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第042章 龙脉(下)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42章 龙脉(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哎!”

    就在罗辰左右为难之际,身后却传来了一声长叹。

    罗辰怔了一下,登时回过了头。而在他身后的麒麟,也站了起来,虎视眈眈的看向来人。

    不一会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你是何人?”罗辰冷声道,与此同时,腰间天罪仓啷一声便出了鞘。

    “好剑!”那人称赞了一声。

    “回答我,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龙路之中?!”

    “吼!”

    就在这时,火麒麟发出一声怒吼,直接身形一闪,便挡在了罗辰身前,向着那人发出警告的怒吼。

    那人脚步一顿,连忙举起了双手,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直到退到十几米开外,火麒麟才停下了攻势,但是双眼仍旧警惕意十足的盯着那人。

    “好吧好吧,我不会伤害他,我保证!”那人对着麒麟说道。但是麒麟仍旧不相信,横在两人之间。

    罗辰疑惑的看了看麒麟,这家伙前后态度转变也太明显了吧,这明显是在护着自己啊。

    “吼!!”火麒麟又是一声怒吼,不知那老人哪里有惹到他了。

    “好了!”罗辰大喊一声。麒麟立刻就停了下来,转头疑惑的看着他。

    “先不要急,搞清楚事情再说。”罗辰解释了一下。

    麒麟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一***坐在了龙路一侧,仍旧警惕的看着那老者。

    “嘿,小兄弟好本事,竟然将这上古异兽收服了。想当初,我和老刀狂两人都奈何不得它,却不想今日再见,这麒麟却被小兄弟收服了。”

    罗辰皱了皱眉,老刀狂?他记得,能和这个扯上边的,在这个世界,好像就只有主角聂风的父亲——北饮狂刀,聂人王吧?

    但从眼前这老人所说的话来看,难不成,他是当初和聂人王一同被火麒麟拉入凌云窟的南麟剑首断帅?

    想到这里,罗辰犹豫了一下,问道:“前辈可是南麟剑首,断帅?”

    “咦?小兄弟认识断某?”

    果然是断帅。看来,这个应该是漫画版的风云了。这样的话,断帅应该是和聂人王一起,在凌云窟内隐居看守龙脉了。

    想了想,罗辰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而问道:“前辈好像清楚麒麟的用意,还请前辈解惑。”

    断帅好像也没有拒绝的意思,直接说道:“今日,我和老刀狂听到麒麟的吼叫,还以为出现了什么不轨之徒。是以,先行出来一步查看,却不想遇到了小兄弟你。而且,看起来麒麟好像也被你收服。”

    “前辈,麒麟执意要带我取龙脉,这意味着什么,想必您和聂前辈也清楚。还请前辈告知晚辈,麒麟到底是何用意?”

    断帅怔了一下,问道:“你要离开吗?”

    “前辈这说的哪里话,我当然要离开。这凌云窟,并非我久居之所。”

    “那就是了。”断帅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麒麟既然被你收服,那么定然也是认你为主了。如今,你要离开,麒麟自然也要跟着离开凌云窟。

    可麒麟的职责,就是在此守护龙脉。如今却不得不离开,这样一来,他自然不放心龙脉。是以,这才领你前来。想必,麒麟是认为你有能力守护好龙脉吧。”

    “吼!”

    断帅的话音刚落,那边的麒麟就站了起来,兴奋地连连点头。断帅所言,正是他心中所想。可无奈的是,他并不能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可谓是有口难言。如今,断帅道破他心中所想,麒麟自然是万分高兴。

    知道麒麟的意思,可罗辰就难办了。他是能保护龙脉,可那是将龙脉带离这个世界。天知道龙脉离开风云世界,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变故。可断帅说的也是事实,一旦外人得知麒麟离开,介时定会有数不清的野心之辈来到这里。

    所以,罗辰一时间也是纠结万分。沉思许久,他仍旧不知该如何选择。

    “难道,你就不能留在这里吗?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呢?”罗辰有些头疼的看着火麒麟。

    陡然听到罗辰的话,火麒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个闪身间便已经出现在了罗辰跟前,紧跟着竟然趴在了他的眼前,装起了死狗。

    “哈哈哈!”断帅一下子被火麒麟的样子逗笑了:“小兄弟,你还是不要拒绝了。我看这火麒麟,是认定了你了。”

    罗辰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龙脉,神州,火麒麟,这三者纠缠在一起,罗辰此刻才发现,选择竟然是这么让人痛苦的事情。

    突然间,罗辰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好,我答应你了。去取龙脉,但是,你保证龙脉离开凌云窟之后,不会导致神州剧变?”

    火麒麟闻言一骨碌,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连连点头。

    这一下,罗辰还能说什么,只好跟着火麒麟向着前方走去。

    在这个过程中,断帅也没有阻止,而是和他们一并前行。

    路上,罗辰好奇的开口问道:“断前辈,我看您和聂前辈两人在此守护多年,可为何今日竟不阻拦我呢?”

