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绝对荣誉 > 第128章 大海深处

绝对荣誉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8章 大海深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飞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很冷。



    四周仍旧一片漆黑,秦飞提着脚蹼,穿着又厚又湿的潜水服,跑在潜艇的艇身上。



    舰首附近的舱盖打开,有人从潜艇中钻了出来。



    是一名海军潜艇军官,他朝雷鸣和学员们招呼着:“这里!在这里登艇!”



    秦飞和***学员像被赶着的鸭子一样,一个个钻进了潜艇中。



    这是一艘海军的柴电潜艇,潜艇艇长为9名学员和雷***排了一个专用舱。



    空间十分有限,床小得可怕,秦飞觉得这简直就像待在沙丁鱼罐头盒里一样,床铺上下间隙尽量利用了空间,就连下铺就要弯着脑袋才能坐进去。



    “抓紧时间休息,我们要在水下待三天,进行三项训练,第一天重新温习一下理论知识,第二天和第三天实操。理论课程之前教员都给上过了,你们当中很多人也有实操经验,也许这次的难度会增加一点,但应该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问题,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不能通过,那么就会被淘汰。”



    “科目一共三项,包括发射管脱险、闸套脱险和快漂脱险。这些训练是模拟‘蛙人’秘密渗透,对敌潜艇、鱼雷发射器等进行破坏、随艇行动遇险等实战情况下脱离所设置的,可能你们在以后的实战中不会用到,可是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学过的技能就会救自己一名,即便加入203部队,每年我们仍旧会组织这种集训,所以必须通过这个关卡的考验。”



    他环视了一眼舱内。



    “现在你们只剩下9人,还有2名学员会被淘汰,祝你们好运。”



    等雷公走了,歌星仰头一躺,倒在床上,伸着拦腰大声道:“还好,我还以为是什么体能训练和耐压训练呢,吓死我了。”



    王凯笑道:“歌星你小子别那么高兴,你没搞过这种水下科目?这可一点不比陆上训练轻松。”



    “我知道,不就是爬鱼***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体力是挺耗费的,可是总没有我们在基地时候难受。”歌星不以为然。



    “体力消耗还是小事啦。”本来就隶属海军特种部队的胡勇一边拿着毛巾擦拭着有些湿淋淋的头发,一边说:“主要是水下训练危险性极大,各位战友,大家要小心一些,出了问题分分钟就是要命的,爬管子还算危险系数低的,我估计你们大多数都玩过爬管子对吧?”



    秦飞举手笑道:“看来这里就我一个新丁了,我这几项都没搞过。”



    胡勇伸手拍拍秦飞的肩膀,安慰道:“其实也没什么,技术上本身没什么难度,难的是经验和控制,之前上过理论课,还有在水里也潜过水,你都记住要领了?”



    “记住了。”



    “记住就好。反正这三项里头,爬管子要靠的是冷静和心里素质,闸套脱险嘛,难度最低,最要命就是快飘脱险,就算成功,也十分难受,成功上水也吐你个半死。”胡勇说。



    “为什么?”秦飞问。



    “快飘脱险虽然有专用的快飘专用的抗浸服,但是在断断的时间里快速上浮超过百米,你觉得你的肺都炸开从口里喷出去一样。”胡勇道:“理论始终是理论,教官也不会告诉你,这种感觉可一点都不好受。”



    “管他那么多了,现在都夜里12点了,抓紧时间睡觉吧,都折腾了一整天了,难得有时间休息,我估摸着,雷公这会儿在外头和艇上的潜水教员想着不知道用啥法子折腾咱们呢。”歌星打了个哈欠,没心没肺的卷起被子,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很快,舱内响起了一片鼾声,显然一天的强度训练令人都疲倦到了极致。



    秦飞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翻来覆去好一阵,感到有人在轻轻碰自己的头,爬起来一看,是睡在自己前面的徐武。



    “老徐,你还没谁?”秦飞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看着前面的徐武。



    “嗯,有些紧张,睡不着。”徐武说。



    “你还会紧张?”秦飞以为徐武开玩笑,他可是经验丰富的老特战队员,按理说应该接受过相关的训练,整个舱里,估计就自己还没真正实操过。



    “你在特战大队的时候,没搞过实操吗?”秦飞问。



    “没有。”徐武脸色不大好看,最后只是摇摇头。



    “你今天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对劲。”秦飞说。



    徐武没吭声。



    秦飞问:“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看你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徐武叹了口气,终于缓缓开口:“我就是有心事,想找人聊聊……”



    秦飞说:“行,你说,我做做听众。”



    徐武叹了口气:“真想有根烟抽抽,可惜这里不能抽烟。”



    秦飞从没见过徐武这么忧心,安慰道:“你说吧,有事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



    “你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我会第二次来参加选训,按照203的惯例,他们是不会对一个人选训两次的。”徐武说。



    秦飞点头,这个问题之前自己一直很好奇,只是后来训练太艰苦,也就没问徐武。



    他总觉得徐武和自己一样,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嗯,是有些奇怪。”



    徐武翻了个身,手枕在头上,呆呆望着上铺的床底,眼睛里慢慢有了些泪光。



    “你知道203部队有个不会记载在文件上的俗称约定吗?”他忽然喃喃道。



    秦飞摇头,“不知道,虽然我父亲也是这支部队的,但是很早就……”



    说到这里,他移开了话题:“我对这个部队了解不深。”



    “嗯,你和我其实一样,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的故事……”徐武悲怆地摇摇头,眼中的泪光更盛了,“我的故事更带着沉重悲凉的色彩。”



    秦飞看到徐武这副模样,也真的觉得不好追问。



    这看起来不是什么值得打听的故事,那也许是徐武心中的一块伤疤,揭开它,总会伤到战友的心。



    “其实当年我第一次来参加选训,我们大队里一共来了两个人。”



    “两个人?”



    “对,一个是我,一个是我的战友,叫何平。在我们的大队,我的***法最好,但是他的综合素质最强,是公认的。”徐武说。



    “他选上了吗?”



    “选上了,我落选了。”徐武说:“因为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之前没参加过任何水下训练,也是因为这个。当年选训,我***科目都成功通过,只有这一项,我没法完成。”



    秦飞心里隐约感觉徐武也许正因为这件事在担忧。



    但,那肯定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绝对荣誉》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