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都市修仙主宰 > 第168章:战书

都市修仙主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8章:战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个……我们没看到,你们继续哈。”

    乔天博老脸尴尬,想假装没看见的上楼。

    “你这老东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林慧馨虽然也很难为情,却是眉开眼笑,狠狠拉了丈夫一把。

    洛羽似乎把老两口当成了空气,神态自若的起来,然后,伸手拉起小冷妻。

    “羽儿,香雪,你们两个刚才……”林慧馨笑呵呵的过来,似乎很希望刚才发生了点什么。

    乔香雪面红耳赤,低着脑袋,羞赧不说话。

    “咳咳……年轻人,可以理解,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点,大厅这种地方很不合适,万一让佣人和雨萌看到,影响不好。”

    乔天博老脸古怪,过来敲打了二人一句。

    乔香雪更加无地自容了,爸你想哪去了……

    “哟,羽儿,你嘴咋流血了。”

    林慧馨这时看到洛羽嘴角有血迹,心疼的同时,恶狠狠瞪着女儿,“香雪,你过分了,就算羽儿想对你那啥,可你们两个毕竟也是夫妻。”

    听到这话,乔香雪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做了什么,可偷偷瞟向洛羽的眼神,还是窘迫兮兮,楚楚委屈的样子。

    就是刚这家伙在她身上乱摸,她也只是轻轻挣扎了下,不至于受伤吧?但后来,好想发生了什么,她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刚没什么。”

    洛羽神色淡然,随意应付了老两口一句,就拉着乔香雪的手上楼了。

    老两口面面相觑。

    “香雪不会跟羽儿闹翻吧。”乔天博忧心忡忡,这两天,家里事已经够多了,经不起两个小辈再内讧折腾。

    “你这死老鬼懂什么,你没留意到咱们家香雪看羽儿的眼神么。”林慧馨白眼。

    “眼神怎么了?”

    “香雪看羽儿的眼神,明显变温柔了,这都看不出来,你是老眼昏花啊。”林慧馨偷乐着,絮叨叨,“而且,咱这个大女儿什么性子,要以前,有个男人骑她身上,她非拼命不可。”

    “这倒也是。”乔天博讪讪干笑,而后又长长叹气,“要是没有老太爷那七封婚书就好了。”

    ……

    楼上,婚房内。

    “你别动!”

    “想干什么?”

    “帮你擦药啊。”

    乔香雪找来家用药箱,坐过来,小心翼翼的给洛羽上药。

    上完药,她低着脑袋,好半天不说话。

    “刚才在楼下,我……”

    “不用多想,这不关你的事。”洛羽知道她想说什么。

    “你不害怕我么……”这冷美人更自责了,她尽管想不起来,但洛羽嘴角的血迹,不会说谎。

    之前一定发生过什么。

    “我为何要怕你?”洛羽拖起她清丽的俏脸,玩味笑道:“我能感觉到,你似乎已经对我有点心思了。”

    “你咋知道……”乔香雪顿时脸一红,眸若秋水,嘤咛了声。

    洛羽笑而不语。

    之前他触犯了小冷妞体内的禁忌,明显有道意志,要不惜代价的杀了他。

    在洛羽迫不得已,准备动用如意仙诀的时候,这小冷妞,竟然奇迹般的自己收住了。

    那种反噬的意志很可怕,而且拥有魔性,倘若不是这小冷妞对自己已经有些心思,今天晚上,两人中,恐怕只有一个能活下来。

    乔香雪已经习惯了洛羽每到这种关键时候,就不跟自己说个明白,她也不问了,脑袋轻轻往洛羽肩上一靠,就这样静谧的偎依在洛羽身边,眸子闪闪的倒映着窗外的漫天星辰。

    ……

    第二天,安陵市。

    安陵是华夏东南沿海的核心城市,也是当年司徒震云发迹的老家。

    此时,这位年过古稀,已经多年没出大门的功勋元老,正拄着龙头拐杖,在一群安陵地区大人物的簇拥下,走进陈家大院。

    “麟儿,我的麟儿在哪?”

    司徒震云饱含沧桑,却威严不减当年的声音,传遍整个院子。

    “司徒公,您来了。”

    陈家的长辈,闻声赶忙出来迎接。

    片刻后,司徒震云在后院的静养房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陈麟。

    此时陈麟脸面朝墙壁,背对着所有人,半天没跟谁说过一句话,那眼神很空洞,又流露着浓浓的恨意和不甘。

    “麟儿,你外公来看你了。”陈父过来,小心翼翼的招呼。

    他这个儿子,一出生,便是陈家的龙太子,从小以隐世子的身份培养,在陈家就是个小霸王,打不得,骂不得,连他这个当父亲的,在儿子面前,无形中都要矮一截。

    听到外公来探望自己,陈麟嘴角抽了抽,想说什么,又赌气似的忍住了。

    旁边众多家里的长辈和大人物暗暗叹息。

    陈麟自小习武,后来更是在神龙特战队耀眼崛起,身经百战,从来都是一条狂龙,傲气冲天,一般的伤,根本不可能让这孩子变得如此颓废。

    却偏偏,这次的伤,伤到了整个陈家最无法接受的地方,也深深伤到了这个狂龙妖孽的男人自尊。

    “是谁把我麟儿害成了这样?”