    断帅怔了一下,说道:“啊,这个啊。这么跟你说吧,火麒麟在此守护龙脉数千年,我并不认为我们能比他更能决定龙脉的归属。既然连他都认为你有能力保护好龙脉,那将龙脉交于你手中未尝不可。”

    沉默了一下之后,罗辰面色庄重地说道:“感谢前辈信任,晚辈必不会让您二位失望。”

    断帅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行走间,两人一兽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奇境。至今这里是一处圆柱形巨大空间,四周墙壁之上布满龙纹雕刻,中间确实一个古台,台子上放着一架古琴,四周则是很多人俑,这些人俑都在向着一个地方朝拜。

    刚刚进入这里,就见一人从天而降。

    “咦?火麒麟怎么到此出来了?!”那人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直接落在了两人一兽眼前。

    “老刀狂,莫要冲动!”断水大喝一声,直接挡在了他们之间。

    紧跟着,不待聂人王说什么,断帅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悉数告知了聂人王。

    听完之后,聂人王用惊奇的眼光看着罗辰,问道:“你真能收服火麒麟?”

    “实不相瞒,晚辈也不知为何。反正这家伙是彻底的黏上我了,怎么都摆不脱。”说着,罗辰一边摸着麒麟的大脑袋。而麒麟也很给面子,舒服的蹭了蹭罗辰。

    看到这个,聂人王眼中的奇异更甚了,连连称赞:“哈哈哈,真是意想不到,意想不到啊!这麒麟凶兽还有如此乖巧的时候。”

    听到他的话,麒麟登时对他低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可是罗辰随后又是一阵抚摸,麒麟又退了下来,不说什么了。

    别说聂人王和断帅了,就连罗辰都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你丫是神兽麒麟啊,要不要这么给面子?你好歹也把你的尊严捡起来一下啊,你这样跟个小狗狗一样,弄得我很难受啊!

    这家伙却不知道,麒麟早就被那个神秘的女人给磨平了脾气。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吞了他呢。

    然而,就在这时,聂人王突然脸色一冷,冷声说道:“断老鬼相信你能够守护龙脉,可我不怎么相信!想要让我相信你,拿出实力来!”

    话音未落,聂人王纵身一跃,以手作刀,直接向着罗辰砍来。

    登时,只见聂人王一运气,四五米长的大刀就迎头劈来。

    “吼!!”

    火麒麟怒吼一声,就要出击。但就在这时,罗辰纵身一跃,天罪一扫,一道半圆形剑气就劈了出去。

    “砰!!”

    两人的攻击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登时爆发出了强大的冲击力,一股强大的气浪向着周围狂涌而来。

    “麒麟,你先退下,这是我的战斗!”罗辰抽空回了一句,然后便转头再次迎了上去。

    “吼!”火麒麟发出一声郁闷的吼叫,转头趴在了那里。只不过,他的眼睛还在关注着罗辰和聂人王的战斗,随时准备出手。

    “哈哈哈哈,好,果然不愧英雄少年!来,接我一刀,惊寒一瞥!!”

    只见聂人王一运气,手掌对着一处一吸,一柄长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随后,寒光一闪,亮银色的长刀便直向着罗辰袭来。

    霎时间,以聂人王为中心,周围的温度猛然下降,脚下坚硬的石板地面都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这,正是聂家绝学——傲寒六诀。

    “来得好!”罗辰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剑一横,直接迎了上去。

    下一刻,两人兵刃相撞。聂人王自知手中的兵器不过一把普通武器,无法和罗辰手中的神兵抗衡。所以,在临和罗辰手中的天罪碰撞之际,手中招式突然一变。

    登时,聂人王手中长刀闪过一连串的幻影,分出了无数的刀光,如同有无数的刀同时袭来一样。

    这一招,正是傲寒六诀第二诀——冰封三尺。

    然而,罗辰也并非易于之辈,强大的内息灌注于剑身,随后一手独孤剑诀使出,天罪狠狠地撞向了其中的一把刀光。

    下一刻,只听砰地一声,天罪直接击中了聂人王的长刀。

    没猜错!

    “什么?!”聂人王心中一惊,实在是没有想到,他引以为傲的傲寒六诀,居然被人破了一招。

    但是,聂人王毕竟是当年的北饮狂刀,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不退反进,硬生生顶着罗辰向前推来。

    噔噔噔,到底是功力有差距,即使是罗辰此刻先天顶峰的实力,仍旧无法与聂人王正面抗衡,被他顶退了几步。

    罗辰脸色一怒,脚狠狠地在地上一蹬,顶住了聂人王。然后,想也不想的直接一脚踢了出去。

    聂人王回脚就是一击,二人趁势分开。

    两人越斗越快,刀剑不断相击,竟是凭空卷起道道气浪,将周围的一切都破坏殆尽。隐约间,风中传来刺耳的破空声,但很快又被叮当的金属碰撞声所取代。

    一旁的断帅已经是惊讶万分,他也是使剑的高手,自然能看出罗辰使得应该是轻重剑法,这种剑法轻重转换随意至极,很容易让被攻击的人陷入僵局,方便战斗的主人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虽然,罗辰的剑法还有些生疏,可已经踏入举轻若重,举重若轻的境界。轻重转换随心所欲,已然不必一些yin浸此道的好手差了。

    突然,只听叮啷一声,两人的交战戛然而止。

    定睛一看,却是聂人王手中的长刀终于在和天罪的频繁碰撞之下撑不住了,直接断成了两截。

    聂人王看了看手中的断刀,脸上出现了一分意犹未尽的表情。

    “哎,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却是老夫输!”

