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77章 闪电传送-轮旋火焰斩-音波力量镇压式刀法-影移速度拳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10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外面的人,看到的是一根根独立的光柱体,而内部的人,看到的是一个内部连通了所有光柱体的无限空间。

    那光柱体就像是用笔在虚空中描绘出的一个个轮廓,一个个柱形轮廓。

    此刻的唐烧香,用这火牢,将得一名白衣人囚禁其中,亲眼见到其在不同的火牢直接,来回穿梭。

    外面的人看似不连续的火牢,在里面的人看来,却是连续的。

    由于白衣人数量较多,来了一个又一个。

    这个时候,天色突然阴暗了下来。

    唐烧香面色一变,发现那数十米开外,距离地面不足一丈高的地上,密云云集成涡旋状乌云。

    那片涡旋状云团,面积不大,约莫有方圆十几米。

    但那涡旋云团笼罩之下,却是有着一个独立的世界。

    那片涡旋云团,就是这片世界的天宇。

    在这片涡旋云团之下,有着一人。

    由于笼罩在迷雾之中,看不真切

    但隐隐能够见到,在这人的身子周围,有着一团凝成实质的真气,在绕体运转。

    那人就是这片世界的主宰。

    同时掌握着头顶之上那片天宇。

    而这个世界,只有在修为达到一定高度后,才会由天地法则进行领地分配。

    从外面看,这片世界貌似不大,但进入里面,足够大,根据修为大小有所区别,但足以彰显出一个修真界大能的身份。

    此刻的唐烧香,忽而听到头顶传来闪电之声。

    循声一望,面色一变。

    在那漆黑的夜色深处,蹿下来一道电闪光弧,那光弧扭曲成一大根,宛如一根天藤,从那漆黑的天幕深处探伸而下。

    忽而那光弧的末端,便是爆喷出了一大股星际尘埃流,还隐隐伴有辉光。

    那从星际尘埃流内,吐出了一个庞然大大物。

    赫然便是一艘太古悬浮艨艟。

    太古悬浮艨艟之上,站立着几名老者。

    这些老者低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便是离开了。

    此刻的唐烧香,回过神来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但身后的白衣人一声大喝后,便是冲了上来。

    唐烧香双臂一展,极速后撤而去,胸前一片虚空的气流,倒灌而至,席卷起满地尘土,运转滚旋化作一只巨大的泥球,便是被俘获于唐烧香游动的双臂间。

    随着唐烧香一声大喝,这被俘获于双臂间的泥球,突然便是唿的一声,冲射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挥手如电闪,刀芒交织如网,竟达到滴水不露的境界。

    那爆射而至的泥球,此刻被白衣人那闪电式切削式刀法,竟然切削成了碎末,直接撕裂性爆炸开来。

    唐烧香也是一惊。没想到白衣人的身手竟是如此了得。

    此刻的他,面对冲上来的白衣人,继续倒飞而去,同时间双臂浑然游动。

    因为极速后撤导致身前虚空,出现了瞬间的真空,周围大气迅速填补进来。

    满地尘土,随着倒灌而至的气流,被席卷而起,旋动滚转间,化作一只泥球,被唐烧香浑然游动的双臂俘获其中。

    那泥球越滚越大,在双臂间滚转旋动,呼啸作响,十分迅猛。

    就在白衣人手执大刀冲到跟前时,唐烧香咤喝间,双臂猛地一震,滚转旋动的泥土,嘭的一声,宛如一颗被发射出膛的炮弹,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轰向白衣人而去

    轰!

    白衣人身躯当即炸成了碎末。

    唐烧香此刻转身继续前行,前方一座山头上,一名白衣人的身形再次浮现。

    这白衣人双臂游动间,浑身一震,立刻,背后便是悬浮而起一道道混黄的光芒。

    光芒之中,一簇簇火焰升腾而起。

    共有七八簇火焰,排列成一个大圈,浑然流转,宏大有气势。

    忽而,这月轮形的火焰斩,便是在流转间,削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再次一个退闪,胸前一片虚空,瞬间坍塌成真空,周围气流倒灌而至,席卷满地尘土,旋绕滚转间,化作一只巨大的泥球。

    唐烧香双臂浑然游动间,将得这个泥球俘获。

    那泥球在双臂间浑然游动,极速滚转。

    忽而随着唐烧香双臂一震,那被俘获于双臂间旋绕滚转的泥球,突然爆射而出,宛如一发出膛的炮弹,带着一声尖啸,轰向冲上来的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一个避闪不急,便是被这泥球给轰得爆炸开来,化作了残片。

