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第023章 拜入武当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23章 拜入武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湖上的喧嚣罗辰并不清楚,等他和小莫走出林子,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在这半个月里,他身体是及其的虚弱,每时每刻都忍受着头疼欲裂的感觉。幸好他身边还有个小莫,不然就真的只能暂时退出这个世界了。

    直到几天前,这种感觉消失之后,又恢复适应了一段时间,罗辰才走了出来。

    有时候,缘分的妙处不得不让人称赞。正是由于这段时间,让他和追击他的玄冥二老错了开来。苦寻无果的玄冥二老在两天前已经离开了襄阳府,返回大都去了。

    出了密林,罗辰便和小莫二人继续上路,直奔武当山。他们已经进入了襄阳府,所以很快的便来到了目的地。

    因为在林子中呆了半个多月,再加上一出来便直奔武当而来,两人也没有收拾打理。所以,等到了武当山脚下的小镇,他们已是衣衫褴褛,比个乞丐好不了多少。

    “***,总算是到了。”罗辰看着山脚的武当两个字,一时间不禁感慨万千,这一路上可谓是艰难坎坷,差点儿就让他撩到那儿了。至于一旁随行的小莫,已经趴在马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前后赶了三个多月将近四个月的路,又经历了蒙元朝廷的追杀。尤其是刚刚过去不久的陷龙谷之战,更是让两人筋疲力尽,如今总算是到了。

    “好了小莫,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洗刷洗刷,明天再上武当山拜访张真人。”

    “哦,好的,罗大哥。”小莫有气无力的回答到。他现在实在是累的没力气了,想要趴在哪儿休息一下。

    ……

    次日,两人休息了一整晚,精神头总算好了很多。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两人总算是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是,不知是否是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杀的缘故,罗辰眉宇间总是潜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锋芒。

    用过早饭之后,两人便直往武当山赶去。此时的武当却还只是初创,虽有些规模,但是尚未经过明朝诸位皇帝的礼敬封赏,比起后世更是远远不如。所以,除了几座主峰之外,大多保留着原始的风貌,就是武当山门所在,也没有经过太多的改造。

    两人抵达山脚之后,便沿着曲曲折折的山道,一路直上武当。沿途上郁郁葱葱的树木好像形成了一道壁障,将山内山外划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山外的世界,红尘滚滚,而山内却是一片怡然。沿着痕迹斑斑,偶尔长着些青苔的石阶拾级而上,纷乱的心灵仿佛都静了下来。

    尚未踏入山门的范围,青石阶一侧突然跳出了一位面容俊朗,气质颇有些儒雅的道士,伸手拦住了他们。

    “二位兄台请留步。”那道士侧身,便挡在了上山的路上。然后微微欠身,行了个道家之礼,问道:“不知二位是那条道上的朋友?来我武当山有何要事,可否告知一声,也好方便在下前去禀报?”

    罗辰怔了一下,好奇的问道:“怎么,这武当山还不许人来烧香了?”

    那道士也不着恼,和颜悦色的笑了一下,说道:“若是普通人家,武当自然欢迎。但是二位吗……”

    那道士说着指了指罗辰背后的长剑,意思不言而喻。

    罗辰哈哈一笑,说道:“难怪,原来是我这长剑暴露了身份。”旋即,他也还了一礼,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从袖子中掏出一封信,递了上去,说道:“还请道长见谅,在下终南山罗辰,前来拜访。”

    那道士接过罗辰递给他的信,信封上光秃秃的,并未署名。当听到罗辰的话的时候,道士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一下就抬起了头,死死地盯着他。

    罗辰的战斗就发生在襄阳府地界,如此大的事情,作为此地地头蛇的武当自然是不可能没有收到风声。如今,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出现在了眼前,他又岂能不惊讶呢?

    当下,这道士身子微微一震,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还请贵客随我来。”

    罗辰微微,就解下了绑在背后的长剑,递给了那个道士。

    那道士并没有去接,而是紧皱着眉头问道:“阁下这是做什么?”

    罗辰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问道:“咦?不是过武当山解剑池需要解除兵刃吗?”

    这下,轮到那个道士一头的雾水了,有些茫然的问道:“解剑池?我武当山何时有这规矩了?远桥身为武当***,怎的从来不知?”

    罗辰脑袋一懵,远桥?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当下,他心里便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赶忙开口问道:“敢问道长贵姓?令师又是哪位高人?”

    “免贵姓宋,家师三丰道人张三丰!”

