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1000章 水珠化刀-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00章 水珠化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10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虽说只有薄薄一层水波,但那密度很大催生出了很大的浮力,这股浮力足以支撑人的体重,推动人体,就像是推动着一艘快速行驶的巨轮,朝着远处快速航行而去。

    眨眼间便是消失在白衣人的视野尽头。

    唐烧香施展凌波微步,绕了一大圈子,出现在一名白衣人身后,当即一拳,轰得虚空一震。

    一股强大的气浪,席卷而去,冲击在白衣人身上。

    白衣人当即倒飞而去

    这个时候,白衣人在倒飞而去间,接连运掌,立刻,一股强大的气势释放而出,在双臂间化作了一个圆润的水球。

    然后,右手向着一侧,一划而去,那巨大而圆润的水球,顿时拖曳而出长长一条,化作无数的水珠,蔓延出一丈。

    每一个水珠,都有着龙眼大小。

    只见到,这拖曳而出的一尾水珠,就像是一条由无数大小水珠汇成的洪流。朝着白衣人指尖涌去。

    屈指轻弹间,一颗颗的水珠从指尖弹射而出。

    咻咻咻……

    唐烧香此刻眼神一厉,一把刀,身形翻转退闪间,削切劈砍,一阵狂舞,在身体四周结成一道刀芒屏障。

    弹射而来的水珠触及刀芒屏障,当即被击成粉碎、

    唐烧香随即,再出一刀,从这水珠汇成的洪流中间,径直一条线劈出,劈出一道犀利的刀芒。

    咔擦!

    这一抹刀芒,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沿着这由水珠汇成的洪流劈出,最终从白衣人面前劈出。

    白衣***怒,双臂再次浑然游动,背后一道道混黄光芒浮现而出。

    待得浮现出九道混黄光芒时,一颗颗大小不一的水珠,汇成一条洪流,从光芒中心涌现而出,悬浮于头顶上空,接着涌向白衣人指尖而去。

    白衣人屈指轻弹,那一颗颗涌到指尖的水珠,顿时被一一弹射而出。

    咻咻咻……

    速度奇快,量大惊人。

    由于那水珠数量太多,简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白衣人五指绽放,化作一道道手指残影,均是屈指轻弹而出。

    咻咻咻……

    ***林弹雨般的水珠,此刻被指尖弹射而出,发出凌厉的破风声响,呼啸而去。

    唐烧香此刻面色一凝,转身翻腾间,接连退闪几步,手中的大刀凌厉挥舞间,劈出道道闪电般犀利的刀芒,结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

    白衣人面色大变,想不到唐烧香居然有如此凌厉的身手。

    但他更自信自己的弹指神通。

    此刻的他,不断地屈指轻弹,不断地触及指尖的珠状真气凝结体弹射而出。

    咻咻咻……

    叮叮当当。

    那珠状的凝结体,在触及屏障的霎那,被劈成了粉碎。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身形翻腾,凌空挥刀而下的白衣人面前,猛地一击重量里直拳。

    这一拳,斜刺里朝天轰出。

    浑身真气凝成实质瞬间覆裹右胳臂和拳头,真气一层层包裹之下的胳臂和拳头,仿佛瞬间暴涨了十数倍不知,那千百倍暴涨的拳头,足足轰出数十米远,砸在白衣人脸上。

    嗵的一声。

    伴着一声沉闷巨响,宛如鼓槌猛地敲击了一下鼓面,发出一声沉闷震响。

    白衣人被一拳轰得倒射而去,但没死。

    此刻振作了一下后,继续冲向唐烧香而来。

    这个时候,只见到,他面前的虚空猛然一滞,如同瞬息封冻的河水一般,瞬间停止了涟漪波动

    那虚空凝滞如同一张鼓面。

    随即这面虚空凝成的鼓,中心突然破开,同时发出“嗵”的一声响。

    一只拳头,轰破虚空鼓面,直接砸向白衣人面部。

    白衣人再次倒射而去。

    但没死,继续冲来,一副死***不怕开水烫的感觉。

    但,这个时候,虚空再次一滞,凝成实质,宛如薄薄一层鼓膜。

    嗵的一声

    这面虚空鼓膜,中心突然撕裂,爆碎开来。

    一只拳头,瞬间捅穿撕裂爆射开来的鼓面中心,砸在白衣人脸上。

    嗵的一声。

    白衣人身形如同一只沙包,被直接轰得倒飞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立刻转身将目光锁定***白衣人。