    立刻,又一声咤喝传来,那声音直接化作螺旋声波,声波之中,竟然笼罩着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就是一名白衣人。

    这白衣人借助于声波力量,瞬间在虚空中开辟出一个传送涡洞,并将自己传送至此。

    那白衣人瞪了唐烧香一眼后,便是一个翻身贴地扫腿,脚尖贴地一扫,满地泥土暴冲而起宛如泥浪,将得整个人都是环绕了一圈。

    环绕身躯的泥浪,薄薄的一层,确像是一堵围墙,将得白衣人完全给藏纳其中。

    忽而,那泥墙便是坍塌成一团软泥,且在坍塌过程中,宛如泥浆不断流动,探出细爪,冒出脑袋,宛如一条出壳的雏龙,转眼间衍变成一条成熟期的土龙。

    那土龙当空一阵盘旋,忽而一声咆哮,便是扑向唐烧香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见此一幕,当即便是面色一变。

    接连后退的身形,拖曳出重重叠叠的残影,其中一道负责殿后,忽而化作一抹寒光如闪电破空而去。

    唰的一下。

    白衣人的土龙,便是被唐烧香的一道凝成实质的残影,那闪电般的破空速度,给生生击灭。

    白衣人不甘心,继续冲向唐烧香而开。

    唐烧香倒飞而去,那拖曳身前的一道道残影,重重叠叠恍惚不定,随着唐烧香同时运掌,掌劲连绵作响,忽而掌击而出,宛如百十个唐烧香同时发了一掌。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当即便是向后空翻而去。

    白衣人在空翻而去时,再次便是双臂浑然游动。同时间用脚尖在地上划了整整一圈。

    浪涌而起的泥土,宛如一面薄薄的围墙,将其整个人都是困于其中。

    忽而,那泥土围墙,一声爆炸,撕裂开来,

    无数的围墙残片,在瞬间撕裂开来的霎那,化作了一个个泥人,便是出现在了周围。

    那些泥土足足有十个。

    此刻一字排开,双膝微屈,侧身而立,双手握刀,便是齐齐咤喝而来,手起刀落,那咤喝之声混合着刀劈长风之声,竟然化作一声惊雷,在那数十米开外炸响而起。

    轰!

    幸好唐烧香闪得快,不然就被白衣人这一刀给砍死了。

    唐烧香知道那白衣人在用声音力量,加持刀法。

    此刻的他,也是学着白衣人的样子,一声大喝,声波力量,加持在大刀之上。猛地一刀砍出。

    那被加持了声波力量的大刀,此刻咔嚓一声,划破虚空,便是硬生生地砍出了数十米,直接蔓延至白衣人跟前。

    此刻的唐烧香,猛地便是一个翻身扫腿,残影无数,均是腿芒。

    唿唿唿

    无数的残刃,便是从脚尖飙射而出,当空流转滚旋,十分的威猛。

    此刻的唐烧香忽然便是一记大脚,猛地踏在地上,那地皮此刻都是掀翻而起,顺着脚背大腿,掀起高达数十米,整张地皮都是翻卷了起来。

    那高高翻卷而起的地皮,此刻直接涌向白衣人而去。

    唐烧香此刻直接一拳,冲到泥浪前的一拳,轰得那泥浪瞬间包裹拳头,化作一只巨大的泥拳,脱离人的拳头被轰出。

    白衣人面色一惊,想不到唐烧香的身手也是如此厉害。

    此刻的他,直接便是一个旋转,落地霎那作势一抓,腰际大刀,锵的一声,破音而出,直接被抓握在了手中。

    那白衣人此刻一刀斩下,咤喝而出的声音波动,携带着雄浑能量,以极大的速度,加持在那破空而出的刀芒之上。

    刀芒瞬即拉伸延长,扭曲成一道长达百余米的巨型刀芒。

    直接斩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此刻也是一声咤喝,猛地一削,那上削的刀芒,划过一轮犀利的旋光。

    在音波力量的加持下,旋扫的刀芒迅变巨大,撕裂出一道半径长达数百丈的旋光。

    那旋光直接撕裂了白衣人的刀芒。

    唐烧香随即咤喝一声间,如虎下山,手中的大刀狂斩而下。

    在音波能量的加持之下,狂斩而下的刀芒凝成了实质,隐隐有着一座尖峰沉浮其中,以***之态势随同刀芒落下。

    轰!

