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61章 赌坊扑克手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61章 赌坊扑克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白衣人闪得快,没有受伤。

    此刻的白衣人,再次闪进附近一个山庄,来到一条大街上,闪进了一个赌坊。

    赌坊内的人,也有不少属于北荒冰凰族盟安插在此地的探子,此刻见到白衣人来投靠,知道一定是遇到了仇家。

    一名赌王级别的赌徒,便是直接从厢房内翻窗跳了下来,落在大街上,截住了唐烧香的去路。

    那赌徒手上拽握着一副扑克牌,此刻那些扑克牌,随着手掌的微微抖动,跳跃蹦窜,在掌心上一阵起伏跳动。

    这些扑克牌可不一般,那是纯真气凝成的实质。

    其上画着各种兵器,刀剑钩锤叉……

    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样样不缺,而且还多了几百种造型奇特的其它兵器。

    两张大王,则是两头魔兽。

    此刻,这赌徒忽然将掌心上跳蹿的扑克牌,横空一字铺开,层层叠叠呈带状,拉出长长一条。

    数百丈扑克牌,突然唰的一下,收归成一堆。

    赌徒此刻随意抽出其中一张,夹在两根手指尖,屈指轻弹间,纸牌便是一阵极旋,飞旋飙射而出,冲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侧身一闪,便是避开了飙射而至的扑克牌。

    赌徒继续表演,手掌之上,那上下沉浮的扑克牌,仿佛透着灵气,此刻随着赌徒眼神的变化,便是突然自动弹了出来,飞旋而出,被赌徒夹在了指尖。

    那扑克牌此刻在高速飙射而去间,便是溃灭,但那画在扑克片上的一把大刀,便是突然获得了多余能量,显化而出,当空一阵扫荡,忽而便是飙射而出,飞刺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猛地便是一个转身,衣袍掀翻而出,衣角此刻直接飙射而出,而且整件衣袍此刻都是无限暴涨,直接飙射而出。

    赌徒此刻面色一惊,想不到唐烧香居然好这一手。

    而且这一身手看起来简单实用。

    但赌徒显然没将其太放在心上,不屑地冷哼一声,便是突然从储物袋内拍出了一根棍子,绕着脖子腰部一阵旋动,贴着脊背一阵扫杀,唿唿作响,十分迅猛。

    此刻的唐烧香,见此一幕,身形一个影闪,三次影闪便是退后三十余米。

    然后一拍储物袋,也是拍出了一根长矛

    那长矛扛在肩上,绕脖一阵旋转,矛尖划破虚空,扫出一轮凌厉的旋光,呜呜作响。

    弓身之间,那长矛贴着脊背,一阵旋动,扫出一轮犀利的旋光,呜呜作响。

    忽而,唐烧香侧身一转,手中的长矛,此刻贴着背部,自臂弯间插穿而过,矛尖指向对面的赌徒。

    赌徒此刻不屑地冷哼一声,舞动着手中的长矛,一阵晃动,那晃动的长矛,呼呼作响,化作无数道光影,一阵晃动。

    那长矛随着赌徒的右手一动,猛地隔空一刺,那收敛于矛身的气势,直接暴涨而起,看上去整根长矛,都仿佛暴涨了百余米一般。

    矛尖带着破风声响,旋动间搅动虚空,宛如旋涡一般扭曲,凝聚于矛尖的一滴液态真气,坠落点,被矛尖一拍,直接化作了一抹极具杀伤力的光流,爆射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旋动的身形,向后撤出一步,一挥那长矛,这滴液态真气,顿时便是被拍了个粉碎,暴溅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手中的长矛,在掌心间一阵极旋间,扭曲着虚空,突然便是直刺而出。

    那虚空的气流此刻在法则之力的影响下,直接凝结成了冰晶,化作片片雪花,飞旋飘落而下。

    此刻随着唐烧香手中长矛的持续一阵挥动,那长矛在手中哗啦啦,劲猛旋动,搅得虚空都是扭曲成了螺旋状。

    那蕴含在长矛内的真气,此刻凝成冰霜,被甩出矛尖,瞬间划出一圈冰雾。

    那冰雾迅速向外围扩散开来。

    唐烧香随后便是猛地一矛直刺,隔空刺向赌徒而去

    那赌徒此刻也是一矛刺来。

    最终,二人的长矛,矛尖顶在了一起。

    随着二人各自转动手中的长矛,周围的虚空,向着正反相个方形扭曲旋绕。

    此刻的赌徒,突然撤后一步,猛地一刺,隔空刺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直接将长矛绕着腰部一通旋扫,那扫出的旋光此刻绽放出煞白的寒光。

