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136章 轩然大波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6章 轩然大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佑七年正月初七。

    时间刚至卯时,东方天际出现了一丝鱼肚色的晨光,洛阳城楼上的晨鼓便轰然鸣动,声震百里,也将大齐京师洛阳城从沉睡中唤醒了过来。

    今日乃是大齐朝廷文武百官过完七天年假,复归官衙之期,鼓声方罢,洛阳皇宫南面则天门已是隆隆洞开,无数车马晃动着车厢上的的风灯磷磷隆隆而入,很快就汇聚在了宫道西面的车马场上,文武百官纷纷下马下车,在内侍的引领之下,前去大殿参加朝参。

    今天是新年应卯第一天,而且尚在过年当中,前去朝参的文武百官本应该是和和睦睦,满脸喜庆的,即便是矛盾重重,对立尖锐的变法派和保守派,也不会在这个日子上大起干戈,从而激起矛盾。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来自河东的几封***奏折却将朝廷难得的平静搅得是无影无形。

    几封***奏折的内容很简单:全都是***振武军大都督折昭与河东路经略使童州合谋,在河东路乱借债务坑害民众,从而激起了民间百姓极大的愤慨。

    听罢御史禀告,首先感觉到懵逼的是尚书令王安石。

    好不容易稳定住心绪,他连忙急声问道:“御史可知,折昭与童州两人在民间一共借得多少银两?”

    ***御史字正腔圆的回答道:“据不完全统计,振武军共向民间借债两百四十万两,河东路经略府借债六十万两,加起来足足有三百万两之数。”

    话音落点,众大臣通通惊讶咋舌,而端坐在龙椅上的天子陈宏,以及藏身帷幕中听政的谢太后,也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大齐开国以来,最好的年景是大佑五年,也就是前年,朝廷府库除去必要的开销后,净收入是五千五百万两,当然这并非全都是银子,而是有着粮秣布帛玉器等等东西在里面。

    然而没想到,光河东路一地,就凭折昭和童州两人,居然十天不到就向民间借得三百万两白银,实在将所有大臣震惊得膛目结舌。

    王安石心头的震撼一点也不必同僚们轻,额头也是有了点点汗珠。

    童州与折昭准备在民间借债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以他原本的猜想,折昭童州两人也最多是找几个大商,借上几万两银子应急而已。

    但是王安石做梦没想到折昭等人的动静居然如此之大,借债对象囊括了河东道所有的百姓,只要是白银黄金,就没有他们不敢借的。

    而且一借就借了三百万两,究竟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居然如此任意妄为!

    若是到时候还不上债,这个无底洞谁来填?这个锅又该谁来背?

    而且河东路本就与西夏、辽国接壤,若是激起了民变,引来敌国的觊觎入侵,那又该当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王安石心头拔凉拔凉的,也暗暗后悔前几日没有认真思考折昭两人在奏书中所提的借债之事,才使得酿成了这样的大祸。

    三司使乃是朝廷最高财政衙门,掌管盐铁户部度支事宜,最高长官称为计相,亦是宰相之一。

    当朝计相名为韩琦,乃是一名不可多得的财政人才,十余年来将大齐财政打理的是井井有条有条,颇得谢太后以及当今官家的信任。

    今日听到河东路借债之举,韩琦自然是勃然大怒,也对这样扰乱财政秩序的行为大是愤慨,当先就站在三司使的角度上,对折昭童州之举加之指责,并觉得要立即停止这种行为,将折昭等人借来之钱上交国库。

    此话一出,自然得到了许多老练持重的官员们的支持。

    然而情况也并非是一边倒。

    听到大臣们的指责,枢密使杨文广却是忍不住了。

    盖因折昭乃是他的外孙女,而童州是为他的嫡系爱将,杨文广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立即以振武军、河东路财政吃紧为由,反驳韩琦之言,并表示说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法,只要能够维持河东路安稳,借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闻言,当朝枢密院副使,手持禁军兵权、亦是为谢太后同胞之弟的谢君豪陡然一声冷哼,出班发声支持韩琦之言,并对杨文广一阵冷嘲热讽。

    枢密院正副使本就面和心不合,矛盾一起,杨文广和谢君豪两人自然就在大殿内争吵了起来,直看得天子陈宏大皱眉头。

    向来与谢君豪交清莫逆的齐王陈轩也在这个时候出言声援谢君豪,直言借债方式欠妥,朝廷当立即进行制止。

    这位齐王殿下乃是太宗皇帝与谢太后的幼子,颇得两人疼爱,当年若非太宗皇帝盛年驾崩,齐王年纪太小,说不定继承大统的就非是当今官家而是齐王陈轩了。

    虽则如此,齐王在朝廷上还是有着极大的影响力,更有传闻谢太后曾在当今官家即位时,让官家立下誓言,要他龙驭归天之后将皇位传给齐王,故此齐王一直权力甚大,更权兼洛阳府尹。

    此际他一表明态度,更是激起了一片声讨折昭、童州两人的声浪。

    就在朝参变得一片吵闹的时候,还是秉笔宰相王安石止住了双方的争吵。

    他略作思忖一番,对着高坐在龙椅上的陈宏拱手言道:“启禀官家,折童两人向民间举债之事,微臣是知晓的,只是没想到他们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从一方面来说,在民间大肆举债借钱,自然是破坏大齐法度以及财政秩序之举,应该对他二人加之惩治,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振武军为了抵御辽国西夏,将原本三万人的编制扩至五万人,多出来的两万兵卒粮秣军饷军需,朝廷从来都是一文钱也没有拨付,全靠振武军自己想办法,折大都督为了振武军作想,以此向民间借贷之事,微臣觉得在情理上也是情有可原。”

    王安石此话有理有据,亦是顾忌到了双方,不仅是天子陈宏,就连韩琦、杨文广、谢君豪、陈轩四人,也是点头称是。

    王安石继续言道:“以老臣之间,当立即叫停河东路大肆借债之举,朝廷派遣得力要员前去河东路调查此事,待到情况一切清楚了然之后,朝廷再作定夺,方为上策。”

    不愧是秉笔宰相,一番话语说来,所有人都表示服膺,再无异议。

    就连向来善于与王安石抬杠的司马光,这次也是缄口不言,默认同意。

    陈宏颔首认可,当即决定以户部尚书富弼为朝廷钦差,赶赴河东路调查举债之事,同时严令折昭和童州在特使到来之前,不得再行举债,静候调查。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