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92章 恶霸伏法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章 恶霸伏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鲍和贵心知这是自己唯一的活命之法,连忙跪在地上如丧家犬般爬到了折昭与崔文卿的脚下,边用力扇着自己的耳光,边悲声言道:“折大都督,崔公子,是小的卑劣***,是小的有眼无珠,竟不小心冒犯了两位天威,还请你们大人有大谅,绕过我这一次,我今后必定会老老实实做人,绝对不会惹事生非。”言罢,磕头如捣,撞得地面咚咚作响。

    折昭一笑,转头问道:“夫君,你觉得如何?”

    崔文卿摇头笑道:“都督娘子,此乃鳄鱼的眼泪,岂能当真?”

    折昭明白了过来,冷声言道:“鲍和贵,原本你并非是折家之人,因牵连家事当中,故而今日本帅就以家法惩治于你,杖责五十以儆效尤!另外你所犯下的事实在是天理难容,居然妄想破坏本帅的婚事,本帅岂能置之不理,明日本帅将派人押你到府谷县县衙,听候县丞发落!”

    一听此话,鲍和贵犹如吹气的风鼓囊般陡然就瘪了,吓得瘫坐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折惟本没想到折昭这样不留情面,且一点不给自己颜面,心内怒火大盛,冷冷问道:“阿昭,鲍和贵好歹也是我的妻舅,难道你就这么狠心,一点也不讲究情面?得饶人处且饶人也!”

    崔文卿冷哼笑言:“折长史啊,我还记得刚才你可是对都督娘子说过,要将有罪之人交给官府依罪定论,还希望都督娘子能够大义灭亲,不得徇私枉法,怎么现在却突然变卦了,你这样自己打自己脸的行为可有点不好看啊!”

    折惟本对着崔文卿怒目而视,咬牙切齿之下腮帮子鼓得老高,显然正隐藏着无比的怨恨。

    折昭毫不退缩的言道:“折长史,若是***事,说不定本帅真会法外开恩,但是此人却想要用卑劣手法破坏我和夫君的婚姻,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帅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还望长史能够谅解。”

    “好!好!”折惟本面容扭曲,连连点头,沉沉吐了一口粗气,竟是毫不理会倒地不起的鲍和贵,拂袖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几名军士上前,将鲍和贵摁在地上,准备示意杖责。

    穆婉更是亲自提起了镇军棍,狠狠教训了这个无法无天的恶霸一番,直是打得鲍和贵哀嚎连连,晕死了过去,让崔文卿和徐如水大觉畅快。

    随后,折昭下令将鲍和贵、顾盼盼两人立即交给府谷县衙,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大齐律法的惩治。

    人已救出,坏人伏法,崔文卿心情大好,将徐如水拉到折昭面前,一脸微笑的解释道:“徐姐姐,这位美丽动人的女子,就是我家娘子折昭了,都督娘子,这位便是娇娃馆的女东家徐如水,昔日她可是名满洛阳的名妓啊!”

    徐如水昔日虽则乃达官贵族的坐上宾客,但今生还是首次与从三品的***面对面站在一起,且对方的视线还落在她的身上,她连忙盈盈作礼道:“奴家徐如水,见过折大都督,多谢大都督为奴家仗义执言,洗清冤屈。”

    折昭亲自伸出手来扶住了徐如水,嫣然笑道:“徐姐姐不必多礼,这一切都是本帅应该做的,况且你还是因为夫君之故受了委屈,本帅于情于理都应该出手相助。”

    没想到传说中的“恶罗刹”这么好说话,徐如水倒是非常意外,感激零涕的言道:“不管如何,奴家都会铭记大都督你的恩情。”

    崔文卿笑呵呵的言道:“好了,你们两人就别谢来谢去的了,娘子,徐姐姐有伤在身,我这就送她回去,咱们府中回见。”说罢转身欲走。

    “夫君稍等……”折昭连忙叫住了他,继而对着徐如水歉意一笑道,“徐姐姐,本帅有一席话想要交代夫君。”

    徐如水自然明白这是折昭想让她暂且回避之意,点点头连忙举步而去。

    崔文卿疑惑不解,笑问道:“不知娘子还有什么交代?”

    折昭冷冰冰的问道:“夫君此去意欲何为?”

    听到这个问题,崔文卿更是奇怪了,言道:“刚才已经对娘子言明,我是想送徐姐姐回去啊。”

    折昭眼眸中闪烁着丝丝危险的神光:“哼!狡辩!别以为刚才我没听见,有人可是在等你回去滚床单!”说到后面三个字,俏脸飞上了一抹红晕,煞是迷人。

    崔文卿这才知道原来刚才吴采尔对他的大胆宣言居然被折昭听去,顿时就叫苦不迭,笑叹言道:“娘子,这些都是玩笑话儿,岂能当真?况且我是那样的人么!”

    折昭也不多作言语,忽地转身一把从穆婉手中夺过了镇军棍,重重拄地发出一声沉闷大响,眉头一扬淡淡言道:“夫君,我这人一向非常开明,若你真愿意去那就去吧,我一定不会挽留你。”

    崔文卿膛目结舌的望着尚在滴血不止的镇军棍,忽地想起了刚才鲍和贵的哀嚎痛呼,止不住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正色言道:“现在天色已晚,我自当陪都督娘子归家,至于徐姐姐,我会有劳成大哥去送的。”

    见状,一旁的穆婉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折昭满意的点点头,轻笑道:“既然如此,那走吧,咱们回家!”

    

    七日之后,鲍和贵、顾盼盼阴谋陷害崔文卿以及徐如水之案,在府谷县县衙开始审理。

    主审官陈县丞在审问明白案情之后,对此案主犯鲍和贵处以三千里流刑,永世不得返回府谷。

    而从犯顾盼盼念其有悔改之心,且有揭发立功的表现,施以杖行五十进行惩戒,充为官奴。

    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鲍和贵称霸府谷县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了。

    消息传出,整个府谷都为之轰动。

    百姓们穿着新衣走上街头,欢声笑语不止,那些深受鲍和贵欺压的商家更是打出了“跌三”“跌五”的横幅,以实打实的优惠促销,庆祝这个开心的日子。

    在不断响起的鞭炮声中,却有两辆马车静悄悄的驶出了振武军大都督府,顺着大道从南面出城,驶向茫茫雪原。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