    只见得一名白衣人此刻直接冲来,在那半空中,高高扬起大刀,猛地撕裂虚空而下。

    嘶啦

    虚空陡然撕裂而来。

    唐烧香此刻则是双臂浑然游动,浑身一震间,背后气息浮现而出,混黄的光芒一道道,足足涌现出九道。

    光芒中心,一只硕大圆润的水珠体,腾升而起。

    那水珠体此刻当空沉浮,飘向唐烧香扬起的右掌而去。

    水珠体在手,朝着身前划出一抹由无数大小不一的水珠体组成的洪流。

    这股洪流延伸出足足十余米,当空扫出一大圈,直接涌向手指头而来。

    屈指轻弹间,便是宛如***林弹雨,弹射爆射向白衣人而去。

    咻咻咻……

    砰砰砰……

    白衣人见唐烧香居然也会这一手,当即便是惊得捂住了嘴巴。

    此刻的唐烧香,右掌抓握着水珠体,再次当空一划

    硕大圆润的水珠体,顺着右掌的划动当空化作大小不一的水珠,汇成一条长达一丈的洪流,宛如一条长长的拖曳而出的尾巴。

    那洪流此刻由无数细小的水珠体构成,当空划了一大圈,涌向右掌,一颗又一颗顺着手指头,滚向指尖。

    屈指轻弹间,这一颗又一颗的水珠体,当即便是被弹射而出。

    咻咻咻……

    轰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面色大变,显然没有意识到唐烧香居然会这一手。

    此刻的他,直接身形一个翻腾,手中的大刀,握住一阵狂舞,嚯嚯作响。刀光霍霍,煞白夺目,刺得人睁不开眼。

    ***白衣人都是用手臂紧急挡住了双眼、

    白光煞白后的一霎,这些人这才敢睁开眼,看得的却是一副令他们大惊失色的场面。

    唐烧香和白衣人背对着对方,双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白衣人突然身躯倒下,嗵的一声,重重地栽倒在地。

    又一名白衣人冲来。

    唐烧香此刻右手一扬,抓向背后,

    立刻,背后一道由大大小小无数水珠汇成的大刀,流转而出,徐徐升腾,当空流转,嚯嚯作响。

    这一柄弯月形的刀刃,有着修长的流线型轮廓。

    随着唐烧香手一指,便是流转向数十米开外的白衣人而去。

    那流转而去的刀刃,扫出一道道轮月般的旋光,如同掷去的一面巨大铁饼。

    立刻,整把刀刃都是流转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身形一个闪退,同时间释放出一股水属性真气在手中,武技法则化作一道气旋,萦绕旋转间,被掌控在手心之中,

    真气投入那气旋之中,立刻触发了法则的进一步运转。

    只见得,投入法则气旋的真气,立刻化作一颗颗圆润的珠状体,缓缓漂浮而起。

    在那掌心上侧数尺位置处,汇合成一道弯月形的洪流,内利外钝,宛如一把弯月形刀刃。

    心念一动间,刀芒流转于掌心之上。

    忽而,便是转变方向,流转向唐烧香而去。

    由于是由无数水珠汇成的刀刃,用普通刀芒是斩断不了的。

    唐烧香此刻凝视着那流转而来的水月刀刃,猛地拔出了身后的大刀,对准那流转而来的水月刀,便是猛地一劈。

    立刻,一股雄浑的刀意,释放而出

    刀意存在于人体之内,通过大刀释放而出

    他能够更好的化成刀的形态。

    被释放到空中的刀意,立刻化作了一把气化刀,当空挥舞。

    突然,随着唐烧香执刀的这一只手一顿,化作刀形的刀意,突然涌向手中的大刀而来,收敛于刀刃之上,让得刀刃看似暴涨到了二十余米不止。

    唐烧香虎口微一松,大刀脱离掌控,朝着数十米开外的白衣人,飙射而去;

    咻地一下!