    看到最钟爱的外孙子变成这样,司徒震云心痛之余,也是怒不可遏。

    周围众人不敢吭声了。

    “你们给我说话啊!”司徒震云一阵咳嗽。

    “司徒公,听麟儿自己说,好像是乔家的掌上明珠,也就是那个跟麟儿有婚书的乔香雪,害了他!”

    陈父咬了咬牙,上前毅然说出了事情。

    这件事,陈家上下都咽不下这口气。

    那乔家虽然豪门势大,一个陈家奈何不得,但如若眼前的老人家要替陈麟做主,他们陈家,倒也是底气很足。

    “好个乔家,连司徒公的外孙都敢弄残。”

    “我看乔家是反了天了。”

    “司徒公,只要您一句话,我们马上团结起来,召集四面八方的故友,让乔家付出代价。”

    “乔家虽然号称千亿豪门,但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想要扳倒摁住,倒也不难!”

    “何况乔家的资产,如今已被冻结了。”

    果不其然,周围跟来陪衬司徒震云的那些大人物,马上纷纷响应,争先恐后要为陈麟出头的架势。

    这些都是安陵,乃至东南沿海一带的大人物,来自各行各业。

    他们单***匹马,或许在乔家面前只是蝼蚁,可一旦团结起来,就有蚂蚁啃大象的能量。

    “立刻给我传话给乔家,让乔天博三天内,带着他女儿来上门给我麟儿谢罪,否则,我这老骨头,就跟他乔家拼个头破血流!”

    司徒震云气的直跺龙头拐杖,而后上前安抚陈麟道,“麟儿你放心,那女人把你害成这样,就算你这辈子不能人道,外公也要她服侍你一辈子!”

    听到外公这番话,陈麟眼睛里,终于恢复了一丝光彩,满是怨毒的点了点头。

    “我这就派人去乔家送信。”陈父准备去办。

    “慢!”

    这时,一个身子骨精瘦,皮肤蜡黄,却体内仿佛蕴藏着洪荒之力的小老头,在那抬手阻止。

    “史太公,您老对这事难道还有其它看法。”陈父赶忙过来恭敬请示。

    在这间屋子里,除了司徒震云,就这位最让众人敬畏了。

    因为他正是陈麟的师傅,当年司徒公南征北战,身边的神秘军师。

    司徒公看向屋内一个年轻人,认真道:“陈希,你前阵子去拜访过乔家,还跟乔香雪见过面,你怎么看?”

    “回禀师傅、义父、司徒公前辈,据我所知,香雪虽然清冷高傲,但并不会武功,也不会奇门遁甲,她应该伤不到麟弟。”

    陈希逐一向史太公、陈父、司徒震云抱拳,而后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众人点头,他们也很难相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豪门千金,能将已在神龙特战队成为新一代龙王的妖孽狂龙断子绝孙。

    “那陈希你认为是何人对我麟儿下次毒手?”司徒震云沉声质问。

    “我觉得,恐怕只有一人了。”陈希严肃道:“此人就是乔香雪现在的老公,此人来头神秘,天下多少英杰,已故的乔公谁都不挑,偏偏将掌上明珠嫁给了他。”

    “论武力,此人跟你比如何?”史太公眯眼问。

    “师傅,徒儿学艺不精,给您老人家丢脸了,我与此人交过手……不敌!”陈希目光闪烁道,“而且我一直怀疑,刘宇师弟多半就是死在了他手里。”

    顿了顿,陈希又透露道:“大家想必都听说了吧,辰海一带,最近出了位什么洛仙师,我斗胆猜测,也许就是他。”

    这番话,陈希有几分保留,其实他知道洛仙师,正是洛羽没跑了。

    因为那晚在天蝎座号游轮上,他提前溜掉了,连城隍的人,都没来得及将他封口。

    不过这事陈希是不打算全部讲出来了,一来,他对那个神秘可怕的城隍很忌惮,不想招麻烦,二来,他有点担心,将来龙去脉全部抖出来,他们家老头子会有所顾虑,不愿再去对付洛羽。

    “那个什么洛仙师,我也听说了,此人在江淮、港岛,都搞出了大名堂,两地许多名流,都对他推崇备至,却不肯细说他的来历。”

    一位经常走南闯北做生意的大佬,站出来告知众人道。

    “管他仙师还是神棍,老夫只知道,害了我麟儿,就要血债血偿!”司徒震云一脸不屑,且恼怒无比的样子。

    史太公沉吟了下,认真道:“这样吧,陈家和司徒公去找乔家讨公道,另外陈希你帮我修一封战书,下月十五号,让他来安陵的云江边滩头,与我决一死战,他若不来,我便去找他!”

    “遵命,师傅!”

    陈希激动,暗暗大喜,有这已经踏入真武领域的老头子出面,那小子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第三更!求推荐票!感谢郎朗繁星100、童心100、小黄人599书币打赏!
  
都市修仙主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