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83章 天象法则-巨浪临头孕育成刀剑-刀剑绕体轮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10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白衣人见状,骇然失色,转身就跑。

    此刻的唐烧香,双臂划动,背后气息滔天,化作两股巨浪,飞升而起,当空碰撞在一起。

    那两股大浪,直接从头顶降落而下。

    却是在下落过程中,慢慢幻化,化形成了一把大刀。

    那大刀,坠落而下,直接被唐烧香抓握在手,然后猛地一刀,劈出一抹芒刃,破空而去。

    白衣人见状,猛地一个后空翻,

    竟然避开了。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双臂浑然游动,忽而一震。

    左右两侧的气息,此刻凝成液态实质,掀起数十米高,在头顶相碰在一起,然后汇成一股,下落间遁入虚空。

    那虚空立刻膨胀而起,随即在唐烧香头上咫尺处,吞吐出一把大刀。

    唐烧香此刻探手一挥,便是将这把大刀给截住了。

    然后猛地飞刺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身形一蹲,便是遁地逃跑了。

    唐烧香目光四下一扫,发现白衣人居然在身后现身了。

    立刻,他双臂一震,头顶下落的一股洪流,凭空气化,头顶一***区域之内雾气弥漫,中间却是隐隐凝成了一把透闪着光芒的长剑,

    那长剑周围环绕着一根根的雷电弧光。

    忽而,那长剑便是掉头,冲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此刻猛地朝着身后的地面轰出一掌。

    那一掌,留下一只掌印,这只掌印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寒光,冲天而起,形成一束柱状光芒,那光芒之中,蕴含着一道道的神秘符纹。

    那长剑从这光柱中穿梭而过时,立刻便是溃灭,化作了云烟,渐消渐散。

    此刻的唐烧香,见到这幕,也是彻底惊呆了,想不到那白衣人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唐烧香立刻转身,北进。

    白衣人此刻直接朝着唐烧香隔空发出一掌。

    那掌气此刻轰在虚空上,虚空层层凝结,凝成一层层厚厚的实体,宛如一面又一面间隔均匀的玻璃一般、

    掌气直接穿透这瞬间凝成实质的虚空,在这凝成玻璃态实质的虚空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掌印,每一面凝成实质的虚空之上,均是被贯穿出了巴掌形状的洞孔。

    唐烧香此刻也是面色一惊。

    此刻的他,眸光一扫,落在附近一棵苹果树上。

    那苹果树上,结着一颗颗苹果

    一颗苹果此刻在他眼瞳内浮现而出,立刻,他体内的真气借助于君主气势,凝成了苹果形状。

    同时间,唐烧香君主气势爆发,直接遁入那苹果之中。

    苹果直接化成了一股能量

    那能量蕴含着没有遭到破坏的信息,此刻那一股能量,被唐烧香吸收进体内。

    心念一动间,能量和信息流,便是释放而出

    在他身前化作了一颗苹果。

    同时间,唐烧香飞旋下落的身形,猛地一拔刀,嚓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大刀被拔出,直接一刀削向那苹果。

    苹果被削成了两半。

    白衣人见唐烧香使出这一招,当即也是惊了。

    转身就逃。

    这个时候,唐烧香双臂游动间,脚下的泥土裹体而起,将得整个人都是裹了一层。

    随着他突然一掌发出,裹体而起的泥土,此刻从后背开始,突然开裂,就像是一条蟒蛇,将得吞噬其中的人给吐出来一般。

    背后的泥土开始脱离身躯,直接经过双臂,涌至拳头。

    瞬间积累到拳头处并且十分巨大。

    这一层泥土,随即便是以泥土拳头的形式,朝着白衣人轰击而去。

    白衣人感应到身后异常的元力波动,以及听到了风声,此刻的他,直接一拔刀,转身间便是劈出了一刀。

    随即,便是猛扑了回来。

    同时间,他的大刀也将那泥土形化的拳芒给劈裂,崩飞开来。

    见到反扑回来的白衣人,唐烧香眼神一厉。

    当即便是一拳破空,却是虚轰一拳。

    但此刻在双拳,却是积累了一股巨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本来会通过拳芒释放出去,却是被存储了起来。

