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绝对荣誉 > 第40章 父亲的背影

绝对荣誉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章 父亲的背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因为这个,你就决定继续留队?”



    “从那天开始,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当兵的目的并没有多么高大上,我出身农村,只想在部队闯出一片天地,至少能够提干当个军官什么的,将来转业生活就有依靠了。在部队里,我什么都争第一,因为我输不起。我自以为自己已经是全军最厉害的射手了,我觉得不提拔我是不公平。可是雷教官实实在在给我上了一课。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如果我想当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精英,那么他就在203部队等着我。”



    “所以你参加了203的招募选拔?”



    “是,可是……”徐武的脸色暗淡下去,“我还是落选了。”



    “以你的技战术水平,怎么可能落选?”秦飞难以置信地看着徐武,毕竟他是亲眼目睹过徐武的战术水平和单兵素质。



    能被奉为军内“***王”的兵,绝非浪得虚名。



    “那是事实,我落选了,而且……”说到这,徐武欲言又止。



    秦飞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让一个好强的特种兵承认失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么看来,徐武落选肯定是不争的事实。



    问题在于,为什么落选?



    “老徐,能问你个事吗?”



    看到徐武不愿意谈及落选的原因,秦飞只能转移话题,“据我所知,203部队不会对同一名士兵招募两次,你怎么获得这次二选的机会?”



    徐武闻言,泥塑一样呆住。



    许久,秦飞看到老徐的眼角有些湿润,不过,始终没开口。



    “有水了。”



    徐武指了指坑里示意道。



    秦飞低头一看,不知不觉中,自己挖开的坑底已经渗出水来。



    挖了差不多七十公分深,这里泥土中含水量果然丰富。



    “不错,魏政委还是没白教你,看来你的野外生存能力还是挺强的。”徐武说,“果然不超过一米。”



    虽然还有一肚子问题,秦飞也不好对徐武打破沙锅问到底。



    徐武的表情虽然变化细微,却逃不过秦飞的眼睛。这个三期士官参加第二次选拔的背后,一定有着一个不愿意提及的故事。



    秦飞等水***到一定的量,将水壶按到坑底,装满了水。



    “还不能直接喝。”徐武说。



    野外的水就算从地底挖出来也还是十分浑浊,需要时间沉淀,并且要用木炭细屑加细沙做成简易的过滤器,经过过滤后才能安全饮用。



    秦飞忍不住咒骂:“该死的雷公,净水片都不给发一包。”



    “能给我们***和实弹就不错了,起初我还担心连***和实弹都不给我们,让我们自己带把伞兵刀了事。”徐武说:“三年前我参加选拔,这种任务只是前奏,搞掉一个毒贩只是观察我们最基本的技战术技能和丛林作战能力而已,好戏在后头。”



    “一百多个顶尖的特种兵追捕毒贩,也亏雷公想得出来,高射炮打蚊子。”秦飞摇头苦笑。



    徐武马上否定秦飞的看法:“你小子别小看了雷公,他是真人不露相,别看那副三寸丁还没一米七高的身段,要真搞起来,咱们这些参加选拔的特种兵加起来都压不住他。”



    “你还挺替雷公着想的。”秦飞笑道。



    “既然给我们发实弹和***械,我觉得这次任务还是存在很大危险性的,秦飞,答应我,关键时刻不要逞强,听我的。”徐武郑重交代道。



    秦飞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徐武这才稍稍放心来,又道:“这种部署看似杀鸡用牛刀,实际上是真考验我们。分开那么多个组,如果我们彼此之间没有良好的战术素养,配合起来就相当困难,搞不好还容易出现自己人误伤自己人的事情。所以,这不光在检验我们单兵素质,还是在检验我们的战场组织和协调能力。203部队不是普通的特种部队,雷公也不是普通教官,不会乱出题目。你父亲既然在里面服役过,应该很清楚。”



    秦飞正在拧紧水壶盖,闻言停了下来,心里一阵莫名的难过。



    “我不知道,从小我也没问他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他是个军人,也许就比普通的军人厉害一点而已,大院里***人的父亲一到节日胸前都挂满了军功章出去照相,我父亲却从没见他戴过军功章。所以他服役的部队什么性质又或者厉害到什么程度,我根本就不知道。”



    忽然想起这么多年,父亲秦安国的印象似乎仅仅停留在那个穿着老式军装的背影上。



    记得最后一次看到父亲,是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父亲走到自己的床前,俯下身在额头上吻了一口,凝视了一阵,然后戴上军帽转身就走。



    只留下了一个最后的背影。



    那时候自己半梦半醒,迷迷糊糊中只觉得父亲和往常不一样。



    往常父亲出任务从来说走就走,从来没像那天那样会到自己的床前亲吻自己。



    那种感觉……



    秦飞至今还记得父亲双眼中的表情,如此的复杂,慈爱、不舍、痛苦……就像一瓶五味瓶被打翻在地,什么味道都有。



    这是个值得一生都细细品味的眼神。



    十几来,秦飞一直在不断揣测父亲当晚到底心里存在怎样的想法。



    他是否已经预知自己不会回来,又或者是知道自己回不来。



    最令秦飞不愿意想象的是父亲也许早有预谋要叛变。



    他叛变?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秦飞一次次否定自己可怕的念头。



    他反复问过魏天生许多次,父亲到底出了什么事。



    只不过***都一样:不该问的别问。



    18岁***生日的那天,魏天生为秦飞庆祝生日,让他许愿。



    “是不是我许什么愿望你都答应我?魏叔叔?”



    “摘星星摘月亮当然不行,可是在魏叔叔能力范围内的,我答应你,一定做到。”



    刚满18岁的秦飞用略微嫩稚的狡黠给老成持重的魏天生下了个套。



    秦飞知道许愿让父亲回来根本不现实,他许了一个最现实的愿望。



    “我想知道,我爸爸最后一次任务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没回来,为什么被部队说是叛徒?”



    魏天生当场愣了。



    无言以对。



    在漫长的沉默过后,魏天生叹了口气:“看来都是命……”



    回头对秦飞说:“你要我告诉你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可以,但是有个前提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只要知道我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秦飞的牙齿当时能咬断钢铁。



    “参军,最最牛的兵,然后加入203部队。当宣布你正式入选的那天,我会一五一十将整件事毫无遗漏地告诉你。”



    “全部?”



    “全部!”
  
绝对荣誉》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