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114章 运功疗伤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4章 运功疗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消多久,宁静一片的太原城顿时火把点点,喧嚣阵阵。

    太原府衙门衙役巡捕,各里坊的里正坊丁,武侯铺的武侯不良人们全都通通出动,挨家挨户搜寻崔文卿的下落。

    折昭则与童州一道坐镇太原府内,等待搜寻结果。

    闹腾了足足一夜,清晨太原府尹前来禀告:“经略相公,折大都督,下官已经派人搜索全城,依旧没能够找到崔公子的下落。”

    折昭一夜没睡,神情却丝毫不见萎顿,闻言立即站起问道:“这么说来,夫君他并没有在太原城之内了。”

    “应是如此。”太原府尹立即点头。

    童州捋须思忖了一番,出言道:“阿昭,文卿贤侄他会不会出城去了?若是如此,搜寻起来可是有些麻烦。”

    折昭微微颔首,思量一番开口言道:“据我所知,夫君他在失踪之前曾在城内结识了一个新朋友,若能找到他这个朋友,说不定会有他的消息。”

    “那不知文卿贤侄的朋友住在何处?”童州连忙一问。

    “不知道。”折昭苦笑了一下,心内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愧疚的感觉。

    这几天她整天忙于公事早出晚归,几乎都没怎么与崔文卿身在一起,对于他的事情也是茫然不知,若那天清晨她关心问上一句,说不定崔文卿就会告诉他的新朋友是谁了。

    见到折昭面容神色似乎有些难过,童州也不便多说什么,言道:“阿昭侄女放心,只要文卿贤侄结识的那位新朋友是身在太原城内,必定会有蛛丝马迹留下来,我们顺着这些线索前去追查,必定会有所发现。”

    “好,那就多谢经略相公了。”折昭连忙拱手致谢。

    童州微微颔首,轻叹道:“阿昭啊,你也一夜没睡,不如就先回去休息,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令人通知你的。”

    “不必了。”折昭重新落座案后,口气有着深深的坚持,“我就在这里等候便是。”

    童州心知折昭个性极其倔强,不好再劝,只得点头同意了。

    

    太原城外,小山之上,废墟之下,崔文卿和云婉秋已经呆了足足两天。

    但对于他们来讲,密室内不见天日更不知时辰,却不知道过了多久,饶是崔文卿的镇定,在不知时间流逝的等待中,也感觉到了一阵阵令人毛骨茸然的慌乱。

    云婉秋常常夜晚来到密室内参详墙上的掌法,倒也留下了几个水囊,故此饮水方面倒是能够坚持几天。

    唯一可虑的时没有半点食物,光靠饮水铁定支撑不了多久。

    崔文卿穿越之前曾看过一篇报道,人有水没食物,一般能活五到七天左右,也就是说折昭必须在五天之内找到他,否者说不定就要替他收尸了。

    想到这里,崔文卿大感无助,止不住苦笑连连。

    然而让崔文卿意想不到的是,老天爷似乎嫌给他的苦难不够,一觉醒来他忽然感到头昏脑胀,身体又冷又热,意识也逐渐变得有些模糊了。

    见他情况有异,云婉秋连忙察看,纤手刚摸到崔文卿的额头,顿时止不住焦急言道:“崔大哥,你的额头好烫,莫非是发烧了?”

    崔文卿虚弱不堪的点点头,犹豫半响,终是忍不住轻声言道:“大概……是我后背……的伤势发炎了,引起的发烧。”

    云婉秋大惊:“你背后有伤?”

    “对……是被那中年乞丐……摔在墙上留下的。”

    “你你……为什么不早说?”

    闻言,云婉秋一阵气急,立即动手解开了崔文卿的衣服,一瞧他的后背,竟是红肿紫乌一片,其内还有道道伤口血痕。

    见状,云婉秋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娇躯颤抖不停间,两行清泪已是不可遏止的滑落而下,点点滴落在了崔文卿的身上。

    感觉到了后背的点点温热,崔文卿立即就明白这妞儿居然哭了,连忙出言安慰道:“没事的……小伤而已死不了……”

    云婉秋再也忍不住了,美目圆瞪又气又急:“你这***,这么重的伤居然还毫不在意,我真的被你气死了!”言罢不容分说,上前飞快的脱掉崔文卿的上衣。

    崔文卿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懵了,喘息问道:“你这妞儿……该不会是想乘哥虚弱不堪的时候……侵犯哥吧?告诉你……哥可是威武不能屈……***不能移之人……”

    “闭嘴!”云婉秋罕见动怒,扶着崔文卿盘腿坐好,望着他光溜溜的胸膛,俏脸不禁显出了一丝羞红,强自镇定的言道:“我为你运功疗伤,崔大哥,得罪了。”

    说完之后,云婉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掌为刀猛然一敲崔文卿的后颈。

    崔文卿闷哼一声,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见到他陷入昏睡,云婉秋这才放下心来,银牙一咬脱掉了外面所穿的乞丐服,又宽去了最里层的洁白亵衣,一具曼妙玲珑的胴体顿时在火光的照耀下忽明忽现,那种朦胧而又恍惚的美感,足可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血脉偾张。

    历来运功疗伤,都需要双方赤罗上身,以便真气运行而出,提升疗伤功效。

    但云婉秋毕竟乃未婚女子,要她面对崔文卿浑身赤罗,她却怎么也做不到。

    然崔文卿她不会不救,无奈之下,只得出此下策,将崔文卿敲昏,以便运功疗伤。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云婉秋强忍羞涩,双掌重重拍在崔文卿的胸前。

    霎那间,一股强烈的触电感从两人肌肤相接之处产生,使得云婉秋娇躯不自禁的一震,俏脸神色也是更红了。

    这种温暖而又细腻的触碰感是她从前从未有过的,陡然间,咚咚乱跳的心脏似乎快要跳出胸腔来一般。

    云婉秋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她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与一个认识不过几天的男儿赤身罗体相对。

    而且更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么做她居然还无怨无悔,甚至还心甘情愿。

    若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救人一命更是胜造七级浮屠,但云婉秋相信自己此生只怕再也无法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甚至再也无法忘记眼前这个男人……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