衣人的尸首当即躺在了地上。

    另一名白衣人此刻大喝间,挥刀杀来。

    唐烧香瞬间释放分身无数,绕体旋转,忽而同时运掌,十分壮观,形成一片残影屏障。

    同时掌击而出,力量的联合,幻化成龙,咆哮而出。

    扑向白衣人而去

    这名白衣人当即便是一命呜呼了。

    ***白衣人见状,也是骇然失色。

    他们已经有了打退堂鼓的打算,但在白衣人老大的威胁之下,转身再次冲向唐烧香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浑身一震,满身纤尘,震荡而出,如雾似幻,化形成了一道缥缈的身形,翻身间扫出一脚,

    那一脚,虽然同样缥缈,但在触物的霎那,凝成实形,赫然便是一只巨大的拳头。

    轰杀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也是完全无法适应唐烧香的这一打法,立马转身幻闪而去。

    嚯嚯嚯三下,幻闪出了唐烧香的视野范围。

    唐烧香此刻身形如箭,飞冲而去,倏地一下,便是冲向了白衣人,落在了他的跟前。

    翻身一脚,满身气势爆发,如雾似幻,如同一层飘渺的乌纱,此刻笼罩向白衣人而去,触及白衣人鼻子霎那,局部幻化成拳头的实形,直接一拳,

    轰在白衣人的鼻子上。将其轰得倒飞而去。

    唐烧香还不解气,猛地便是再次翻身一脚,满身纤尘震荡而出间,如同缥缈的烟纱,被唐烧香抓住一角,猛地一扯,那烟纱浑然收拢,被拉扯成尖削的形状,破空而去。

    唰的一下。

    白衣人瞬间面色大变,立刻空翻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猛地冲出,便是直奔白衣人而去,当空接连发掌。

    掌气触地,立刻便是有着一道圆斑浮现,圆斑中,有着神秘符纹在运转,那符纹在运转间,陡然喷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

    那强大的能量中心,有着一根弧线,极高的温度,是异火。

    白衣人触及那异火,立刻被灼烧出一道长长的伤痕。

    这个时候,唐烧香浑身一震,一股气势如同匹练绕体流转。

    气势中,隐隐有着生机,在孕育成长。

    那生机此刻看似武魂。

    那武魂像是一头缥缈的白虎。

    那白虎以那气势为食,那气势就是那白虎的地盘。

    那地盘绕着唐烧香流转,白虎则是随之流转,守护着自己的主人。

    它所需的能量,来自唐烧香,故而唐烧香便是它的主人。

    此刻,唐烧香将那如烟似纱的气势,朝着白衣人面前一掷。

    白衣人触及那烟纱般气势的霎那,白虎化作了一道光电,咔嚓一声,闪至触点位置。

    现形的霎那,猛然一爪,抓向白衣人的脸庞。

    结果,白衣人的脸上,便是多了一道伤痕。

    但没死,伤势也不严重。

    唐烧香再次冲到转身逃遁的白衣人跟前,手中的飘渺丝练,此刻随着暴冲而起的身形朝天一抹,丝练瞬间顺风上削而去,化作一抹纤细的光痕,如同一柄刀刃,狠狠抹在白衣人脸上。

    唰的一下。

    白衣人瞬间血流满面,惨不忍睹。

    白衣人立刻一个闪身,挪至附近一块岩石后,君主气势爆发间,遁入石头,属性改变,石头软如泥,将白衣人给缓缓包裹。

    那石头也是泥土风化的结果。

    风化石因此能够像泥土那样,受到君主气势的直接影响。

    白衣人裹住一层因属性改变而软化的石头后,便是大踏步冲向唐烧香而去

    冲至十余米前时,身上的石甲,忽而便是如同一股在水管子流淌的液体般,随着一拳轰出,便是以手臂为通路,涌向拳头而去。

    那软化如液态的石甲,此刻完全涌向拳头。

    瞬间那拳头变得十分巨大。

    拳击而出的霎那,即君主气势撤销的霎那,那拳头瞬间石化,轰向唐烧香而去的霎那,又是三次迅变,一次迅变,十倍变大,三次迅变,足足有着人的脑袋数十倍大。

    超级石化巨拳,此刻如雷奔行,轰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此刻立刻身形一个仰躺,作势仰躺而下,背部触及地面前霎那,便是猛地一个盘旋飞旋,身形以仰躺之姿盘旋,双腿扫荡而出,脚尖划过一抹犀利的芒刃,如刀切割长空,呼呼作响。

    白衣人此刻身着石甲,直接冲向唐烧香而来。

    在这白衣人身后,一个个白衣人,身着石甲,此刻纷纷卸下,那石甲软如泥,入手即化,可以幻化成各种兵器。

    唐烧香随即便是猛地一个暴步,身形在笔直地暴冲而去间,斜刺里飞冲而上,接连发掌,无数掌印层层叠叠,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堵住了虚空各个角落。

    无数的掌印残影,此刻连绵呼啸而出,笼罩向白衣人那瞬间骇然失色的脸上。

    唐烧香随即便是直接冲到一名身着石甲的人跟前,君主气势一彰显,遁入那石甲中,石甲如同软泥,从白衣人身上卸下。

    唐烧香随后,一拳轰在那白衣人的丹田上。

    同时君主气势彰显,白衣人浑身毛孔扩张,穴府内真气泄露而出,被唐烧香一个吸掌,抽了大半。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