    “宋远桥?”罗辰的脸上登时出现了错愕,一张脸色变得分外的精彩。

    ***,这到底我来到什么时候了?宋远桥还是做守山道人的时候,这阵儿该不会武当七侠还没收满吧?难怪杨过不但还活着,还能出来溜达哈?这丫的,来早了几十年啊!

    在这一刻,罗辰心里只想着将某只小萝莉拉出来打屁屁,你这不是纯粹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吗?!你咋不直接把我送去和郭靖抢黄蓉呢?

    宋远桥正等着自己的解释,罗辰也不好发作。心思电转间,罗辰就有了法子,尴尬的笑了两声:“这个,呃,我,不是。晚辈仰慕张真人许久,为表敬意,特此在此解剑以示尊敬。”

    说着,罗辰便一甩手中长剑,将它连剑带鞘插在了武当山门前那块水池最中央的大石头上。

    看到罗辰的动作,宋远桥登时双眼瞳孔一缩。这里和那块石头之间的距离足有十几丈之远,他竟然将一把剑硬生生的插入了巨石之中。这份功力,不愧是“血衣修罗”!

    不过,震惊归震惊,但罗辰的举动无疑是表明他没有恶意,宋远桥当下对他好感顿生,领着罗辰两人便上了武当山。一路上穿堂过院,很快的便到了武当山主殿——紫霄殿中。

    落座之后,宋远桥便说道:“还请贵客稍带,在下这便禀报家师。”

    “道长请便。”

    ……

    很快的,宋远桥便来到了后山张三丰闭关的竹屋之处。

    “师傅,***宋远桥求见。”

    “是远桥呐?门没关,自己进来吧。”

    宋远桥躬身一礼,推门走了近去。

    只见里面环境极为雅致,房间东面朝阳的地方是床榻。床上仅仅铺着一张竹席,竹席上摆着一个***,***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老道。只见老道鹤发童颜,留着长须,仅仅是坐在那里,便散发着一种飘然若仙的气质,仿佛如同那得道真仙一般,让人心生仰慕。

    宋远桥又是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道:“师傅,***冒昧打扰到师傅修行,万望恕罪。”

    “你呀。”老道摇着头指了指他,像是在指责他太见外了。然后又说道:“为师还不知道你吗?说说吧,这是怎么了?可是山上发生什么事了?”

    宋远桥没有说话,而是将那封信递了上去。

    张三丰怔了一下,接过了打了开来。

    “咦?”突然,张三丰发出了一声轻咦,双手竟似有些颤抖,脸上满是激动的表情:“来人在何处?可有半分礼数不周全之处?”

    宋远桥一愣,连忙解释道没有。然后,将罗辰上山之后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另外,还将罗辰的事情一一道了出来。

    对于罗辰杀戮元兵的事情,张三丰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好奇的问道:“你是说,上山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孩童?”

    “正是。”

    张三丰沉思了一下,说道:“走,去看看。”

    ……

    “不知古墓故人来访,失礼之处还望贵客恕罪。”

    突然,***在紫霄殿中的罗辰听到了一道声音。这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虽然略微有些苍老,但却富有磁性,满是温和。

    罗辰张了张嘴,露出了一声苦笑。他倒是也想学人家装个逼,来个千里传音,***话。可最大的问题是:他丫不会啊!连内功都没练过,怎么和人家玩儿这种高档的东西?你总不能让罗辰拿个大喇叭喊吧?

    该怎么办呢?罗辰眼珠子一转,登时有了主意。只见他脸色一变,登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然后噔噔噔几步便跑出了大殿,一脸激动的问道:“可是三丰真人?真人在哪里?”

    那副激动的样子,简直是可以和曹阿瞒赤足迎许攸仿佛。他这一动,小莫自然也没有安坐在那里的道理,也赶紧起身便追。只是,因为年纪还小,却是落后了罗辰一步。

    张三丰之前看到的那封信,自然是杨过写的,为的便是希望他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收下罗辰。但是,许是杨过没有交代清楚,让张三丰产生了误会,以为罗辰乃是古墓***。

    出于试探一下的心思,张三丰这才出言。但是,没想到罗辰竟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竟然如此的热情。

    只见罗辰快步跑出了大殿,先是假装四处望了望,很快便发现了宋远桥的身影以及他身边的那个道长。

    旋即,他脸上便露出了浓重的惊喜,纵身一跃,仅凭肉体力量便跨越了十几丈的距离,轰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上,硬生生的踩坏了张三丰眼前的地板。

    在罗辰动身的一刹那,张三丰只觉得心脏一抽抽,差点儿没背过气去。他可不是宋远桥,以他的阅历,自然是看出来了,罗辰没有动用哪怕一丁点的内息。也就是说,这位“小友”肉体强的可怕,惹得张三丰不断的在心中大呼:非人哉?

