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第114章 战邪王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4章 战邪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到来人出手,罗辰登时大惊,一下子便意识到了来人的身份。

    当下,他一点脚下瓦片,身形爆退数十米由于。那人一击落空,身子在空中拐过一个弯,又折向罗辰而来。

    罗辰岂会给他机会,手中寒光一闪,变多了一把长剑。紧跟着,直刺那人两掌之间。

    “藏剑术?”

    那人发出一声沉闷的惊奇声,惊讶了一下,紧跟着双手一错,低喝道:“以虚还实!”

    这一下,罗辰彻底确定来人身份了,正是那魔门第一高手邪王石之轩。

    只是不知石之轩为何来这洛阳城啊。

    思索间,对方手中出现了一个个的气圈。长剑一碰,便发出一声闷响。那气圈直接炸了开来,抵消了罗辰长剑的攻击。

    罗辰眼睛一冷,长剑一挑,紧跟着向下一劈。刹那间,一道匹练的剑气便直劈石之轩。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响响起,那石之轩身前的气圈被全部斩开,发生了一连串的爆炸。

    二人身形爆退,离开了那爆炸的范围。

    紧跟着,二人各自占据一处房顶,冷冷的看着对方,却是没有再出手。

    “石之轩。”罗辰紧皱着眉头,面色不善的道:“你什么意思?”

    “杨公宝库设计图给我。”

    罗辰双眼瞳孔一缩,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的冰冷,质问道:“你将鲁妙子如何了?”

    能知道杨公宝库设计图在他手上的,就只有鲁妙子和商秀了。可现在石之轩竟然知道了鲁妙子还活着的消息,这意味着什么罗辰再清楚不过了。

    “哼!他还活的好好的。”

    罗辰登时松了一口气,只要鲁妙子没事就好。那是他看上的人才,要是就这么没了,他还不得心疼死。至于石之轩骗他?抱歉,以石之轩的高傲,绝对不屑于这样做。

    罗辰当下思索了一下,问道:“设计图给你,我能得到什么?”

    石之轩一愣,他本来以为罗辰要么答应,要么拒绝。但是没想到,他竟然给了他一个问题。

    经过刚才的试探,石之轩已经绝了从罗辰手里抢夺的想法。以罗辰表现出的实力来看,先不说他能不能拿得下,至少人家撤退他是绝对拦不住的。

    是以,石之轩也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邪王不妨跟我来,咱们慢慢谈。”说着,罗辰便将长剑归鞘,率先向着客栈而去。

    石之轩仅仅犹豫了片刻,便跟了上去。二人进了房间之后,便相对坐了下来,都没有说话。

    突然,罗辰眉头一皱,冷喝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不给我滚蛋!再给我偷听,信不信我打断你们的腿!”

    原来,却是寇徐二人贴在门上,偷听了起来。两人听到罗辰的喝骂,连忙转身便跑,生怕慢了一步。

    赶走了两人,罗辰才将视线转了回来。

    这个时候,石之轩也开口了,问道:“你想要什么?”

    罗辰一愣,这是又将皮球踢了回来啊。说实话,对于邪帝舍利,他还真不怎么需要。而传国玉玺吗,他要说急缺,也不至于。更多的只是他看那群带发修行的尼姑不满,想摆她们一道罢了。而他真正想要的,却是那虚无缥缈的战神图录。

    当下,罗辰便沉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罗辰说道:“邪王的效忠。”

    石之轩一愣,嗤笑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未免有些不自量力了吧。”

    “若是我能让魔门光明正大的生活呢?”罗辰淡淡的说了一句,同时心里暗暗补了一声:只不过不在这片天地下。

    石之轩眼睛登时瞪大了,喘了几口粗气,他强忍着心动,问道:“你如何保证?道门的实力可做不到如此。”

    罗辰微微一笑,说道:“我听说,魔门乃是先秦诸子百家融汇而成。可是,这些年来,你们好像将诸子传承全都给丢了,变成了偷鸡摸狗之辈。”

    “你”石之轩一拍桌子,想要反驳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魔门的情况如何,他这个邪王再清楚不过了。两派六道,皆是声名狼藉之辈。这其中虽然有着佛门的“功劳”,可常言道,打铁还需自身硬,魔门中人都是些什么货色,石之轩可谓是一清二楚。

    “你石之轩贵为邪王,却化身裴矩,虽有***东西突厥之功,却被好大喜功的隋帝将你的努力付之一炬,你甘心吗?”

    石之轩捏了捏拳头,自嘲道:“不甘心又如何。”

    “想当年邪王意气风发之时,可有想过会变成今日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可知,碧秀心当年是被慈航静斋逼着去盗取你的***的。”

    “硌吧!”

    “你可知,碧秀心是因何而死?就是因为你那***而耗尽心神。这么多年,被女儿误会的感觉并不好受吧!”

    “硌吧吧!”

    “而逼碧秀心之人,就是她那同门师姐,如今的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这么多年,裴矩,邪王,大德圣僧三个角色不断变换,你还能认清你自己吗?”