    唐烧香随即再次接连轰出几拳,均是将力量给存储了起来。

    轰出十几拳后,双手积累的力量达到最大,随着最后一拳轰出,那轰出的拳芒,直接化作了实质,轰向白衣人而去,就像是两只铁拳一般。

    白衣人面色大骇。

    转身暴步,速度更快。

    此刻的唐烧香,从容跨前一步,对于修为的达到道天境九阶的他,脚下便是路。

    此刻的他,朝着虚空,跨前一步,借助于君主气势,在其落脚的霎那,虚空瞬即凝成实质,是几台石阶,即生即灭的石阶,

    这石阶,由君主气势所调用的相关法则创建。

    为了不破坏环境,这法则之力在运转时,会将临时创建的世界临时毁灭。

    当唐烧香前进时,他身后的石阶,自动溃灭。

    仅仅只是在他的脚下,延伸出一条路来。

    唐烧香就这么着,一直向前走,突然便是暴步,脚下的石阶,也是动态创建动态毁灭,仿佛是在向他身后不断地流动一般。

    终于是暴步到了白衣人身后。

    唐烧香一掌击在虚空上,那虚空瞬间凝成实质,瞬间化形成一把长刀,抓握在手,直接飞刺向白衣人。

    这大刀也是瞬即创建,瞬即溃灭。

    但白衣人很幸运,避开了。

    唐烧香继续朝着这名白衣人发出一拳。

    同时间,落地双臂浑然游动,脚下的泥土裹体而起,随即又将被裹住的唐烧香从其后背中心位置,渐渐给吞吐出来。

    就像是一条泥土巨蟒一般。

    那裹住身躯的泥土,随着唐烧香双臂向外一抖,便是自双掌蔓延而去,形化成一把大刀抓握在手。

    这把大刀瞬即脱离掌控,飙射向白衣人而去。

    唐烧香在那白衣人逃跑的时候,猛地一脚,拖曳出层层残影,落在身前的一棵棵大树上。

    大树先后拔地而起,悬浮于空,在身前排列成一个队列,径直一条线,飞撞向白衣人而去。

    那排成一条队列的大树,依次冲撞而出,化作一道道模糊的残影,幻闪不定,破空而去,就像是被最后一棵树吞吐出来的般。

    其中一棵树撞在了白衣人的后背上。

    白衣人当即被撞得大口喷吐鲜血。

    其它白衣人躲在远处,望见了这一切,立刻,一名白衣人便是悄然杀来。

    手执大刀,凌空一刀,劈得虚空都是凝成了液态实质,宛如两股巨浪,左右掀翻开来。

    唐烧香见到这一幕,也是惊了。

    立刻,他双臂游动,左右两侧,气息凝成液态实质,化作两股巨浪掀翻而起,达到数十米高。

    两股巨浪在头顶碰撞在一起,合成一股,径直坠落而下。

    却是在半空中,凭空消失了。

    随即见到那雾气缭绕的虚空,周围的云雾朝着某一个点涌来,形成一个蝉茧般的存在。

    虚空的这一点周围,完全被云雾层层包裹。

    忽而,这一团包裹着虚空的层层云团,由内而外膨胀而下,局部发生变化,下端变得尖削,中上端变得纤薄锋利,上端变的圆直,赫然便是一把大刀。

    那大刀的刀鞘,就是那紧紧裹在外层的一团云雾。

    那云雾紧紧将其吞裹,在内部逐渐酝酿成形。

    最后,这一团自内而外逐渐膨胀的云团,下端缓缓吐出一件实质之物,果真是一把大刀。

    而且,从云团内部,蹿出一道道霹雳电弧,流转于刀刃之上,激荡出“”电流声响。

    唐烧香右手微微向前一伸,作势一个抓握。

    头顶那一把正从云团内被吞吐而出的大刀,便是锵的一声,落在了手上。

    大刀在握,唐烧香不假思索地挥出一刀,却是挥出了丝丝缕缕似泡沫的电浆,和一根根扭扭曲曲的霹雳电弧,激荡着电流声响。

    仔细一瞧,唐烧香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刀身上,有着一道道法则镌刻的神秘符纹。

    每次一挥刀,这些神秘符纹就会骤闪一下。刻在刀刃上的法则,就会运转。

    挥刀即触发天象法则。

    法则运转间,扫出的这一刀,那刀芒弥漫开来,笼罩方圆数十米空间,空间内的云气,在天象法则的作用下,化作一片片鹅毛般的雪花,漫空飘散,轻盈落下。

    白衣人见得这一幕那是彻底的傻眼了,想不到唐烧香的实力居然是如此恐怖。

