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163章 搬弄是非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3章 搬弄是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青衣老者皱眉问道:“这位郎君,为何你不在自家亲戚哪里筹借,非要跑到河东银行来借取呢?”

    中年男子叹息言道:“亲戚们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即便能借,每户最多也只能借上几两,何有整整一百两银子借给我们,更何况上门求人可是低人一等,谁愿意去受那些鸟气!”

    青衣老者恍然点点头,又问:“那不知你们这一百两利钱几多?”

    “已经说了,若借三年,共计两成利息,若只借一年,便是一成利息。”

    “也就是说,你借来的这一百两银子,到三年之后,便要偿还一百二十两对吗?”

    “对,”中年汉子已是点头。

    问到这里,青衣老者目光中止不住的担心:“三年便要多偿还二十两,这能行么?”

    中年男子笑言道:“怎么不行?只要有了这一百两,我们家中就能租赁到数百亩良田,然后在用剩下的钱修葺阡陌,疏通水渠,购买耕牛,还建上两座水车,只要老天爷多多怜惜,自家人勤劳耕种,三年时间还上这些钱不在话下。”

    青衣老者听得连连颔首,感概言道:“钱这东西,的确是要流通才有价值啊。”

    崔文卿点头笑道:“现在老丈只怕已是明白我们成立河东银行的初衷了吧,那就是收拢民间闲散资金,让这些钱能够用到该用的地方。”

    青衣老者捋须点头,轻叹道:“但是你们这么做,风险终归是太大了,若到时候没又能力偿还借款,岂不会激起民变?”

    崔文卿正容言道:“老丈,财富的积累绝非能够一帆风顺,总会有着几分风险,只要掌握财富的人能够妥善经营,就能够将风险规避之最小,再加上我们河东银行是代表河东路衙门以及振武军大都督府做生意,若这样都亏了本,那我这个行长也没有当下去的必要了。”

    青衣老者听得哈哈大笑,甚是满意的言道:“今日聆听崔行长一番高论,老朽真是醍醐灌顶,他日若有机会,咱们再是畅谈。”言罢,转身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外的人山人海当中。

    崔文卿一直站在原地摸着下巴发呆,暗忖道:吕惠卿那个***真是有眼无珠,究竟需不需要知会童州一声呢?好歹也是多番相助,若不告知,那却是有些过分了,还是知会为妥。

    心念及此,崔文卿随意拿起一张宣纸写上了几个大字,交给一个机灵的吏员,让他速速送去给童州一览。

    此际经略府衙门内,吕惠卿正在童州面前忿忿不平的讲着刚才那番令他愤怒难耐的遭遇。

    “经略相公,那崔文卿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他们振武军不要那五万两银子本就罢了,居然蛮横无道的也不许吾等得到,实在太过分了!”

    听罢吕惠卿搬弄是非的讲述,饶是童州的大度,心内也对崔文卿生出了几许不满,然而他毕竟定力过人,也没有流露出不悦之色,反倒是淡淡言道:“目前朝廷已有明文禁止,让我们暂缓发行国债、军债,等候钦差大臣的调查,崔文卿也是为了我们作想而已。”

    吕惠卿正容言道:“经略相公乃是君子,岂会想到崔文卿心内的龌蹉?相公不妨想想看,他们振武军自行军债以来,所借之钱是我们的数倍,现在崔文卿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童州心头一凛,及至过了半响,方才微微颔首道:“这样吧,关于这件事,本官会去找折昭谈谈的。”

    一听童州此话,吕惠卿顿时明白了童州心内也是有所芥蒂,索性将长期盘旋在心内的建议说了出来:“经略相公,下官有一席话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讲来便是,吞吞吐吐作甚?”

    “那还请经略相公饶恕下官冒犯之罪,如果说错了,相公就当没听到便是。”

    “好。”童州捋须颔首。

    吕惠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义正言辞的禀告道:“经略相公,其实下官觉得,这次发行军债国债的对象,都是我河东路的百姓,为何它振武军要来横插一脚,与我们争夺利益?”

    一听此话,童州脸膛一沉,拍案喝斥道:“吕惠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挑拨双方关系?”

    “下官绝无此意!”吕惠卿连忙一躬,硬着头皮继续言道,“下官只是替我们河东路不值,这振武军摆明了就是借着河东路经略府的名号狐假虎威,若是利益平均也就罢了,可恨的是振武军凭借崔文卿讲述折家浴血奋战的那番话语,竟是得到了百姓们的同情和支持,借来的钱财远远超过了经略府衙门,实在令下官甚是想不通。”

    童州面沉如水,却没有责怪吕惠卿。

    吕惠卿壮着胆子继续言道:“经略相公,以下官之见,咱们何须要与振武军联合成立河东银行?不如撂下振武军兀自单干,下官相信今后咱们借来的银两一定会更多的。”

    童州思忖片时,摇头拒绝道:“办法是崔文卿想的,银行也是振武军提议设立的,咱们岂能干那过河拆桥之事?这不是让人寒心么!”

    吕惠卿冷哼言道:“可是经略相公,人家摆明了是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啊,难道我们还要继续为振武军作嫁裳么!以下官之间,咱们今日就收了王老丈的五万两银子,看看他崔文卿又能如何!”

    一席话听来,童州顿时有些意动。

    的确,前段时间振武军发行军债借到两百万多两银子,而河东路发行国债却只借到几十万两,童州心内半点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这其中有着崔文卿言语鼓动的成分在里面,但童州并非圣人,两相比较还是觉得已方比较吃亏,毕竟人都是自私的,童州也会向着自己这一方考虑得失。

    如今,吕惠卿这番话可说是勾起了他一直隐藏在心内最深处的那丝不满。

    但是若要他行那过河拆桥之举,童州却做不到,盖因折昭不仅与他官职想当,而且还是晚辈,与晚辈因为争夺利益从而翻脸,也太过丢人了,传到朝廷里面,更会让他的官声受损。

    故此,必须寻得一个妥善的法子解决此事才行,而且,若就这么放过那五万两银子,也着实太可惜了……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