    这一刀下去,发出了震天动地一声巨响。

    与其说是一刀斩在了地上,倒不如说是有做一座尖峰,凌空***而下,声势磅礴,地动山摇。

    给人以极大的震撼。

    唐烧香随即便是猛地一个飞斩,那飞射而出的大刀,穿破云层,沉浮于白衣人头顶之上,凌空暴斩而下。

    轰的一声。

    这一刀下去,白衣人当即便是粉身碎骨。

    随着又一声咤喝,一道音波传递而来,那音波化作螺旋,其中笼罩着一道人影,正是一名白衣人。

    这白衣人此刻直接便是隔着数十米距离,一刀劈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身形一闪,猛地便是一记上勾拳,勾出一层淡淡的火焰包裹拳头,凝成实质如同一只炭火垒砌的拳头。

    火红的拳头,像是炭火那般在熊熊燃烧。

    裂纹遍布,沟痕间流动着火红的浆液。

    整只拳头如同一堆开裂的炭火。

    一拳轰出,包裹拳头的这一层炭火般的实质,瞬间沿着裂纹爆炸开来。

    一颗颗的碳粒碎块,此刻崩射而开。

    白衣人瞬间面色大骇,想不到唐烧香的拳头竟是如此猛烈。

    此刻的他,也是学着唐烧香的样子,一拳轰出间,包裹拳头的实质火焰,如同一堆裂纹遍布的炭火。

    一拳轰出,凝成实质的拳芒之焰,瞬间爆炸化作炭块,崩飞开来。

    白衣人此刻自鸣得意。

    但他的这一拳,并没有伤到唐烧香。

    此刻的唐烧香,向后退闪出数百米后,猛地一个箭冲步伐,身形如箭,瞬间破空而来。

    一拳轰杀,那拳头之上,淡淡的火焰凝成实质遍布一道道裂纹,一条条火红的流体顺着裂纹遍布整只拳头。

    此刻的唐烧香,一拳轰出。

    拳芒破空,那裹在其上的凝成实质的拳芒,猛烈爆炸,十分猛烈。

    白衣人被轰得倒飞出数十米,捂着胸口,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唐烧香随后便是一个退闪,隔空又轰出一拳。

    拳芒破空而至,唐烧香那影移的身形,拖曳着层层叠叠无数的残影,也是紧追着拳芒到了白衣人跟前。

    第二拳,闪电般轰出,直接轰暴第一拳的拳芒。

    轰然一声巨响,唐烧香的第二拳,直接穿破第一拳,轰在了白衣人的面部上。

    白衣人被轰得向后倒飞而去。

    唐烧香影移追赶间,接连出拳,影移的速度比自己的拳芒还快。

    在那无数的拳芒,轰到距离白衣人面前一尺距离时,唐烧香接连轰出的血肉之拳,直接穿破自己的一连串拳芒,暴力地轰在了白衣人的面门上。

    白衣人闷哼一声,身形继续倒飞而去。

    唐烧香依然不打算放过白衣人,在其再次倒飞而去时,再次轰出几道凝成实质的拳芒。

    那一连串拳芒,宛如一发发炮弹,吞吐着炭火之焰。

    笼罩白衣人视野而来。

    但唐烧香那影移的身形,再次超越自己的拳芒速度,接连又是几记直拳。

    血肉之拳,层层穿破炮轰而去的拳芒,接连暴击在白衣人的面部上。

    轰轰轰……

    连环爆炸声响,在唐烧香血肉之拳破空而来的同时,响彻而起。就像是擂动着战鼓一般,在这轰轰烈烈之中,连环快拳,雨点般砸落在了白衣人的脸上。

    白衣人身形倒飞,速度如奔雷,但都是被唐烧香的快拳,加速所致,最后直接撞在悬崖石壁之上,身体凹陷了下去。

    唐烧香转身而行,在他身后,一束盘曲虬结的闪电之弧,宛如一颗长藤,凭空激荡而下,滋滋作响。

    闪电之弧口端,吞吐出了一名白衣人。

    这名白衣人抱膝飞滚间,在身后十余米开外,凭空闪现。

    白衣人身形落地,直接便是手执大刀,凌空一刀,隔开劈来。

    闪电般破空而来的刀芒,犀利迅猛,带着迅猛之轰鸣,破空而来。

    唐烧香却是全身就是一拳

    无数的拳芒,吞吐着炭火之焰,轰向白衣人而去。

    这些凝成实质的拳芒,直接轰向白衣人的刀芒而去。

    拳芒与刀芒,最终对轰在一起。

    影移而行的唐烧香,此刻在那拳芒跟刀芒双双溃灭的霎那,破穿拳芒而出的血肉之拳,直接砸在白衣人的脸上。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