    罗辰收剑抱拳一礼:“前辈过奖了,晚辈不过是仗着神兵之利罢了。若前辈雪饮在手,晚辈万万撑不过三合。”

    “哈哈哈,输了就是输了,我聂人王又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照你这样说,那老夫不还是痴长你几十岁?”

    罗辰怔了一下,摇了摇头:“如此,那算是晚辈占便宜了。”

    “嘿,小小年纪,忒不爽利。行了,龙脉的事情老夫不管了。正好,在这里呆了十几年了,也该出去看看风儿了。”

    断帅也是哈哈一笑,拍了拍聂人王的肩膀道:“哈哈哈,老刀狂说的是啊,也不知我家浪儿如何了。”

    说着,两人就转身向着离开的方向并肩走了过去。

    “哎,前辈!!您二人不再看看嘛?”

    “哈哈哈,看什么看?不看了!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聂人王发出一声豪迈的狂笑,言语间对龙脉浑不在意。

    “是啊,我二人留下,不过徒增烦恼。龙脉事关重大,切不可大意啊!”断帅也是不凡,一身气度丝毫不差聂人王。

    罗辰苦笑了两声,然后从怀中掏出两枚血菩提,向着聂人王电射而去。

    “唰!”

    聂人王直接将血菩提抓在了手中,手掌张开一看,登时愣住了。然后,聂人王小心的将血菩提收在怀中,说道:“小子,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相招,必誓死以报!”

    “前辈言重了,此物乃是前辈应得之物。”

    聂人王没有说什么,而是和断帅两人纵身一跃,便跳上了他们刚才进来的通道,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待这里再没有***人之后去,罗辰一人怀着肃穆的心情,沿着刻在墙壁周围的龙道,一步一步的走上了龙首。

    走上龙首,站在两只长达两三米的龙角之间,罗辰看着眼前的巨大水球,一时间百感交集,眼神好像穿越了时空,又回到了那个远古的年代。

    许久,罗辰一撩衣袍,拜倒在地,庄重的行三拜九叩大礼。

    炎黄子孙,向来不拜仙神,但我们对于祖宗,却有着最大的敬意。追根溯源,确实我们对祖先披荆斩棘,在这天地间为我们创下一片安身之地的感激……

    现在,这里的是华夏人文初祖——轩辕黄帝。虽然,两人并不是一个时空之人,但这丝毫不影响罗辰对于黄帝的敬意。

    一拜,一扣,再拜,再扣,三拜,三扣……罗辰用最大的礼节来表达自己对他最大的敬意。

    说来也奇,在罗辰行大礼之后,那落在巨大水球上的瀑布居然神奇的分了开来,露出了隐藏其中的黄帝陵。

    只见一道厚重的石碑树立在下方,上书三个大字:黄帝陵。而在石碑之前,坐着一个身影,正是龙首人身的皇帝遗骸。

    罗辰怔了一下,抱拳一礼,道:“黄帝先祖在上,不肖子孙罗辰百拜。龙脉事关炎黄子孙安危,罗辰唯恐其遭遇不测,是以,今日不得已迁龙脉。还望先祖在天有灵,能够准许罗辰行此事。”

    说完,罗辰便再次拜了下去。

    “准!”

    就在罗辰的额头接触到地板的一刹那,一道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传了过来,罗辰登时大惊失色,连忙抬起了头,只见眼前原本位于黄帝骨骸上的龙脉竟然飘在了自己眼前。

    与此同时,在龙脉一侧,有金光凝聚成文:念龙脉命中注定即将受损,特令你将其带离此方世界,务必好生利用,护我人族永昌!

    “见鬼了!”罗辰等事目瞪口呆,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登时,那龙脉竟然一抖,然后狠狠地在罗辰头上敲了一下。

    罗辰立刻抱头痛呼,连忙道:“先祖在上,罗辰失言!”

    听到他的话,那龙脉才停了下来,再次飘到了空中。然后,那金光凝聚成的文字消散,化作一道金色洪流直入罗辰脑门儿。

    整个过程中,罗辰一点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直到那金色洪流进入罗辰脑海,这才恢复了行动力。

    一能动,罗辰登时站了起来,看向了坐在座位上的黄帝遗骸。只见从那里开始,眼前的世界渐渐的扭曲,随后,轰然破碎,而罗辰也是眼前一黑……

    待到他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然站在这个圆柱形空间的正中央,哪里还有什么黄帝陵呢?

    “这,这,这是……”

    一时间,罗辰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若不是手中的龙脉和脑海肿胀的感觉时刻提醒着他,他还真会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吼?”

    罗辰脚边的火麒麟疑惑的叫了一声,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新主人什么都没做,龙脉怎么就出现在他的手中了?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