    赌徒猛地后退一步,再次掏出了自己的***绝技,即扑克牌。

    整副扑克牌多达数百张,此刻便是随着右手当空一抹,平铺而来,宛如长长一条带子,重重叠叠,连绵开来。

    忽而,赌徒手影晃动,手速快如闪电,两根指头夹着其中扑克牌,屈指轻弹间,那扑克牌旋动而出,带着破风声响,当空旋动,十分凌厉。

    倏地一下。

    那旋动的扑克牌,突然便是飞旋飙射而出,飙射向唐烧香而来。

    那扑克牌绕着唐烧香一通旋转,蕴含其中的一把长剑图案,突然化形成了长剑实质,破空而出,绕着唐烧香旋动间,朝着唐烧香猛地飙射而去。

    唐烧香直接一个暴步,身形暴冲而起,当空便是转体一拳,翻身轰出,那拳头此刻瞬间跨越数十米虚空,直接一拳,笼罩赌徒的视野。

    轰!

    这一砸,瞬间将得赌徒给砸得失去了东南西北。

    唐烧香此刻便是再次挥舞手中的长矛。

    倏地一下。

    那长矛飙射跨越虚空,直接刺到了赌徒的脸颊上。

    赌徒惨叫一声,当即便躺倒在地。

    唐烧香高高抡起沉甸甸的长矛,一直砸了下来,轰的一声,伴着沉闷一声响,那大地此刻都是如同瞬间撕裂一般,破开出一条狭长的裂口。

    赌徒此刻面色一变,掌上蹿跳的扑克牌,此刻随着他的右手,当空铺开,绕着身躯扑了一个螺旋,直接便是一收,数百丈扑克牌收归一体,猛地便是连串飙射而出。

    此刻的唐烧香,也是面色一变,身形一闪。

    那飙射而至的扑克牌,终究是与他擦肩而过。没有伤到唐烧香。

    此刻的唐烧香,一拳轰出,拳芒重重叠叠无数,如同千余张扑克牌,顺手一抹,朝着一方翻洗而出。

    唰的一下。

    速度之快,千百道拳芒,如同千余张翻洗的扑克牌,一方飙射而出。

    此刻的赌徒,也是再次施展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招,扑克牌在手,摊在掌上,顺手一抹。

    唰得一下。

    伴着凌厉破风声响,千百张扑克牌,朝着同一方向,齐齐翻洗而出。

    速度之快,如同飙射。

    其中一张扑克牌,立刻高速飞旋起来,飙射向唐烧香而去。

    唰的一下!

    唐烧香立刻侧身一闪。

    那飙射旋扫而至的扑克牌,与其擦身而过,最终扎进了泥土里。

    赌徒此刻扯掉衣袍,一身白袍。

    但那白衣人依然是不甘心,继续施展出自己的拿手绝技。

    那摊在掌上的扑克牌,被顺手一抹,咻咻咻,一字摊开间,相继飙射而出。

    唐烧香从容不迫,连连侧闪,那旋转的扑克牌,在其耳畔呼呼作响,十分凌厉迅猛。

    此刻的唐烧香,突然一记贴地扫腿,那身形释放出的力量,此刻飙射百余米,在转身奔逃的白衣人跟前落地,触地便是遁入地下化作一尊巨大的泥人,贴地一扫,满地泥土暴溅而出。飙射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紧忙弓腰,居然避开了,

    此刻的唐烧香也是一惊,想不到这白衣人居然避开了。

    此刻的他,继续便是一个飞步,飙射而出的身形,当空一记扫腿,扫出满腿纤尘如腿芒,狂暴扫荡而出。

    轰!

    这一扫,无数的纤尘如腿芒,层层叠叠无数,扫荡而出。

    先后落在白衣人的身上。

    但那白衣人,估计是穿有一件软甲之类的,能够抵御相当强烈的撞击。

    此刻的他,似乎丝毫没有受伤,继续狂奔,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逃跑,还是一个计谋。