    “这位想必就是张真人吧?我叫罗辰,晚辈此次是来……”

    罗辰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一张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紧抓着老道的衣袖便是一番仰慕。言语间多有不和之处,听得张三丰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老道士一把年纪了,哪受得了人如此的热情?而且这家伙,脸上的表情未免有些太假了吧。真当他几十年的阅历是吃白饭的,看不出来啊?

    眼看着这位还有要说下去的意思,张三丰赶忙按住了他的胳膊:“小友小友,咱们进去说,进去说……”

    罗辰闻言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憨笑。殊不知,他的那张清秀的脸,实在是和憨气扯不到一起。而此时混沌空间内,全程观看罗辰表演的妍儿笑的满地直打滚。更过分的是,妍儿的跟前还放着一部摄像机,在忠诚的记录着发生的一切。

    武当山,紫霄殿……

    四人进殿,道明了来历之后,罗辰便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张真人,我兄弟二人此行前来武当,乃是仰慕真人道法高深,前来拜师,还请真人恩准,让我二人能长侍左右。”

    说着,罗辰便按着身边的小莫拜倒在地。

    张三丰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说道:“我观小友自身武功并不弱,况且杨大哥一身武功远在贫道之上,小友又为何执意要来武当呢?”

    “这……”罗辰正待解释,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宋远桥,当下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

    张三丰是什么人?岂能看不出罗辰之意?但老道士活了大半辈子,有什么话不能对人说?而且,他可不认为他的***是那种多嘴之人。

    因此,老道脸一板,淡淡的道:“罗少侠有话不妨直说,老道这里倒还没什么不能见人的。”

    你看看,你看看。从小友到少侠,一下子就冷淡了许多。看来,这张老道并不怎么好糊弄。

    罗辰苦笑了一声,抱拳一礼:“是晚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道了个歉,当下也不敢再有半分犹豫,从怀中拿出了杨过的亲笔信,双手递到了张三丰眼前:“晚辈这里有故人书信一封,还请真人一观。”

    当下,他也不敢再有怠慢,连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从他出终南遇莫二父子,到城内投宿却遇到了那挑事之人而杀了蒙元朝廷之人,到后来和杨过相遇,被传授武功,全都详细的道了出来。只是,他却没有提起自己的来历。

    说完之后,他长叹了口气,感慨道:“杨前辈教了晚辈半月有余,虽不曾让晚辈称呼他为师傅,但授艺之恩晚辈绝不敢忘,在晚辈心中,他老人家已经是晚辈之师。”

    张三丰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既然有杨大哥引荐,老道倒是也可以收下你。”

    罗辰登时一喜,直接拜倒在地:“***罗辰参见***。”

    张三丰怔了一下,指着罗辰笑骂道:“好个机灵的小鬼,倒是有一手打蛇随棍的好手段。只是,老道收徒,向来首重道德。如今,你能不忘前人教授之恩,懂得感恩之心。又能够出手救下素不相识之人,却又有侠义之心。并且,为了一句承诺,便带着一幼童生死拼杀,却是重情重诺之人。以上种种,足以见你本性不坏。

    也罢,今日便算你初步过了老道的考验。你且留在这山上,以观后效。”

    罗辰当下便再拜了一拜,算是暂时入了这武当。对于张三丰没有当场便收他为徒,他倒也是理解。在这个时代,亲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是和父子无异,谨慎一些才是常理。只是,有了今日老道之语,罗辰便算是记了名了,他日若无重大过失,通过张三丰的考验便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了。

    当下,罗辰拜完张三丰,便和宋远桥见礼,算是定下了位置。原来,武当七侠果然尚未凑全,仅仅有六侠拜入了武当。而六侠殷梨亭也不过才十二三岁,倒是比小莫大不了多少。而且三月前才刚刚拜入门下,也尚未正式拜师。

    “师傅,我听您说起杨前辈,不知这杨前辈到底是和人啊?怎么,***从未听书过。”与罗辰见完礼之后,宋远桥好奇的问了一句。

    张三丰一愣,道:“远桥啊,你可记得当年的神雕大侠?”

    宋远桥登时大惊:“可是当年号称神雕侠侣的一位?”

