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74章 切削式掌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74章 切削式掌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10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此刻的唐烧香,直接便是一个斜刺里暴冲,身形如箭,瞬间破空百余米,直接冲向白衣人。

    白衣人面色大骇,身形就地一旋,脚尖顺势贴地一划。

    同时一脚捅进地面,微微上翘的脚尖,在那地下微微一划,破地而行的残刃,直接化作了一把泥土飞刀,破地而出。

    倏地一下。

    那破地而出的泥土飞刀,发出一道凌厉的破风声响,十分尖锐,便是瞬间跨越虚空百余米,飙射向白衣人而去。

    唐烧香此刻也是决定跟白衣人豁出去了。

    猛地一脚,捅入地下一尺,微翘的脚尖,微微一划,地表之下微微颤抖,似有异物在地下,快速破地飞驰。

    忽而,随着一声尖锐的破风声响,那飙射的泥土飞刀,直接对冲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也是施展出了同一招数。

    就在这时,唐烧香无意中发现,一头狐狸出现在了附近山岗之上。

    那狐狸身体撕裂,露出一名女人来。

    那女人当即便是冲向唐烧香,身形斜躺于空,曼长的双腿接连扫荡,扫出一道道犀利的旋光。

    那腿芒,斜刺里劈来,倾斜于空,宛如一只倾斜于空的飞盘,滚转极旋间,劈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面色大变,立刻便是身形仰躺于空,猛地便是一个大扫腿,扫得虚空都是呜呜怪啸。

    那女人当即便是逃走了。

    此刻的唐烧香,没有去追杀那女人,直接便是猛地一拳,隔空轰向白衣人。

    白衣人面色一惊。

    立刻,他便是浑身一震,背后冲天气息,此刻爆喷直上。

    在那气息之中,有着一股凝成实质真气。

    那凝成实质的真气就是一把长剑。

    唐烧香趁着白衣人尚未取剑,隔空一拳,却是轰在白衣人的掌上。

    唐烧香被震了回来,白衣人也是被震得接连趔趄。

    此刻的唐烧香,直接便是撤离而去,来到一条瀑布下,坐定后,便是双掌朝天,接连轰击,轰得那瀑布都是向上静止,凝固了一般。

    那瀑布在唐烧香浑身爆发出的刀意的截流下,在头顶上空停滞。

    刀意,剑意,都是体内的一股特殊的气势。

    此刻的唐烧香,双臂浑然游动,刀意爆发,化作喷冲直上的气息,在背后疯狂涌动,那刀意凝成凌厉实质,便是那一把长长的大刀。

    在喷冲直上的气息中若隐若现。

    忽而,唐烧香拔出大刀来,对准头顶的瀑布,便是一阵挥舞。

    那瀑布此刻直接被一层刀意截停。

    那一层刀意,有着弧形面。

    就像是一个凸形盖子,将得这瀑布直接截挡在了上面。

    随着大刀挥舞速度的加快,那刀意也是越来越坚固,最终便是将得那瀑布彻底阻挡在上空。

    飞溅的瀑布,散发出水花无数。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接连运掌,朝天轰出。连绵的掌印,此刻漫天飞舞,结成一层,是一个大凸弧。

    这掌印结成的屏障,足以抵达很强的冲击。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一名白衣人朝着这边杀来。

    这白衣人有一个飞瀑武魂。那飞瀑永远伴随着他。

    看上去,就像是那白衣人,在那悬浮于空,快速移动的飞瀑中,穿行而过。

    而且,一直处于穿行状态。

    因为他移动,那飞瀑也移动。始终跟随着他。

    唐烧香此刻面色一凝。

    只见到那白衣人,在朝着这边飞掠而来时,始终置身于飞瀑中部,那飞瀑也是随着他的飞掠而飞掠。

    很显然,这飞瀑就是白衣人的武魂。

    那白衣人此刻当空接连运掌,那飞瀑卷成一团,便是游转于他的双掌间,然后滚转旋动,忽而便是碾压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此刻面色一惊。

    立刻一个直拳,那虚空有着***速度的法则,瞬间虚空凝成实质,一层一层的琉璃态实质。

    一层又一层,距离唐烧香越近,实质化越明显。

    唐烧香的这一拳,直接捅穿这一层又一层的琉璃态虚空。发出玻璃碎裂声响。

    稀里哗啦!

