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180章 楹联作对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0章 楹联作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荷叶的心思却不在这些题词留言上,拉着崔文卿前去最高的第四层观景。

    听雨楼四层三面为墙,一面为观景凭栏,取名为“观云阁”这个颇为雅致的名字。

    此时正有不少游人站在凭栏前观赏美景,而在凭栏的最东面,还有一位老者正在长案前提笔作画,已有不少人围在老者左右啧啧称奇,惊叹不已。

    崔文卿也没在意,满腔心思已经被亭外的美景吸引而去。

    可见雨幕之中,左右山峰犹如披上了一层薄薄纱裙的美丽仙子,变得朦胧飘渺起来,阵阵水雾由山间腾升而起,汇成了一片又一片并不相连的云雾,使得整个崛围山看上去犹如身在云端中的天山一般。

    果然是观云阁,实在名不虚传啊!崔文卿暗自感叹了一句,不过他以前坐惯了飞机,对于这样身在云端俯视大地的情形也就见怪不怪了,倒是从未见过如此风景的荷叶以及许多香客都是啧啧惊叹,显然都沉浸在了这片美丽的景色当中。

    见状,崔文卿暗自失笑,将视线收回四周巡睃,然目光不经意的掠过那位老者所作的画卷时,不禁露出了饶有兴趣之色,立即踱步前去察看。

    作画的乃是一个大概七十左右的老者,白发白须白眉高耸,一身土***的麻布衣,身形高挑瘦削,脸上沟壑道道,明亮幽深的目光正认真的落在面前的画卷上,透出一种清奇矍铄的神韵来。

    尽管围着四周看老者作画之人甚多,嗡嗡哄哄之声亦是不断,但布衣老者却丝毫未受影响,手中依旧是纵笔如飞,没有半点停顿。

    而老者绘画之景,正是窗外云雾缭绕的美景,他的画功显然非常高超,即便是水墨画,也流露出了一种不合于众的高雅别致,根根线条更是处理得非常完美,就连那些奇峰怪石,都也绘如了画中栩栩如生。

    心许是人云亦云的缘故,见到许多人正围着老者看他作画,后面上来的香客许多也围了上来,就连荷叶也是挤到了崔文卿的身边,望着作画老者露出了震惊佩服之容。

    过得柱香时间,老者终于搁下了手中毛笔,他仔细的端详了眼前的画卷,微微颔首之后,却又露出了些许不满意之色,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一般。

    此刻正有一个文士模样的中年男子离老者极近,见状,他不由微笑询问道:“敢问老丈,难道此画还有瑕疵不成?”

    老者站起回身,捋须笑言道:“此乃老夫有感而画,倒也还算不错,不过画卷只有景色却颇显单调,老朽鸭丫涮獯视谏稀!br />
    那中年文士连忙笑问道:“那不知老丈可有想到适合诗句?”

    布衣老者摇头道:“刚才偶然所感,想到一则不错的上联,然而可惜的是,尚无应对之下联。”

    大齐文人雅士几多,听到布衣老者的话,立即又有一个年轻儒生昂昂言道:“老先生,既然有上联,就不如题在画卷之上,容我等思量作对,不知你意下如何?”

    布衣老者想了想,欣然点头道:“后生之言倒是不错,那好,老朽就将上联写上。”言罢,也不犹豫,拿起毛笔就龙飞凤舞的写下了几个小字。

    崔文卿等人凝目望去,可见布衣老者所写的上联是为:听雨雨住住听雨楼中住听雨声声滴滴听听听。

    乍看第一眼,崔文卿顿时有些头昏脑胀,盖因古代根本就没有后世分离言语的标点符号,布衣老者这则看似莫名其妙的上联就这么写在了一堆,自然令崔文卿非常不习惯。

    此时,老者持笔而立,含笑解释道:“此联乃是时才老朽边作画,听楼外雨声所想而得,若是有人能够对出下联,老朽便将此画相赠,决不食言。”

    话音一处,顿时引来了阵阵喝彩,显然布衣老者此话激起了香客们的兴趣。

    其时文坛仍旧以诗词为主,楹联也不太能够登得了大雅之堂。

    不过因楹联做对颇有乐趣的缘故,故此在文人雅士当中也颇为流行,更被寻常士子们所喜爱。

    如今布衣老者这样作画时偶然得一上联,便知老者一定是精于楹联,颇有文采之人。

    再加之他气度超群的以画想增,倒也可以看出老者风流不羁的名士气度。

    时才那中年文士点了点头,看把楹联半响,却是不自禁的奏起了眉头,拱手询问道:“敢问老丈,不知这‘听雨雨住住听雨楼中住听雨声声滴滴听听听’改如何断句?”

    布衣老者哈哈笑道:“此句本是偶得,断句么,还请诸位自行揣摩,并对出合适的下联。”

    见到布衣老者不愿意多说,众人顿时一筹莫展,特别是崔文卿,更有些想骂娘了。

    在他看来,断句可是非常重要之事,往往是说话中一个不经意的停顿疏漏,句子就会表现出不同的意思。

    就比如说:下个礼拜日~你有空吗和下个礼拜日~你有空吗是两回事。

    大学生活好和大学生活好是两回事。

    一***妹子到来和一***妹子到来也是两回事。

    故此,断句实在太过重要了。

    那中年卫士兀自沉吟了一番,忽地开口言道:“老丈,在下觉得这上联可做如此断句。”

    布衣老者抬手示意道:“阁下但说无妨。”

    中年卫士字正腔圆的开口道:“此句可为:听雨雨住,住听雨楼边,住听雨,声声滴滴,听听听。”

    话音刚落,众人立即就感觉到经这么断句后,老者所写的上联含意语调都是通顺,不禁对着中年文士一阵欢呼喝彩。

    布衣老者捋须一笑,却没有多说些什么。

    那中年卫士对着四周抱拳一拱,这才不慌不忙的继续言道:“至于下联,在下也是想到了一联,是为:看雪雪停,卧看雪亭边,卧看雪,纷纷扬扬,看看看。”

    听罢此话,周边人们暗暗品味思忖。

    以“雪”来对“雨”不可谓不妙,然这则下联却显得有些普普通通,少了几分灵动飘逸,多了一丝生硬死板。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