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6章 看我物理碾压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章 看我物理碾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崔文卿拾起那条捆着沉石的粗长绳索,抬头看了看池中那座五六丈高的假山,略一思忖,提着绳索走上了通往假山的回廊。

    待到得山底,他丝毫没有犹疑,手持长绳拾阶而上,片刻之后就来到山顶。

    这片山顶显然经过了精心的打理,东面临崖处一座造型精致的轩亭,亭畔种植着高树花圃,站在亭内便可将周围美景一览无遗。

    而且山顶恰好与崔文卿的书阁等高,对于山上的一切,崔文卿并不陌生。

    这时候,已有不少家丁侍女紧随崔文卿的脚步上山,不仅如此,就连折昭以及折惟本父子三人都跟了上来。

    众人均由一个疑惑,这崔秀才究竟要干什么?难道他真的以为凭借滑轮,就能够以一己之力,将沉石拉上来。

    崔文卿没有理会这些看热闹的人们,他默默思忖着,在脑海中飞快计算着力学公式,想到关键处甚至蹲在地上拿起枯枝仔细的写画。

    从初中开始,物理便是必修课程之一,而物理在生活中的作用更是十分巨大,可以说各行各业都离不开。

    崔文卿相信凭借读书时所学的知识,一定能够利用能量转换,将沉石从水中拉出来。

    半响之后,公式成立,而崔文卿也想到了办法。

    他先拿起那支滑轮,走到山顶居中处的两块大石前,爬上去将滑轮楔入大石之间。

    然而他又寻来不少小石头,全都如倒豆子般塞入滑轮与大石之间的缝隙,牢牢固定住滑轮,使之不能轻易晃动。

    遂即,他抓起绑住沉石的那条粗长绳索,拉直之后将绳索绳体嵌入滑轮中间的凹陷内,这才跳了下去,走到与沉石方向正好相对应的一块临崖大石前。

    崔文卿左右端详了一下,也没有再如刚才那般苦苦计算,而是如法炮制的用绳索将临崖大石紧紧绑好,站定喘息略作歇息。

    众人仔细看去,可见长绳对应的两头分别系着山顶之石与池底之石,而在绳索中间,则又以位置略高处的滑轮相连,形成一条紧绷着的长线。

    折继长看得不明不白,兀自冷笑道:“怎么?这样也能拉起沉石?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比起折继长让人***的智商,折昭聪慧许多,她思忖半响,似乎已经隐隐明白崔文卿的用意,一双好看的美目陡然就亮了起来。

    崔文卿歇息完毕,这才对着围观人群微微一笑,负手傲然言道:“待会请大家注意一点,不要被飞上来的沉石砸伤了。”

    众人窃窃私语不止,显然对崔文卿的话甚是怀疑,折继长更是报以轻蔑的冷笑。

    说完之后,崔文卿转身来到崖边绑着绳索的石头前,肩膀一顶卯足力气猛推,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大石立即为之倾斜,“哐啷”一声顺着假山滚下。

    霎那间,原本就紧绷着的绳索发出一声很明显的震音,跟随落石飞快下坠,带动滑轮飞速转动不止。

    还未等众人回过神来,忽闻池面“哗啦”一声水响,池底沉石竟以风雷之势被拉出水面,不断上升攀上假山山顶,收不住势子之下竟朝着人群飞去。

    崔文卿刚才已经告诫围观的丫鬟家丁们散开,但这些人根本不相信他能够让沉石上山,所以都没有当一回事,全都是毫不在乎的态度。

    此际突见沉石朝着人群飞来,众丫鬟家丁立即就一片尖叫,抱头鼠窜不止。

    人群当中,折昭负手而立,寸步未移。

    面对着飞来之石,这个看似弱不经风,娇娇滴滴的女将军忽地娇叱一声,整个身子恰如一只美丽的白天鹅般临空跃起,右手成掌向着石头猛然一击。

    “砰”的一声轻响,巨石立即改变了方向,落地滚向了另一边。

    这时,折昭平稳落地,原本白皙的玉面上涌出了一股用力之后的潮红,身子也是不自禁的晃了晃。

    折惟本见状暗惊,连忙上前扶住折昭,转头对着崔文卿怒吼道:“崔秀才,你故意以石伤人,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崔文卿冷冷一笑,反唇相讥道:“刚才在下早已言明让你们躲开,只是你们不听而已,与我何涉?倒是阁下身为末将,在巨石飞来之时却不知道出手阻拦,而是任由主帅抵挡,这才是安的什么心?”

    折惟本面上神情一滞,心内羞怒交集,正欲开口反驳,折昭已是甩开他搀扶着的手,言道:“好了,本帅没事,这么说来,比试莫非是夫君赢了?”

    崔文卿颔首道:“时才我与折继长公子有言在先,谁能凭一己之力将沉石从池中取出,便算获胜,从目前结果来看,自是在下取得了胜利。”

    折继长没想到崔文卿居然用这样巧妙的法儿获得了胜利,一时之间顿感面上无光,脸膛上也涌出了阵阵尴尬的涨红,特别是想到与崔文卿的赌约,更让他站立不安。

    “呵呵,继长公子,不知你对结果可否服膺?”崔文卿却不准备放过他,微笑出声一问。

    折继长怒声道:“本公子自然不会抵赖,愿赌服输!”

    “那好!”崔文卿拍着手儿一笑,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既然如此,那就请继长公子践行你我之间的赌约吧。”

    闻言,折继长的一张俊脸胀成了***肝颜色,额头流出涔涔细汗,他紧紧咬着牙关身子微微颤抖,显然又是愤怒又觉难受。

    折惟本见到爱子神情不对,立即焦急询问道:“你二人究竟立下什么赌约?!”

    折继宣面露古怪神色,凑到折惟本耳畔低语几句,及至言完,折惟本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不行,你二人本是意气之争,岂能用这样侮辱人的事情来当作赌约?”

    瞧见折惟本气急败坏的模样,崔文卿冷笑言道:“折大人,相信如果输的人是我,阁下就会觉得此乃咎由自取,而非意气之争了,继长公子反悔也可以,只要不怕发下的毒誓。”

    “什么?你们还发了誓?”折惟本气得鼻子都差点歪了。

    折继长面上神色兀自变换不停,想要反悔却碍于所发毒誓,毫无办法之下心内涌出了一股悲壮屈辱的感觉。

    崔文卿嘴角含笑,伸手言道:“小荷叶,将我刚才让你带来的东西递来。”

    荷叶扭扭捏捏而至,满脸通红的掏出藏在袖中的一团丝帛,飞快塞给崔文卿后立马转身,腾腾小步落荒而逃。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