    散落一地。

    那凝成琉璃态实质的虚空上,立刻留下了一个拳头形状的穿孔。

    这个时候,那白衣人突然便是浑身一震,浑身气息凝成微微细雨,落在地上竟然形成一面水膜。

    那白衣人一拳轰来。

    地面那层薄薄的水膜,便是忽然浪卷而起,掀起一股高达数丈的浪花,

    那浪卷十分纤薄,此刻随着白衣人掌面向后一收,那薄薄的水膜,便是被一股吸力向后拉扯而去,被五指抓握在了手中。

    顺势一掌,那被吸附到掌面的水膜,突然便是被一股风压,给吐了出来。

    宛如一张大网,迎面笼盖唐烧香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虚发几掌,那面前的虚空,顿时便是凝成了实质。

    宛如一面面厚厚的玻璃,挡在自己跟白衣人之间。

    唐烧香紧接着一记实拳,拳芒破空,直接轰在那虚空琉璃上。

    咔嚓!

    伴着玻璃碎裂之声,那虚空崩碎。

    瞬间轰出的这一拳,在那琉璃虚空崩碎前的霎那,便是将其捅出了一个深达一尺的洞孔。

    一个拳头形状的孔洞。

    随后一霎,方才如同玻璃一般,崩成碎末。

    这个时候,无数层的琉璃虚空,融合了各种颜色的自然光元素,凝成了一道道镜面。

    镜面内,映照出了唐烧香的身形。

    无数的身形,层层叠叠倒映在其中,同步运掌,场面震撼。

    忽而一掌,所有倒映在虚空镜面上的身形,都是同时发出一掌。

    百余道掌气,此刻齐齐轰在虚空之上。

    虚空持续振鸣,嗡嗡作响。

    那掌气此刻直接破开虚空,轰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骇然失色,猛地一拍储物袋,一把古筝抓握在手。五指划拨了一下,薄薄一层能量,从纤细的拉丝所形成的平面,流转而来,

    直接化作了薄薄的一层能量水膜,朝着五指弹射方向,宛如一把纤细的利刃,飞削而去

    唐烧香此刻猛地一记直拳。

    拳芒所致,虚空尽皆凝成了实质,宛如一层层的玻璃。一只连绵百余米。

    这一拳轰出,只见得那凝成琉璃态实质的虚空上,顿时被层层洞穿,留下一个拳形洞孔。

    白衣人见得这一幕,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唐烧香的拳法,竟是如此精妙,竟然会将虚空轰得凝成实质。

    这时的白衣人,屈指一划,在那古筝弦上,一划到底。

    瞬间,古筝弦所在弧形面上,一道琉璃光彩,流转而至,灌注于指尖。

    屈指轻弹间,一抹犀利的气势,被弹射而出,嗖的一声,破开而去。

    那指气十分的迅猛凌厉。

    唐烧香猛地一个后空翻,便是闪退而去。

    这个时候,唐烧香顺势一把,虚空中便是有着一把空气凝成的大刀,抓握在了手中。

    猛地一刺,隔空刺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再次一拨古筝弦,一道波纹流转于指尖,并且凝成了一颗圆润的实质。

    屈指一弹间,珠圆的实质,破空而去。

    唐烧香猛地一拍储物袋,一把大刀飞逸而出,抓握在手。

    然后将那大刀去掉刀刃,抓握着刀鞘,将开口一端,对准地面,猛地一戳。

    地面的沙尘,此刻化作细碎流体,直接倒灌向刀鞘而来,便是化作了一把沙刀,插入了那刀鞘之中。

    唐烧香随即便是一声:“出鞘!”

