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22章 要死就一起死吧!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章 要死就一起死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折惟本此话非常歹毒,此时若折昭坚持要维护崔文卿,就无异于成了被蒙蔽双眼之人,站在了整个振武军的对立面。

    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众人看崔文卿的眼神也是渐渐变了,莫非此人真的是蛇妖?

    作为当事人,崔文卿却是淡然一笑,问道:“道长说我是蛇妖,不知你可有证据?”

    天机道人冷冷道:“证据自然是有,就不知你敢否一试?”

    崔文卿嗤笑道:“试就试,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好,有胆魄!”天机道人收剑而立,从袖中掏出了一张黄符,抖动着白花花的长须言道,“此符乃是贫道以无上功力化成,具有幻化出妖物身形的功能,若公子你问心无愧,就请你接过符咒贴在自己面上。”

    崔文卿悠然一笑,接过天机道人递来之符贴在了自己的额头。

    那天机道人眼中光芒一闪,右长捏成一个道家结印,指头忽然凭空冒出了一缕火光,实乃神乎其技。

    在帐内人们惊诧的眼神中,他飞快上前将冒火的指间对着崔文卿额头上的黄符猛然一点,符咒立即着火燃烧,飘然落地。

    天机道人气定神闲的长吁一声,指着地上快要燃尽的黄纸道:“诸位若是不信,不妨上前一观。”

    众人依言围拢而上,可见那张黄符只是中间燃烧了一截,其余之处完好无损,燃烧空白处形成一个明显的图案,正是一条长蛇的模样。

    “咝!”

    也不知是谁陡然抽了一口凉气,很多人吓得脸色都变白了。

    原来这折家姑爷真的是一只蛇妖,这张黄符都已经照出他的真身来了。

    折昭心头一紧,冷着脸道:“荒谬!这必定是使障眼法而已,来人,将这妖道给本帅轰出去!”

    “诺!”守在帐门口的卫士亢声应命,便要来拿天机道人。

    “等等!”折惟本连忙大声制止,阴沉着脸言道,“阿昭,平日我敬你是大都督,很多时候也任由你胡作非为了,现在你竟被蛇妖蒙蔽了双眼还执迷不悟,刚愎自用,武断蛮横,就你这样子,如何能够统领三军!”

    这话相当于在责问折昭究竟可有能力统领振武军,篡位之心昭然若揭,众将纷纷色变。

    “大胆折惟本!”白亦非陡然一声怒喝,站起身来亢声言道,“折大都督乃是朝廷敕封的振武军大都督、冠军上将军,岂容你质问指责?倘若再是无礼,我白亦非即便是血溅五步,也要取尔狗命!”

    白亦非乃折昭麾下头号猛将,霹雳雷火的话语狂怒砸来,饶是折惟本,一时之间也有些惧怕。

    折继宣连忙护在了折惟本身前,恼怒言道:“怎么?大都督你忠言听不进去,便要令人乱杀无辜不成?”

    折昭美目寒光大胜,娇靥冰冷如霜,已经明白折惟本父子是以崔文卿死而复生为借口,污蔑他为蛇妖,若她折昭拼死相护,那就中了折惟本的诡计。

    这时,天机道人一声冷哼,言道:“倘若大都督你还是不信,贫道还有一法可以证明这位公子的蛇妖身份,蛇妖,你敢否接招?”

    崔文卿抱臂而站,嘴角含着嘲讽的冷笑,言道:“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便可。”

    “好,就让贫道一剑斩断你的蛇尾,看你还如何作乱。”

    天机道人解下腰间葫芦放在嘴边猛灌一口,腮帮子高高鼓起,将含在嘴中的酒汁“噗”的吐向手中桃木剑。

    桃木剑剑身染上了一层酒汁,而此刻天机道人也是陡然一声清啸,持剑绕过崔文卿,对着他的身后猛然一阵乱刺,口中喝斥连连,喊杀不断。

    半响后,天机道人猛然收剑而立,指着桃木剑对众人言道:“这只蛇妖之尾已被贫道斩断,请诸位看看此剑,便是最好的证明。”

    众人抬目望去,那原本杏***的桃木剑身竟是血淋淋一片,缕缕血丝顺着剑尖滴落于地,煞是惊人。

    在场所有宾客以及与宴将领见到这样一幕,再无怀疑,全都一脸震惊的望着崔文卿,惊得说不出话来。

    折惟本抱拳言道:“大都督,现在已可证明崔文卿乃蛇妖附体,请大都督以三军为重,将此人就地斩杀,以除后患!”

    折昭面沉如水银牙紧咬,神色隐隐有些发白,曼妙娇躯更是微不可觉的轻轻颤抖着。

    常言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天机道长两次有力证明,饶是折昭的明智,联想到崔文卿死而复生后的巨变,心内也有些动摇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是……蛇妖?

    否者如何能够解释他前后判若两人?

    若是不杀他,只怕难堵悠悠众口,难道她真的要狠下心肠,将崔文卿斩于此地么?

    折昭向来果断坚决,遇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但是今天,她生平首次感觉到了深深的迷茫,难以决定的犹豫,脑海中诸多思绪纷至沓来,成为一团浆糊。

    便在这个时候,折昭看向了崔文卿。

    他正一脸平静的望着她,没有一丝害怕,也没有一丝恐惧,那对眸子深沉得恍若一片望不到底的深潭,让人止不住深陷其中。

    蓦然间,折昭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立即就清醒过来。

    她想起昨天黄昏与崔文卿的那番交谈,以记淠吮舅Х蚓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