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65章 百岁寿宴(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空闻沉默了一阵,道了声阿弥陀佛,硬着头皮说道:“可是,俞三侠这不是没事吗。而都大锦却满门尽灭。罗少侠,不觉得有些惨了吗?”

    】眩,差点跌倒在地。他死活都没有想到,查来查去,查到最后还是要落到自己妻子头上!这和自己做的,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殷姓公子。当年,劫了三师哥,用毒针伤了他的就是素素吗?

    “什么?!”张翠山还未来的及说什么,那空闻便爆呵一声,指着殷素素便质问了起来:“妖女,都大锦是被你灭门的!!”

    随着空闻一声爆呵,场中那些少林的和尚和来访的“正派中人”可算是找到主心骨了,当场便呵骂了起来。说话间毫不客气,语气咄咄逼人,一点都不给殷素素反驳的机会。

    “空闻秃驴!”鹰卫一巴掌将身边的矮桌拍得粉碎,愤怒的站了起来:“我天鹰教向来敢作敢当!是我们做的,就是我们做的,我们绝不否认。可都大锦被灭门一事,不关小女任何事情!你休要在此血口喷人!”

    “托镖的是她,扬言要灭都大锦满门的也是她,你让我如何不信!”

    “空闻!”罗辰轻喝一声,然后道:“我都说了,这件事不是我武当做的,你听不懂人话吗!”

    “罗少侠!老衲感谢你指出真凶,但是,这是我少林和天鹰教的事,不关你们武当!”空闻固执的说道。

    罗辰一恼,直接骂道:“我特么说了,不是我武当做的!你个秃驴念经念傻了,当真听不懂人话!”

    “罗七侠,你数次侮辱老衲,老衲权且不与你计较。可是,少林和天鹰教之事······”

    “***!秃驴住嘴!”罗辰怒喝一声,直接让空闻愣在了那里。然后,他转身对鹰王一礼,道:“鹰王,晚辈要说句不客气的话,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您海涵。”

    殷天正此刻也是恼怒异常,根本就没有管罗辰话里的意思,直言道:“罗少侠但说无妨。”

    罗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说道:“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很不好意思,五嫂和我五师哥张翠山以喜结连理十几年了。所以,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我武当之人了。我说的武当之人,自然也包括她在内!都大锦的事情,并不是我武当所做。”

    鹰王听到罗辰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便是一脸的幽怨:什么叫女儿已经是武当的了?为什么有种家里的大白菜被拱了的感觉?

    且不论鹰王心中如何的幽怨不爽,这边的空闻脸色已经阴沉的不能看了。他自打进这武当大殿,就一直受气。先是被张三丰一顿抢白怼的不知该如何办,又是被一群人堵的说不出话来,又被罗辰用神兽压制,说不出话来。现在,罗辰又在戏弄他。老和尚,心中已经起了怒火,就要爆发出来了。

    “罗少侠,难不成,你在耍弄贫僧吗?”

    “是你智商低,没有理会我的话,怪我喽?”罗辰无辜的说到,那个样子,就差说我就是故意的了。

    这话说的,直接将在场的武林人士全都给噎住了,看向罗辰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古怪。

    空闻脸色一怒,就想要动手。可是就在这时,罗辰身后的火麒麟突然站了起来。

    空闻登时心中一惊,向后退了一步,将那手中的禅杖都护在了身前。可是,那火麒麟却调了个方向,又趴了下来。而且还将***对准了他,甚至那麒麟好像是害怕他理解不了自己的意思一样,还扭过头挑衅的看了看空闻,打了个响鼻。

    空闻心中那叫一个气啊,可又没有办法,这火麒麟看起来就不好惹。

    “好了,空闻,我们回归正题。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手中的那枚黄金吧。”

    空闻无奈,只能耍起了拖字诀:“罗少侠,我少林这些年来,并未有习得大力金刚指的高僧出寺。”

    罗辰心中一阵的玩味:“呦?堂堂少林方丈,也开始和我耍起了***了吗?”

    “呵呵,没人出寺?空闻大师真是有意思啊。哦,忘了告诉你了,当年那个少林高僧,被我斩掉了一只手。”说到这里,罗辰脸色登时一冷,两眼死死的盯着空闻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空闻大师有没有想起来呢?”

    空闻眼神登时一缩,却面无表情的说道:“是吗?既然如此,那罗少侠一定是搞错了,我少林并无僧人断手。倒是武当和都大锦满门被灭之事,有着说不清的干系啊,应当是罗少侠给少林一个交代才是。”

    罗辰也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淡淡的问道:“你确定没有?”

    平淡的语调,却蕴含着森然的杀意。一时间,在场的武林人士竟然觉得周围的气温下降了两三度一样。

    “吼~~~”

    卧在罗辰身后的火麒麟也站了起来,伏低身子,四肢不断地刨着地面,口中连连发出发出了不安的低吼。

    而之前安然坐在那里的张三丰也停下了和杨念昔的玩笑,转头看了过来,眯起了眼神。

    面对如此可怕的压力,空闻咬了咬牙,说道:“确定。少林并无僧人断手。”

    此刻,他已经有了舍身成仁,以自己的一条命,维护少林的百年清誉的想法。只是,躲在少林的圆真一定要被圆寂了!要不然,少林会惹上***烦的!

