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95章 飞空一刀-火焰武魂-踹翻当胸一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10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唐烧香侧身一闪,避开了。

    白衣人此刻转身而逃。

    唐烧香一把拔出大刀,抓握在手,突然祭出。

    白衣人此刻已经转身逃出了百余米不止,蛮以为已经逃出险境,暗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身后高空传来一声尖锐呼啸,仿佛是有着一个异物从那遥远的天际,穿越而来。

    白衣人转身一抬头,仰望瞬间面色一变。

    一把七尺长大刀,飙射而来,悬于头顶上空。

    同时间,一道道虚空涟漪蕴含着声音波动,紧随而至。

    可见,那大刀的飙射速度,超过那声音速度。

    立刻,从那传播而至的声音波动中心,响起一人的断喝:“斩!”

    那刚刚从无限遥远之处飙射而至,横陈于头顶上空的大刀,突然便是笔直地暴斩而下。

    “啊!”

    瞬息间,白衣人发出一声惊恐惨叫。

    唐烧香立刻将目标转向***白衣人。

    这名白衣人距离他二三十米远,本来打算偷袭,但现在也是傻眼了。

    立刻转身就逃。

    唐烧香收刀后,眼神一厉,目光锁定白衣人的背影。

    手一扬,一把抓向背后的大刀。

    挥手间,抓向背后大刀。

    锵的一声。

    一道极富金属质感的摩擦之声,响起过后,这长刀直接脱离掌控,化作一抹寒光,飙射而出。

    通体煞白的刀刃,宛如一条长龙,飞空百米,直达白衣人头顶之上。

    瞬息间,风起云涌,就在白衣人仰头而望的那一霎,云层撕裂而开,一截长达百米的大刀,破穿层层虚空斩云而下。

    咔擦!

    力量之猛,刀刃之下,响起一声惊雷般的巨响,掣出一抹犀利如霹雳般的电光。

    那寒刃收敛着一股雄浑刀意,看起来长达百米,宽达十数米,十分霸气威武,令人恐惧,全身不寒而栗。

    随后扩散而至的是一道音波,涟漪中心隐隐传出唐烧香的喝令,听上去也像是从那遥远的方向传来:“斩!”

    随着这一声喝令落下,那横陈于头顶上空的百米长寒刃,陡然垂直暴斩而下

    咔擦!

    随着寒刃落下,锋锐的刀锋下,一道惊雷般的声响,炸响而起。

    刀刃之下的虚空,陡然凝成了液态实质,影响面广,汇成一片汪洋。

    寒刃所过,其后那一片凝成液态实质汇成一片汪洋的虚空,被斩得暴溅而起,自刀锋两侧,掀起两股滔天巨浪。

    这名白衣人当即一命呜呼了。

    此刻的唐烧香已经冲到另一名白衣人跟前,抢在他前面,一把拔出白衣人腰际的大刀,顺势一削,割破了白衣人的胳臂,白衣人本能地翻身倒飞而去。

    唐烧香翻身一脚,踹得白衣人加速倒飞而去

    在白衣人身后不远便是一面悬崖。

    倒飞的过程中,唐烧香手中的大刀,飞刺而出,刺穿白衣人的胸口,最终钉在了崖壁上。

    唐烧香如法炮制,冲到又一名白衣人跟前,抢先一步,一把拔出白衣人腰际的大刀,顺势一抹,抹在白衣人胳臂上。

    白衣人惨叫一声。立刻被唐烧香翻身一脚,踹得倒飞而去。

    身后不远是一面悬崖,身形倒飞的白衣人,打算顺势翻越悬崖逃遁。

    然而就在这时,从唐烧香手里飙射而出一把大刀,刺穿他的胸口,将其活活钉在了崖壁上。

    ***白衣人见到唐烧香接连使出如此狠毒的招式,一个个都是十分的震撼。

    一名白衣人此刻不信邪,眼神一厉,冲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直接冲向白衣人,抢先一步夺刀,却是拔出了白衣人腰际的大刀,顺势朝上一削,在白衣人胳臂上划出一道血口。

    翻身又是一记直踹,踹得白衣人当空滚翻一圈,倒飞而去间,被从唐烧香手中飙射而至的大刀,捅穿胸口连人带刀稳稳钉在后侧一面崖壁上。

    白衣人此刻两眼绝望,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想不到唐烧香出手如此之快,早知道现在就不会如此小瞧人家,不会给对方有可乘之机了。