    “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在给我展示你道门的消息灵通吗!”石之轩红着眼睛,眼底不断地升起疯狂的神色。

    “石青璇在恨你。”

    “轰!!”

    一句话出口,石之轩身上气势大变,变得无比的***,双眼中满是暴虐的杀气。

    罗辰哈哈一笑,脸上多出了一分得逞的笑容。

    “你,,该死!!”

    石之轩口中发出了一声彷如兽吼一样的吼叫,随后,身影一晃,化作漫天的虚影。罗辰冷笑一声,同样的动作使出。刹那间,十几道完全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在原地。

    幻魔身法VS螺旋九影

    下一刻,整个房间都是两人的身影,只听砰砰声不断传来,却看不到两人的身影。

    “砰!”

    “啪!”

    突然,那圆桌毫无征兆的四分五裂了开来,却不知何故。紧跟着,花瓶,凳子,花架等等,在两人打斗的劲气影响下通通碎了开来,不大的房间很快便变成了一片废墟。

    住在隔壁的双龙不敢怠慢,赶忙就往外溜。他们不知道师傅在和什么人交手,但是看这交手的场面,就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

    而客栈的***客人也撒腿就往外跑,有的人衣服还没穿好,便跑了出来。不过,命都快没了,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这个啊。

    突然,客栈的墙壁突然炸了开来,一道身影倒飞而出。紧跟着,另外一道黑影紧追而出。

    “娘嘞,师傅是在和谁打架,我都看不清楚啊。”客栈附近的一处房顶上,寇仲拿着从厨房顺来的两碟小菜和一壶酒,一边看着不远处战作一团的两人,一边和徐子陵聊着。

    要是被罗辰看见他这个模样,不知道会不会兴起清理门户的想法。

    “不清楚,不过,应该是什么绝顶高手吧。咱们俩,还是见识太少啊。”徐子陵看了一眼好兄弟,本着不吃白不吃的想法,捻起了一枚花生粒扔进了嘴里。

    顺着两人的目光看去,只见月光下,两个人影战作一团。你来我往,如同舞蹈一般,但却充满了杀机。

    随着两人的交手,寂静的夜空下不断传来一阵阵的爆鸣声。两人如同拆迁队一样,打到哪里,拆到哪里。很快的,那家客栈和周围的一些建筑便遭了殃了,被打的七零八落的。

    以虚还实

    以偏概全

    以身试法

    以卵击石

    以逸待劳

    以有为无

    以生入灭

    邪王虽然失去了理智,但是愈发的疯狂,不死七幻轮番使出,就连这以生入灭近乎同归于尽的招式,都来来***使了好几次。

    这不死七幻本就以变化多端,诡异莫测而出名。一旦使出,身法幻术皆有,飘逸似鬼魅,灵动如飞鸟。而身临其中的罗辰更是感受颇深,邪王一招一招只见虚实难辨,让人防不胜防。

    反观罗辰,却是不甘示弱,九阴神爪,大伏魔拳,落英飞花掌连番使出,一招一式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使到最后,罗辰都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了,全部依凭了本能。有时候出手还是九阴神爪,可使到半路却又化爪为掌,等落到了实处,却又是拳劲。招式与招式之间的衔接毫无破绽,无比的自然。

    罗辰越打越兴奋,出道这么久,他不是碾压别人,就是别人碾压他,根本就没有如此酣畅淋漓过得战斗。

    突然,罗辰仰天长啸一声,出招间更是紧凑,直接将石之轩压入了下风,他的防守立刻慌乱了起来。

    “好家伙,师傅这是打开心了啊!”寇仲和徐子陵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状若疯魔,毫无形象的罗辰,狠狠地打了个寒战。直到此刻,他们才认识到他们的这个师傅,到底有多***。

    “石之轩,在下不跟你客气了!!”蓦地,罗辰发出一声大笑。

    “什么,和师傅交手的是石之轩!!”寇徐二***惊失色,直接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骇然。

    有那好事的武林人士听见罗辰的大叫,也是满脸的震撼。失踪数十年的邪王如今被人家压着打,这实在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就见罗辰大喝一声之后,突然使出了轻功,身形竟然诡异的一阵扭曲,从石之轩两掌之间穿过,直接撞在了对方胸膛之上。

    “噗!!”

    登时,那另外一人口喷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但在倒飞的途中,他却一扭腰身,在周围的一个商铺房顶上一点,便要逃走。

    罗辰大喝一声休走,便追了上去。

    双龙对视一眼,也运起了轻功追了上去。那些好事者,有那对轻功自信者,也追了上去。也有那轻功不好者,也只能在原地懊恼。

    双方一追一逃,奔出足有十几里地,直接出了洛阳城范围,石之轩这才力竭,一头栽倒在了路边。

    他倒地没有两三秒,罗辰便落在了跟前。他蹲了下来,查看了一下石之轩的伤势之后,低声说道:“呵呵,幸好遇上了我。”说着,他随手在一块大石头上刻了几个暗记,便一把将石之轩夹在了臂下,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原地。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