    伴着凌厉的破风声响,那刀芒瞬间破开百余米,冲射到了白衣人头顶之上,悬在了白衣人的头顶上空。

    白衣人仰头一望,骇然失色,这个时候,远远传来一声断喝,仿佛从遥远的方向传传来,眨眼间抵达头顶上空。

    白衣人仰面发出一声惨叫,先前的嚣张和不屑,转瞬间被恐惧和绝望所取代。

    此刻的白衣人,身躯直接撕裂爆炸,化作烟云消散而去、

    唐烧香此刻立刻将得目光重新锁定,看向数十米开外的另一名白衣人

    这白衣人身形后退几十米,突然仰面一翻,手中的大刀,划过一抹圆润的弧形轨迹,朝上一削而起,顺势划了一道圆润的圆弧轨迹,挽出一道凌厉的旋光。

    唰的一下。

    那轮月般的旋光,发出一道凌厉的破风声响。

    但唐烧香此刻及时闪开了。

    白衣人再次划出一刀,刀尖走出一道螺旋形轨迹,最终划向唐烧香。

    唐烧香侧身一闪。

    在避开白衣人刀芒的同时,一刀削出,最终便是抹在了白衣人的面部。

    也是一道轮月般的旋光,划出一道螺旋线轨迹,发出呜啦呜啦呜啦一阵凌厉破风声响。

    白衣人死后,唐烧香转身而去。

    这个时候,又一名白衣人冲来,手执长柄弯弧刀劈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此刻一挥刀,立刻,刀锋下炸响而出一抹犀利的寒光。

    唰的一下。

    这抹寒光,在刀锋下炸响而起的霎那,便是一闪即逝,抹在了白衣人的咽喉上。

    立刻,白衣人的咽喉部位,浮现一抹血印,最终他的身躯沿着这道笔直血印,撕裂开来。

    唐烧香继续前行,没有回头望一眼

    这个时候,随着白衣人老大一声令下,又一名白衣人出现了,手一扬,背后涌现出一抹弯月形的刀刃。

    那刀刃非同一般,那是由无数大小不一的水珠,汇聚而成,宛如一片洪流。

    那洪流有着几丈长,形如一把弯月形的刀刃,有着修长的流线型轮廓,

    抓握在手,显得十分霸气威武。

    听到身后传来的山洪般的咆哮声,唐烧香心头一凝,转身一望,不禁面色一变。

    转身间,一个后空翻,避开了流转而来的弯月形刀刃。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继续冲向自己而来时,立刻身形一个仰翻,当空划过一道圆润的弧线轨迹,一刀劈出一面圆润的弧光。

    当空流转间,便是掉头劈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瞬间面色一变,身形一个空翻,有惊无险地避开了。

    此刻的他,显得很是得意。

    于是便是猛地一挥刀,划出一颗颗圆润的水珠,汇合而成洪流,有着月牙之形,当空流转向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右手一扬,信手抓向身后,一颗颗水珠此刻凝成实质,汇成一片洪流,圆润如同一把弯刀,当空划过一道又一道圆润的轨迹,破空劈向白衣人而去。

    轰!

    两道刀芒对轰在一起,引起一道元力暴响

    此刻的唐烧香在又一位白衣人冲来时,直接一拳在对方凌空飞扑时,钉在对方胸口之下,顺势扭动的拳头,此刻释放出一道旋涡状的真气,白衣人的肚皮此刻顺着这股气势被扭曲成一道旋涡之状。

    然后便是飞旋而去抛落而出足足十数米远。

    白衣人居然没死,起身后,猛地一刀,狂斩而下,整个刀刃都是同时扎在了地面之上,拖曳而出的气势在那刀刃上方,划出一道平面光幕,随着下斩而下的刀刃,浮现而出。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一闪,避开了白衣人那狂斩而下的大刀,此刻的他,也是一拳,整条上臂都是砸在地上。

    手臂两侧,两排凝成实质的残影,此刻顺着手臂两侧,影移而出,瞬间便是抵达了数十米。

    那两股残影,就像是两队唐烧香,齐齐冲向白衣人而去。白衣人见得这一幕,大骇失色。

    转身就走。

    此刻的唐烧香在那白衣人转身逃遁时,猛地便是一拳,上钩而出,那拳头之上,拳劲释放而出,凝成拳套之形,携带着千钧之力。

    猛地破空而去,轰得虚空凝成一层又一层的玻璃态实质,最终便是一一爆碎,一只拳头轰穿了这些凝成实质的虚空,最终砸在了白衣人的脸上。

    唐烧香此刻见到那白衣人已死,立刻转身而去、

    这个时候,唐烧香发现,身后有异常的元力波动,猛地转身,直接一掌,以掌代刀,猛地劈了下去。

    虚空凝成实质,宛如一面封冻的水面,在掌刀之下,直接撕裂出长长一条口子,延伸出数十米,抵达白衣人的跟前,在其面前重新凝成原型,即下斩而出的掌刀,

    咔擦一声。

    这一掌下去,白衣人的身躯当空被撕裂成了两半。

    此刻的唐烧香再次一出刀,以掌代刀,那掌劲在破空百余米后,在白衣人面前凝成原型,化作掌刀即刻下斩。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