    一秒,两秒·····

    等待死亡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空闻握着禅杖的手都攥出了汗,湿滑的手心让他一阵的难受。大殿内的武林人士也是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打扰了两人之间的对峙。

    而这个时候,昆仑何太冲,华山鲜于通,崆峒五老心中都打起了退堂鼓。这罗辰已经如此恐怖,还有着不知深浅的张三丰和神秘莫测的火麒麟,他们,此次怕是来错了。

    不知过了多久,罗辰突然耳朵一动,眼神如同两道电光一样,直射殿门的方向。

    随即,他的身影一晃,在原地留下了一连串的幻影。其速度之快,让在场的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眨眼间便掠过了十数米的距离,直奔殿外而去。

    坐在椅子上的张三丰仅仅是迟了一秒,便一手抱着杨念昔,也化作一道黑影,紧追在罗辰身后。

    压力骤然消失,在场的武林豪杰先是松了一口气,紧跟着也纷纷发扬起了华夏人看热闹的传统,起身向殿外而来。

    等到了殿前的空地上,他们却意外的看到张三丰拉着杨念昔的小手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看着殿前空地上的两人。

    只见那里正有两人缠斗在一起,其中一人正是罗辰,另外一人却是个不认识的人,但那人手中还掐着一个少年的脖子。罗辰好像很顾忌那少年的生死,出招之间往往留有余地,并没有出全力。

    “无忌!!”张翠山一看那少年登时大惊失色,而鹰王身边的殷素素也是眼睛一红,拽着鹰王的袖子喊道:“爹爹,救救无忌,救救无忌!!那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啊!”

    鹰王脸色一变,惊问道:“那是我的外孙?”

    反应过来之后,鹰王登时大怒,大喝一声:“何方宵小!竟然敢挟持老夫外孙,还不给我放开!”

    紧跟着,鹰王一双手做鹰爪状,纵身一跃,如同一只雄鹰一般,直扑那人而去。

    那人面对罗辰,本就已经苦苦支撑,若不是罗辰顾忌人质的安危,早就将他毙于掌下了。现在,鹰王陡然从背后袭击,他登时乱了手脚,直接将无忌向罗辰一扔,便要逃跑。

    罗辰伸手将无忌接到了手中,转了一圈卸去了他身上的力道,紧跟着便抛给了飞身而来的鹰王。

    旋即,手中长剑发出一阵低沉的嗡鸣,化作一道流光便刺向了那人背影。

    原来,此人正是当日劫走张无忌的罪魁祸首之一——玄冥二老中的鹤笔翁。不想今日却出现在了这里,当真是胆大妄为,不知死活。

    仅仅是一瞬,在场的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那鹤笔翁便一头栽倒在地,背上的天罪还在那里晃悠。

    众群豪纷纷骇然色变,实在是罗辰的手段,已经和传说中的仙人无异了。眨眼之间,飞剑取敌头颅于千里之外,这实在是超乎众人想象。

    身影连闪,罗辰便出现在了鹤笔翁的尸体身边。

    低头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鹤笔翁,罗辰不屑的说道:“玄冥二老?不过垃圾而已!”

    就这样,原著中的绝顶高手,为张无忌带来童年阴影的玄冥二老之一,在罗辰手下连个水漂都没打起,便就此葬身武当,只剩下一个鹿杖客一人存活。

    随手拔起了插在他身上的天罪,殷红的鲜血顺着剑刃滴落了下来。很快的,剑身便再次恢复了光洁,一滴鲜血都没有了。

    将天罪还鞘,罗辰走到张三丰跟前,拜了下来:“徒儿莽撞,致使恩师大寿之日武当染血,还请师傅降罪。”

    张三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道:“算了,杀都杀了,还说什么。”说完,老道士便拉着杨念昔转身就回了大殿,连管都没有管在场的武林中人。

    罗辰环视了一眼四周,冷冷的扫了一眼少林的方向,说道:“老和尚,今日我师傅寿宴,见血已经不喜,我不想再看到武当染血。你们就此退去吧!都是江湖人,什么事情若都讲道理,那还要手中武器干什么?安安分分去***的顺民不就行了!

    若你们心中还有不服,那就七日后武当试剑大会咱们再一决高下。赢了,告诉你们金毛狮王的下落。输了,就给我滚回少室山。我武当山,容不下你们这群秃驴。”

    空闻脸色一阵的变化,不由得踌躇了起来。今日少林可谓是诸事不畅,即使已经联络好了华山、崆峒、昆仑三派,可少了峨眉终究无法压住武当。而且,今天这事儿被罗辰一番“胡搅蛮缠”,再纠缠下去怕也是没有结果。

    想到这里,空闻面皮一阵的抖动,咬了咬牙:“也好,那就一言为定!”

    罗辰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直接进了大殿。空闻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冷哼一声,一甩袈裟:“我们走!”

    少林一退,其余三派也一下子没了主心骨,再加上各派掌门长老都已心生退意,很快的便如同潮水一般的下了武当。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