    此刻的唐烧香,远在白衣人身后百余米外,跃身而起,人在半空,一身道天境九阶气势,爆发而出。

    那气势飙射在白衣人身后数十米处,遁地即化作一尊巨大的泥人,翻身间一脚贴地扫出。

    那满地的泥土,此刻从脚尖处,一划而起,溅射而出。

    唰唰唰……

    速度之迅猛,势头之狂暴,也是让得人不寒而栗。

    那白衣人由于穿着有软甲,此刻根本不惧,只是缩了一下脑袋,便是避开了这一击。

    此刻的他,翻身便是一脚,也是释放出一身修为,借助于君主气势,一股强大的气势遁入地下,化作一尊泥人破土而出,也是随着翻转的身形,右腿贴地扫荡而出。

    唐烧香此刻身形退闪而去,便是避开了,不过他也是很佩服这白衣人。

    这白衣人此刻再次动用自己的绝招,摊手间,掌上数百张扑克牌,层层叠叠立成一堆,顺手一抹,便是朝着同一方向翻洗而出,然后依次飙射而出。

    唐烧香则是身形幻闪,接连翻身轰出。一只只拳芒,此刻吞吐着烈焰,朝着白衣人的扑克牌,对轰而去、

    立刻,虚空中弥漫而起一团团白色的暴雾。

    唐烧香此刻发现白衣人再次转身而逃,当即便是猛地一个长距离翻身扫腿,右腿凌空扫荡而出,一股气势此刻释放而出,遁土化作一尊泥人,脚尖贴地一扫而出,扫出的尘土此刻暴溅飞射,飙射向转身逃遁的白衣人而去。

    这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身形立刻一个佝偻避开了唐烧香的这一脚,此刻的他,再次翻身,却是一掌。

    一掌削出一抹纤薄的芒刃,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呼啸而出,飙射而去

    唐烧香此刻直接便是暴步一跃,凌空一拳,气势如洪,轰进地下。

    那地皮此刻都是滚滚抖动,连绵起伏,朝着白衣人方向,扩散而去、

    白衣人轻松避开。

    唐烧香身在半空,再次释放出一身气势,翻身间,那气势飙射而出。

    借助于君主气势,那气势便是遁入地下,化作一尊巨大的泥人,破土而出间,便是伸出右腿,贴地扫荡而出。

    白衣人则是继续释放扑克牌。

    削断了巨大的泥人。

    此刻的唐烧香,跨前一步,借助于君主气势,满地泥土裹体而起,便是化作一尊巨大的泥人。

    此刻的唐烧香,跃身而起,翻身一记扫腿,裹体的厚厚一层泥,此刻脱离躯体飙射而出,落在数十米开外白衣人身后,瞬间又恢复泥人的身形,且翻身一记扫腿,脚尖划破地皮,泥土暴溅,化作了一圈泥土,飙射而出。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辛亏他身着一袭软甲、

    此刻的唐烧香也有些没招了,但还是继续发威

    此刻的他,再次跃身而起,当空翻身一记扫腿,扫出一身气势飚落在地,化作一尊巨大的泥人,翻身一记扫腿,脚尖贴地扫荡而出。

    狂猛无比的扫腿,直接将得地皮给掀了起来。

    然后如浪席卷,朝着白衣人滚滚涛涛,席卷而去、

    白衣人只觉得头顶阴影笼罩,抬头一瞧,吓得骇然失色,一股泥浪,此刻凌空翻覆而下,而且脚下的地皮此刻也是席卷而起,化作一股泥浪,冲向白衣人。

    白衣人此刻直接遁地逃遁而去、

    但很快,又冲了出来,手握大刀,杀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再次俯身一记狂风扫腿,身形伏地,伸出右腿,直接一记狂扫。

    那地皮被扫荡而起。

    唐烧香紧接着又暴步冲天,当空便是翻身一记扫腿,扫出一股雄浑的气势。

    瞬息间,在那百余米开外,白衣人身后,一股气势飚落在地,遁入地下化作一尊巨大的泥人,破土而出间翻身一记狂暴扫腿。

    呜啦呜啦呜啦!

    白衣人直接被踹飞,但由于穿有软甲的缘故,没死,甚至只是负了轻伤。

    唐烧香此刻再次暴步而起,人在半空,翻身一脚,浑身修为释放而出,化作了一股强大的气势。

    百余米开外,白衣人身后,再次飙射落地一道狂暴气势,借助于君主气势,那气势遁地而入破土而出,却是化作了一尊超级巨大的泥人。

    猛一翻身,右腿贴地一扫,狂猛异常。

    呜啦呜啦呜啦!

    整个地皮此刻都是被扫得掀翻而起,碎成残片,暴溅而出。

    咻咻咻!

    白衣人此刻再次遭到冲击,身形滚翻在地,滚地而起之末,他便是右掌对着地面,横向一抹。

    如同切削一般,手掌下立刻便是有着薄薄一层泥土,席卷而起,贴在掌上便是在君主气势的作用下,化作了一只飞刀,一只小巧的泥刀,呼啦啦,贴掌极旋间,当空回旋飙射而出。

    刷的一下!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