    “不错,正是杨大哥。”张三丰点了点头,然后感慨道:“枉老道以为当年故人都已尽皆离世,却不想杨大哥仍旧健在。这么多年也不曾钱去拜访,当真是不像话,不像话啊。”

    “师傅何故自责?想必您也是知道杨前辈不喜江湖争斗之事,要不然也不会隐居古墓了。若不是这次机缘巧合,想必杨前辈也不会走出古墓。”

    “唉,这倒也是。”张三丰叹了口气,然后思索了一下,对着他招了招手,说道:“你且近前来。”

    罗辰登时不敢犹豫,上前几步。

    张三丰一伸手,三只一并,便搭在了罗辰手腕上。约莫四五分钟后,真人睁开了双目,欣喜的道:“果然,果然,当真是没有一丝的内息,从未学过高深武艺。上天当真是待你不薄,竟给了你这样一副强悍的肉身。难怪,也难怪你能从华阴一路杀到我这武当山来。”

    随后,真人又抚着胡须感慨道:“往日听闻霸王有力能扛鼎之力,老道我还不信,以为乃是夸大。但今日见你,老道方才得知,世上真有这种人。真是孤陋寡闻,孤陋寡闻了啊。像你这种人,若投身军武,那便是温侯再世,霸王重生啊!好,好,好!”

    罗辰闻言微微一笑,弓了弓腰,道:“师傅过奖了。纵然霸王勇猛,温侯无双,终有乌江长叹,城楼悔恨。可见,若只有匹夫之勇,终究难成大器。”

    听到罗辰的话,真人脸上的笑容更甚,欣慰的道:“好,好。不骄不躁,很好,很好!”

    “远桥,击钟,召集门人。为师有大喜事要宣布!”

    “是,师傅。”

    “想我张三丰年过八十,还能收得如此佳徒,不枉此生,不枉此生啊!”

    就在这时,罗辰犹豫了一下,请求道:“师傅,徒儿还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师傅恩准。”

    “哦?”张三丰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眼睛看向了罗辰身后的小莫,“你且道来。”

    罗辰不敢怠慢,直接将小莫拉倒了身前。张三丰一眼便看穿了罗辰的用意,本来,他刚刚在听闻小莫的事情的时候,便潸然泪下,被那莫二所感动。如今,看到小莫那稚气未脱的小脸,当下心中便动了恻隐之心。

    “哼,又是这些狗***造的孽,真是恨不能有朝一日杀尽这些豺狼!小师弟,你干的好,如此方不负我辈武人侠义之道!”宋远桥此时还年轻,还远远不是原著中的武当七侠之首,一看到小莫,登时想起了罗辰所说之事,怒不可遏的说道。

    “唉?远桥!”听到大徒弟的话,张三丰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师傅,徒儿实在是心中激愤,若有言语不当之处还望师傅恕罪。”

    张三丰摇了摇头,道:“为师说的不是这个。蒙元固然伤天害理,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蒙元中固然多是豺狼之辈,但也不乏心怀善念之人。***中也同样如此,也有诸多害群之马。辰儿刚刚所说的县令公子不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凡事不可一概而论,你可明白?”

    宋远桥闻言脸上出现一丝沉思,旋即道:“徒儿谨记师傅教诲。”

    “嗯。”张三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来到了小莫跟前,手摸在了他的身上。

    过了一会儿,张三丰睁开了双眼,点了点头,满意的道:“好!虽说资质不如辰儿,但也是上等之资,不差于你们几个。如此也好,你可愿拜老道为师?”

    小莫也是个伶俐孩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三丰大笑一阵,道:“今日连得两位佳徒,当贺,当贺!”

    “恭喜师傅,贺喜师傅!”就在这时,紫霄殿外传来了一道高喊声。

    “五师弟,怎可如此无礼?!”

    “去去去。”

    说话间,殿外便来了五个同行之人。年纪大的,和宋远桥相若,年纪小的,比起小莫也大不了几岁。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就是其余张三丰其余几个徒弟了。几人来了之后先是见礼,然后便围在宋远桥跟前打听发生了何事。

    三丰笑了笑,一时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对着小莫说道:“你本名虢虎,此名也不说不好,只是实在不像个道家真人。这样,为师给你起个别名,你看如何?”

    “全凭师傅做主。”

    “就叫莫声谷,如何?”

    “徒儿多谢恩师!”

    三丰身后,罗辰此时已经无力吐槽了,原来,小莫就是三丰最后一个徒弟,原来的武当七侠最小的莫声谷吗?难怪妍儿当时口气那么古怪,原来,是早就知道了啊······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