    一名白衣人死,又一名白衣人冲来。

    唐烧香身形化虚,影移而去,瞬间抵达白衣人跟前,抢先一步拔出白衣人腰际大刀,顺势一削,划在白衣人胳臂上,划出长长一条鲜红的裂口,

    随即翻身一脚,踹得恍惚的白衣人,当空滚翻倒飞而上。

    唐烧香右臂微微一抖,掌心中的大刀,倏地一下,飙射而去。

    捅穿白衣人的胸口,连刀带人当空向后倒飞出数十米,嚓的一声,***了悬崖崖壁上。

    白衣人脑袋一歪,失去了生机。

    唐烧香转身,继续北上。

    一名白衣人继续冲了上来,只见他,双腿向外跨出半步,作马步式一蹲,霍霍运掌,吐纳有声。

    背后一股气息陡然膨胀到极致,随即那气息幻化成一道月牙形光痕,当空流转几圈,便是被白衣人一把抓握在手,那宏大的月牙形光刃,入手即收缩并凝成实质,赫然便是一把大刀。

    随即高高举过头,朝着唐烧香方向猛地一劈。

    刀锋下,立刻电闪而出一抹刀芒,月牙形状,流转间劈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直接一拔刀,刀刃朝上,顺势一削,将得那流转而来的刀刃,给削成了两半。

    白衣人眼神一厉,双膝一弯,作马步式一蹲,霍霍运掌,吐纳有声。

    忽而,在背后一股冲天气息喷冲直上。

    唿的一下,那气息中央一片狭小的被压制区域,便是腾地一声,冒出一簇火苗来。

    那簇火苗随即便是冲破气息束缚,悬浮于白衣人气息边缘。

    气息中央又冒出一簇火苗,同样摆脱了气息的束缚,悬浮于气息边缘。

    如此这般,十几簇火苗,向后突破气息的束缚,悬浮于气息的边缘,组成一圈,摆出了一个由一簇簇独立的火焰组合的轮形大阵。

    那火焰阵在背后轮旋滚动,嗡嗡作响。

    忽而,白衣人手掌一伸,掌击而出间,掌心穴大开,两簇火焰分别从左右手掌的掌心穴,吞吐而出,烧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仰面一翻,避开的同时,当空一刀,凌空斩下。虚空陡然撕裂,露出一道狭窄的裂缝,裂缝中刀刃浮现而出,随即化作一道电光,破空斩向白衣人。

    白衣人眼瞳骤然一缩,惨叫一声,身形撕裂。

    又一名白衣人前赴后继般的扑来,唐烧香此刻猛地一个翻身扫腿,身形伏地,一脚扫荡而出,划动满地的沙土,掀翻而起,如刀飙射而出,

    白衣人冲到一般,扎稳马步,接连运掌间,霍霍吐纳真气,在其背后,一个烈焰燃烧而起。

    待得冒出七八簇烈焰时,排成一个大圆弧,在白衣人背后绕转,嗡嗡作响。

    那大圆弧边缘就是一簇连着一簇的火焰,彼此独立但相互练成一个圆弧形整体。

    忽而,白衣人猛地一发掌,背后的烈焰被吸收回体内,从双臂间破穿经脉而出,最终从掌心穴喷薄而出,以火焰之形态,烧向唐烧香而来。

    此刻的唐烧香,接连几个翻身,避开了烧来的火焰。

    白衣人继续运掌,真气吐纳,嚯嚯作响。

    在其背后,一个由无数火焰连接而成的圆阵,浮现而起。

    极速旋动,嗡嗡作响。

    随后一掌,背后火焰没入躯体,自掌心穴,一簇又一簇的火焰,喷冲而出,烧向唐烧香。

    唐烧香此刻直接一个腾空翻转,凌空转体的同时,身形划过一个圆润的圆弧轨迹,调转身形一掌发出,轰向白衣人而去。

    唐烧香此刻猛地便是一个影冲,冲到白衣人跟前的同时,一把拔出其腰际大刀,顺势向上一削,在白衣人肩膀上划出一抹血口。

    白衣人翻身避闪间,被唐烧香一脚踹得飞滚而去,倒飞而上。

    人在倒飞的半空之中,被唐烧香脱手飙射而出的大刀,直接捅穿了胸口,最终稳稳地钉在背后的崖壁上。

    白衣人脑袋一耷拉,一命呜呼了。

    唐烧香随即转身,继续北上。

    身后立刻响起一声断喝:“慢着!”