    那沙刀顿时锵的一声,破鞘而出,飞刺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再次一把古筝弦。

    一道流光,顺着古筝弦,流转于指尖,凝成了一道风旋

    屈指一弹间,那风旋呼啸而出。

    唐烧香身形一个影退,瞬间向后影移出了数百米。

    猛地将得刀鞘,插在地上。

    心念一动间,满地的泥沙都是灌注于刀鞘中,然后便是化作了刀刃,插在刀鞘内。

    并指一点,那刀刃便是呼啸而出,十分迅猛而凌厉。

    这个时候,白衣人的风旋,已经席卷而至,满地沙尘,此刻都是飞扬而起,遮天蔽日。

    唐烧香此刻接连轰出几拳,虚空凝成实质,,宛如一层又一层的玻璃。

    那一层层的玻璃之内,浮现出了无数的唐烧香身形。

    侧身而行间,那无数重重叠叠的残影,仿佛紧紧伴随人左右,一招一式,都是十分的利索,十分的同步。

    这个时候,唐烧香猛地一掌,隔空轰出一道掌气。

    那无数的残影,也是同步连动,轰出了一掌。

    虚发一掌,却是带着力量波动,让得虚空都是剧烈扭曲起伏,宛如一道道的波浪。

    无数的掌劲,合而为一,立刻,在那无数掌劲重叠的霎那,一团掌形火焰,孕育着巨大的能量,凭空浮现。

    那掌纹之中,竟然流淌着岩浆一般的火红真气流体,那掌心**,竟然喷射出了一股股火焰柱,宛如火山喷发一般。

    那火焰柱当空划过一道曲线,直接在那掌背重**府之内,循环利用,连续喷发。

    那火焰掌上,仿佛有着一道贯穿整个掌面的火焰圈。

    那火焰圈从掌心穴出,从掌背穴入,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此刻的白衣人,面色一惊。

    立刻,眼睛一闭,蓦地睁开间,心念意愿,尽在眼瞳内勾勒而出。

    只见到,一股冷兵器风暴,吞吐着无数的气化小刀,当空流转呼啸。

    忽而,这些气化小刀,便是聚合归一,合成一道宏大而抽象的刀形轮廓。

    远观,像是一把大刀,近观,是无数气化小刀汇聚的结果。

    白衣人右手探出,朝天一伸,虚握而出。

    虚空凝成实质,像是一只巨大的手掌,呈抓握状一挥

    立刻便是握住了那把抽象的大刀。

    大刀移动之时,无数的气化小刀,纷纷舞动,翻飞转向,朝着大手移动方向,破空而去。

    然后再次汇聚成一把长达数十丈的抽象大刀。‘

    那大刀的刀身,便是由无数把气化飞刀,组合汇聚而成。

    大刀虚握在手,一刀斩出。

    无数的气化小刀,纷纷朝着目标飙射而去,宛如一道洪流,***林弹雨般冲射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此刻再次将得那刀鞘,对准那地面的沙土。

    倏地一下

    沙土化作细屑流体,倒灌而入,填充进入刀鞘。

    锻压出了一把土质大刀。

    锵的一声。

    带着磨砂一般的大刀出鞘之声。

    那土质大刀,此刻直接从刀鞘之内,飙冲而出。

    当空呼啸,一阵飞旋,掉头飞刺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直接便是结成一个印结。

    虚空凝成了实质,化形成了一只猛禽。一只琉璃雕刻的猛禽。

    一声尖啸。

    这猛禽直接冲向那飙冲而来的土质大刀而去。

    轰!

    双双溃灭,化作了粉末。

    此刻的唐烧香,刀鞘在手,贴掌极旋,忽而指向那虚空之中,

    虚空之中,一道道流转的光气,扭曲流转间,渐渐幻化成刀的轮状。

    一道道光气冲入刀鞘之中,锻压成了一把大刀。

    咻地一下。

    那大刀飙射而出间,带出了一层吞裹刀刃的焰火。

    此刻的唐烧香,手掌伸出,当空一抓。

    虚无的一层能量,抓握在手,躺在掌面之上。

    另一只手掌顺势一削,贴着这一层能量所在手掌,一削而去。

    唰地一下。

    薄薄一层能量,在飙射而出间,凝成实质宛如薄薄一枚刀片,瞬间跨越数十米虚空,抵达白衣人面前。

    时光如同瞬间放缓了般,那瞬间抵达白衣人面前的这一层薄薄的能量,映入了白衣人那骇然大瞪的眼瞳内。

    生死关头这一霎,白衣人整个面色都是煞白一片,先前的强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被恐惧和绝望取代。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凝成刀片状的薄薄一层能量,缓缓飞旋间,隔开他的面部肌肤,从脑后飞旋而出。

    他想挥手抵挡。

    但那缓慢的时光,让得他右手挥动速度异常缓慢,远远落后于那薄薄一层刀片状能量。

    唰的一下。

    那薄薄的一层刀片状能量,此刻直接破开了白衣人的脑袋,从脑后爆射而出。

    噗!

    白衣人***一口鲜血,当即仰面栽倒在地,很快失去了意识。

    此刻的唐烧香,接连用一只手掌,切削向另一只手掌。

    一层又一层纤薄的能量,化作刀片状,吞吐着火焰,发出尖锐破风声响,飙射而出。

    此时此刻,这些刀片状的真气能量,均是飙射向了远在数十米开外的白衣人。

    白衣人此刻接连几个腾挪,当空滚翻,忽而吞吐出一层火焰,整个人如同一个火球,滚转直下,冲撞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此刻崩闪出十余道身相,绕体旋转间,齐齐举刀一劈。

    电浆状的刀芒,宛如被揉搓得十分绵软的匹练,凌空削下。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