    此刻这些白衣人都是只顾逃遁,当然,敢于跟唐烧香作对的依然是绝大多数。

    一名白衣人此刻冲到唐烧香跟前,也是双臂游动,背后气息滔天,宛如大浪,分成左右两路席卷而起,在那头顶上空,汇成一股,倾覆而下。

    在下落到一半时,凭空遁入虚空,消失于无形之中。

    随即,以消失处为中心,周围的流云涌来。

    层层包裹,将得大浪消失处的虚空,给包裹得如若蝉蛹。

    同时间,那包裹着虚空的云团,内部开始酝酿化形,自内而外在渐渐膨胀,仿佛有着一把长剑在灌肠而下。

    膨胀的云团,越来越长,下端越来越尖削,中上端则是纤薄如剑锋,顶端则是宛若剑柄。

    终于,那包裹着虚空的云团,将得在内部已经酝酿化形完毕的实质之物,从尖削的下端,寸寸吞吐了出来。

    果真是一把长剑,一把流云凝成的实质之物,握在手中,不失沉重之感,手感也是跟握住一把剑差不多。

    那长剑的剑尖,也是吞吐出一根根丝线状的霹雳电弧。

    忽然,白衣人作势一握,那吞吐着电弧的长剑,便是被抓握在了手中。

    白衣人横向一削,削出一抹犀利的剑芒,却是一层弥漫开来的云雾。

    那云雾之中,翻滚着厚厚的黑云,闪烁着一道道电光,隐隐还能听到雷电之声。

    这一道剑芒,蕴含着自然法则,可以让虚空的流云,冷凝成雪花。

    唰的一下。

    剑芒所致,虚空中果真下起了雪花,纷纷扬扬一片。

    这些雪花在几个呼吸之内,便是将得地面给覆盖了一层。

    白衣人身在那漫天纷扬的雪花之中,不断挥舞着长剑。突然他隔空一剑刺去,刺向唐烧香。

    然而,当目标爆碎的霎那,却是发现,那仅仅只是个雪人。

    白衣人因为心急,这一剑,只是让雪人爆碎,唐烧香本人则是不知所踪。

    其实,唐烧香早就在地上堆了无数个雪人。

    那些雪人都是他手中的大刀,挥舞出来的刀芒影响了虚空的大气,凝成的实质之物。

    那些雪花,绕着唐烧香旋转,变幻万千,当冲向某个目标时,会幻化成一支雪白的长剑,当以斩击的姿态,斩向某个目标时,则是会幻化成一把大刀,当直刺向某个目标时,则会幻化成一把长剑……

    此刻的唐烧香,眼瞳内浮现出的一道道影像,便是能够通过那绕身旋转的漫天雪花,给直接显示出来。

    白衣人的雪花剑气,冲击而出间,化作一抹犀利的光气。

    却是跟唐烧香的剑气,轰在了一起。

    此刻的唐烧香,浑身一震,身子周围的积雪,此刻爆喷而起,绕身一圈,暴冲而起。

    不连续爆喷而起的积雪,在绕着身形一圈,暴冲而上的同时,分化成无数等份,同样是绕身一圈,且每等份都化作一把大刀。

    这些大刀连成一体,绕身一圈,飞刺而上。

    嗖嗖嗖……

    伴着凌厉的破风声响,这一把把绕身一圈喷冲而上的大刀,破空而上时,发出一道道犀利的破风声响。

    白衣人的雪花剑气,触及这个刀阵,立刻被搅成碎渣。

    白衣人愣了一会儿,很快便是反应过来。

    唐烧香会的,他也会,立刻,他便是双臂游动,忽而浑身一震。

    地面的积雪暴飞而起,分化成无数等份,每一等份均像极长剑,就像是排列成一圈的剑阵,绕身飞旋。

    随即又有一**雪,紧接这一**雪之后,暴飞而起间,分化成无数等份,每一等份像极长剑,绕身一圈,迅猛飞旋。

    立刻,又有一**雪,紧随前两轮而至。

    ……

    如此这般,一轮又一轮的暴雪,绕身飞旋间,划出一圈,并***成无数等份,每等份均是化形成剑,绕身飞旋,呜呜作响。

    这剑阵就像是一个屏障,阻挡着来自外界的威胁。

    两道屏障,分别在白衣人和唐烧香身体周围成形。

    随着二人同时伸手一指,那两股绕着各自主人旋飞的大阵,对冲而去,最终均溃散成粉末。

    此刻的白衣人,再次双臂游动,浑身一震。

    满地积雪再次暴冲而起,化作无数的长剑,排列成一圈,绕身飞旋,冲射直上。

    咻咻咻……

    凌厉的破空之声,在耳畔响起。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