    唐烧香顿步的霎那,转身一瞧,白衣人双腿向着左右两侧跨开半步,再次扎稳马步,连连运掌间,吐纳真气,嚯嚯作响。

    在其背后,一个由无数火焰组合而成的一个圆阵,悬浮而起,旋转间嗡鸣作响。

    随着白衣人运掌速度的加快,那火焰圆阵运转速度加快,嗡嗡作响。

    掌击而出的霎那,便是见到那圆阵边缘的火焰,相继便是收敛于体,自掌心穴吞吐而出,烧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距离白衣人十数米远,此刻也是扎稳马步,接连运掌,霍霍吐纳间,背后一簇又一簇的火焰,组合成一个圆阵,迅猛极旋,嗡嗡作响。

    掌击而出的霎那,那一簇簇的火焰,没入体内经由掌心穴吞吐而出,烧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转身逃遁,也是瞬间消失在唐烧香眼前。

    唐烧向此刻直接一个直拳,虚空嗡鸣一声,拳头前侧的虚空,凝成一层层玻璃态实质,拳头轰来时,被一层层捅穿,伴着玻璃碎裂之声,拳头砸在了白衣人的脸上。

    白衣人仰面一个趔趄,被唐烧香一把拔出腰际大刀,是白衣人腰际的大刀。

    大刀在手,唐烧香心念一动,大刀飙射而出,当空刺穿白衣人胸口稳稳钉在崖壁上,脑袋一耷拉,便是失去了生机。

    白衣人老大见状,蓦地一挥手,又有几名白衣人***出发了。

    一名白衣人直接隔空发出一掌,没有丝毫犹豫,似乎不想给唐烧香丝毫反应机会。

    立刻,背后凭空浮现一个火焰轮旋阵,阵心中,原生态火焰幻化成掌。

    掌击而出的霎那,火焰轮渐渐收敛,直至完全没入体内,最终顺着双臂,经由掌心穴,喷薄而出,吞吐出数十米长火舌,烧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此刻也是接连运掌,背后一道道混黄的光芒,浮现而出。

    光芒中,一簇又一簇的火焰,结成一个大圆,布成一个宏大而经典的轮旋火焰阵。

    阵心中,隐隐浮现出一对掌印,那掌印完全是由烈焰幻化而成。手印之形,火焰之温。

    唐烧香掌击而出间,背后那轮旋火焰阵中心的烈焰掌印,突然化作长长一条火舌,吞吐而出蔓延至白衣人面前不远时,再度恢复成掌印形状,宛如一对熊熊燃烧的手掌迎面轰来一般。

    轰!

    随着一声剧烈爆炸声响,白衣人的轮形火焰阵,当即被唐烧香火焰掌给轰得四分五裂。

    就在此时,唐烧香闻得背后有异常,听到白衣人的挥刀声音,立刻预感到背后有人偷袭。

    此刻的他,猛地一转身,直接扎稳马步,接连运掌间,背后气息冲天,气息之中,一道道混黄光芒浮现而出。

    待得连续浮现出九道混黄光芒时,一簇又一簇炽热火焰,浮现而出结成一个环形大阵,绕着中心旋转,嗡嗡作响。

    阵中一片虚空,隐隐浮现一对手掌印,一对火焰化形的手掌。

    就在唐烧香掌击而出间,那火焰掌吞吐而出。

    化作一簇簇急火,连环轰击而出,突突作响,如同出膛的一枚枚***。

    对面的白衣人立刻侧身一闪,侥幸避开了。

    唐烧香又发现偷袭而来的一名白衣人,直接迎面冲了过去,抢先一步拔出白衣人腰际大刀,顺势一削而上,在白衣人一侧胳臂上,划出长长一条血印。

    接着翻身一脚,踹得白衣人翻滚倒飞而去。

    唐烧香手中的大刀,化作一抹寒光,一声尖啸响起的霎那,飙射而出,当空刺穿白衣人身躯,将其连人带刀扎进了后侧一面悬崖崖壁上。

    白衣人脑袋一耷拉,死去了。

    唐烧香继续北上,来到一片沙漠地带,

    那些白衣人也是一窝蜂冲了上来。

    一名白衣人冲到距离唐烧香二三十米时,停下了脚步,扎稳马步霍霍一运掌,背后一道道混黄光芒浮现而出,足足浮现出九道,光芒中心,一簇又一簇火苗,悬浮而起,组合成一个环形大阵,绕着阵心极旋运转,嗡嗡作响。

    掌击而出的霎那,火焰阵没入体内,自掌心穴喷薄而出。

    但此刻的唐烧香早做好了迎击准备。

    在他背后的火焰阵阵心中,最为原生态的火属性真气,凝成了掌印之形态。

    掌击而出间,便是经由掌心穴,化作长长一条火舌,吞吐而出,蔓延出数百米,烧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转身一踏地,身形陷入地下,地皮凸隆而出长长一条脊,径直一条线,向着远处流动而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